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習與岸田通話 中日在對抗邊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0月8日,習近平與日本新任首相岸田文雄通話,雙方的聲明大相徑庭。中美對抗吸引了更多人的目光,如今中日之間也遊走在對抗的邊緣。

中共不斷在台海挑釁,令日本十分緊張。岸田文雄9月29日當選日本自民黨總裁,10月4日接任日本首相。中共恰恰在10月1日至4日出動了最大規模的軍機騷擾台海。中共此舉應主要針對美國,但無形中也相當於給岸田文雄一個下馬威。

從安倍到菅義偉,再到岸田文雄,日本對中共的策略一直在迅速發生變化。以往的日本更看重與中國的經貿關係,儘量避免與中共直接衝突,但實際上中日之間的問題多多。

中日關係的起伏

中日關係中美關係密切相關。中共建政後,一再拒絕了美國的橄欖枝,外交上一面倒向了前蘇聯,成為共產陣營的一員。1950年,中共出兵朝鮮半島對戰美國和聯合國軍,很快被世界主要國家孤立。日本在朝鮮戰爭中成為美國的前線後援基地,推動了日本戰後的經濟恢復。

1951年,《美日安保條約》簽訂,美日結成軍事同盟,第一島鏈正式產生,對中共形成了封鎖之勢。1952年,日本又和退守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恢復外交關係。

中共為了打破國際孤立、爭取日本承認,放棄了戰爭賠款,還釋放了絕大多數日本戰犯,毛多次公開感謝日軍侵華,周恩來也公開承認釣魚島等島嶼是日本領土。不過,中共僅被允許在日本設立代表處。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後,日本政府才開始正式承認中共政權。

中日正式建交後,日本很快向中國大陸提供了4批數萬億日元的政府貸款,對中共可謂雪中送炭。日本的資金、技術率先進入中國。1989年「六四」事件後,日本跟隨西方七國集團製裁中共,凍結了政府貸款,停止了高層往來;但1991年,日本首相在西方國家中率先訪問北京,再次幫中共擺脫了孤立局面,中日關係進入蜜月期。同期,中美關係也進入蜜月期。

1995年,日本政府抗議中共進行核試驗,再次凍結政府貸款。釣魚島也開始引發爭議,但雙方經貿合作和人文交流不斷增加;1998年,中日宣布建立「致力於和平與發展的友好合作夥伴關係」。日本就侵華正式道歉,同時政治人物也不斷參拜靖國神社,曾令中日關係跌入低谷。

2002年,5名朝鮮人試圖進入瀋陽的日本領事館,被中共武警強行帶走,雙方再起爭議。2003年,中共單方面宣布,日本公民持普通護照可免簽證入境中國大陸15天;近年來日本也開始逐漸對中國大陸公民辦理簽證放寬要求。中共大量竊取美國技術的同時,也一直在竊取日本技術,中共領導人則按政治需要挑動仇日情緒。

中日關係因各種事件起起伏伏,再難回到蜜月期。2012年,美國政府開始感到中共的威脅,提出「亞太再平衡」戰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再度執政後,開始與美國鞏固軍事同盟,應對中共的威脅。2013年,中共宣布的「東海防空識別區」直逼日本空域,日本不予承認。隨後,日本軍機緊急升空攔截中共軍機的次數直線上升。

日本與中共漸行漸遠

川普上任後,美日關係進一步提升,印太戰略成型,美日澳印四方會談作用凸顯。中共在東海、台海、南海的擴張挑釁,令日本越發擔憂。不過,日本仍試圖維持中日之間的正常關係。

2020年,中共隱瞞疫情,導致全世界遭殃,靠近中國的日本首當其衝。1月16日,中共仍然拒絕承認武漢肺炎「人傳人」,日本當日就報告了第一例武漢肺炎確診案例,該患者「在中國期間可能與一名患有肺炎的病患有密切接觸」。1月23日武漢封城後,日本政府也迅速撤僑,但遭到中共刁難。在中共和世衛組織的誤導下,日本沒有及時對中國封關和採取應對措施,導致日本疫情迅速擴大。

3月12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Twitter發文稱,可能是美軍把病毒帶到了武漢。美國總統川普隨後以「中國病毒」(Chinese virus)回應。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亦堅持稱「武漢肺炎」。習近平訪問日本的計劃被推遲,但雙方交流仍暢通。

2021年,拜登就任美國總統,美日澳印四方領導人視頻峰會後,四國防長和外長的2+2會談相繼登場,接替安倍晉三的日本首相菅義偉還成為第一位前往白宮與拜登會談的外國領導人。美國一再承諾《美日安保條約》涵蓋釣魚島,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惱怒咒罵美日合作關係。

法國、英國和各國軍艦來印太巡航,都把日本作為關鍵的盟友基地。日本也首次公開表示,日本將參與台灣防衛,對中共發出了最強烈的信號。中共軍艦、軍機頻頻出現在日本海域,日本加快在琉球群島部署反艦導彈,還計劃開發射程1,500公里的導彈,形成反擊能力。中共航母多次穿越宮古海峽;近日,日本的出雲號護衛艦首次進行了F-35B戰鬥機起降測試,即將成為輕航母。與美國本土相比,日本島嶼實際在對抗中共的最前沿,台灣的安全也與日本琉球群島息息相關。

新任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的態度

習近平與岸田文雄的通話,應該是祝賀性的,不過岸田似乎並未領情。雙方通話後,岸田公開對媒體表示,「我坦率地提出了兩國之間的問題」,「希望今後繼續對話」,也「同意在包括朝鮮在內的各種共同問題上合作」。

拜登與習近平通話後的聲明,差不多也是類似的說法,只是岸田沒有提出中日之間「競爭​​」的概念。

岸田還特意補充說,「我首先與美國、澳大利亞和今天與印度,即所有四方夥伴進行了電話會談」,我們已經確認「共同努力實現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

這相當於確認了9月份美日澳印領導人剛剛在白宮面對面會晤的成果,中共對此應該相當惱火。10月6日,楊潔篪與沙利文會面,雙方就此正面交鋒。白宮的聲明特意列出,「將繼續投資於我們自己的國力並與我們的盟友和合作夥伴密切合作的同時,我們還將繼續與中國(中共)進行高層接觸,以確保負責任的競爭」。

白宮的聲明和岸田的表態,都清晰區分了誰是真正的盟友,誰是對手。

中共黨媒新華社的聲明重複了習近平的套話後,最後稱,「岸田表示,當前國際和地區形勢下,日中關係正在邁入新時代」。

這句話到底代表了什麼涵義?中共黨媒可能試圖暗示中日關係的新高度,實際意味著中日關係正在發生重大變化。雖然雙方都提到明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但中日關係面臨的問題卻日漸突出。

岸田還明確表示,「我們提出了有關尖閣列島、香港和新疆維吾爾的問題」,這在過去是少見的。岸田也承認,「沒有交流」習近平訪日的話題。

中共故意散播病毒,已經失去了各國的信任,還頻頻軍事挑釁和戰狼表演;中共在太平洋針對美國的一系列爭霸企圖,實際首先直接威脅到了日本。中共若繼續執行擴張策略,早晚會把日本推向公開對抗之路,中日關係的「新時代」恐難如中共所願。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