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縱橫】中共禁民企涉傳媒 馬雲帝國危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12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縱橫》,我是扶搖。今天是2021年10月11日,星期一。

今天關注的焦點:又是洩洪惹的禍?河北一滿員大巴墜河13死;中共擬禁民企涉足新聞界,馬雲媒體帝國危險?大陸房企藏雷恐連環爆,多地政府大撒幣救樓市;醜聞!IMF總裁偏袒中共,美日促其下台。

又是洩洪惹的禍?河北一滿員大巴墜河13死

10月11日,河北省石家莊平山縣發生一起嚴重的交通事故。

根據多家陸媒報導,11日早上7點左右,當地敬業集團的一輛通勤車載著51名員工,在途徑王母橋時,車子被湍急的水流沖進滹沱河。截至當天晚上7點,共50人被救出,其中37人平安,13人搶救無效死亡,還有一人失聯。

事發當時的視頻顯示,大巴車泡在河中呈傾斜狀態,大部分車體已經被淹沒,只有車頂部分還在水面上,上面站了十幾個人,焦急地等待救援。可以看到,車子離開河岸有一段距離。視頻拍攝者說,「一車人哪!」

可能有人納悶,這車子過橋,怎麼會被水沖進河裡呢?事故到底是怎麼發生的?

據平山縣委宣傳部工作人員的說法,因為近期雨水多,「地勢低洼的地方漲水了,車過橋的時候,橋面是被淹沒了。」但是,事發前這座「漫水橋」是否已經被封,工作人員表示「不清楚」,具體情況還要等警方調查。

涉事公司的一名員工告訴《南方都市報》,事發路段的王母橋正在修新橋,所以大巴走的是臨時使用的舊橋。由於「水流太急,結果涉水了」。

10月11日下午,大紀元記者從周邊居民那裡了解到,王母橋附近的道路已經施行交通管制,車輛無法從橋上通行。

雖然平山縣委宣傳部說,「雨水多」是河水上漲、橋面被淹的原因,但其他人卻給出不同的說法。

附近度假村的一名員工對大紀元記者說,是(上游的)崗南水庫在洩洪,對河段造成了影響。「澎湃新聞」也從平山縣水利局人員那裡得知,近日,該區域上游有水庫在放水。

看來,這似乎又是一起和水庫洩洪有關的事故。

我們說「又」,是因為近期,大陸華北部分地區持續降雨,不少水庫因此開閘放水,導致下游洪災頻發。比如,截止10月10日,山西省因洪澇受災的人數已經超過一百七十多萬。

中共擬禁民企涉足新聞界 馬雲媒體帝國危險?

而與水庫的「大放特放」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共對言論管控的進一步收緊。

前幾天,大陸知名媒體人羅昌平,因為評論電影《長津湖》、質疑朝鮮戰爭的正義性,被官媒口誅筆伐,8日被三亞警方刑事拘留。這種殺雞儆猴的做法,目的是讓民眾更害怕,不敢在公眾場合說不符合「主旋律」的話。

就在羅昌平被刑拘的同一天,中國發改委發布《市場准入負面清單(2021年版)》,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

其中提到,非公有資本不得從事新聞採編播發業務;不得投資設立和經營新聞機構;不得從事涉及政治、經濟、軍事、外交,重大社會、文化、科技、衛生、教育、體育以及其它關係政治方向、輿論導向和價值取向等活動、事件的實況直播業務;不得引進境外主體發布的新聞,等等。

有網民找出2010年的報導,顯示當時,新聞出版總署還是鼓勵非公有資本進入新聞出版產業。不少人感嘆,短短十年發生這樣顛覆性的政策轉變,北京開倒車的速度真是太快了。

北京時事評論人張天琪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當局這麼做,是要讓國企壟斷新聞行業,對民眾進行更加徹底的洗腦。

張天琪說,中共當年得到政權靠的就是槍桿子和筆桿子,1949年以後靠的也是這兩個桿子。作為筆桿子,新聞傳媒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10年前,胡溫當局允許民營資本進入傳媒行業,因為當時尤其是一些傳統媒體江河日下,出台政策是為拯救傳統媒體。現在當局試圖從民企手中收回新聞產業,說明對言論和信息的控制,比以前更緊。

在討論中共的動機的同時,不少人也在想,那些民營媒體還能不能繼續生存?特別是馬雲,在過去幾年建立了龐大的「媒體帝國」,這個「帝國」是不是危險了?

據媒體統計,馬雲實控的阿里巴巴和螞蟻集團,目前掌控的媒體資產可以大致分為四大類。第一,社交媒體,包括持有微博近30%的股份;第二,商業類期刊和平台;第三,娛樂影視平台,包括阿里巴巴影業、華誼兄弟、淘寶天下等;第四,主流新聞媒體和新媒體平台,包括收購了香港《南華早報》等等。

今年3月,《華爾街日報》曾接連放出消息,說是阿里積聚了龐大的媒體資產,習近平整肅馬雲,就是擔心阿里利用資本左右輿論,北京有打算拆分阿里旗下的媒體業務。

我們把《華日》之前的報導和這次擬禁止非公有資本涉足新聞的消息放在一起看,不難得出結論:阿里的媒體帝國,已經岌岌可危。

大陸科企豪捐表忠心 房企藏雷恐連環爆

說到阿里,還有這麼一條消息。

目前,山西遭洪澇災害肆虐,「阿里系」的阿里巴巴集團、螞蟻集團、馬雲公益基金會和蔡崇信公益基金會,10日宣布向災區總計捐出7,000萬元人民幣。

但是,帶頭巨額捐款的科技巨頭,並不是阿里。有朋友可能猜到了,是騰訊。

10日,騰訊率先在微信公眾號宣布,集團旗下的公益慈善基金會將捐贈人5,000萬元人民幣,來援助山西。騰訊的宣示,簡直像示意起跑的槍聲一樣,隨後,字節跳動、百度、拼多多等科技公司紛紛宣布捐出5,000萬元;阿里系則捐出7,000萬。

《香港經濟日報》報導說,騰訊向來是最「識相」的,之前中共喊出「共同富裕」政策,他們馬上宣布投入500億,這次的捐款也發揮了「帶頭」的作用。

同時,有陸媒11日指出,在各方響應的捐款行動中,過去積極捐款賑災、扶貧的房地產巨頭們,比如恆大,到目前依然靜悄悄。原因不是別的,正是房地產業陷入財務困境,已經自顧不暇。

恆大是中共打擊房地產中第一個爆雷的,但這只是冰山一角。

據《華爾街日報》11日報導,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經濟學家表示,中國正在進入業內所說的「史上最大房地產泡沫」的最後階段,地產開發商將面對的,是總額超過5兆美元的龐大債務。

這個數字,是2016年底的將近2倍,更超過全球第三大經濟體日本去年整體經濟產出。全球市場都在面臨可能來臨的違約潮,約2/5開發商從國際債券投資人手中借出的債務,出現了警告信號。

台灣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近日也在臉書發文,表示中共的一連串監管行動,可能加速泡沫的催化。他還形容如今的恆大「已經跟死了沒有兩樣,現在只看如何肢解而已」。接下來該關注的,是繼恆大之後,誰會跳出來。(時事縱橫

謝金河指出,花樣年債務近千億港元,看起來不妙;另外融創中國、富力地產、SOHO中國、華夏幸福、綠地集團這6家企業,都有可能逐漸浮上檯面。

樓市太冷!寧波、哈爾濱買房有獎 最高百萬

房企出現金融風險,大陸很多城市的樓市也已經從「過熱」變成「過冷」,一些地方政府開始想辦法救市。

10月11日,黑龍江哈爾濱市政府網站發布《關於促進我市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的實施意見》,其中提到購房補貼政策。

文件給出發放補貼的標準,其中博士生可獲得10萬元人民幣,碩士生5萬元、本科生3萬元、大中專生(含技工院校)2萬元,到哈市學習或定居的新市民也可得到1萬元補貼。文件還特別指出,補貼是以貨幣的形式一次性發放。

有網民調侃說,「中專也補助,真是出血本啊。」《證券時報》則報導說,「哈爾濱打響(救市)『第一槍』。」

這第一槍可能剛打完還冒著煙呢,同一天,浙江寧波奉化區發布「人才購房補貼申請公告」,裡面開出的補貼金額更加豐厚。

文件顯示,符合條件的大專學歷或初級職稱人才,最高可獲得8萬元補貼;符合條件的本科、碩士、博士可獲得的補貼分別為16萬元、20萬元和40萬元;而通過奉化申報入選或全職新引進的國家級人才,最高可獲得100萬元補貼。

消息出來後,有微博網民說,「奉化房子賣不出去了」、「沒人接盤,還想找人接盤。」

醜聞!IMF總裁偏袒中共 美日促其下台

下面,我們再來關注國際方面的一條消息。

10月11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召開董事會會議,決定總裁格奧爾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的命運。IMF發聲明稱,在審查過程中,董事會試圖「釐清細節」。

無疑,這給同在今天開幕的世界銀行的年度會議籠罩了一層烏雲。

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上個月公布的一項獨立調查顯示,2017年間,時任世界銀行首席執行官(CEO)的格奧爾基耶娃,和前任世銀領導人金墉,曾在辦公室裡對員工施加「過度的壓力」,來操弄數據,以便在世銀的旗艦報告《2018年經商環境》中,把中共政府的全球排名從85位提升到78位。

通常來說,經商環境報告依據投資環境來進行評比,排名晉升可能促使更多外資流入、提振經濟及金融市場。各個國家在評比中極力爭辯,為的就是提升自己的排名。

當時,世界銀行管理層正在尋求中共政府對一項重大增資行動提供支持,所以當時世銀領導層就在排名問題上,暗中幫助中共。

對於調查的這些指控,格奧爾基耶娃都否認了。

10月8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舉行了馬拉松式的長會議。

英國《金融時報》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說,包括法國、德國、意大利在內的部分歐洲政府支持格奧爾基耶娃留任,選擇與中共、俄羅斯站在一起。

不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兩個最大股東,日本以及掌握IMF16.5%股份的美國,都希望格奧爾基耶娃下台。美國官員希望,可以有更多時間來研究關於世銀數據做假的不同說法。英國此前曾發表聲明說,英方支持事件透明化。

格奧爾基耶娃在擔任世銀CEO時曾表示,「《營商環境報告》倡導的公平、高效和透明的規則,有助於改善治理和打擊腐敗。」

但是我們發現,世界銀行發布的2019年《營商環境報告》中提到,中國是金磚經濟體;2020年《營商環境報告》中更寫道,「中國是今年十大改善最顯著的經濟體之一。」

《營商環境報告》多次為中共美言。不過,這卻和中國的真實情況截然相反。

近年,由於中共的專制集權制度是致命傷,導致在中國的投資、勞動環境異常惡劣。又因為中國的勞工權益長期被貶抑,罷工、勞資衝突等問題,更是層出不窮,企業在中國經商的風險,與日俱增。

非營利監督機構「布列登森林計劃」(Bretton Woods Project)協調員維艾拉(Luiz Vieira)指出,世銀涉嫌篡改報告數據的危機,遠不只是少數個人行為,而是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治理上存在「更深層的結構問題」。

他說,「這件事凸顯了世銀和IMF在依據可靠研究、提供建議方面,真正值得信賴的程度。這令人質疑,哪些人得了好處?他們的分析有多扎實?又受到多少『地緣政治』和『出資國家』的壓力?」

好的,我們今天就先說到這裡,下期節目,我們不見不散。

《時事縱橫》製作組

責任編輯:雲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