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韻流芳】李煜《浪淘沙》帝王哀婉的悲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10日訊】歷朝歷代都出現過富有文學修養的帝王,而以詞為最高成就的,就是宋初的南唐後主——李煜

哪怕是一朵春花,一輪秋月,一座梧桐深院,都能觸動李煜的心弦,化作一篇篇感人肺腑的辭章。比如一場暮春的寒雨,驚擾了他的清夢。夢裡,他又回到了南唐的宮廷,似乎他還是那個安享榮華富貴的君王。但是醒來後,他才發現,原來那些美好都不會再回來了。於是他說: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獨自暮憑欄,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這就是他的代表作之一《浪淘沙》。這位才子帝王,因為得天獨厚的多樣才華而青史留名,又因為亡國早逝的坎坷經歷讓人惋惜。就如古人所品評的:「做個才人真絕代,可憐薄命作君王。」

這首小詞,彷彿是一支哀婉沉鬱的悲歌。它的動人之處,在於對身邊常見事物的描寫中,孕育著靈魂深處的哀感。詞人雖然寫的是一己之命運,一國之追思,卻具有濃郁強烈的感發人心的力量,能將個人的悲劇擴展到古今人類共同的感慨和悲哀。

後主詞的可貴之處,還在於哀婉之中尚有一股雄渾壯闊的力量。李煜在詞中多處提到水,並多作佳句,如《浪淘沙》中的「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以及「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等等。奔流不還的江水,充溢著他對故國的不捨和命運的嘆息,其氣象之恢宏、內涵之深廣,在當時「花間派」為主流的詞壇中是一大突破。

因而《人間詞話》還認為:「詞至李後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變伶工之詞而為士大夫之詞。」正是國家不幸詞家幸,李煜以切身的亡國之悲,鑄成沉雄奔放之筆力,為宋詞的發展開創了新的境界。一代詞帝,李煜當之無愧!

欢迎订阅Youmaker频道:https://www.youmaker.com/channel/e2bae620-0fd7-4f56-a566-8ecf924c4325
订阅频道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r1OYKxRpBsudVX2zY2rrdw
订阅古韵流芳telegram群组:https://t.me/guyunliufang

古韻流芳】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嘉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