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青:談談中共定的羅昌平之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前媒體記者羅昌平本週五被中共刑事拘留,成為社會輿論、網絡報道十分關注的事件。羅昌平被拘與中共賣力宣傳的電影《長津湖》有關。據報道,網上舉報者說羅昌平將電影所說「冰雕連」改稱「沙雕連」,因而犯下了「侵犯英雄烈士名譽、榮譽罪」。中共用於宣傳的電影《長津湖》中,所謂的冰雕連,是說在韓戰長津湖戰役裡一連中共士兵,在沒有冬季禦寒服裝又攝氏零下數十度的情況下,被凍成冰狀殭屍而被劇本編者稱為冰雕連。而曾是中共喉舌媒體財經、《新京報》等資深記者的羅昌平,在網上談及這連中共士兵時,使用「沙雕連」稱呼。

為什麼用冰雕連是尊崇,用沙雕連就成了侵犯榮譽?這種認識變化讓人莫名其妙又極為恐懼,而且也正因為說不清、道不明才格外恐懼。其實從字面意思來說,冰雕連、沙雕連只是個名字,並不含有任何尊崇褒揚或貶損貶低之意。如果硬要究根挖底,從兩個名詞中咂摸出不敬滋味,倒是冰雕連遠比沙雕連更容易編排出來。因為冰雕那可是見不得陽光、經不住風雨的擺設,沙雕雖然也不是什麼可以流傳於世的珍品,但畢竟樸實無華、可以正大光明展露陽光下。或許沙雕連的同音詞「傻雕連」到是不用花心思,從字面上就足以斷定有調侃揶揄的用心。但是以此入罪,則需費心證實羅昌平所說「沙」即是「傻」。

平心而論,我認為《長津湖》電影以傻雕連冠之凍成冰狀的一連殭屍才是比較準確,而且名副其實的。首先,中共參加韓戰就是矇騙民眾當炮灰的惡行;是助紂為虐,替發動侵略的金日成充當馬前卒,對抗聯合國派出的維護世界平衡與和平、協助被侵略的韓國軍隊恢復疆土的、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隊。金日成的北朝鮮發動侵略南韓的戰爭,這是自聯合國以降無數國際文件可以證實的,包括蘇聯滅亡後俄羅斯公開的前蘇聯文檔。中共雖然長期打著「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幌子,但是與金正恩交惡時還是憋不住咬出實情,中共喉舌《人民日報》撰文說,金日成要統一引爆戰爭,中國承擔了朝鮮任性與妄為的大部分成本。

其次,中共參加韓戰有極為惡毒的考量,即利用韓戰消除以百萬計的國民黨起義投誠士兵,以達到消除中共深懼專制獨裁不夠穩固的焦慮。所以中共加入韓戰迫不及待,完全不管軍隊設備給養,穿著單衣、背著幾天炒麵進入朝鮮打向韓國的,是源源不斷通過鴨綠江以百萬計的士兵的大多數。正是這樣無視死活的驅兵入韓投入戰場,才造成了整連士兵凍成冰狀的殭屍慘況。所以稱謂被從冰雕連改為傻雕連,雖有譏諷和更為貼切反映事實真相的意思,但是更有直面定義本質的警示意義則是:替一場破壞世界平衡與和平的不義戰爭而死,尤其是在惡意暴虐的驅迫下白白成為炮灰,其狀況越為悽慘則越加說明了愚昧至極。

中共發動戰爭慣於顛倒黑白,沒有一個字是可信的。且不說中共煽動叛亂搶奪民國的政權,還有與日軍勾搭,全力擴充地盤、販毒走私的所謂抗戰,單說中共口中的對越自衛反擊戰便全是謊言。什麼叫對越自衛反擊戰?四十年後的今天,中共能說出越南占過中共哪裡一寸土地嗎?對越自衛反擊戰就是中共數十萬大軍不宣而戰,赤裸裸地侵入越南縱深的領土。中共打越南不過是氣不過花了數百億美元養活的越南是白眼狼,更主要的是中共扶持的柬共被越共殺得斷子絕孫。越共雖然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滅了二、三年統治就殺死四分之一國民的柬共,對柬埔寨大眾來說可是救苦救難的菩薩。今天已經不再提及的越戰中被打死的共軍,早晚有一天會知曉曾有的勳章只是恥辱。而大陸民眾早些知道這些真相,或許今後會少蒙受,甚至避免這種恥辱加身。

至於中共眼下以侵犯英雄榮譽罪迫害羅昌平,這種千奇百怪的罪名無非是歷代王朝大不敬罪的借屍還魂。而從令社會莫名恐懼的效應來說,這種罪名的應用更像趙高指鹿為馬的社會效應。因為歷代王朝的大不敬罪雖然極為荒唐暴戾,但是尚有明確的懲治內容和具體刑罰,而趙高的指鹿為馬則是以恐嚇為目的隨心所欲,就是要社會戰戰兢兢揣摩主子心思來顛倒黑白,與中共用什麼侵犯英烈罪迫害羅昌平如出一轍。不過,不論中共最後怎樣迫害羅昌平,如此荒唐和暴虐的迫害全會反坐到中共罪惡史中。而羅昌平則因再次讓人們注意到韓戰的不義、毫無禦寒裝備將士兵凍成殭屍的中共罪行,以及他所蒙受的中共荒唐迫害而讓人們感念。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