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謎】傳奇女祭司 三千年後重回神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大家好,我是扶搖

今天給大家介紹一位考古界的傳奇人物。她雖然文化不高,也並非科班出生,卻對埃及的考古工作貢獻卓著,受到很多考古學家的推崇。英國廣播公司BBC更是把她傳奇的一生拍成了紀錄片。她就是多蘿西‧伊迪(Dorothy Eady),埃及名字塞提媽媽(Omm Sety)。

我家在埃及

1904年,多蘿西出生在英國倫敦。她3歲的時候,有一天從樓梯上不慎跌落。醫生趕來的時候,發現孩子已經沒氣兒了,於是當場宣布她死亡。然而,一個小時後,她卻若無其事地坐在床上玩了,好像啥事都沒發生過。

然而在這之後,奇異的事情發生了。死而復生的多蘿西像變了一個人,説話帶上了濃重的外國口音。她還開始向父母講述自己在一座巨大的圓柱型建築中的生活,吵著要回那個家,弄得父母無所適從。

第二年,父母帶她去大英博物館長長見識。當他們走進埃及神廟展廳的時候,小姑娘忽然指著一張照片大喊了起來:「這是我的家啊!但是樹木在哪裡?花園又在哪裡?」照片上是位於埃及古城阿比多斯(Abydos)的塞提神廟(Temple of Seti I)。

在那以後,多蘿西開始迷戀埃及文化,以埃及人自居。這在青少年時期給她帶來了一些麻煩。比如説,她因為在課堂上宣講古埃及宗教被老師趕了出來。她還因為拒絕唱讚美詩中「詛咒愚蠢的埃及人」(curse the swart Egyptians)這句歌詞而被學校開除。

多蘿西也就不再回去了。她從圖書館借書回來自學埃及文化,找老師學習古埃及像形文字,跟著爸爸全國各地旅行,參觀博物館,還去藝術學校上興趣班,在學校戲劇社的演出中扮演古埃及女神伊西斯(Isis),日子倒也過得充實自在。

27嵗那年,這個特別的業餘愛好還給多蘿西帶來了一份理想中的工作。她開始在倫敦為一家埃及雜誌社撰寫文章並繪製漫畫。藉由這份工作搭橋,她還認識了未來的丈夫埃曼‧梅吉德(Eman Abdel Meguid),一位埃及人。1931年,她跟隨丈夫回了開羅。雙腳一踏上埃及的土地,她就開始親吻大地,高興地說,她回家了。

本特修特的故事

可是婚後不久丈夫就發現,妻子老在半夜夢遊,寫一些他看不懂的文字。丈夫覺得很奇怪,就去請教學者。學者說,這些是古埃及文,內容涉及埃及法老塞提一世(Seti I)。這時多蘿西才向丈夫解釋説,她總在夢中見到前世的事情。

那一世,她生活在3000年前的古埃及,名叫本特修特(Bentreshyt),出身卑微,母親販賣蔬菜,父親是一名士兵。3歲的時侯,母親去世了,父親一個人養不起她,就把她送進了塞提神廟。

12歲那年,大祭司問她是想出去過平常人的生活,還是願意留下來修行,成為一名聖女祭司,侍奉女神伊西斯。從小被祭司們呵護長大的小姑娘選擇了留下。因為在她心中,神殿是世上最溫暖的家。

之後,本特修特向神立誓守一生的貞潔,成為了聖女祭司。可是自古以來,修行之路都是充滿考驗誘惑,曲折而艱難。兩年以後,她一生最大的劫難來了。

那天天氣不錯,她在神廟花園裡小憩。14嵗的她已經長得亭亭玉立,姿態迷人了。剛好法老塞提一世來神廟朝拜,四處走走,也進了花園,跟這位聖女祭司不期而遇。四目相對之際,兩人一見鍾情。不久以後,本特修特懷孕了,向大祭司坦白孩子父親就是當今的法老。大祭司痛心地說,違背了對神的誓約,結局只能是公開審判後被處死。為了保住塞提一世的顔面,不在公審中出醜,本特修特只好自盡了。等法老聞訊趕來時,佳人已經香消玉殞。

這雖然是千年以前的事了,但在多蘿西心中卻是無法沖淡的記憶。為此她給兒子取名為塞提(Sety),用來紀念那段時光。

1937年,與丈夫漸行漸遠的多蘿西離婚了。之後,她在埃及文物局當了一名繪圖員,為吉薩金字塔的發掘工作服務。她在這裡結識了當時許多著名的埃及考古學家,和他們成為了朋友。多蘿西毫不費力就能對古埃及像形文字做出精準的解讀,英文寫作和畫圖的能力也相當高超,委實是幫了他們大忙。著名埃及考古學家塞利姆‧哈桑(Selim Hassan)就在他最得意的作品,《吉薩的發掘》(Excavations at Giza)這本書中特別感謝了多蘿西。

重回神廟

1956年,吉薩金字塔的發掘工作結束後,多蘿西失業了。一位考古學家向她介紹了在開羅的一份薪資豐厚的工作。然而,她卻選擇了去阿比多斯做一名薪水微薄的繪圖員,因為塞提神廟就在那裡,那是她記憶中前世的家。她說:「我一生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去阿比多斯,住在阿比多斯,然後埋葬在阿比多斯。」這樣,52嵗的多蘿西再次搬遷,在塞提神廟附近的一個小村莊安了家。村民們按照當地習俗管她叫塞提媽媽。

多蘿西每天早晚都會去神廟參拜兩次。在那裡,她感覺自己被古埃及眾神們仁慈地看護著。記得咱們一開始提到過多蘿西小時候看到神廟照片,說花園不見了嗎?其實花園還在,只是被千年的風沙遮蓋掩埋了。在多蘿西的指點下,考古學家們很快就挖出了神廟的花園,樣子和她描述的一模一樣。大家為什麽那麽相信她,説讓挖哪裡就挖哪裡呢?因為埃及文物局曾經對她做過一個測驗,證明她確實在古代生活過。那這測驗是怎麽做的呢?

塞提神廟有很多保存完好的古代壁畫。文物局的一位督察請多蘿西在完全黑暗中站到指定的某幅壁畫跟前。這看不到怎麽找呢?對,就是要看不到才行。因為考的是記憶力。

那時多蘿西還沒搬過來。神廟那麽多壁畫,就算她之前來參觀過,也不可能記得住每幅畫的具體方位,而且有些畫是還沒有對公衆開放的。不過不管測多少回,多蘿西每次都能摸到正確的壁畫跟前。這種「閉著眼睛都能找到」的熟稔程度,只有在自己家裡才能有的,是吧?所以文物局的鑒定結果是,多蘿西所言不虛。

之後文物局大開綠燈,允許多蘿西在神廟內擁有一間自己的辦公室。多蘿西欣喜若狂。重回神廟,那可是她一生的夙願啊!為了這個心願,從3歲開始到現在52嵗,她已經努力了將近半個世紀了。

多蘿西在這個神廟辦公室裡一直工作到65歲退休。在這裡,除了畫圖外,她還為考古學家們整理翻譯出土文物上的文字,並且以塞提媽媽為筆名寫文章,介紹古埃及文化和風俗習慣。雖然沒有人公開承認她這些文章的學術價值,但是也沒人懷疑她為人方面的真誠,所以許多考古學家是把她的文章作為可靠的參考資料來看待的。

退休後,在伊拉克工作的兒子打算接多蘿西過去同住,頤養天年,多蘿西沒答應。她捨不得神廟。文物局後來返聘她做兼職顧問,引導遊客參觀神廟並講解壁畫的寓意。雖然報酬很低,退休金也只有每月30美金,多蘿西的日子過得緊巴巴的,不過她甘之如飴。只要能讓她每天回神廟就好,因為這裡是家啊。

慢慢的多蘿西就成了塞提神廟的活招牌。她的故事越傳越廣,不少跟古埃及有關的電影和紀錄片都來找她出鏡。其中最著名的就是BBC為她量身訂製的《塞提媽媽和她的埃及》(Omm Sety and Her Egypt)。這部紀錄片讓多蘿西和她的故事為大衆所熟知。

1981年3月,美國的國家地理頻道(National Geographic Channel)拍攝紀錄片《埃及:追求永恆》(Egypt: Quest for Eternity),需要一些多蘿西在神廟的鏡頭。不過這時她已經臥床不起了。攝製組把她抬進了神廟。多蘿西很高興,面對鏡頭笑容燦爛得像朵陽光下的向日葵。她不知道的是,這是她今生最後一次進神廟了。

一個月後,77嵗的多蘿西在自己簡陋的小泥屋中安然過世,傳奇女祭司的兩世人生就此落幕。

有人説前世最深的遺憾會成為今生最大的心願。多蘿西的一生似乎呼應了這種説法。只是雖然神廟還在,一磚一瓦依稀舊時模樣,但大祭司們的諄諄教誨再也聼不到了,那個可以修行的年代已經走遠了。有些人,有些事,有些機緣,錯過,或許真的就是錯過了。

今天的故事又講完了。咱們下個故事見吧。

歡迎訂閱Youmaker頻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訂閱頻道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訂閱未解之謎Telegram群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謎】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