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軍事】長津湖真相 數萬人死於一狂妄想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13日訊】今日社會,武器和軍隊作用,被賦予比殺戮更深的意義。強大的軍力,往往用作威懾,維持世界和平,及人類安全。戰爭,雖然變得隱蔽,但從未停止。【時事軍事】帶您到最前面,看清正邪之爭的細節和真相。

在嘹亮的軍歌聲中,數十萬名年輕的士兵懷著保衛祖國的戰鬥激情,奔赴北方一片完全陌生的荒野。他們心中燃燒著剛剛被政委、連隊指導員煽起的打擊侵略者的怒火和對美帝「紙老虎」的輕蔑。但是他們並不知道,他們將面對的戰場上,吞噬生命的戰爭機器已經上滿了發條,他們更不知道的是這場他們為之犧牲的戰爭背後的真相。

故事要從金日成發動統一朝鮮半島的戰爭說起。1950年6月25日,金日成得到史達林的同意和中共的支持,對韓國不宣而戰,由此開啟了持續三年的韓戰。當時韓國軍隊尚未進入戰備狀態,根本沒有招架之力,僅4小時防線即被攻破,三天之後,首都漢城失守。金日成的部隊長驅直入占領大邱,韓國陷入滅國險境。

6月26日,杜魯門總統命令駐日本的美國遠東空軍協助韓國作戰。6月27日,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第83號決議,譴責北韓的侵略,並派遣由15個國家組成的聯合國軍赴朝鮮半島維護和平。美國第七艦隊進駐基隆、高雄港,維持台灣中立,防止中華民國國軍趁機反攻大陸。

9月15日凌晨,麥克亞瑟將軍指揮聯合國軍,在仁川成功登陸。9月26日進入漢城。韓國總統李承晚為實現統一的願望,主張北進。9月27日美國許可聯軍越過38度線。但為了防止大國間的全面戰爭,嚴格禁止地面部隊或空軍越過蘇聯和中國的邊界。10月19日聯軍攻陷平壤。美軍計劃在年底之前將金日成殘部趕出朝鮮半島,讓士兵們回家過耶誕節。

美國在小心的避免與蘇聯和中共發生衝突。這一點中共是知道的,因為當時美中之間一直通過印度駐華大使潘尼迦保持聯繫,且美國通過潘尼迦明確表示,戰爭推進到距鴨綠江40英里時即停止。

杜魯門總統和麥克亞瑟將軍從政治和戰略上分析,中國都沒有介入這場戰爭的可能。因為力量懸殊的戰爭會給中國軍隊造成巨大傷亡,而戰爭目的又無關中國的利益。但他們是正常的人的思維,而毛澤東不是。在史達林施壓下,毛澤東將共產同盟的妄想置於國家和人民的利益之上,決定以志願者名義,參加這場支持金日成個人的荒誕戰爭。

中共歷史教科書一直以抵抗侵略來支撐這場戰爭的正義性。強調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越過了三八線,打到鴨綠江邊,威脅到中國的領土安全,因此中國被迫出兵參戰。在歪曲歷史的謊言下,號召全國人民「抗美援朝、保家衛國」。中共用這句虛假的口號,讓中國人民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事後毛澤東曾說:「抗美援朝出兵在中央最高層表決時,最初只有『一個半人』支持。」即他本人和半個周恩來。當時林彪反對聲最高,林彪認為,美國要想侵占中國,在國共內戰時就介入了。同時,朝鮮戰場上美軍具有絕對的制空權,炮火優勢是40:1,參戰等於送死,並且美國可能因此轟炸中國大城市及工業基地,甚至可能投放原子彈,更不利於解放台灣。

毛澤東曾問,美國哪支部隊最厲害,有人告訴他說是美國海軍陸戰隊第一師。毛澤東說,那就殲滅它。也許就是這段無從考證的對話,才有了後來中共集中第九兵團優勢兵力企圖圍殲美國海軍陸戰一師的長津湖戰役。

接下來要說的故事,不時讓我感到心痛。

1950年8月,集結在蘇南、上海一帶的華東軍區第九兵團北調山東,準備入朝參戰。該兵團是準備用於攻打台灣的精銳部隊,司令員兼政委宋時輪,副司令員陶勇,全兵團三個軍共12個師15萬人。

11月3日他們接到命令開赴北韓作戰。由於行動匆忙,除了步槍、機槍、手雷彈、少量迫擊炮和反坦克武器外,幾乎沒有重型裝備。本來他們計劃在途經瀋陽時補給禦寒的軍需物資,但他們接到急令,要求火速從輯安、臨江直接入朝,投入東線作戰,根本來不及補充棉衣。

載滿士兵的列車跨越華北和東北大地,直接開往北韓,途中甚至沒有做短暫的停歇,士兵們身上穿著華東地區單薄的冬裝。他們並不知道,等待他們的是可怕的寒冷和世界上最善戰的美軍精銳部隊。然而這一切的不祥早已被士兵們高昂的士氣淹沒。他們的任務是設伏長津湖,以絕對優勢兵力殲滅正在向鴨綠江推進的美國海軍陸戰隊第一師。

陸戰一師是美國的王牌部隊,二戰中戰功顯赫,被譽為「美利堅之劍」。他們裝備精良,重武器包括坦克、榴彈炮、迫擊炮及戰防炮等,同時他們可以隨時呼叫空中支援。

師長史密斯少將看著部隊在狹窄崎嶇的山路上拉開長長的陣線,顯得憂心忡忡,他似乎預感到前方的危險,命令部隊謹慎前進,同時在沿途貯存補給物資,甚至在長津水庫南端下碣隅里修建了一座簡易機場。後來的事實證明,這個明智的決定挽救了士兵和傷患的生命。史密斯的直覺沒有錯,他的部隊正在陷入九兵團十幾萬人的包圍。

長津湖是北韓北部最大的湖泊,由發源於黃草嶺的長津江向北在柳潭里和下碣隅里之間形成,最後注入鴨綠江。該地區山高路窄,平均海拔約1300米,冬季最低氣溫達到零下40度。戰場環境異常險惡。

11月27日,長津湖下起大雪,氣溫降到零下30度。寂靜的黑夜,毫無防備的美軍,忽然聽到衝鋒號和雜亂的槍聲,無數的中國士兵從四面八方向美軍營地撲來。訓練有素的美軍忙而不亂,很快用坦克構成了環形防禦。中國士兵從山上向下衝入山谷中的美軍陣地,他們用簡陋的武器和美軍正面交火,結果可想而知,在美軍堅固的防禦陣地前留下了大片年輕士兵的屍體。

中國軍人在戰場上表現出異常的勇敢,甚至是對死亡的麻木,讓美軍錯愕。這些用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士兵,使一場對敵人的圍殲戰變成了對自己的屠殺。在美軍文獻中有這樣一段描述:「中國軍隊好像對美軍致命的火網毫不在意,第一波倒下,第二波就跨過第一波的屍體繼續前進,接著是第三波、第四波。他們不怕死,堅持戰鬥到最後,那陣勢看起來好像是些殉教者。」

此後的幾天,一到夜晚美軍就會遭到中國士兵的圍攻,儘管美軍部隊被分割成幾段,但是僅靠人數優勢的中國部隊根本無法在火力優勢的美軍身上占到便宜。兩軍僵持,中國士兵大量傷亡,而美軍戰鬥力不減。

寒冷!對於九兵團的士兵來說,北韓極度寒冷的氣候比美軍的子彈更可怕。饑餓和寒冷吞噬了整個部隊,許多士兵在開戰之前就已經凍傷無法參加戰鬥。每次部隊開始行動時,總有一些人留在原地再也站不起來。

20軍59師177團6連奉命在死鷹嶺伏擊南撤的美軍,然而當美軍經過這裡時伏擊部隊一槍未開,事後得知6連125人全部凍死在陣地上。

一名美軍下士是這樣回憶的,在空中火力支援下,美軍對一座高地發起反攻,他們出乎意料地輕鬆攻到山頂,當看到中國軍隊的陣地時,美軍被驚呆了。山頭上到處是中國士兵的屍體,大約有一兩百具,肢體四散,從無血的斷肢推斷,這些士兵在炮擊之前就已經凍死了。他們穿著單薄的衣褲和膠鞋,沒有棉大衣。為了取暖,他們死後還保持著三三倆倆抱在一起的姿勢。

長津湖戰役中被凍死的中國士兵多達3萬人。這些人實際上是死在他們最高層指揮官的手裡,中共軍委的緊急命令讓九兵團失去唯一的棉衣補給機會。為了實現全殲美軍陸戰一師的狂妄目標,達成隱蔽、突然的作戰效果,把身穿單薄冬裝的士兵送上極寒的戰場,根本就是無視這些年輕的生命。

相比之下,美軍認為,禦寒裝備是必備的物資,比武器彈藥更重要。美軍組織了韓戰期間最大規模的物資空投,運來了大量急需的防寒服裝和食品彈藥。儘管如此陸戰一師仍有7000多人凍傷。

實際的戰場情況對陸戰一師來說非常嚴峻,戰鬥打響後,每到夜晚中國士兵就像潮水一樣,一波一波地從四面八方衝上來。史密斯將軍意識到,已經不可能繼續向鴨綠江推進了,由於雙方人數的巨大差距,理論上他們存在被殲滅的可能。現在的問題是怎樣確保他的部隊能夠安全撤離。

下碣隅里是包圍圈口袋的封口,分散在各處的部隊必須集結到這裡,然後撤離。史密斯的簡易機場就建在這裡。分散在長津湖兩側的陸戰一師各部竭力向下碣隅里集結。這時的下碣隅里已經被四面合圍。用史密斯將軍的話說,沒有撤退,我們只不過是換一個方向進攻。

空中支援是美軍地面部隊的最大保證。美軍一直控制著天空。飛機從附近的連浦機場和日本海上的航空母艦起飛。每天數百架次的近距空中支援,將中國軍隊壓制在山谷和岩石的縫隙中。

12月6日美軍開始撤離下碣隅里。一架架C-47運輸機陸續將4500名傷患運出下碣隅里。史密斯少將清楚,中國軍隊已經不可能對美軍造成像樣的威脅,他決定從地面撤離,放棄空中撤離的選項。

水門橋是美軍南撤的必經要道,在美軍到達前已經被中國部隊摧毀。修復水門橋需要4套鋼制M2式車轍橋。12月8日,美軍8架C-119運輸機空投了8套M2車轍橋。僅兩天時間就修復了水門橋。當晚6點,陸戰一師的1萬多名官兵及1000多輛汽車和坦克,通過水門橋,撤出長津湖地區向興南港進發。至此包圍圈被徹底撕開,陸戰一師再沒有遇到中國軍隊的阻攔。

這場殲滅戰使美軍陸戰一師陷入從未經歷的艱難時刻,也成就了他們在美軍歷史上最偉大的撤退。戰爭並沒有造成美國軍人對中國軍人的仇恨,相反更多的是同情和相惜。一名陸戰一師的老兵在回憶當年的對手時這樣表達他的感受,「如果我現在見到他們中的一位,我會緊緊地擁抱他,因為我們經歷了同樣的痛苦,而他們的苦難比我們更多。」

11月27日到12月5日,僅僅8天,宋時輪的第九兵團12個師15萬人傷亡約9.5萬人,負責主攻的部隊基本全軍覆沒,剩餘的人不得不撤回國內休整,儘管後來有補充兵員,但已元氣大傷,從此一蹶不振。編制2.5萬人的陸戰一師陣亡604人,傷重死亡114人,失蹤192人,負傷3508人,大部分傷患治癒後歸隊。他們全建制地抵達釜山,隨即又投入了後續的戰役。

美軍的武器裝備、後勤保障、空中支援及其軍隊的戰鬥素質將美軍構建成可怕的戰爭機器。中共想吃掉「紙老虎」,自己卻硌掉了門牙。然而面對中國人民,中共仍然嘴硬。2020年10月23日,習近平在紀念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大會上講話,仍在重複撒了幾十年的謊言。謊言最怕的就是真相,而真相正在人們中廣傳。

撰文:夏洛山(《大紀元時報》記者,曾經歷過十幾年的軍隊生活,主要從事軍隊的教學和一些技術管理工作)
製作:時事軍事製作組
訂閱時事軍事: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3V8J3zzkEXK8SJFR7Vg-9H1Ct0NU8Ay9
訂閱《時事軍事-夏洛山》YouTube頻道:https://bit.ly/3EqiiTG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