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雇主或要為強制接種負法律責任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ames Taylor撰文/原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國西南航空的飛行員們正在抗議公司強制所有員工接種COVID-19疫苗的決定。有新聞報導揣測,西南航空從週末開始的大規模航班取消是飛行員請「病假」的結果。但是,如果強制接種疫苗,那麼員工抗議、請病假、罷工和離職可能還不是雇主們面臨的最大威脅。

正在考慮強制員工接種COVID-19疫苗,作為僱用條件的雇主們應該意識到,如果雇員或潛在雇員因接種疫苗死亡或出現其它不良健康影響,他們可能會面臨法律責任,而且還可能面臨巨額賠償。

聯邦政府為自己和疫苗製造商提供了明確和全面的法律保護。然而,聯邦政府並沒有對強制雇員接種疫苗的雇主給予這種明確和全面的保護。

一些法律專家和疫苗支持者認為,雇員賠償法及其有限責任條款,可能適用於雇員接種疫苗的索賠,其理由是,疫苗的副作用基本上等同於工傷。工傷補償險支付因工傷造成的實際醫療費用和工資損失,但不允許雇員就疼痛和痛苦、對生命機能的影響和其它損害提起訴訟。

雖然法院可以裁定雇員的賠償適用,或者可以裁定,由於政府對雇主施加壓力要求接種疫苗,使雇主免於承擔責任,但法院尚未確定這一點。除非法院對要求接種疫苗給予普遍法律保護,否則聯邦政府將要求雇主承擔其不願意承擔的法律風險。

只要在這個問題上存在任何法律上的不確定性,出庭律師就會尋找機會提起訴訟,即使雇主在相關索賠中獲勝,也會在法律費用上破產。如果雇員在相關索賠中勝訴,對致死或致殘的傷害賠償判決,可能達數百萬美元。

鑒於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COVID-19疫苗造成的副作用,比最初預期和報告的更為廣泛與嚴重,雇主的法律保護情況變得更加不確定。在「真相工程」(Project Veritas)最近發布的一篇揭露文章中,聯邦衛生與公眾服務部的醫務人員承認,可能因疫苗而死亡和因副作用而健康受損的人,比政府承認的要多得多。

即使疫苗支持者宣稱,接種COVID-19疫苗後不久出現的死亡和健康受損只是巧合,而不是由疫苗造成的,但陪審團在確定責任和損害賠償時,會做出相反的判斷。

另外,許多雇員可以證明他們已經通過自然免疫產生了COVID-19抗體,或者屬於對接種疫苗後副作用的高危人群。如果公司的疫苗政策不允許豁免這些情況,那麼員工無論屬於上述哪一種情況,當他們因雇主強制要求疫苗接種而遭受傷害時,雇主要承擔更大的責任。在這些情況下,法庭還會適用「一攬子法律責任」(blanket legal liability)嗎?有些人可能認為他們知道答案,但在這個問題上,尚沒有明確的、具約束力的法律或法庭裁決。

儘管存在這些法律風險,而且缺乏明確的法律豁免權,拜登政府仍寄希望於職業安全與健康管理局(OSHA)的一項擬議規則,強制擁有100人或以上雇員的企業,要求接種COVID-19疫苗,作為就業的條件之一。

然而,雇主們應該注意,這項規則尚未實施。此外,擬議的規則肯定會面臨可信的法律挑戰,包括至少24個州的檢察長表示他們將從法律上挑戰OSHA規則。依賴一項有爭議的擬議規則本身,就是一項冒險的提議,而該規則尚未實施,並可能面臨激烈而可信的法律審查。

強制接種COVID-19疫苗並不像看起來那麼簡單。雇主在決定是否要求員工接種疫苗之前,最好諮詢執業律師。

作者簡介:

詹姆斯‧泰勒(James Taylor)是保守派智庫哈特蘭研究所(The Heartland Institute)的所長。

原文:Employers Beware: You May Be Liable for Vaccine Mandate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