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山西暴雨175萬人受災 政府不問 民靠自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11日訊】從10月2號以來,山西省大部分地區遭受到常年同期的5倍以上降雨,爆發洪災。多地村民說,暴雨加上上游無預警洩洪,導致他們的家園被淹,但至今大家都是自救,政府災前沒有應急措施,災後沒有提供救援。

從10月2號以來,山西省大部分地區遭受常年同期的5倍以上降雨。山西省應急管理廳10月10號公布數據說,山西洪災已造成超過175萬人受災,另有1.7萬多間房屋倒塌,超過12萬人被緊急遷離安置。

10月6號,山西烏馬河洪水決堤,許多村莊被淹。山西昌原河大橋垮塌,南同蒲鐵路中斷運行。7號,山西省運城市新絳縣汾河河堤決口,整個縣城一片汪洋。8號,運城市稷山縣多個村莊被淹。9號,汛情已導致60座煤礦、372座非煤礦山、14家危化企業停產。汾河山西河津段迎來67年來最大洪水,啟用黃河灘地蓄滯洪水。

這次嚴重的洪災剛好發生在十一期間,大陸媒體對山西受災的報導並不像「河南洪災」時那麼引發關注,直到9號「山西加油」才上了微博熱搜第一。網上甚至有文章稱,山西暴雨連下60小時卻「無人問晉」!

山西省稷山縣稷峰鎮荊平村正遭洪澇肆虐。荊平村村民10號說,村子被淹除了暴雨,也有上游無預警洩洪的原因。

荊平村村民林潔(化名):「當時汾河上遊洩洪,再加上一下子下了半個多月的雨,汾河已經下滿了,再加上上面洩洪,下遊不通,根本水就沒法流出去。(8號)凌晨2點多就已經沒過最後一道防線,開始往村裡進了。就通知說人趕緊往高處走,政府就沒人管!」

山西介休市義安鎮桑柳樹村的村民說,他們也是因為暴雨加洩洪被淹。

桑柳樹村李先生:「村民們不知道。一晚上洩洪,到了第二天早上上面還要洩洪,人家說這根本堵不上,趕緊撤,咱那就跟著撤离吧。村民都是没有文化的受苦人。這次抗洪介休幾個村子裡砸死人可多了,但是桑柳樹村沒有。」

那一晚特別冷,村民們感覺非常無助。

荊平村村民王暉(化名):「縣裡面也沒有說讓我們做好撤離的準備。我們也不知道這個情況(洩洪)。我們自己組織的力量自己堵。堵不住就是你們自己撤就行了,就是這,也沒有什麼提前規劃。」

林潔:「你知道當時搶險的時候,村裡就兩個拉土車,在那搶修河堤,你想一下那能搶得過來嗎?」

直到現在,村民們也都是靠自救。

李先生:「沒有補貼,就是提供個住處,吃飯都是自己的。」

林潔:「還有人說我們這兒是造謠了,說我們這兒沒有受災。你到村裡看一下,你來到我們這兒,你可以划船進去看一下。現在都是愛心人士捐贈吃的喝的,被子。」

官方稱有284.96萬畝農作物受災,村民估計今明兩年的收成都泡湯了。

王暉:「(收成)別說今年了,明年也不行。田地裡面我們種的主要是葡萄跟那個玉米,葡萄現在全淹完了,玉米也淹完。老百姓現在是苦得沒辦法說,給領導反映,領導只說你們吃好喝好就行。有苦無處說。」

民眾迫切想搶救家園,但是得不到政府幫助。

王暉:「我們現在著急的,主要是房子都在水裡面泡著,想辦法把這個水給排出去。但是縣裡面也不給我們出什麼方案,我們現在自己也是乾著急。」

10月9號上午,桑柳樹村全村六、七十人到義安鎮門口,要求政府給予支援。

桑柳樹村村民 孙奕(化名):「現在我們就在政府鬧麼,在鎮的政府,我們現在就在政府讓他們給我們支援呢,等著他們給我們派水泵什麼的。」

官方目前還沒公佈洪水導致的人員傷亡。大陸媒體報導,晉中市祁縣古縣鎮澗法村66歲的陳振福沒得到洩洪的通知,在村外被洪水沖走了,至今失聯。

採訪/顧曉華、洪寧 編輯/尚燕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