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前公安副部長傅政華的酷吏本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15日訊】看到昔日下令抓捕和對自己酷刑逼供的傅政華落馬,中國商人徐崇陽和維權律師王全章等人百感交集。曾公開控告傅的程海律師告訴大紀元,「傅政華如今可能會想起要為自己找維權律師了,但我肯定不為他辯護。他這種人是自食其果。」

湖北商人徐崇陽痛訴「生不如死」的經歷

傅政華是何許人,從中國大陸互聯網上一面倒的口誅筆伐中可窺見一斑。

作為直接受害者的湖北商人徐崇陽,感觸更深。他哽咽著說,「提到傅政華,我心裡是生不如死。」

湖北富商徐崇陽被關押期間遭酷刑。(受訪者提供)

徐說自己是中華民國首任大總統袁世凱的外孫女婿。

按照徐的自述以及向中共法院提交的訴狀,1998-2005年期間,武漢市和湖北省政府官員利用公檢法和武警搶奪了徐崇陽及其家人的巨額財產。

徐說在自己在上訪維權的過程中,屢遭當局打壓,包括判刑、非法囚禁(黑監獄)和酷刑虐待等。

他指控說背後的黑手之一就是傅政華,因為傅政華在武漢官員非法斂財的生意背後有利益分成。2010-2015年間,傅政華擔任北京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

徐透露說,2011年4月傅政華操控北京公安非法抓捕自己,因為自己提交了兩份申訴信。

一份是他拜託鄰居轉交時任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申訴信。徐說,「鄰居是首都醫科大學副校長齊昉,齊昉是習近平舅舅家的孩子。」

陸媒公開報導顯示,至少在2006-2014年間,齊昉在首都醫科大學擔任副校長。互聯網上幾乎沒有齊昉的任何信息。

另外一封是徐通過美國駐華大使館和中共外交部轉交給中共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的申訴信。徐說自己太太(袁世凱外孫女)是美國公民,所以通過美國大使館轉交了申訴信。

徐說2011年4月被北京公安抓捕後得知,是傅政華監控到他給習近平等高層寫信而施加的報復。徐崇陽說傅曾經三次親自審訊他,指使公安對他嚴刑拷打,逼迫他承認是受習近平及其親屬齊昉指使、進行申訴,意圖阻擾薄熙來上位等等。徐說自己拒絕了傅的要求。

徐崇陽在想起那些苦難時,忍不住失聲痛哭,「他們哪裡講什麼法律(嗚嗚,哭泣聲)……把我吊起來,逼我吃大便)……(嗚嗚)」迫害之酷烈,令徐不願多想。

徐曾在2019年公布的萬字長文中控訴北京公安對他的酷刑迫害,包括吊起來毆打、用菸頭熏眼睛、用針刺手指、舌頭,用牙籤扎剌生殖器等等。

受害者眼中的傅政華:不是人

在噩夢般的回憶面前,傅的落馬似乎並未給徐崇陽帶來多大欣喜。他告訴大紀元,「傅政華不是人」,「他只是一隻螞蟻,背後還有人。還有那麼多違法的人在執法,習近平都被他們架空了。中國哪裡有什麼法律。」

徐披露說,「比如說今年5月(北京市)東高地派出所把我抓起來,他們直接罵習近平,還把趙樂際小便的視頻給我看,說中央領導都被他們監控著。」趙樂際是中紀委書記,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現任最高領導人之一。

徐崇陽說傅政華以權謀私,毫無底線,用司法掠奪中國人的私產,甚至不惜羅織罪名、構陷無辜,將自己捲入其背後的政變陰謀。他說自2013年以來一直在公開揭露,傅政華參與了周永康、薄熙來等人的政變陰謀。

就在傅政華落馬的前兩天,中共宣布了另外一名落馬的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的罪名,其中罕見地使用了「政治野心極度膨脹」等暗示政變的措辭。而傅被宣布落馬的敏感時間點,被外界視為習當局影射其也與政變相關。

(中共最高法裁判文書網截圖)

大紀元記者無法獨立核實徐崇陽的各種指控,卻在中共最高法設立的裁判文書網上查詢到徐崇陽的部分案件判決文書。

其中,中共湖北省武漢市礄口區法院2016年12月16日做出的《國家賠償決定書》以及其它多項裁決文件,披露了徐崇陽所指控的財產遭侵占的部分事實,但對徐的所有訴訟請求均駁回,其中包括對北京公安非法關押和毆打的指控。

對於傅政華的落馬,曾經多次控告傅的北京律師程海評論說,「多行不義必自斃!」他相信傅的下場對中共官員是極大的警示,「聽從領導指令違法犯罪的,遲早要被清算。」

程海表示,傅政華因兩件事情恨他,一個是他代理法輪功案時控告傅政華犯罪,一個是代理徐崇陽案時控告傅政華刑訊逼供,玩忽職守等。2018年程海開辦的律師事務所及其律師證,先後被司法局非法註銷。傅政華是時任司法部長。

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在「709大抓捕」中遭受迫害的維權律師王全璋在社媒上寫下一句話,「那個下令抓捕我的人被抓了」。2020年6月王全璋曾披露自己被抓後遭酷刑逼供的經歷。

傅政華在2016年後升任公安部常務副部長,2018年調任中共司法部部長。2020年退至二線,任職全國政協法制委員會副主任。

傅政華在其政治生涯中不僅炮製了震驚世界的「709」律師案,在過去20年中還犯下無數罕為人知的人權血案。其中包括,傅在擔任北京市政法委副書記、市公安局長期間,至少有18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在擔任司法部長期間,至少有46名法輪功學員遭中共監獄系統迫害致死。上述死亡人數僅為明慧網實名統計出的保守數據。

「自己人」口中的傅政華:酷吏

在遭受傅政華迫害的「敵人」眼中,他是惡毒殘暴的劊子手。即使是在傅的同事、下級等自己人心中,他也是個冷血無情的狠角色。

據中共政法系統的「水母真探社」等新媒體披露,曾經被傅政華統轄過的基層公安、監獄警察一面倒地拍手稱快,紛紛痛罵昔日的老上司。在這些警察心中,傅政華是個不折不扣的酷吏,

除了愛顯擺,經常安排一些記者偶遇的新聞之外,傅政華最為自己人所詬病的就是狠毒,喜歡折騰基層警察。其中最出名的莫過於所謂的「瞪眼班」。

2018年10月遼寧省凌源第三監獄有犯人逃獄,就任司法部長不久的傅政華,據此開始整頓監獄系統,並發明了讓監獄警察瑟瑟發抖地瞪眼班。傅要求把監獄值班床都撤掉,警察不得睡覺,要24小時瞪著眼睛。

傅政華當年提出了一個口號——「不撤床、就撤職」。一時間,猝死的警察人數激增。中共政法新媒體「大牆小警」在傅政華落馬前夕,2021年9月底發文披露,在2018年瞪眼班剛剛推出的頭一個月裡,全國監獄戒毒系統有十多名基層警察猝死。該文稱,這在中共監管歷史上是從未有過的駭人聽聞的數據。

傅的狠毒不僅體現在把監獄警察折騰死,在任職北京市公安局局長期間,他對基層警察的狠勁也讓內部人心惶惶。他推行警察相互監督,相互舉報,而且經常直接過問,動輒上綱上線、讓警察「脫衣服」,弄得人人自危。

獨家文件暴露傅政華的酷吏作風

大紀元所獲的中共司法部文件,特別是傅政華的內部講話文件,也暴露出其浮誇、嚴苛的酷吏作風。

例如時任司法部部長(現任最高檢檢察長)張軍2017年6月27日在全國調解工作會議上的講話顯示,張軍在大會上總結了「調解組織網絡進一步健全」,「調解員隊伍素質明顯提高」以及「調解創新發展取得積極成效」等成績。

而傅政華在接任司法部長後,於2018年5月10日在全國調解工作會議上發表講話。他將前任的成績,層層加碼為更嚴苛的要求:

1)「進一步健全人民調解組織網絡」,其中要求「調解組織觸角延伸到最基層」;

2)「提高人民調解員隊伍素質」,其中強調了用習近平思想「武裝頭腦」,「同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3)要求不斷創新調解工作機制和工作方法。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分析說,「傅政華和前任的講話對比揭示出傅為人嚴苛又好出風頭,喜歡壓迫下屬出成績。所以他會把前任的官場套話升級加碼,在司法系統內折騰得人仰馬翻,要弄出成績,並向習表忠心,討好習近平。」

北京法學博士李先生認為,「中共政法系統,各級別的公安局長等等,沒有一個不腐敗的。中共對傅政華的處置,再一次暴露了中共官場邏輯就是逆淘汰,就是劣幣驅逐良幣。」「孫力軍、傅政華這兩個副部長的倒台,會震懾各級公安、國安、國保和610系統,會促使他們拷問自己是否繼續給當局或上級賣命。」

步孟宏偉、孫力軍後塵,傅政華成爲中共十九大之後落馬的第三個公安部副部長。

2021年10月2日,中共司法部、北京市公安局分別召開專題會議,表態稱「徹底肅清傅政華流毒」。

大紀元記者駱亞對本文有貢獻

2018-5-25傅政华同志在全国人民调解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根据录音整理)
张部长讲话会前定稿06.25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