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龍象」相爭禍延上座部佛教的源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龍象」之爭、中共和印度的摩擦,最近又有所升級。陸上的衝突不斷,海上的衝突也似乎正在醞釀之中。中共和印度之間,其最有可能發生海上衝突的地方,不太可能在南海,而更有可能發生在印度洋的島國—斯里蘭卡附近的外海。

在陸地上,印度媒體日前的報導說,十月初印度軍隊曾在阿魯納恰爾邦實際控制線與中共軍隊發生對峙,200名中國士兵試圖「越境」破壞印度的防衛工事,部分中共士兵被扣押。隨後,中印雙方啟動了最新一輪的會談。

印度軍隊最不滿的是,中方大規模部署部隊和武器裝備。自去年中印對峙以來,中國在拉達克東部沿線建造了數十個大型防風設施,供軍隊駐紮使用。中方還建了新的直升機停機坪、擴寬了飛機跑道、建了新營房及新的地對空導彈基地。

今年五月,澳大利亞結束了中國租借達爾文港99年的合約。而印度則在9月底,提出投資7億美元在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的最大港口——科倫坡港,建造一座深水港碼頭。印度在這個重要的戰略地位如此投資,顯然是在抗衡中共在印度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頗為有趣的是,印度的新碼頭,將建在中共控股的科倫坡國際碼頭!

中共對斯里蘭卡的滲透,持續了多年,其投資包括碼頭、金融城和港口。科倫坡國際碼頭(CICT)項目中,中共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擁85%的股權,中共有35年的發展經營權。科倫坡港口城(Port City Colombo)的金融城,填海269公頃,其中116公頃租予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租期99年。科倫坡的漢班托塔(Hambantota)港,中共也獲得了99年的租約。到目前為止,中共已經獲得印度洋周邊三個港口: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和緬甸的瓜達爾港。

從印度的角度看,中共在斯里蘭卡如此經營,除了通過這個國家獲得進入印度洋的通道,把中東原油運回中國,把中國商品運往中東和歐洲,也同時把中共的戰略前沿延伸到了印度洋、擴展到印度的眼皮子底下。而外匯緊張、亟需外援的斯里蘭卡政府,顯然還是在傳統的印度勢力範圍和中共的威逼利誘之下,尋求一個平衡,試圖兩面通吃。

新德里印度高級智庫「觀察者研究基金會」安全戰略與技術中心主任拉傑斯瓦裡·皮萊·拉賈戈帕蘭((Rajeswari Pillai Rajagopalan))認為,中國越來越逼近印度,尤其是在印中關係處於敵對狀態時的表現,令人擔憂。雖然它們是民用項目,但中共正在用以對當地政府施加越來越多的影響。

斯里蘭卡地緣政治和外交政策分析師阿桑加· 阿貝亞古納塞克拉(Asanga Abeyagoonasekera)則認為,這些項目是戰略陷阱,99年租借協議期間,斯里蘭卡政府沒有多少控制權,那裡容易變成中國的殖民地、中國的活動區。顯然,中共在一帶一路下建立的這些貿易通道,多數項目有潛在的軍事用途,會讓印度等國不安。

斯里蘭卡(Sri Lanka)在1972年之前稱錫蘭,是位於南亞-印度次大陸東南方外海的島國。中國古代稱之為已程不、獅子國、師子國、僧伽羅和楞伽島。《大唐西域記》稱之為「僧伽羅」。中國在宋代將之音譯為「細蘭」,明代稱「錫蘭」。在佛教典籍中,斯里蘭卡古稱「赤銅鍱」。古代傳播到斯里蘭卡的佛教派別以地名命名,所以稱「赤銅鍱部」。這個「赤銅鍱部」,正是現代南傳上座部佛教的始祖。

為什麼呢?「斯里蘭卡」在僧伽羅語裡義為「美好神聖的土地」,其中的「蘭卡」實際上就是佛經中的「楞伽」。《楞伽經》中講述到,佛陀當年到楞伽島教化說法,故以地名為經名。作為佛法中的一小部分的佛教,在二千五百年前由釋迦牟尼在古印度創立。釋迦牟尼在開悟後,傳出了他的那一門修煉的法門,其特點是「戒、定、慧」。釋迦牟尼涅磐之後,他傳出的佛教有大乘佛教、小乘佛教之分野。在中國後來流傳的,是大乘佛教。

中共對佛教的毀滅性打擊,是中國佛教史上最大的一次法難。讓這樣的政權染指佛教的聖地斯里蘭卡,不得不說,這是人類的悲哀。更遺憾的是,中印這種爭端,可能還是剛剛的起步,因為,這兩個人口大國,真正的世界第一和第二的人口大國,這樣的爭執和恩怨的累積,可能會延續很久,也可能代代相傳。

有人戲說,形容當今世界的反共格局,有「二三四五」之說。亦即美中二國爭雄之際,中共面臨美澳英(AUKUS)三國的軍事聯盟,加上日澳印美的四方聯盟,同時還有美澳加新英的「五眼聯盟。」「三四五」加起來,就是中共必須面對軍事、政治、情報全方位的圍剿。

「龍象」在印度洋和世界海洋相爭的結果,還不僅僅限於影響亞洲這兩個國家,它還有更嚴重的後果。那就是,它驚動了世界上最大的武裝力量—美國。

就在上個週末,美國海軍一艘快速攻擊核動力潛艇、海狼級的康涅狄克號(USS Connecticut)在南海作業時,撞到水下物體。美國海軍已經對此展開「全面調查」。美國國防官員沒有透露核潛艇事故的細節,只說「康涅狄格號」在南海水下運行時撞上一物,部分水手受輕傷。價值30億美元的核潛艇,重9,300噸,核反應堆提供動力,140名水兵,攜帶50枚魚雷及「戰斧」(Tomahawk)巡航導彈。中共對這個新聞感到非常地尷尬,這麼大的潛在威脅,就在中共的眼皮底下,美國受創潛艦直到回到關島消息才曝光,顯示中共解放軍根本無法掌握美軍水下動態,情報收集非常欠缺。

傑裡•亨德里克斯(Jerry Hendrix)博士2021年10月10日在《外交政策》雜誌的一篇題為「海上大國造就世界強國」(Sea Power Makes Great Powers)的文章中說,歷史告訴我們,國家的興亡,直接與其海軍的力量相關。他對美國海軍刻下的削減軍力感到不解。

亨德里克斯博士曾經在美國海軍服役,著有《海軍的提供和維持》一書,目前是美國Telemus Group的副總裁。Telemus Group是專精於國防預測、戰爭博弈、及國防分析的智庫公司,其創辦人、合伙人和研究者都具有美國國防部、情報機構和戰略研究領域的背景。

亨德里克斯指出,雖然即便是從海軍力量來看,一個國家的軍艦數量本身,從來就不是海軍實力的衡量。更加重要的,是什麼種類的軍艦,如潛艇、航母、和驅逐艦的數量,它們是如何部署的,軍艦的傳感器的複雜程度,以及它們武器的射程和威力,都是必須考慮的因素。但不可否認,在怒海之上,艦船的數量也是一種「質量」的體現。

美國政府從1980至1990年代,一直在削減對美國造船業的補貼,到如今,美國海軍不得不讓許多老的軍艦退役,以騰出預算來購買新的戰艦。但與此同時,中共卻一直在增加自己的海軍力量,現在艦艇的總數量已經名列世界首位。

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戰艦的數量一度高達6,000艘,是世界歷史上最大的海軍力量,這奠定了美國走向超級大國的基礎。冷戰時期,美國總統里根(雷根)時代的美國有600艘軍艦的海軍力量,足以讓蘇聯在冷戰中退卻。亨德里克斯認為,美國目前面臨的戰略挑戰,與一百年前英國遇到的挑戰非常相似。但美國的海軍力量計劃中,2022年只會建造8艘軍艦,半數還是補給艦,還在加速退役7艘巡洋艦,這使美國海軍的艦船總數降低到294艘。在亨德里克斯看來,美國不但需要回到奧巴馬時期的355艘,而是應該增加到456艘,來應對全球的新的挑戰,尤其是越來越野心勃勃的中共的挑戰。

「龍象」之爭的直接後果,可能就是美國海軍的全面介入。而美國海軍,已經通過「二三四五」的聯盟,準備好了捲入這場紛爭。甚至可以說,美國幾乎不可避免地一定會捲入,因為美國剛剛出籠的「印太戰略」,就錨定在印度洋這一廣大的水域。美國的介入,美國艦隊的擴張,會讓世界的大洋顯得更加渺小,而各國擦槍走火的可能,或者擦魚雷走火的可能,就會更加大了。海狼級的康涅狄克號(USS Connecticut)的「誤撞」,可能只是一個小小的序曲。

進入辛丑年九月,世界經濟越來越陷入困境,全球海運繼續斷裂,全球通貨膨脹的壓力在日益增長,能源和糧食的漲價尤其令人憂心忡忡。這個時候,爭奪海上勢力的紛爭延及世界上最多人口的兩個大國,並且引發最後一個超級大國的介入,人類和平前景堪憂。

作者為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市場學教授暨約翰奧林棕櫚講席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