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學者談中共靠「恐懼」維持統治的三大手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13日訊】中共一向靠製造恐懼來維持統治。在美中激烈對抗的背景下,美國學者也開始對此進行深入研究。加州大學河濱分校特聘教授、知名漢學家林培瑞(Perry Link)指出,恐懼、無知和暴力一直是中共改變人心、控制思想的主要手段。

日前,美國雜誌《紐約書評》(New York Review of Books)發表了林培瑞的最新研究成果——《支配當代中國社會運作的無所不在的『恐懼文化』」。

林培瑞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指出,共產黨在中國的控制系統基於相輔相成的三個方面——恐懼、無知和暴力。

他說,這裡的恐懼不是我們日常所說的那種尖銳的、劇烈的恐慌,而是一種僵化的恐懼,是一種讓人們習以為常的恐懼,它能有效地指導行為,讓人們在生活中自覺地避免所恐懼的事情。

與恐懼密切配合的孿生手段,是讓人民無知,也就是控制學校和媒體,讓人不知道中共在做什麼,從而沒有足夠的知識和信息來做出正確判斷。

林培瑞舉例說,中共官媒將華為高管孟晚舟被釋放回中國宣傳成「重大勝利」,但很多中國民眾,甚至受過良好教育的階層,都不知道兩位被中共拘留的加拿大人同時被釋放,因而對中共的「人質外交」一無所知。

林培瑞提到的第三個手段,則是製造恐懼的暴力。他在《紐約書評》的文章中提到一系列的懲罰制度,從公安的「訪問提醒」,到牽扯到親朋好友的微妙威脅,然後走向嚴酷的結局:24小時監控、軟禁、牢獄、酷刑、死亡。

他說,在整個中國社會中,人們對這種懲罰範圍的了解,會產生一種普遍的恐懼,從而引發人們的自我審查。

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中國研究所所長曾銳生(Steve Tsang)則認為,目前的中國,毛澤東時代的恐懼制度還在新疆沿用,人們知道他們正在受到嚴密監控,走錯一步都會招致嚴厲的懲罰。但在其它地區,中共的恐懼制度變得更加微妙且複雜。

他說,在其它地區,人們被教育得了解哪些紅線不能越過,如果越過會有嚴重的後果,但如果不越過紅線,就可以期望得到回報,在日常生活中獲得很大的個人自由空間,因為大多數人在大多數時候對公開表達政治觀點或採取政治行動不感興趣。

因此曾銳生認為,我們今天所見的,是一種中共的新手法,一種數字或智能極權主義,一種有選擇地控制人們在公共領域,甚至私人領域的思維和偏好的系統。它是一種在需要的時間和地點,讓不遵守中共「規矩」的人有理由害怕的制度。

曾銳生表示,林培瑞的文章點明中共創造了一種「恐懼文化」,這種文化深入到社會結構中,並致力於為私人利益追求權力。

不過,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社會學榮譽教授理查德·馬德森(Richard Madsen)認為,雖然中共竭力塑造他們所要的一切,但「恐懼文化」並沒有完全滲透到人民的意識中。

馬德森指出,中國一些異見人士公開反對中共,並為此付出了代價。而更多的底層人士雖然在恐懼制度下趨利避害,習慣性地撒謊,但很多人並沒有真正地被欺騙,他們知道分寸所在,並使用各種方式應付,甚至懂得如何「利用黨的話來反對黨」。

(責任編輯:景中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