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無預警泄洪」已成中共一大特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慶祝建政72周年之際,除了對台灣大秀肌肉之外,另一件突出之事就是山西洪災禁聲。10月2日到7日,山西省平均降水量超過正常年份同期降水量的3倍以上,汾河潰堤,千年古城平遙內牆坍塌,山體滑坡、鐵路塌方、受災人數以百萬計。但是,官媒冷眼,熱搜被壓(喧囂的是電影《長津湖》),稍後,也僅有個別陸媒,小心翼翼問聲:暴雨連下60小時卻「無人問晉」,山西水災為何顯得信息滯後? 說聲:「心疼一下山西人吧。」

中共官方的遲來表態,以及陸媒有限的報導,都把山西洪災責任推給了上天。可受災老百姓卻不是這樣說。據《大紀元》報導,多個村的村民表示,災情與連日降雨及無預警泄洪有關。

例如,7日,祁縣古縣鎮澗法村一村民接受採訪時多次強調,當地無預警泄洪,導致他的父親被洪水沖走(鏈接)。10日,正遭洪災的稷山縣稷峰鎮荊平村村民接受採訪時說:連續半個多月的降雨,上游又有好幾個水庫泄洪,而這次泄洪,村民並沒有提前接到通知,縣裡沒讓大家做撤離準備;泄洪的流量達到了1000立方米每秒,他們村的河壩只能承受600立方米每秒,大水一小時就突破最後防線;7日深夜河壩被衝垮,可到現在縣領導也不讓堵決口(鏈接)。

事實上,無預警泄洪在山西洪災中,絕非個別現象;不僅不是個別現象,而且就拿2021年——中共百年黨慶之年——來說,這已在全國多地反覆上演,最為世人關注的當屬鄭州悲劇。

7月20日,鄭州遭遇特大暴雨。根據官方公布的文件,鄭州城外的常莊水庫無預警泄洪長達14小時,直到20日深夜才發出通告,此時鄭州已被淹,釀成重大傷亡(鏈接)。其中二個地方最慘烈:一是地鐵5號線,當天下午,洪水倒灌入鄭州地鐵,但地鐵5號線仍未關停,導致沿線多路段、多車站、多車廂淹水,數百名乘客被困在車廂裡。網上傳出的視頻顯示,洪水已經淹到人的胸口,許多人感到要窒息;一是鄭州市區長達4公里的京廣路隧道,也被洪水淹沒,數百輛車被堵住隧道裡,不知有幾人能幸運逃生。事後,官方通報,地鐵5號線至少14人死亡,京廣路隧道6人死亡,數據遭外界強烈質疑。

鄭州之事未了,8月7日至8日,四川達州渠縣、大竹縣等地多個鄉鎮(鏈接);8月9日凌晨,四川瀘州古藺縣丹桂鎮及相鄰的鄉鎮(鏈接);9月24日—25日,河南南陽南召縣、平頂山市葉縣(鏈接)等等,遭遇洪水襲擊,當地民眾怒斥,水庫無預警泄洪,損失慘重。

無預警泄洪,並非只有2021年才頻發,而是早已有之。2015年,陸媒「網易另一面」特別推出一期(1241期)文章(鏈接),指大陸水壩在非汛期放水往往不預警,在汛期放水預警常常不及時,不拿人命當回事。

作為比較,文章介紹發達國家水壩泄洪,會千方百計提醒你別被水淹:美國水壩會在官網上發布日常放水計劃時間表,精確到立方尺/每秒;臨時開閘放水,帶有放水預警系統的美國水壩會開啟警報器、頻閃燈,以及先進的電子泄洪屏;澳大利亞大多數公司還提供電話、短信、郵件的免費日常放水提醒服務;即使在汛期,澳大利亞水壩也會全方位「騷擾」當地居民確保每個人都能收到預警信息。

今年7月28日,台灣中央大學土木工程系教授王仲宇錄製自由亞洲電台「亞洲很想聊」節目時說,「在台灣泄洪必須提前公告,並沿路廣播,提醒在沿岸的居民。我就很好奇居然有無預警泄洪,一般國家沒有聽過。」

的確,無預警泄洪,在任何一個正常社會裡,都是難以想像的,也是不可接受的,必然追責。舉例而言,2020年9月13日,台灣南投縣武界壩無預警泄洪近20萬噸水,造成四死慘劇,值班員工被以過失致死罪提起公訴。

而無預警泄洪事件之在大陸頻繁出現,表明已是中共的潛規則,一個體制性行為,一大特色了。這可以從兩個角度來看。

其一,水庫無預警泄洪,已經成為中共免責的一種手段了。如果預警,老百姓就可因政府泄洪行為而遭受的洪澇災害,尋求補償和救濟。中共制定的《防洪法》、《防汛條例》等等,雖然規定有關政府部門負有補償和救濟義務,但都不給出具體補償辦法;國務院2000年發布的《蓄滯洪區運用補償暫行辦法》,又有嚴格適用範圍,大部分洪災情況都不符合其條件。在實際操作中,泄洪補償,事情麻煩、又出錢又費力,搞不好還會被上級罵,所以地方當局往往都是流氓做法,能壓就壓、能推就推、能拖就拖,許多時候呢,索性就流氓耍到底,無預警泄洪,要老百姓喊天去。這個事情,中共從上到下心知肚明,官官相護、層層相護。

其二,如果無預警泄洪後果嚴重,迫於民眾壓力,中共即使搞「追責」,也是裝個樣子。就拿這次鄭州洪災來說,死了那麼多人,民情激憤,中共當局被迫搞了個國務院調查組。調查組8月2日宣布成立,20日才來鄭州(一般情況是成立就去);調查組公布舉報電話,卻打不通;宣布調查以來,消息全無;9月28日,對鄭州洪災負有責任的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市長侯紅依然在中共鄭州市代表大會上再次「連任」。

如果進一步追問:中共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敢這麼做?我們不能說中共體制內就沒好人,但是,中共逆向淘汰的機制、與天地人斗的意識形態和唯權為大的官場風氣,使從水利學家黃萬里到黨魁胡耀邦、趙紫陽等等這些持有良知的人,往往被淘汰出局,「黃鐘毀棄、瓦釜雷鳴」,整個政權正邪顛倒,什麼壞事干不出來呢?終極來講,這不能不歸結為中共的「邪教本質」和「流氓本性」了(《九評共產黨》語)。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