前大陸警察曝光中共迫害維族人酷刑細節

整理:千百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警察會踩著嫌疑人的臉,讓他認罪;或者踢他們,打他們,直到他們傷痕累累、跪到地板上哭泣。」 不久前,一位流亡歐洲的前中共警察在向CNN爆料中共迫害新疆維吾爾族人時如此說。

據德國之聲報道,這位前中共警察姓江,在中共警察系統工作過10多年。

2015年,江某收到一份名為「援助新疆」的公文。內容提到,根據中國國家主席聽取反恐工作匯報後做出的重要指示,中央計劃自各省招募15萬名警務助理,並鼓勵各省向新疆地區提供包括公共安全資源上的協助,「加入到國家的反恐鬥爭中」。

江某的上司要求他參加,告訴他:「分裂主義勢力想要分裂祖國。我們必須把他們全部幹掉。」除了對抗國安威脅,江某也渴望晉升,而這份臨時工作比起他原本的工資多了一倍,還有其它福利。

抵達新疆後,由於官方規定維吾爾人拘留人數要達到一定配額,這些被召集來的各地警察就要根據上頭髮下的圍捕人士名單進行例行的捉拿行動。

他說:「這都是有計劃的,而且有一個系統。每個人都需要擊中一個目標。」他補充,如果有人拒捕,警察會 「用槍頂住他的頭,說不要動。如果你移動,你就會被擊斃。」

江某披露,一隊隊的警察也會搜查人們的房子,並從他們的電腦和手機上下載數據;另一種策略則是利用該地區的居委會將當地居民召集起來與村長開會,然後將他們集體拘留。

江把那段時間描述為「戰鬥時期」,他說官員們把新疆當作一個戰區,而警察們被告知維吾爾人是國家的敵人。他說,警察們都知道,一年內有90萬維吾爾人和其它少數民族被拘留在該地區,而他如果抵制這些行動,自己也會被逮捕

「我們在一夜之間把他們全部強行帶走。如果這個地區的一個縣有數百人,那麼你就必須逮捕這數百人。」

在中國嚴打反恐運動的高峰期,江被配到新疆不同地區三、四次。但他逐漸對新工作和鎮壓的目的感到疑惑。他說每一個新的被拘留者在審訊過程中都被毆打,包括男人、女人和年僅14歲的兒童。「每個人都使用不同的方法。有些人甚至使用警棍,或帶鎖的鐵鏈。」

除了踩嫌疑人的臉,踢他們,打他們,其它酷刑包括把人銬在金屬或木製的「老虎椅」、把人吊在天花板上、性暴力、電擊,以及水刑。他說,囚犯們經常被迫連續幾天保持清醒,並被剝奪進食與飲水。江說,這些嫌疑人被指控犯有恐怖罪,但他認為,在他參與逮捕的數百名囚犯中,「沒有人」犯過罪。他說:「他們都是普通人」。

他表示,只有在嫌疑人認罪後才會停止酷刑。然後,這些認罪的人通常會被轉移到另一個設施,如監獄或由獄警看管的拘留營。

江某在受訪時提到了過去許多指證者也講述過的性酷刑。「如果你想讓人招供,你就用上面有兩個尖頭的電棍。我們會在尖端上綁上兩根電線,在人被綁起來的時候將電線架在他們的生殖器上。」

他甚至說,一個「非常普遍的措施」是看守人員命令囚犯強姦和虐待新來的男囚犯。

他承認他在審訊過程中經常不得不扮演「壞警察」,但避免使用最嚴重的暴力,但他的同事則不一定。「有些人把這看作是一份工作,有些人則是心理變態者,」他說。

江說,在他到新疆工作之前,其實就已經因為中國共產黨內部越來越腐敗感到失望。所以才決定逃離中國並揭露一切,但家人還留在中國。「中共假裝為人民服務,但他們是一群想實現獨裁統治的人。」江說自己想 「站在人民的一邊」。

江某知道他永遠不可能回到中國。「他們會把我打得半死。我會被逮捕。會有很多問題。變節、叛國、泄露政府機密、顛覆,」他說,「我幫維吾爾人說話這個事實代表我可能被指控參與恐怖組織。我可能會被指控一切可以想像的罪名。」

當被問到,如果他與過去逮捕過的受害者面對面會怎麼做時,他說他會「害怕」,並會「立刻離開」。

「我是有罪的,我希望像這樣的情況不會再發生在他們身上。我希望得到他們的寬恕,但對於遭受過這樣的折磨的人來說,這太難了。」

現居歐洲的江某出現失眠問題,那些受刑者承受痛苦的畫面在他腦海中迴蕩,讓他接近崩潰。

「我怎麼面對這些人呢?即使你只是一個士兵,仍然要對發生的事情負責。你需要執行命令,但這麼多人一起做這件事。我們要對這件事負責,」江說。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