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菲訪談】韋斯特中校:少數族裔的力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10日訊】【方菲訪談】艾倫·韋斯特(Allen West)中校:美國面對新的「邪惡軸心」;我會建議川普讀「孫子兵法」|10/09/2021

艾倫·韋斯特中校是一位軍人和前國會議員。他在9月份達拉斯舉辦的少數族裔保守派會議上做了壓軸演講。我坐下來和韋斯特中校討論了少數族裔發聲的重要性,阿富汗的局面和中共對美國的威脅。

主持人:中校,非常感謝您花時間接受我們的採訪。

艾倫:這是我的榮幸。歡迎來到德克薩斯州。

少數族裔擁有傳統價值 應聯合起來對左派觀點說不

主持人:謝謝。我們現在是在少數族裔保守派會議。那麼請先談一談您為什麼來參加這個會議?

艾倫:或許因為我是一位少數族裔,也是一名保守派。

主持人:答得好!

艾倫:是這樣。

我認為我們要重新把保守派的信息傳達給少數族裔社群,這非常重要。因為我們看到在黑人社區所發生的事情,黑人社區曾是個很強大的保守派社區,而左派的政策已經對黑人社區造成嚴重傷害。這毀掉了我們的家庭;這毀掉了我們的商業和經濟機會;這毀掉了我們受教育的機會。

在過去的60至70年,那些被民主黨控制的人口集中的主要都市,我們看看它們都經歷了什麼?我們看到高犯罪率、暴力事件、幫派活動,看到人們絕望並心灰意冷了。為什麼會這樣?因為他們在鼓吹的是:人們是受害者,而不是勝利者。

我認為我們應該把所有這些少數族裔社區都聚攏在一起,這太重要了。我們要告訴西裔社區、亞裔社區,進步社會主義、左派觀點和馬克思主義,這些東西與你們相信的不一樣。特別是我們看一看像中國和南美一些國家。因此我覺得我們能聚到一起,聽一聽這些想法和觀點,這是非常好的事情。

主持人:是的。昨天和前天,很多嘉賓談論了批判性種族理論(CRT)和這類的意識形態。我知道您在亞特蘭大出生並成長,那也是當年馬丁·路德·金牧師佈道的地方。他有一句名言:他希望有一天,他的孩子們將生活在那樣的一個國度裡⋯⋯

艾倫:是的,生活在一個以人品而不是以膚色評判人的國度。我們現在竟然在開倒車,不可思議。我們在根據一個人的膚色評判人。我們看待人的方式是:「如果你有某個膚色,你就是邪惡的,你就是壓迫者。如果你是另外一種膚色,你就是受害者,你就是被壓迫者。」

大家知道,我在美國軍隊22年,現在這種文化、馬克思主義現象甚至也進入了軍隊。如果現在其中一組膚色的人被認為是「不好的」,另一組被說成是:「你註定一事無成,因為他們是壞人。」軍隊要如何凝聚成一組力量來作戰呢?

主持人:我們怎麼走到今天這步的?我們的國家怎麼走到這裡的?

艾倫:我們沒有在注意事態的發展。我們變得麻木不仁。我們變得得意自滿。而至於左派理念還有進步主義,毛澤東曾經說過:「這是一場緩慢的長征。」所以這是一種漸進主義,人們這裡吸收一點,那裡吸收一點。結果不知不覺的,我們就這樣走過了50年、60年、70年。這就是所發生的事。

美國本質上是個共和國 政府權力有限 行政令不是法律

主持人:網站上的介紹說您是一位擁護憲法的保守派。所以,美國本質上是一個共和立憲制國家,是嗎?而不是民主制度國家?

艾倫:確實是這樣。當人們說美國是民主國家時,我其實是想打醒他們的。我們是個共和立憲制國家,這個意思就是,我們有兩個基本:法治,個人權利,免於壓迫的自由和擁有自己意志的自由。我們現在有一個代議民主,它的意思是我們會選舉出代表,到政府去代表我們的聲音,包括在聯邦、州、地方一層。

但是我們還需要去重新學習我們自己的歷史,還有建國的那些文獻。那麼種族理論在鼓吹的一種說法就是,美國並非1776年7月4日建國的,而是在1619年第一艘載滿奴隸的船隻到達美國時建國的。這種說法難道不陰險嗎?另外,我們不教導公民學,所以民眾不懂我們的三權分立政府、制衡體制和權力分離。

所以,突然就有像喬·拜登這樣的人站出來說,每個人都必須在手臂上打一針疫苗,否則私人公司就可以開始解僱他們。你是無權做這樣的事情的。但是,我們民眾並不知道的是:要求(mandate)、詔令(edict)、命令(order)和政令(decree),這些與法律是不一樣的。法律需要經過立法機構,然後由行政機構簽署生效,才能成為法律。行政分支執行法律,然後司法部門來解釋這個法律。所以我們需要返回最根本的東西。

主持人:是的,所以我認為這是很多人沒有意識到的地方。比如:州扮演的角色和聯邦政府的角色之間的差別。各自有什麼權力,憲法的價值所在,還有基本的建國理念等。您認為是不是應該更多把這些內容教給民眾?

艾倫:絕對應該這樣。這才是我們的學校應該教的東西,所以這場會議是非常好的一個機會,讓我們可以討論這些話題。

我們看一看《獨立宣言》,它說美國是由自由和獨立的州創立的。我們看一看美國《憲法》和第10修正案,它說那些沒有給予聯邦政府的權力是保留給各州和人民所擁有的。我們必須要去理解聯邦體制。美國真正的力量實際上是在州這個級別的。
然而我們看到的是什麼?我們看到華府和聯邦政府在採用幾乎是專制獨裁的領導方式。它不是通過立法程序,而是僅通過行政命令。

美國以機會平等為基礎 共產主義宣揚結果平等

主持人:很多人可能沒有認識到我們國家面臨的危險和我們所處的局面。比如,人們可能覺得社會主義沒有什麼不好。或者說,人們會覺得:「哦,我們變得更平等是一件好事。」

艾倫:您提到一個很好的點,因為「平等」這個詞有兩個不同的意思。我是1961年出生在喬治亞一所只有黑人才去的醫院裡的。那麼,如果根據對方(左派)的說法,我都不應該和您坐在一起;我不應該是一名退休的美國陸軍中校;我也不該成為一名前眾議員、德州共和黨主席(最大的共和黨州),而現在我還要競選德州州長。

但是美國是以機會平等為基礎的。它說的是:無論你從哪裡來,無論你在哪裡出生,你可以實現你想要的任何夢想、目標或抱負,只要你心裡有這個決心。

而左派相信的是結果的平等,這是截然不同的東西。所以他們在說的平等其實是這個意思。因為我們知道,左派想要的是社會平等主義。這就好比:每個人的成績都必須是C,不許有成績是A或B的學生。至於成績是D和F的學生,我們把他們提到C這個成績級別,然後我們把本該屬於A和B的學生的東西分給別人,這樣每個人都是C級學生。

這不是我們想要的。我們並不想要整個國家全部都是一群普通人。我們想讓人們自己來決定:我想要超越,我想要做了不起的事情,我想要開公司,我想要創業,我想要觸碰到天上的星星。但是這不是左派想要的東西。

左派想要的是由他們自己決定誰可以去觸碰天上的星星。他們想自己來挑選贏家和輸家,而這才是所謂的進步主義、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國家主義的真面目。而我認為,我們現在已經在把這些信息傳給大家知道了。

共產主義滋長蔓延方法:欺騙、強迫、恐嚇

主持人:是的。我之前採訪過維吉尼亞的一位母親,她叫弗里特女士,她在勞登縣(Loudoun County)學校董事會上站出來反對批判性種族主義。她提到了機會平等和結果平等之間的區別。她說,要實現結果平等的唯一辦法就是透過暴力。

艾倫:是的。

主持人:除此之外,沒有其它方法。

艾倫:而這就是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滋長蔓延的方法,它們通過欺騙、強迫、恐嚇、威脅、以及最終通過暴力來達成目的。而美國目前在發生的恰恰是這樣的事情。我們在整個20世紀也看到這樣的情況,包括納粹德國、法西斯義大利、斯大林和共產主義等;我們在北朝鮮看到這種情況、在中國看到這情況、我們在古巴和委內瑞拉都有看到。所以在《傳道書》中有這麼一句話:「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

主持人:是的,沒有新鮮事。您提到的左派勢力和傳統價值觀陣營,他們似乎是在爭奪人心。這兩個陣營在爭奪的是人民的思想。如何讓更多人看明白這場對抗、看明白真相、看明白傳統的價值,您怎麼看?

艾倫:讓我告訴你,當我看到人們開始主動參加學校校董會的時候,我是深受鼓舞的。兩年前,大多數人甚至不知道他們學校董事會的成員都有誰。但是現在,我們看到民眾開始注意了,我們看到人們真的在參加競選活動。所以我覺得這很重要。在美國,最重要的靠競選產生的職位就是學校的董事會裡的職位。而人們現在開始對此產生興趣並在關注它。所以這是件好事。

當我們舉辦這樣的大會和會議時,它非常重要,因為我們有機會去把情況告訴民眾、教育民眾,然後他們就可以去積極參加事務。所以我看到了美國正在發生一場了不起的民眾覺醒。遺憾的是,只有發生了一些事情之後,才能讓人們從自滿和麻木的狀態中醒過來。但是當人們看到自己的自由被侵佔、被奪走時,大家開始覺醒起來。

主持人:人們現在有了緊迫感。

艾倫:是的。

中共深深植入美國社會 我們應該清除這個寄生蟲

主持人:我們來談一談中共。

艾倫:他們糟透了。我想讓習近平聽清楚我要說的:「你糟透了。」

主持人:您覺得他們的威脅有多大?

艾倫:他們是巨大的威脅。他們是我們排在第一位的地緣政敵。我們已經看到武漢病毒的情況。中共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我們(美國)不是從軍事角度擊敗的蘇聯,我們是從經濟角度擊敗的蘇聯。那麼中共的目標是:想辦法讓自己融入全球經濟並利用資本主義,同時保留他們自己的共產主義方式、意識形態、獨裁專制的方法。這就是他們一直以來在做的。

可悲的是,西方經濟體的有些人希望能獲得廉價的商品。他們想要輕鬆獲得這些物品,所以他們允許中共的進入,使中共變得像寄生蟲。大家知道,中共把自己植入了進來,大快朵頤,變得越來越壯。我們必須要想辦法摘除這個寄生蟲。

主持人:您認為會不會太遲了?

艾倫:不。並不算遲。我不認為太遲了。大家知道,現在是拜登政府執政,我不得不說,我覺得喬·拜登和他的家庭在中共的問題上已經妥協了,特別是我們看到在阿富汗發生的事情,現在塔利班和中共正在籌劃簽署駐軍地位協議,這樣中共就可以進入阿富汗並拿下巴格拉姆空軍基地。那麼中共還覬覦什麼呢?他們想要阿富汗的原材料和礦物資源,特別是鋰,它在製造電子汽車、電車這類產品裡都非常重要。

所以回來說一說德州。現在德州的一個問題是,有一個前解放軍的人,他在德州的德爾里奧買下了巨大的一塊地,距離邊界很近,而且距離著名的勞夫林空軍基地很近。除此之外,中興和華為的總部也就在德州北部。

主持人:就在這裡?

艾倫:就在這裡。其中一個在德州的理查森,這可能是德州規模第二大的科技群區;另外一個在普萊諾。所以我們看到有各種滲透在發生。我覺得這是我們需要非常確定的,那就是:如果你和中共有關聯,你就不能在德州從商,你就不應該在美國從商。

主持人:什麼樣的立法才能阻止這種情況呢?

艾倫:最近一次的立法會,他們剛剛通過了一個叫做德州基礎建設保護法案。但是法律必須要執行才行。立法當然不錯,但是如果你不執行,誰會在乎呢?所以你需要去執行法律,要能對一個人說:「我不知道賣給你房子的經濟人是誰,但是我們不能讓你如願以償。」他們在那裡建了一個簡易飛機跑道,還安裝了風力渦輪機,他們這麼做有什麼目的呢?特別是這個位置剛好在美國空軍飛行員的主要培訓機構的飛機起飛路線上。

信息戰是國家四大力量之一 會建議川普讀「孫子兵法」

主持人:不知道您是不是聽說過,火眼公司(FireEye)最近發表了一份報告。火眼公司提供以情報主導的資安服務,他們研究了中共的信息戰,他們表示,自2019年6月以來中共就一直進行這種滲透式影響,現在它擴展到幾十個社媒平台和網站,至少有七種語言。

他們用種族歧視和病毒起源來推動對事態的敘述方式。他們的説法是,「病毒最初來自美國」。他們甚至鼓動紐約人走上街頭抗議所謂的美國的種族歧視。您怎麼看這種造勢活動呢?它有多危險呢?

艾倫:一個國家的力量有四個要素。這四個要素叫做「四角理論」,那是我們在軍隊裡學到的東西,即外交上的、信息上的、軍事上的、經濟上的。因此,我們看看中共針對美國的信息操作,是互聯網方面的,在社交媒體上進行煽動、造成糾紛,諸如此類的。

很有趣的是,在阿拉斯加會談的初期,當拜登政府與中共政府坐下來談判時,中共政府就開始譴責美國有關種族歧視等這類事情。他們非常善於操縱。

我可以給大家推薦,最好去讀讀《孫子兵法》。1982 年,我當時是名年輕的中尉,那是給我的必讀的讀物。而且如果我可以跟川普建一言,我會告訴他「《交易的藝術》不重要,你應該看看《孫子兵法》,因為你需要理解所有方方面面:戰略作戰層面,所有滲透對手的決策過程的方法,操控對手思維的方法等。」

因為孫子講過『上兵伐謀』和『不戰而屈人之兵』。那就是我認為中共正在幹的事情,他們試圖在開第一槍之前就布置好形勢以贏得這場對抗。

主持人:是的,我認為書中還有一句名言是『知己知彼⋯⋯』

艾倫:『知己知彼,勝乃不殆﹔知天知地,勝乃可全。』『不知彼而知己,一勝一負。』

主持人:好傢伙!這本書你看了多少遍呀?

艾倫:大約四遍。是的,我在書中還劃重點,書就在我家裡,我有兩個不同的版本。

軍隊正在被馬克思主義入侵 類似米利將軍事件絕不應發生

主持人:哇。好的,我想問您一個事,不知道會不會太敏感,但這是昨天以來最熱門的新聞,米利將軍的事情,對吧?

艾倫:哦,不,這不會太敏感。

若是這事情確實是真的,這對美國軍方來說是一個重大問題,因為美國的這位高級軍官、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與我們在地緣戰略上的頭號敵人勾結,不僅如此,還討論了他想要怎樣削弱總司令的權力。他應該辭職。

主持人:是的,但一些媒體對不太懂的民衆報導此事的方式或採用的標題是:「哦,在某些情況下,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艾倫:不,不,在任何情況下,那都不應該發生。當米利將軍說,他更關心對白人的憤怒,而不是軍隊裡教的文化馬克思主義和批判性種族理論,當你看到剛剛發生在阿富汗的崩潰事件時,而現在中共將能夠到那裡接管巴格拉姆空軍基地;我們就開始理清楚整個事情的頭緒,這非常令人不安。

主持人:您認為爲什麽會發生這種事呢?他們是不是害怕跟中共軍隊開火呢?

艾倫:我認爲情況是這樣的,美國人民開始看到的是,我們知道在軍隊裡,一旦晉升超過一星級別,一星包括準將、海軍少將等等,其他晉升到二星、三星、四星的都是屬於政治上的委派。我們現在軍方指揮階層是政治化了的。這讓人非常不安,因為軍方高階層應該專注於對憲法宣過誓的職責,其職責是保衛老百姓的福祉。

所以我認為現在,我們必須問問自己,我們軍隊是否做好他們應做好的準備。現在(政府)想強制讓所有軍人接種疫苗,這是倫理缺失、非法和不道德的命令,你將會看到很多軍隊裡的男女青年表示,「我要離開這裡,因為你沒權力那樣做。」那就影響到我們軍心穩固的問題。

里根曾談過「實力帶來和平」;我認為在川普執政期間,也有過這種理念。我們也都看到了。但我們的對手卻等著我們犯錯,因為他們真的相信美國民眾有時在選擇民選領導人時,不但善變而且糊塗。他們對我們的判斷很準確,因爲我們恰恰選出了一個可能應該退休養老的人任職美國總統。

主持人:那麼,對於擔心美國未來的人們,您認為他們應該怎麼做呢?

艾倫:參與其中。積極起來。而且你必須確保從地方一直到聯邦,你都選合適的人來保護你的生命、自由、財產、對幸福的追求;那些是你不可剝奪的權利。那些是來自造物主的,你天生的權利。

主持人:但大家對選舉還有多少信心呢?我們剛剛看到加州罷免州長的選舉沒成功。

艾倫:那是我們要為之奮鬥的諸事之一。我們在德州也要爭取通過選舉誠信法;我們在喬治亞州、在亞利桑那州都見過類似的情況。因此,説到底我們要有堅強的州領導以及強力的州立法機構才能把這些事辦成。

美國面臨比20年前更大國安威脅 恐怖分子或從德州邊境潛入

主持人:好的。最後,上校,您剛才提到了阿富汗。

艾倫:我在那裡待過兩年半。

主持人:嗯,我向我們軍隊和軍人們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所以現在美國從阿富汗撤軍了,塔利班接管了,許多人擔心恐怖主義事件會增加。

艾倫:會增加,這在德州是個大問題。我們德州邊界有1,254英里,完全沒有安全保障。聯邦政府已經表示,他們不會採取任何行動;我們德州這位州長對這問題也沒採取任何行動。

8月29日,有一個叫埃姆隆的年輕人,他給我居住的德州加蘭市的一名Lyft司機打了通電話訂車,司機名叫伊莎貝拉,來接他;埃姆隆開槍打死了司機,然後把她的車開到德州普萊諾的警察局,並在警察局開火。聯邦調查局在他家中找到一封信,他在信裡把自己行為歸因於受到外國伊斯蘭恐怖組織的啟發。

就像我講的,這就發生在三個星期之前,所以我們已經看到事情在發生。我們在艾爾帕索地區逮捕了來自葉門和敘利亞恐怖分子觀察名單上的五個人。所以這些集團本身就是恐怖組織,他們已經在跟伊朗、真主黨、哈馬斯合作了。

如果你覺得塔利班、伊斯蘭國、凱達組織不會跟這些集團合作,如果你認爲他們不會從任何人那裡拿錢,幫他們從德州進到美國來,那麼你就生活在幻想中。

因此,我們面臨的國家安全威脅比20年前的更大。因為現在塔利班,就是之前被我們推翻的那些人,也是奧巴馬從古巴拘留營釋放的那些人,現在他們重新掌權了。哦,順便說一下,他們的空軍在全世界排名第30,他們的黑鷹直升機數量比澳洲更多,他們有6,000個夜視裝備以及我們留在那裡的所有其它裝備;我們讓他們在20年後變得在軍事上更加強大了。

主持人:現在他們在和中共談話。那麼,您認為當今美國面臨的最大威脅是什麼呢?是各方面威脅都有嗎?還是恐怖主義?

艾倫:一個完整的威脅。這是一個邪惡的新軸心,包括中共、俄國、伊朗、北韓、伊斯蘭恐怖主義。所以你現在實際上已經創造了一個伊斯蘭恐怖主義的驚人陸橋;它從阿富汗延伸到伊朗,經過伊拉克,到敘利亞,再到黎巴嫩,一直延伸到地中海。因此,烏克蘭、台灣、以色列就需要非常緊張了。

駐軍阿富汗和聚焦印太 戰略上應該兼顧 針對中共
主持人:那麼,既然您提到了台灣,我不得不問您,因為有人講美國從阿富汗撤軍在戰略上是正確的,因為這樣美國可以將注意力轉移到印太地區。

艾倫:從任何角度看,這都不對。

不,你在戰略上必須要兼顧。在阿富汗保留2,500人的部隊,提供空中掩護和情報,這樣我們就可以讓塔利班、凱達組織、伊斯蘭國等組織無處藏身。那在戰略上是值得的。

我們同時還可以將資源集中在太平洋,務必讓我們保護台灣。我認為拜登政府不會跟台灣達成強力的部隊地位協議,那就是為什麼你現在看到所有來自中共的武力恫嚇。對世界來說,這是個非常危險的局面。

主持人:好吧。有任何好的方面嗎?更積極的方面?

艾倫:好的方面是,如同邱吉爾曾經說過的,你總是可以指望美國人在嘗試了其它一切之後最終會做正確的事情。

主持人:好吧,讓我們那樣期望。我認為很多人都在為此努力。

艾倫:我就是其中之一。

主持人:太好了,非常感謝。

艾倫:很榮幸。

主持人:祝你未來的事業一切順利。

艾倫:謝謝你。請隨時再來德州看看我們吧。

訂閱優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0YwmjPbErBQx

訂閱 Youtube 頻道:https://bit.ly/fangfeitalk

支持方菲:https://donorbox.org/rdhd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