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真面目】大陸移民秦曉琪:爺爺被迫裝瘋賣傻逃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14日訊】大陸移民秦曉琪,雖然沒有經歷過中共搞的「文化大革命」,不過長輩們講述的那些悲慘故事讓他難以忘懷。特別是他的爺爺,為了擺脫中共的運動、追尋自由世界,情願裝聾做啞當乞丐。秦曉琪說,中共通過欺騙、高壓抹殺歷史,他希望經歷過中共迫害的人,都能勇敢地站出來,還原歷史,揭露中共統治的真面目。

大陸移民秦曉琪:「直到今天,我所看到的就是欺騙、哄騙,沒有一句實話。然後,還是利用鬥爭,獲取維護自己政權的穩固性。」

秦曉琪說,中共不僅通過欺騙來統治人,還通過壓制來統治、改變歷史和文化。他說,在當今的中國大陸,找不到真實記載中共統治真實歷史的書籍、資料。

「所以我還是希望那些經歷過那個年代的人,能有更多的這些人、這樣的人站出來,包括在今天這個時代,受到迫害的這些群體,能夠團結起來,能夠站出來,能夠把發生在自己身邊的事情講出來。我認為這是我們能做的。」

秦曉琪一家四代,幾乎經歷了中共統治下的歷次運動。他的曾祖父被打成地主,所有的家產被沒收。1957年,他的爺爺被打成反革命,他的叔爺爺被打成「右派」。

「我曾祖父是在1969年被紅衛兵打死的。在一次抄家的一個運動中被紅衛兵打死的。我爸就跟我說,二十歲之前,他沒有吃過一次飽飯。」

「抄家經歷了無數次。我父親那個時候,就是後來我父親都已經不小了、很大了,他都經歷過無數次,他都記得是怎麼抄家的。我因為當時我爺爺是教師,然後直接就被關在這個當地的教育局裡邊了,它也不是正規的監獄,直接被關在這個裡面了。」

秦曉琪回憶,他爺爺親眼目睹了身邊兩個知識份子,不堪忍受迫害而自殺。

「一個是摸燈泡,就是直接把燈泡擰下來了,然後摸電,電死了。還有一個是直接頭朝下,就扎在那個井裡面了。」

秦曉琪的爺爺當時就一個信念,為了家人孩子,要活下來。

「第二天又要開審判大會,然後呢,他就連夜跑了、逃跑了,因為那個時候我父親還很小,我父親兩歲,然後我父親還有一個哥哥,那個時候四歲。一個信念就不能死了,當時就想往南方去跑。」

逃亡在那個年代是難以想像的,為了不引人注意,秦曉琪的爺爺只能裝啞巴、裝瘋賣傻。裝啞巴的第二年,他被送到收容所裡,因為說了一次夢話,結果被人舉報。

「結果過年的時候,晚上睡覺實在太想家了,說夢話,第二天就被舉報了,直接就給拉走審了,都給拉走審去了,這個報告那個當地的那個就是公安的。但是呢就是我爺爺當時就是管不了那麼多了,打死我也不說。」

「因為他地理也比較好,一直走了一年多,一路要飯,走到哪要到哪,一直走到廣州。他那個時候原本是想從廣州這邊偷渡到香港,然後他在廣州這邊呢就扎根下來了。」

秦曉琪的爺爺暗中觀察,盤算著怎麼逃到香港,是坐船還是游泳。等他把整個逃跑計畫做好後,形勢卻發生了轉機。他看到宣傳告示,說要對這場運動平反了。

「然後就去自首了。因為他在廣州那個當地待的時間太長了,所以當時呢,他去自首的時候,把警察嚇一跳。因為警察都認識他,說你不是啞巴嗎?你怎麼說話了?」

秦曉琪的爺爺雖然被送回來了,可是當地政府卻將這位知識份子派到農村淘大糞,幹最苦最累的活,一干就是十多年,直到後來平反。

「我爺爺呢也是給平反了,但是這個他平反的時候,他歲數已經大了,然後直接就是在學校的後勤工作。然後兩三年就直接退休了,但是這一輩子就完了。」

秦曉琪說,像他爺爺這樣的經歷,在那一代人中,多的數不過來,讓他不再再相信中共會改變。

「我身邊吧,太多這種故事了。就是他們的祖輩,在那個時候受迫害,太多了,太多了。真的說不清啊。我不奢求共產黨能有什麼改變,你到今天了,你都不敢面對自己的過去,所以我不相信還能有什麼改變。」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