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種子】聖潔真相之花 在風雨中綻放

《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下篇 綻放(23)採訪、撰稿:曾祥富 ‧ 黃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15日訊】【緣起】《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這本書主要紀錄了法輪功在台灣發展的脈絡及一些感人的故事,而這些珍貴的歷程也是一部活的歷史。

1994年,一對台北夫妻在山東濟南的奇妙緣起,上海醫師的遠渡來台,貴州老翁的花蓮探親,捎來了大法的種子,串起了曠世難遇的修煉機緣。

2016年2月編輯小組逐步展開台灣北、中、南各地的專訪,歷經錄音檔聽打後再交互查詢比對,歷經三年,終能彙整集成冊。比原來預期的還要艱難。

欣逢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大紀元推出《金色種子》一書全文連載,期望這本書的刊登,讓法輪大法在台灣的發展足跡,能夠更完整的留下一個歷史見證。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事件將法輪功推向國際,一時間,國際社會開始好奇「法輪功」到底是什麼?國際媒體開始競逐報導,台灣媒體也爭相採訪,法輪功成了鎂光燈下的目標。此時的台灣法輪功學員也被動的面向媒體、面對大眾。

而在七月二十日之後,大陸傳來一波波學員被抓捕、煉功點遭到禁止、法輪功被列為非法組織的消息……中國的媒體幾乎無休止的播報各種對法輪功的污衊與謊言,這些內容嚴重的影響了大陸民眾,而海外少數媒體的轉載,也間接的誤導了世界各地的民眾。於是,眾多親身受益的台灣學員,就更迫切地想讓民眾知道法輪功的真相,明白中國正在發生著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共一言堂的報導全是為迫害而做的構陷。

為講真相走向人群

「迫害前,本來心情是很平靜的,自己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好了,很單純、很單純的修煉人」,王珩說,「學法、煉功啊,買菜、做飯、做家務;要上班的就上班。很規律的過自己的生活,過自己個人修煉的生活。」

「當法輪功被打壓、誣陷的時候,心態就轉變成要主動的去參與一些集體的弘法、講真相的活動,而且是要主動去接洽,很主動的走向社會,走向人群。」王珩說。

「在那個大迫害下,我們也沒有辦法幫大陸學員什麼。只能是更堅定的修煉,更加積極弘法,有什麼反迫害的活動,更積極去做,多多參與。」何來琴回憶著那段時日這麼說著。

在四月二十五日中南海上訪事件後,台灣法輪功學員就開始改變以往單純的個人修煉狀態,轉而積極的向外界介紹法輪功,彼此鼓勵到公園、學校、公家機構等適合的場地晨煉,並在假日時集體煉功。「七.二〇」之後,這樣的活動就更為頻繁,前來參加的人數也不斷增加。就台北市而言,中正紀念堂、國父紀念館、大安森林公園等,都可見到為數不少的煉功人群,黃春梅回憶,「星期一到星期六在自己附近的公園煉功,星期天就集體煉功弘法。」

除了由輔導站或聯絡人發起的假日集體煉功,學員私下也會依便利條件,三三倆倆相約弘法。王珩舉例說,一次,某位台北學員想趁回娘家之便在雲林弘法,洪吉弘便聯繫了台中的學員,王珩接到通知後,預先申請場地,並聯絡幾名中部學員,大家相約開車南下,到雲林的科技大學集體煉功。

「悟到的同修,認識到的同修,帶著大家一起往前走,一起去弘法,一起去講真相。」王珩說,自發性的發起活動,時間便利的人就參與。而透過彼此間的心得交流,相互鼓舞、彼此激勵,積極的走向人群,展示修煉的美好。

辦活動,邀請官員、立委為活動站台,「因為打壓才要去講真相,不打壓,我們就修我們自己就好了。」王珩說。

而在不同的地區,不同的學員也有不同的認識,他們也採取不同的作為來讓台灣民眾明白真相。

李老師的講法迴盪花東縱谷

一九九九年張震宇與楊坤茂走進花蓮當地的電視台──洄瀾電視台,他們想託播李老師的講法錄影帶,而接待他們的是電視台副總經理謝中宇。一進門,謝中宇問兩人是哪個機構?有多少預算?張震宇回答:「我們沒有組織、沒有機構,也沒有預算。那您說要多少錢,我去想辦法把錢湊出來。」

張震宇回憶,謝中宇手裡拿著香煙看著他們,聽完後,沒理他們就走出會議室抽菸,十幾分鐘之後才再回來。

「你們不知道在電視台播放節目要付錢的嗎?」

張震宇說:「我們知道要錢,要多少錢?我們可以付。」

他又問:「是個人付嗎?」

張震宇說:「是。」

謝中宇用奇怪的眼光打量著這兩人:「若播一集要十萬元,這全部講法播放完要三十集,共三百萬元。」「你們為什麼要播這個?」

張震宇與楊坤茂兩人講著修煉法輪大法的內涵,並把自己煉功受益的故事告訴對方。

謝中宇聽完後又走出辦公室。

回來後,謝中宇意外的告訴兩人:「電視台願意免費播放。」

事後張震宇才明白,一般會做類似事情的都是基金會或是宗教團體,謝中宇更透露有位宗教界的朋友,以前做了不少壞事,後來賺了一些錢,就出錢在他們電視播放宗教的東西,以此贖罪。而他觀察著兩人,認為他倆很誠懇,是真心想做一個有益於公眾的事情,所以與公司商討之後決定免費播放。

此外,楊坤茂與妻子張麗珠及張震宇三人又到中央廣播電台洽談播放李老師的講法錄音,而後來央廣也以低廉的價格答應託播,並以採訪及座談的形式陸續做了法輪功的相關節目。

一九九九年,當中國開始對法輪功鎮壓與迫害時,李老師的講法卻在花東縱谷間迴盪著,讓更多人有機緣接觸與認識。

學員修煉故事影帶製作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王治文、李昌、紀烈武等許多北京學員被中共非法抓捕的消息傳出,隨後中共的謊言構陷越來越嚴重,台視這群有專業技術的學員興起了拍攝學員修煉故事的想法。

他們選擇了不同類型的修煉人故事進行拍攝:尋覓真道的出家人釋證通、大學教授張清溪與艾昌瑞、中醫師胡乃文、律師朱婉琪、台大學生吳政翰以及成功的果農吳永清等人的修煉故事紀錄片,讓民眾進一步認識法輪功,遏止中共的污衊。

前台視導播張瓊文回憶,剛開始的想法很單純,只想到將影片製成影音光碟,由學員發給周遭的親朋好友。而時任台視財務部副理的黃小銘卻另有想法,他積極的接洽台灣各家電視台播出。

系列影片最先於二〇〇〇年在台視購買時段播出,一星期播出一集,但播出四集後,計畫到北京設立新聞中心的台視新聞部,就接到中共國台辦的施壓電話,以撤掉新聞中心為要脅,要求停播。後經黃小銘與台視業務部力爭,他要求台視繼續履行合約,但續播九集完成一季的合約後,就無法再續約播出。

後來黃小銘又與民視(民間全民電視公司)完成簽約,成功播出一季十三集的法輪功學員修煉故事。

期間,黃小銘繼續與其它電視台接洽,但都無果。他曾與某電視台簽約後,僅播出一集對方就喊停。也曾與某新加坡衛星電視洽談甚歡,但一走出會議廳,黃小銘就接到對方電話:「抱歉,我們董事長說不行。」

在「七.二〇」之後,雖然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就逐漸擴大,然而,許多台灣學員或多或少都以為不久之後打壓就會消失,很快地就可以恢復正常煉功。張瓊文就說:「我那時就有一種錯覺,覺得好像這十三集影片拍完之後,迫害就會結束了。」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北京法院以「利用X教妨礙法律實施罪」等罪名,分別判處李昌、王治文、紀烈武和姚潔十八年、十六年、十二年和七年有期徒刑。消息傳來,台灣學員頗受衝擊,與他們曾經接觸的老學員們更是傷心難過。這也讓大家逐漸地認識到:這場迫害未必會很快結束,也許需要更深入與細緻的讓人明白法輪功的真相。

雖然播出管道受阻,製作影片卻沒有停止,張瓊文說:「迫害還沒有停,所以我們就繼續製作影片。」

除了製作更多的修煉故事,還拍攝了法輪大法在台灣各地的情況,甚至還拍攝台灣學員到海外弘法的影片等。

在台視學員之外,參與拍攝影片的學員也越來越多,於是企劃、攝影、剪接等專業培訓也開始進行,而這些「門外漢」神速進步的現象,讓一路從台視基層做到新聞導播的張瓊文驚歎:「我們都嚇一跳,哇,大法弟子太了不起了,他們就很神奇的把東西做出來。」

多年後,張瓊文回憶,製作影片時未曾思考能產生多少效應,但意外的是,僅在台視播出的期間,張瓊文經常在上班時接到總機轉來的電話,有人告訴她,「我要煉法輪功」,或是問她「哪裡有煉功點」。直到今日,她也會經常偶遇陌生的學員,對方經常告訴她:「我是看了你們製作的光碟得法的!」

(待續)@

點閱【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系列文章。

本文原標題《真相之花多元綻放》,選自《金色種子——法輪大法在台灣的故事》/版權歸博大出版社http://broadpressinc.com/所有,歡迎傳閱和轉載,不得更改。

購書請洽:
博客來網絡書店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40719
金石堂網絡書店 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2710067523/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