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巴西總統自稱抗體高:要我打疫苗沒道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15日訊】【今日點擊】(4212-2)

提要
巴西總統自稱抗體高:要我打疫苗沒道理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一些北美的社會,你會看到它的政策,伴隨著默克藥片它的進展的程度,它的政策在快馬加鞭的改變。在我眼睛裡它的中心是錢,透過運動的方式,那想去賺掉疫苗的錢,賺到了,再往下賺不到了,所以要轉向了。在人的利益層面你看到是錢的作用,在天意的層面是指這場運動結束了。那這場運動結束了,對所有人,特別是西方宗教影響的地區,其實是一次相當大的檢驗或者審判。跟大家分享這期節目的下半部分。

波音,如果不接種疫苗都將解僱。在美國各大公司都在執行著政府的政策,那它是公司,私人公司,它還是政府。所以在這件事情上你就看到,在所謂的政府,所謂的公司,所謂的私人企業,中間的界線全都沒了。那為什麼這些大的私人公司,你抗爭不了政府的力量,因為這背後的因素是魔鬼來的,人抗爭不了魔鬼。那香港人抗爭了魔鬼,嚷出了天滅中共,他沒事;台灣人抗爭了魔鬼,嚷出了天滅中共,他沒事。但是在今天的美國,它的狀況的複雜性,在西方宗教影響的地區,它的複雜性和它的背後緣由,跟台灣和香港是不一樣的。

巴西總統自稱抗體高:要我打疫苗沒道理

澳洲維多利亞州今天2,300,再創單日新高。這東西就是一波一波的,那在長時間沒到澳洲,就是沒到這個澳洲跟新西蘭,在最後的結尾的時候到那兒去了。澳洲跟新西蘭確診率飆升,但是它的死亡率沒多少人。所以人們迷失了,完全迷失了,是因為現在人太怕死了,這是一個今天社會環境中很荒謬的東西。人們叫政治正確,不是政治正確,那這樣的欺詐的手法,都被共產黨所影響,共產主義思維影響。巴西總統說我抗體很高,要我打疫苗沒道理。這是在當今社會中作為國家首腦,很少像這麼鶴立獨行的,很少。他去聯大,他沒打疫苗,那餐館,紐約餐館不讓他進去,那很厲害喔,他在街頭吃披薩,我就這個,怎麼著吧,這是一個個體者的尊嚴。今天人沒有尊嚴,只有爛肉。沒有尊嚴只有爛肉,是應對了你們讀的聖經啟示錄背後的大審判的東西,那一個人沒有尊嚴的時候 當然要遭到大清洗。

南韓連續六天下跌到2千人,逐步解封,瞎掰。日本也下跌了,日本的東京的感染人數刷就這麼掉下來了。瘟神走了就沒事了,瘟神又沒下手殺他們。南韓叫太凶啊,不得了了,每百萬人死多少個?40個,它那數都沒變。日本人沒了,但日本的科學家說了,接種疫苗使80萬日本人免於感染,有6400人撿回生命。騙子。他按感染率,在感染者中有8%的人死了,這是一個最欺詐的。說80萬人感染了對不對,80萬人免受感染,打疫苗就免受感染了。疫苗不會終止感染的,這不是就是騙子嗎。然後在這個基礎上,八八六十四啊,8%。日本每百萬人死亡,現在142個,它從123漲到142,伴隨著它打疫苗。它打疫苗是從4月份開始打的,今天是10月份。它打了半年了,多死了20多個,一百萬人才多死了20多個。那你憑什麼這麼說,打了疫苗,80萬人免於受感染,6400人沒死,你日本一共才死了多少?

匈牙利單日確診突破了上千例,第4波疫情再起,這是匈牙利,匈牙利只接受中共國疫苗。大家看到了,它的峰波是大概在5月14日就下來了,今天是10月14日,5個月前就下來了,基本上拉橫了,這是它的圖表喔。新病確診率、死亡人數也是在同時間下來的,疫苗接種是拉橫的。你這個表看起來應該是疫苗產生了作用對不對,但是如果你去看每百萬人死亡人數,匈牙利3100人,始終這個數沒變。哪個是真的哪個是假的?從5月14日到今天10月14日,長達5個月的時間幾乎沒有人死亡,但為什麼這個死亡數下不來?它不是往下走的。你說原來它死得多,我不否認哪,原來可能每百萬人死8000呢。

但它那個數,我們從盯著這個圖,我們是從7月底盯著的,是跟以色列有關的。從7月底、8月、9月,今天10月中旬,70多天的數字,足以影響它的波動走線。你們家不是都是有文化的嗎?你們家不都是P打頭的嗎?那你不能這麼矇我啊,但它就這麼寫的。所以這是個,今天我們看到的東西,都是很奇怪的。那這個圖表是谷歌的,人們不知道真相,你也無處尋找真相,人們也去懶得,懶得去尋找真相,他不需要的。活在肉上的人哪需要真相啊,他的生存的本身也是滿足自己的肉慾咧。所以這是我跟大家看的都是眼對眼的,都是到了今天最新的更新數字。

所以剛才解釋了,如果你從這個圖表上看,你會看得很漂亮。但如果你從這個圖表上看你就知道,這裡頭有事兒。美國總統都可以欺詐獲得,玩死你,玩死普通人,那人在他們眼睛裡不是人。你問我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哪個是對的,但我知道這兩數放在一起有問題。而今天大家從在西方社會聽到的所有的東西,沒有人去使用每百萬人死亡人數。你們家,任何一個家庭裡頭,有8個,有9個,有10個,一家子,說家裡有病了,有一個人死了,那是你們家裡10個人裡頭死了1個。你們家裡頭有10個人,感染仨,死了倆,說我們家人幾乎呢死了,都死了,60%多。你跟拜登總統他們家這麼說去,對不對。你跟P打頭的,家裡,你們家都這麼算帳。這不只是缺德啊,沒有道德可言。

所以就我個人我都覺得,現在真相太難講了,你得看明白這個。你看看在什麼時候,你聽到的政府的什麼時候,你聽到專家的什麼時候,去引用一個真正的一個合理的基數,去核算死亡的狀況?沒有的。所以我剛才跟大家解釋過這是運動,運動是不需要真相的,運動是需要事件的本身,來展現我的權力。在展現我權力的時候,我把大多數人當孫子使,因為我愛你們,我愛你們,然後我要讓你們活著。你們聽我才能活著,你們不聽我你們就死。我為了你們活著,我會使盡我所有的權力。這是加拿大、美國政府所明確講的,我會不擇手段讓你們打疫苗。你家逛妓院,你到荷蘭阿姆斯特丹去逛紅燈區,那些女人不擇手段把你們吃了,行嗎?一個道理。所以人家說濤哥你老舉這個詞,那叫權力者的淫蕩的淫威,這個形容詞不是我發明的,全是文化人發明的。

那好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