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農:中國限電祕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國突然發生了全國性的限制用電運動,對企業的正常生產造成了巨大壓力,部分城市甚至影響到居民的生活用電。為什麼會突然大範圍斷電、停電?中國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其實,這次全國範圍的拉閘限電,不是電力供應部門本身出了問題,而是中央政府用行政強力,把拉閘限電作為政治任務下達的結果。

一、全國突然限電

正當不久前恆大集團陷入危機導致全國房地產業一片灰暗之時,又一個突發事件衝擊了中國經濟。今年9月中旬以來,江蘇、廣東、雲南、浙江等二十多個省份相繼限制用電,工業企業被要求避開用電高峰。瀋陽市甚至中斷了部分居民用電,有的城市主幹道紅綠燈都停電了,引發了車輛擁堵、電梯停運、停電導致停水等等;入夜後的瀋陽市多個住宅區漆黑一片,連給手機充電都沒辦法。

在吉林市,當地自來水公司發布公告宣布,按照國家電網要求,將執行東北電管局和吉林省能源局的要求,不定期、不定時、無計劃、無通知地停電限電,這種做法將持續到明年3月。當地泵站隨時可能因斷電而無法正常為居民提供生活用水,只能讓居民做好儲水準備。

《新京報》記者9月26日採訪國家電網客服人員後獲悉,東北地區首先是對企業等機構執行限制用電;但由於東北的企業用電不像經濟發達地區那麼多,當地大部分變電站和電廠都是為民用服務為主,為了達到限制用電的目標,就採取了對居民限電的措施。東北已經快進入取暖季節了,一些城市居民還依靠電採暖,如果入冬前限電不結束,那居民取暖需求顯然就會面臨困境。而電網工作人員對記者表示,他們也要等通知,目前沒法確定恢復正常用電的具體日期。

在中共的媒體管制之下,如此這般震動全國各地的廣泛停電現象,居然沒有各地活躍的新聞追蹤報導,只有部分媒體發表一些為當局作解釋、試圖安撫民心的消息;而所有這些消息中,獨獨缺一點讀者們最關心的事:何日電再來?

二、企業缺電停產

之所以要限制用電,官方的說法是電力不足,因此要限制用電大戶的電力消耗。所以,限制用電措施之下,首當其衝的是一些高耗能企業。山東、江蘇、湖南、浙江、廣東、雲南等許多省都實行了針對企業的限電措施。貝殼財經披露,到9月24日,在經濟最活躍的山東、江蘇、浙江、廣東等省,許多城市都有企業接到停產限電的通知,特別是那些高能耗的化纖、水泥、紡織、印刷、冶金、石化、光伏、電鍍等行業。接到停產限電的企業分布在山東的煙臺、淄博,江蘇的徐州、淮安、連雲港、鹽城、泰州、無錫和蘇州,浙江的紹興,廣東的東莞、佛山、汕頭、揭陽等地。江蘇的徐州鋼鐵集團宣布,為響應上面的限制用電要求,從9月16日起停產半個月;廣東揭陽則有企業每週「開一停六」。實際上,東部和中部省份多半都受到了限產停電的影響。

而許多中小企業為了應付突然停電的局面,開始了自救。比如,深圳北面的東莞市一家鞋廠花6.5萬租了1台發電機維持生產,租金加上柴油成本,工廠的用電成本高達電網供電的2倍。於是柴油發電機一時間在中國供不應求了。真正的問題在於,近兩年飽受原物料飆漲和疫情衝擊的中小型製造企業,如果扛不住這樣的限產停電,勢必爆發又一波倒閉潮。

中國號稱「世界工廠」,現代工業的基礎就是供電,突然中國一夜之間彷彿又回到了發展中國家小企業得靠自備小發電機的年代,倒退了幾十年。中國那龐大的電力系統怎麼就突然發生大問題了?電力不足基本上就是兩個原因,或者是用電突然暴增,或者是電廠突然停止運轉。如果是後一種情況,那就是電廠發生事故了。諾大一個人口超級大國,區區一兩家電廠出事故,應該不致於影響到全國供電;如果多家電廠同時發生事故,就不像是意外事件了,但中國好像並沒傳出哪家電廠發生重大事故的消息。難道是中國的電網全都同時垮了一部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三、中國七成供電靠燒煤發電

要了解中國的全國電力供求,需要具體分析一下這個行業的實際情況。

今年9月限制供電之前,1月至8月全國用電累計54,704億度,第一產業(農業和採掘業)用電660億度,占1.2%,這部分無足輕重;第二產業(製造業)用電36,529億度,占66.8%,這是用電的主要方面;第三產業(服務業)用電9,533億度,占17.4%;城鄉居民生活用電量7,982億度,占14.6%。

中國的電力供應,按發電方法不同區分,火電第一(燒煤電廠),占71%;水電第二,占16%;風電第三,占5.6%;核電第四,占4.9%;太陽能發電第五,占1.9%。從發電所需要的條件來看,風電最不穩定,核電比較穩定(只要不發生核反應堆事故),水電取決於水庫蓄水狀況,火電取決於煤炭供應和煤炭價格。

水電主要集中在西南地區;風電和煤炭供應集中在華北地區,特別是山西和內蒙古;核電因為要考慮到冷卻水排放,所以主要在沿海地區;火電廠則中部和東部都有,使用的燃料既有國內供煤,也有進口煤炭。從電力供應的地區差別來看,由於經濟發展主要集中在東部,而水電和火電用煤都在西部或中部,因此就有一個在水庫集中地區多建水電站發電,也在煤礦集中地區多建火力發電廠發電的能源供應布局;然後,需要從西往東輸送電力,即「西電東送」,但遠距離送電受到物理上的限制,不可能規模太大、輸電量太多。

相對而言,東部地區用電多,比較可能缺電;而西部地區發電多,比較不會缺電。這裡需要補充一點,從發電廠對空氣的污染來看,水力發電、太陽能發電和風力發電本身沒有污染,但火力發電會產生空氣污染,而中國電力供應的七成是火電,所以,如果要減少火電的空氣污染,一定會影響到東部經濟活躍地區的用電。

中國二十多年前建有東北、西北、華北、華東、南方電網,而山東、福建、四川、海南、新疆和西藏都是和周邊省區互不相連的獨立電網;後來這些電網之間有了一些聯網建設,可以跨網調電。比如,位於深圳的大亞灣核電站建成之前,由南方電網供電的深圳市電力不足,當時曾經從華東電網的新安江水電站調電補充深圳用電。同樣的道理,如果此刻某發電廠供電能力下降,可以先網內調整,讓其它正常運轉的火電廠增加火電出力;如果這樣還不行,也可以從其它有多餘電力的電網購調電力。所以,如果聽說目前中國某個電網缺電,這似乎還有一些可信性;如果說,中國所有電網都突然缺電了,這顯然就有外部原因了。

四、火力發電遇到大麻煩?

既然火力發電是中國東部地區主要的電力供應來源,而火力發電受煤炭供應量和煤炭價格影響,那麼多省市同時缺電,是不是全國煤炭突然短缺,比如,8月動力用煤的國內產量和進口量開始吃緊?或者煤炭價格意外暴漲了?如果真是這樣,煤炭短缺和煤價暴漲並非國家機密,應該早有消息;而且,這兩個因素也不像地震、疫情那樣無法預測,總該有一些先兆吧?至少大規模停電前的上一個月8月,就應該知道,9月可能發生供電不足的問題。怪就怪在,全國大範圍限制供電的前一個星期,相關的信息仍然是「平安無事」。

9月10日,中國煤炭運銷協會例行地公布了到8月底為止的今年煤炭市場走勢。其分析報告認為,首先,8月有一系列煤炭增產增供措施,隨著一批煤礦投產,可增加七千多萬噸煤炭的年產量,煤礦產能有較大增產潛力;其次,8月煤炭進口比去年同期大幅增長了36%;再次,8月工業復甦勢頭減弱,高溫之下的夏季發電用煤旺季已臨近尾聲,煤炭消費量的增長速度明顯回落;第四,動力煤價格漲勢趨緩,8月末山西動力煤價格比上月回落8個百分點;唯一的負面消息是,因疫情影響經濟,8月底火電廠存煤比去年同期下降26%。

根據以上信息,這個全國性行業協會作出了9月份的發電用煤量預測:一、煤炭增產增供將穩步推進;二、煤炭進口將繼續恢復;三、9、10月份是煤炭消費淡季,隨著氣溫下降,電廠煤耗水平將明顯回落;四、氣象部門預計,9月全國多地降水偏多,預計水電出力將增加,水電對煤電的替代作用會增強。

然而,就在上述分析發布後不到一個星期,供電局勢突然發生了180度的大逆轉,全國發生了廣泛的缺電限電,到處拉閘。供電緊張的區域從南方五省延伸到華北、華中,其中電力特別緊張的省份有河北、山東、內蒙古西部、湖南、湖北、江西、廣東、雲南、廣西。受拉閘限電、限產停工的衝擊,9月中旬以來,鋼鐵、煤炭、化工、冶金、水泥、汽車、紡織服裝等多個行業開工率下降,其中鋼鐵行業9月前3週高爐的開工率已下降到55%,比上年同期低15個百分點。

五、限電源自中央號令

其實,這次全國性的限制用電運動,出自中南海的命令;簡單地講,是人為拉閘,而不是缺電限供。

9月11日國家發改委下發了一個(2021)1310號文件,發到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和國務院各部委、各直屬機構。這個文件的名稱是,《完善能源消費強度和總量雙控制度方案》。這個文件規定:中央政府設置了每年的能源消費總量指標,並向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分解下達能耗雙控5年目標,對各省市能耗強度降低的狀況,實行基本目標和激勵目標雙目標管理,其中,基本目標是各省市必須確保完成的約束性目標。

這個文件說明,中共根據以往各地政府轄區內用電的數據,設定了每個省市的年度能源消耗上限,責令不許突破。那每個省市政府自然就奉命行事,從省市一級往下,給地級市分解下達能耗上限指標;然後,各地級市再向縣級市分解下達能耗指標。這樣逐級分解下達年度電力用量指標任務,花了一個星期,到9月16日,基本上中央的電力年度用量指標就分配落實到基層了。這是中央政府下達給各級地方政府的命令,屬於強制性行政任務;地方政府必須按照這個設定的用電上限,來控制本轄區裡企業的用電,直到中南海設定的全國性目標實現為止。隨後不同地區就開始了「運動式」的停產限電。

這個文件並非保密文件,國內媒體也提到過,但是,誰也不敢把限電、斷電的責任推給中南海。

六、各省拉閘令大匯總

由此可見,這次全國範圍的拉閘限電,不是電力供應部門本身出了問題,而是中央政府用行政強力,把拉閘限電作為政治任務下達的結果。當然了,在一個高度集權的專制政權之下,地方政府必須執行上面的命令。

集權政府下達經濟指標,自然像計劃經濟時代那樣,全國一刀切。對火力發電大省,是限制發電量,這樣來減少二氧化碳排放年度總量;對用電大省,則是限制用電量。所以,中共媒體說電力不足,字面上不算錯;確實,限制了火力發電大省的發電量,用電大省當然就電力不足了。各省當中排名前三位的用電大省是山東、廣東和江蘇,這3個省因此成了受限制用電打擊最大的地方;排在魯、粵、蘇後面的用電大省是浙江、河北、河南,這次也遇到很大打擊。總而言之,哪裡用電最多,限制用電的壓力也最大。

但是,具體到每個地級市,情況就五花八門了。如果一個市管轄範圍內有幾家耗電特別多的大企業,那限電就簡單了,斷掉這幾家企業的電,停上幾天,全市的累計耗電量就降下來了,上面規定的年度耗電指標就可以完成,市長對上面可以交代了。但像瀋陽這樣的城市,民用的大企業多半都倒了,軍工企業不敢拉閘,這就沒有可以拉閘的用電大戶了;平常市里用電主要是居民和中小企業用戶,那市長就毫不猶豫地切掉居民家庭和商鋪的電源。因為限制用電的指標是按行政區劃分解下來的,比方說,要減少10%的用電,那本地沒有工業用電大戶,就連居民樓的電梯、馬路上的紅綠燈一起都斷電。而中共的媒體還千方百計要掩蓋真相,告訴民眾說,不是政府拉閘,而是供電企業遇到困難。

中共的中央政府把用電限額分解到各省,每個省算完帳以後,就制定出了各自的限制用電時間長度,各地都不一樣。台灣的《財經新報》整理了一些資訊,為我們提供了一個參照。陝西省規定,限制供電到年底;寧夏區規定,高耗能企業停電30天;四川省的說法是,暫停非必要生產,但不告訴企業,你的生產對政府來說必要不必要;河南省規定,部分加工業停電21天以上;重慶市宣布,限制用電的截至日期未定;廣東省規定,每週停4天;山東省規定,每天停電9小時;江蘇省規定,今年最後3個月裡工作日半數停電;浙江省規定,每個季度停電20-30天。

從這些亂七八糟的規定中可以看出,中共下發了那個文件以後,中南海算是完成了限制用電的目標,至於各個省怎麼規定,中央政府並不打算具體干預。

這就是這次全國性限制用電運動的由來及其內幕。何日電再來?請問中南海。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