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歐金中案引發廣泛同情 誰將他逼上梁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16日訊】歐金中案引發廣泛同情,誰將他逼上梁山?普京稱對台灣中共「無需動武」,暗點習近平? | 熱點互動 方菲 10/15/2021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10月15號星期五。福建莆田村民歐金中砍死砍傷鄰居一家五口並出逃,官方出動直升機搜索。然而網上同情他遭遇的網民高達83%,有人說這就是一個被逼上梁山的故事。歐金中2017年申請危房翻蓋,然而拆掉舊房以後,因為鄰居的阻撓一直無法蓋新房,多方上訪求助無果。一家人一直住在臨時蓋的鐵皮屋內,以致最終憤而殺人。網友說這又是一個楊佳案,你不給我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那麼在這個事件中,村民、地方政府、媒體、司法都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

另一方面,中共近期軍事脅迫舉動升級了台海的緊張局勢,國際關注。而俄羅斯總統普京稱,中共統一台灣無需動武,引發各方解讀。

主持人:今晚我們還是請來兩位嘉賓,來討論這些最新的熱點事件,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唐靖遠先生您好。

唐靖遠:方菲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獨立時評人士吳建民先生,吳建民先生您好。

吳建民:你好,主持人好,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您。好的,我們先來談談歐金中這個案件,我想先請現場的唐靖遠先生先來談一下。唐靖遠先生我們看到這個案子確實就是引發了非常大的輿論反響,而且其實他一家五口是兩死三傷,甚至這三傷中包括小孩,可以說是一個比較惡性的案件。但是網上確實可以說是一面倒的同情這個歐金中。而且我看到網上有說他們去,村民去樹林裡去,可能當地政府要他們去搜,去找這個人。然後村民就把沒有開蓋的八寶粥、麵包扔在林子裡,基本上意思就是希望他能撿起來生活,就是你可以明顯地看到這樣一個民心。所以您怎麼看這個事件它背後的原因?為什麼如此一面倒的同情他?

唐靖遠:我覺得這背後可能主要是有三個因素,首先第一個就是歐金中這個人他的這種經歷,因為他我們已經看到新聞報導了,是吧,他主要是因為建房這個問題,他認為是頻頻受到了對方的這種欺壓,而且是長時間的欺壓,導致他的房子一直建不起來,他一直沒有房住,就是自己家不成家吧。這種經歷其實我覺得它在中國大陸是太普遍了,它普遍到什麼程度呢?

就連我在這,其實這個事情我下來也有跟一些朋友,一些都是從大陸過來,或者對大陸比較了解的朋友,我們都有聊天,大家有談到這個事情。幾乎每一個朋友跟我說這個事情,基本上第一句都冒出來都這麼說的,就是說這樣的事情在大陸太多了。我知道的都有不少,幾乎都是這樣的一個回答,你知道嗎?。所以你就可想而知,就是歐金中他這種事情在大陸的普遍,它具有一個非常大的代表性,它非常廣泛,所以它引發了很大一部分人群的一個共鳴,很多人一看他這個經歷,就覺得我跟他,我經歷跟他差不多,我甚至比他還要糟糕。它這個是一大原因,就是引起這麼多人的關注和這種支持。

第二個就是他的這種遭遇本身,剛才我們說了他經歷長達6年的時間,就是家不成家,只能住在一個鐵皮屋裡。這個其實也是讓很多人的民眾就會覺得,在現在,大家就是覺得大陸已經是,尤其是在福建算是比較沿海,開放的這麼,大家生活都過得很好的這麼一種狀態之下,居然還會有這樣子,多少年了在一個鐵皮屋裡。

主持人:對,你可以看到他鐵皮屋和他鄰居那個高樓樓房的那個對比。

唐靖遠:這種對比非常鮮明,這個反差非常的強烈。其實我覺得這種對比它不僅僅是一個房屋的好壞的對比,它客觀上也反映出來這矛盾雙方在這個村,他的實際的社會地位的一種對比,一種反差。也就是說歐金中擺明明顯就是一個比較弱勢的,相對來說,他是這麼一個人。那麼很多人就有一種感覺,我都看到好多,有些網友在留言就說,如果換了我可能,忍6年,他覺得6年已經太長了。他就說如果換了我,可能6年我忍不了,我可能也會要這麼幹。所以我覺得他的這種遭遇,超出了一般人的這種想像吧,我覺得這是第二個因素。第三個因素就是跟鎮政府發的那個懸賞通告,我覺得是有關係的,這個相當於是官方我覺得它們是做了一個反向的操作,起到了這麼一個作用。就是鎮政府發那個懸賞通告,大家可能都知道,就是活人比死人的懸賞還要多。

主持人:活人2萬,死人5萬。

唐靖遠:對,還要高一倍多。這樣一來它其實有點點燃了廣大民眾的一個義憤,幾乎是一夜之間,一瞬間我看到它那個通告新聞下面那些留言,幾乎一邊倒的全都是在罵,就說你這就相當於是在公開地買凶殺人,而且是政府。因為我們從這個法律意義上面來講,現在的歐金中他還只是犯罪嫌疑人,他是不是有罪,還得等到最後經過法庭審判。抓住了,經過調查,法庭審判,最後法官把他定了罪,我們才可以說他確實犯了罪,是罪犯,應該受到懲罰。

那現在還只是一個犯罪嫌疑人,你居然就公開這樣子暗示,就是說死了可以給你更多錢,你不相當於像是在滅口,像是在買凶殺人一樣。我覺得這一點是讓很多人覺得不可思議,讓很多大陸民眾,我覺得他們是第一次可能有點意識到,大陸的這種,就是中共它們在一些基層的統治機構,行政的這種管制的機構,真的是一件半公開的黑惡化,這個是讓很多人感到非常吃驚。所以我覺得這個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促使很多人一下子就把心裡的天秤,一下就倒向了,就去支持歐金中去了。

主持人:而且我覺得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這個人設的反差,你覺不覺得?

唐靖遠:對。

主持人:他以前,他其實是一個相當見義勇為的英雄,他救了溺水的小孩,而且是游得那麼深的海裡去,那麼遠的海水裡去救他。然後還救過海豚,對吧,熱愛動物。很多人其實那個被救的小孩不是也出來錄視頻嗎?

唐靖遠:對,而且你可以看到他救的這個小孩,其實在最初的,大陸自己的一些媒體去採訪一些村民,很多村民都是這麼說的,就大家都是一個共識,歐金中這個人普遍都認為是一個比較老實的人,為人心地是比較善良、比較老實,也不跟什麼人打交道,不怎麼說話,同時也很少跟人發生什麼這種矛盾等等,是這麼一個人。就是這麼一個人突然一下變成了一個……

主持人:殺人犯。

唐靖遠:殺人狂魔,連對著小孩都去下手。它這個反差,這個演變的過程,它是怎麼會突然出現這麼一個巨大的演變。像剛才你說的,他去救過小孩,他甚至還去救過海豚,為此還上過報。就至少說明這個人曾經他其實是一個比較熱心腸,樂於助人的這樣一個人。現在卻變成了一個可以對小孩下手的,一個非常冷酷的冷血殺手,變成了這麼一個形象。

這種轉變我們按照常理都會知道,他絕對不會說是一夜之間轉變過來的。他也不會說是因為遭遇了一點鄰居之間的這種口角,或者一點小矛盾,他的心理一下子就變態成這樣子,就是變成這麼偏激,這麼極端。我覺得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所以他一定是有經歷了一個非常長的一個過程,而且經歷了非常大的,刺激性非常強烈的事件,才會促使他的心理會走向這麼的極端化。

主持人:是。我覺得這個我們等一下請您分析一下,各方的這種可以說是因素,就什麼樣的因素最終促使他這樣走上這個路?但是我也看到說有一些媒體,就大陸的媒體報導,其實它說這個案件還有別的隱情,好像說其實已經調解過多次了,是歐金中這個家人不接受這個調解結果。或者說他本人以前也威脅過別人,甚至說並不是他全家一直住在鐵皮屋等等。所以您覺得是不是大家對他的同情,是因為不了解全部的事實呢?至少這個文章給人的感覺是這樣的。

唐靖遠:對這個文章是我這麼看的,這個文章它是中共官方媒體《北京青年報》,它所報導出來的。這種官方媒體在現在這種時候,它如果說要出來帶節奏,就是把歐金中的人設需要把它給扭轉一下,大家都去同情他,覺得他曾經是一個好人。現在我們需要把他,改變一下他的色彩,就是讓他好像看起來像一個村霸,好像他才是一個理虧的一方,這麼說吧。我覺得從道理上,從動機上講,它其實是有這個動機的。

第二就是這篇報導的本身,我們看見它其實,從這個報導本身看起來好像是它把歐金中描寫成為是一個,我就說他是理虧的一方,他想去佔別人的便宜。他為了建房子,宅基地,跟至少是三家都有過這樣的矛盾,而且這個矛盾產生的原因,就是因為他想要去佔別人的便宜。然後村裡又出面來調解,調解之後,尤其是他的妻子,又不接受這個調解的方案,好像這個給人一個感覺,就是為什麼造成他的房子建不起來,原因是在他自己,而不是在別人。

就是它形成這麼一個結論吧,或者是構成這麼一個印象。但是我覺得在裡面就存在著一個問題,兩個問題這麼說吧。第一個問題,歐金中即使這個報導,它提到說是事實,比如說歐金中他的老母親並沒有說是也住在那個鐵皮屋,而是住在了他的哥哥家裡去。他的妻子是住到了他妻子的姐姐家裡去,他的兒子也是住到了外地去。但是我們可以看到有一個客觀的事實沒有改變,就是六年多的時間歐金中的這個房子他沒有修起來,始終是沒有修起來。

就是導致他整個全家人,一家四口分散居住在四個地方,就是家不成家。我們說這個是一個客觀事實。雖然你可以說他老母親沒有說是像此前傳聞的那樣,說是住在鐵皮屋,是吧,她還是住在他哥哥家裡的。但是其實我們都知道在中國大陸現在的這種社會狀態之下,你即使說這個老母親本來是應該由你贍養的,現在住到了你哥哥家裡去,其實她的居住的生活成本,其實他是一樣要去負擔的。也就是說,而且尤其是如果他的妻子住一個地方,他母親住一個地方,兒子又住一個地方,其實這樣會導致他的整個的居住的生活成本,會比他大家住在一起自己的房子裡面,肯定是會要更高的。

主持人:這本身也是因為你沒有家了,沒有家你才住不了的嘛。而且還不知道它這個報導是不是事實?

唐靖遠:對。就是這個首先是一個事實,他的家始終是沒有能夠被建起來,這個是第一個事實。第二個事實就是我們看到的,他在這六年時間之內,他幾乎走遍了所有的上訪的渠道,對吧。從市裡的到省裡的,這個是行政政府部門。同時他還向公安機關,他有去找過當地的派出所,還特地把當地的派出所的警察有請來過,但是最後都沒有能夠解決問題。然後他甚至把上訪信還寫到了公安部去,是吧,這些都是有記錄的。然後還有他……這個就是公安部門啦。然後還有宣傳部門,他去找了媒體。從他們當地的小媒體,甚至一直找到了中央電視台那個「焦點採訪」。

大家不是看到有那個照片嗎,他有一張煙盒紙,那個煙盒紙背面寫得密密麻麻的,全是寫滿了各種各樣的求助電話。他最後甚至還去借助了大眾的這個「微博」,就是社交媒體,他還採取了這樣的一些手段。可以說我們看到,至少這些都是客觀的事實。他幾乎是用盡了一切合法的、文明的這樣的方式,說想要「維權」來解決這樣的一個問題,但是最後都沒有能夠得到一個解決。

它說明一個什麼問題呢?如果說這個歐金中真的是像這篇報導所說的,他是一個想要去佔別人便宜的人,甚至堅持了六年都一定要佔別人的便宜,我就不讓這個房子建成,是吧,別人就是來跟你協商,說是協商調解了好多次都沒有能夠達成成功,他都一定要去佔別人便宜,他會這麼做嗎?他一直這麼堅持不懈地要去上訪,要去反映情況,難道他不知道這個常理,你去反映情況,如果記者媒體要來調查,一調查發現原來是你在佔別人的便宜,你怎麼可能為你去申冤,對吧。我覺得這是一個常理,就是它很難解釋。這篇報導在我看來,它很難解釋這樣兩個比較確鑿的這個事實在裡面。

主持人:好的。我們也請吳建民先生來解讀一下,就是一個您怎麼看這個事情引發的這麼廣泛的社會反響,以及如此大的同情?另外一個就是您覺得根本上到底是什麼原因促使他走上了今天這樣一條路,甚至是一個如此大的反差:從一個樂於助人,甚至捨身去救人的這樣一個人,到了一個有可能是殺人的這樣的一個境地?

吳建民:首先我們看到歐金中的這件事情,我們絕大部分人對他的同情,也就根據網絡上面調查,是達到83%的人,對他都表示同情。那麼為什麼這麼多人同情歐金中呢?首先歐金中的身份他就是一個弱勢群體。那麼你要知道在中國可以幾乎來講的話,除了共產黨的高官和權貴之外,基本上來講都是弱勢群體,那不要說像歐金中這種是一個福建裡面,當地的一個生活在農村的村民。你即使是有錢人,像哪怕是馬雲、趙薇這種人,也都是弱勢群體。他們除了比普通人他們金錢多一點、社會地位高一點,但是他們在公權力面前,他們都是受打擊的一方,無非是打擊的程度和打擊的這個面不一樣而已。

而歐金中他作為一個普通村民,他需要建房是因為他原來自己家裡面的房子被颱風把這個房頂已經吹掉了。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他要提出建房的這種要求是非常合理的。而且他是辦了所有的合法手續的,就是當地政府需要在農村裡面重新恢復他的建房,是給他辦理了完善的合法手續的。那麼他有合法手續的情況下,他這個房子五年建不成,他為什麼建不成呢?除了網絡上一部份傳聞是跟鄰居家之間,彼此有一些衝突之外,最重要是他這個被他砍殺的鄰居、這個「村霸」,對他的多次的建房阻撓。

按照他自己解釋就是說,他每次當他的推土機、挖土機要來幹活的時候,村霸就組織了家裡面的人,對他的這個建房工程進行攔阻。那麼也就是變成了他每次想……因為你想農村裡面你要請人家挖土機來,你是要付錢的。人家機器開到現場,不管今天能不能給你施工能夠完成,你這些費用都要付掉的。來一次挖機可能都要很大的一筆錢,不是可以三佰塊、二佰塊能解決的,弄不好來一次挖機就是一、兩千塊錢。因此來講對於這個歐金中本人來講,把挖機多次喊到現場來施工,然後最終工程被阻撓,他花了很多錢,最終之間是解決不了。他當然就是心裡面是非常非常的痛苦,我不講嘛,他是一個弱勢群體。

那麼作為他來講,他要想解決這個問題,他是多次的去按照合法的手續,他去上訪,他幾乎是動用了所有的法律手段,通過文明上訪的方式,希望能給他家解決問題,但是最終解決不了。那麼解決不了的情況下,他自己的老母親,按照我們看到的網上反映的,他老母親已經89歲了。你覺得這麼一個當兒子的,他還有多少年能夠給他母親盡孝呢?他已經拖了五、六年了,也就是老母親已經拖到89歲了,你再拖幾年老母親是不是連他的新房子都沒看到,老母親就沒有機會住到新房子裡面呢?所以說作為他來講,他已經忍受了五年。

這為什麼網上有很多人都講:我是忍不了的。因為大家都有像歐金中同樣的遭遇,只是大家各自碰到的各種苦難不一樣而已。所以說當歐金中這種事情發生以後,是激起了中國廣大和歐金中同樣遭遇的這些弱勢群體,對他的一種同情。這就像我們想到當年上海復旦大學的一個數學老師,叫姜文華老師。姜文華老師當時他刺殺了他自己的黨委書記,為什麼姜文華老師受到那麼多人對他的同情?那麼你說姜文華老師是一個高級知識份子,是留美歸國的博士,而歐金中只是一個福建普通農村裡面的一個村民,他們都做了這個……也就是說去報復了所有對他阻撓、打擊,以及給他造成痛苦的這個仇家,他們都做了這樣的事。

那麼為什麼姜文華老師,這個知識份子、留美博士、海歸博士,跟歐金中這麼一個農民是同樣的一個待遇,同樣一個遭遇呢?大家為什麼去同情他呢?這就是因為什麼?他們首先作為中國這個不公平的社會,他們根本沒有享受到一天法律對他們的保護,所以說網上就流傳這麼一個金句嘛,說「如果法律不曾保護他,那麼現在法律有什麼權利去審判他?」到了目前來講,他因為就是「忍無可忍」,完全是「逼上梁山」嘛,他之所以對他這個惡霸鄰居家裡面能夠動手,殺掉了他們家裡面兩個人,就是兩死三傷,其中還包括一個孩子。那都是因為什麼,他覺得他自己已經是魚死網破了,他沒有別的路,他只有通過這條路能夠表達他自己的憤怒,同時他也是通過這件事給自己做一個了斷。因為他這個惡霸鄰居多次對他的這個家裡面的阻撓,才導致了他這個房子,要建他根本建不成嘛。這也就是讓他沒有家,這是首先他的家不完整。

第二個就是你講的,他本來是一個很善良的人。他曾經搶救過一個這個當時只有5歲的孩子,這個孩子現在都已經有30多歲了,自己專門出來做了一個視頻,來證明自己當年歐金中比任何別人都有善心。因為在海浪那麼大的情況下,別的人最終都是為這個海浪所懼怕,大家不敢下去去救他,不然這個孩子肯定是死掉了。按照他自己講,他是昏迷的嘛,他是醒來以後他自己父母告訴他,你是歐金中救上來的,所以說歐金中這個人是非常有善心的。除了搶救孩子,救過海豚。

那麼他本身是一個非常善良、非常忠義的一個人,他現在變成這樣的人,並不是因為他有罪,並不是因為他變化了,並不是他現在就已經從一個善、一個友善的人,變成一個惡一點的人。這是這個制度把他逼的,這是共產黨所領導下的,這個當地司法不作為,當地的幹部、村裡面、地方政府,包括媒體、司法和基層政府他們已經形成了一個黑惡勢力。

現在中國廣大的農村,它實際上就是黑社會在統一的控制和管理,共產黨現在就縱容這個村子裡面的村霸來擔任他們的村支書、擔任村長,所以中國的基層現在是黑社會化。共產黨就用這種當地村子裡面的村霸、村痞、流氓,讓這些人……這些人反而都是共產黨員,這些人反而是村裡面的領導人,他們都是當地的村裡面最富的,因為什麼?他可以利用自己當村長、當支書的這個權力,然後佔有村裡面的資源,最終就是欺負到像歐金中這樣的老實人嘛,歐金中他最終是忍無可忍才走上這條路,所以我一點也不認為他是由善變惡,他本身還是善的,他今天還是很善的,他今天之所以表現出這種憤怒,是他已經走投無路,他沒有辦法,所以他才逼上梁山嘛,才導致了這樣的事情發生。

主持人:所以您剛才說就是現在的這個中國的其實農村什麼,很多地方都是一個黑暗勢力,甚至就是黑社會,我覺得跟唐靖遠先生剛才說的是一個意思,但是其實就是說我看網上有人分析說,說這個事情呢,這事情本身並不難解決,但是只是沒有人去解決,沒有人管,所以說是基層幹部不作為,但是您的意思,它不是一個簡單的不作為的問題,對不對?它其實是一個他本身,它對這種事情就根本從來不管,還說它管的都是能夠讓自己得到好處的事情,您怎麼看這一點呢?

吳建民:因為村子裡面現在就是說,是這個就是共產黨管理基層嘛,這個基層就是村支書村長嘛,是黨安排的嘛,而這種村支書村長,我剛才已經說了基本上都是用當地的惡霸,用當地的村霸,和地痞流氓。這是共產黨打家劫舍,它們天下就是這麼打下來的,共產黨成立的那一天,它那個基因裡面,它們就是土匪就是流氓和強盜,今天共產黨管理基層仍然是用這個方法,所以說呢村子裡面領導人,村長就是惡霸,被歐金中報復的這一家,他一定是村子裡面的惡霸,一定是跟村子裡面的這個書記村長他們是沆瀣一氣的,他們本身就是一家人。所以這個村裡面基層政權,它是只維護這個村霸的利益,維護這些流氓的利益,而歐金中顯然就是所謂老實人,是受欺負的人。在村子裡面,這些村裡面的基層的官員,就是基層的村長、書記,他們一是為自己的家族中飽私囊,為自己家裡謀福利。

第二個就是跟村子裡面有勢力的人家,他們勾結在一起。然後呢對於普通村民他們就是一種欺負。他們欺負的也分明,那麼這種很多村民大部分人是什麼?是屬於就忍氣吞聲,沒辦法鬥不過你們,你到哪講理也講不了。這個歐金中已經是一個很有智慧的人,也是一個很有勇氣的人。竟然把信都寫到公安部那,而且也是一個非常有智商的人,了解現代社會的傳播手段,他都能在微博上去發帖,能夠去表達自己作為一個弱勢群體向社會求助。他找過媒體,找過司法單位,找過當地政府,也通過這個自媒體就是社交媒體,以及呢公安部來求助。但是事實就證明他任何一個求助的方法,他都達不到目的了。也就是說村子裡面那些村霸們實際上是對歐金中這種弱勢群體,這種普通村民啊,是根本就是不管你們死活的。欺負你就欺負你了,也就是說這些惡霸,他們在村子裡面就是為所欲為的。共產黨的政權、共產黨的這些法律,在他們手裡面就是被他們個人所倚仗的公權力,然後來欺負村民,也就是派出所他可以調動的,村子裡面的書記他是有能力去把警察調動,然後維護村裡面書記,維護村長在村子裡面的地位的。

因此你可以看到現在這個絕大部分農村裡面那些婦女們,村長村委書記想睡哪個婦女就睡哪個婦女,想強佔哪家的資產就強佔哪家的資產。你除了跟村長、跟村委書記,跟他們之間是一種這個勾結的關係,否則像歐金中這種普通的村民是沒有人同情他的。他在村子裡面就是一種挨宰,然後被坑的一種對象。那麼當然歐金中他不像別的村民,選擇了忍氣吞聲,最終也就是說沒辦法被你們欺負,我這一輩子我就這麼荒唐的、窩囊的過下去。他忍不下去,他忍了五年了,他最終忍不下去以後,他今年就衝天一怒,就跟林沖當年被逼上梁山一樣,然後做出這種驚天動地的事。

但是呢,我認為歐金中做得是非常漂亮的,也就是說呢他不去濫殺無辜,他沒有對像人家弱勢群體胡亂去報復。我們經常看到網路登了,很多人因為有了冤屈以後,到幼兒園去殺孩子,開車到馬路上就把人家這個馬路上,正常過馬路的等紅綠燈的,這些無辜的百姓去開車撞死。他沒有這樣去做,冤有頭債有主,這個惡霸就是因為欺壓他多年,所以他最終就是找這家復仇。因此我覺得他就是像張扣扣、像楊佳這樣的人,他表達了一個,表達自己能夠把自己的怨氣出在什麼,出在給他製造災難的人的身上,而不是去濫殺無辜,所以歐金中他表現了一個中國人、普通人,他們的這種就是說善惡有報的這種典型的例子,典型的一種行為。

主持人:一種血性,但是您剛才提到張扣扣、楊佳,楊佳案是2008年出的,到現在已經十三年過去了,所以今天中國的環境,您覺得跟楊佳那時候的社會環境是有什麼變化嗎?還是變得更惡化?

吳建民:我覺得沒有任何變化,今天的環境一點不會比2008年楊佳案發生的時候他的環境有改善,在習近平統治的這個將近十年的過程中,中國的法制是完全倒退的,由於中國沒有法,也有法也不依,加上中國的這個官商勾結以後,就導致了中國今天的底層百姓,他們實際上是相當相當痛苦的,你別看網上那麼多小粉紅,那些激動的什麼偉大祖國,我們怎麼高興,我們怎麼去愛國。其實這些人都是弱勢群體,任何一個苦難事件都在他身上每天在發生著,只是他沒有敢跟這個政府跟這個強權去鬥爭,因為事情不落到他自己頭上,他無所謂。

但是當事情落到他自己頭上的時候,只是兩種選擇,一種就是忍氣吞聲也就是最終被這個專政權力打擊了以後,他自己就是認倒楣。還有的人就是我剛才講的,他會去報復這個比他更弱勢的群體。像我今天就到網路上看到,今天中午的十二點左右,上海浦東的潍坊西路有一個酒店裡邊,這個酒店裡面的廚師長就把這個酒店裡面的女店長殺掉了,而且相當殘忍,把她的頭割下扔在前檯。那麼你覺得有多大的仇,他這個廚師長跟這個女店長有多大的仇,為什麼要去報復一個女店長一個弱勢群體。

冤有頭債有主,如果是政府給你導致的,你為什麼不能去找政府問責,找警察問責,像楊佳一樣找警察問責,像江文華老師一樣找黨委書記問責。你去濫殺無辜以後,有什麼人、哪一個社會能理解你呢?,所以今天歐金中發生的事情,在大部分網民的人都對他支持,就是因為什麼?他做到了什麼,他做到了嘛,有血性,也就是冤有頭債有主。他只找嚇他們家的惡霸,找他們去報他自己的血仇。

主持人:對,所以唐靖遠先生就說,我們看到網上也有人就列出說,說楊佳當時說你不給我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對吧。然後張扣扣,然後包括歐金中他也說,他找遍了所有的有關部門。沒有一個人給他說法,就今天中國的這樣一個社會,您覺得到底是什麼樣的狀態,就對於一般的百姓,甚至即使你有錢但是你沒有權勢。

唐靖遠:對,我覺得這個其實它突顯出了一個東西,我基本上比較贊成剛才就是吳先生整個這個分析,就是2008年那個時候楊佳所處的社會和現在所處的時候其實沒有太大變化。其實可以說我認為它是更加的惡化,我們可以這麼說,為什麼呢?我們知道你看無論是楊佳還是張扣扣他都有一個特點,他們都是遭遇了,就是司法系統上遭遇了一些比較巨大的不公,是吧。楊佳是因為被這個刑訊逼供,然後甚至說身體還被打殘了,然後呢,這個張扣扣是因為他的母親,殺母之仇沒有得到一個公平合理的一個解決。所以這種遭遇它的確在一般普羅大眾裡面,它還並不是說是很常見的。

主持人:那麼普及。

唐靖遠:那麼普及,對,但是這次歐金中的事件,它這個最大的一個不同就是,因為他所遭遇這種事情是太普遍了。全中國我覺得可能成千上萬都不止,就是你隨便一撥拉可能就是一大堆,是屬於這樣一種情況。那麼就可以可想而知,就是因為這個衣食住行,這麼一些就是你日常生活最基本的元素,你遭遇的不公,都可以把人逼到這種,就是這樣的一種程度走上鋌而走險,走上這個絕路。就是走上一個同歸於盡的這麼一條,他就是在同歸於盡的嘛。那麼你就可想整個人的社會這種生存狀態,它其實是更加的惡化的。這個惡化它最突出的表現特徵就是,我認為它我們可以把它叫做叢林化。

就是我們都知道你看連中國大陸自己的媒體都在驚呼,是吧,說我們為什麼社會越來越多這種惡性的犯罪殺人這種案件。說這個社會整個社會的戾氣越來越重。這個戾氣越來越重是什麼意思?這個戾氣越來越重的背後其實就說明人的道德,人與人之間最基本最起碼的那種信任和友善的那個東西已經沒了,都被破壞掉了,所以整個人,就整個社會從零化以後,就變成就是強權通吃一切。所以在歐金中這個案子裡面,最典型的就是,他的那個對頭,那個鄰居,那個鄰居其實你要論他的,一個是八十多歲的老人,一個是兒媳婦是女人,要是論打架的話,其實他們打不過歐金中的。

但是為什麼反過來歐金中變成一個弱勢的群體,其實因為他這個鄰居,因為他親戚就是村主任嘛,這村主任的背後也許可能還有鎮裡面的這個一些就是官員或者是有勢力的人,他們是連接成一體的一個利益共同體。所以歐金中其實在他們面前,雖然歐金中長了一米八幾,說個子很高大、孔武有力的,但是其實他是屬於弱勢群體。就是實質上它反映出來就是整個中國大陸的社會,它從零化、黑惡化以後就變成一切都是權,有權你就能通吃一切。它變得這麼一種一個社會,沒有權的人你就永遠被別人肆無忌憚地踩在腳下,肆無忌憚地占你便宜、剝奪你的尊嚴。所以這些人到最後沒有辦法,你看無論是楊佳、張扣扣還是什麼賈靜龍、夏俊峰到現在歐金中,多了。每個人都是以這種同歸於盡的自毀的方式,沒有辦法,他除了自毀沒有任何其他的武器去反抗這個體制。所以我覺得它是這麼一個情況。

主持人:是,我覺得很多人看到這個情況,他可能會想說如果我今天面臨歐金中這樣的一個境況,我能怎麼辦?他可能真的沒有什麼辦法,對於在中國民眾。所以我覺得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共的領導人還在高喊什麼全民民主,這個是非常一個特別鮮明的對比。可以說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它可能就是這樣的一種感覺。

唐靖遠:對,這個我覺得它其實可以說是一個巨大的諷刺了。因為我也是在設想如果說換了我要處在歐金中,或者換了其他人處於歐金中這個位置,可能很多人都這麼想的。我要處在他那個位置,也就是只有兩條路,要麼你就繼續忍辱負重、忍氣吞聲,我們就這麼過下去了。要不最後就是只有像他這樣,沒有任何辦法,我就也是用自毀的方式來發起一個這樣的反抗。其實真的是,就是你可以看到這個體制它非常的詭異。在此之前我們聽到了更多的都是由於拆房子,強拆,拆房子。

主持人:對,沒錯,現在是蓋了關起來。

唐靖遠:是,打著就是也是合法的,我是依法來強拆你的房子。因為這樣的事情而出現了這種殺人案,那個夏俊峰這些人都是屬於這種方式,什麼明金國都是因為這種原因。而現在他是合法蓋房子他都不行,所以你不管是拆房子還是蓋房子他其實反映出來就是左右都把你逼得你沒有路走。因為你就是弱勢群體,在這些有權的、這些黨官的眼裡你連韭菜都不是。他都懶得來割你,因為你這種最邊緣的、最底層的這些草民,你都沒有啥價值。他都不來割你韭菜,他就直接把你踩在腳底下當野草一樣,是怎麼來看待的,它是這麼一種狀態了。

主持人:是,我覺得這樣事情出現真的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不管是小粉紅還是歲月靜好的人,真的能看清你所歌頌的這種黨、政府到底什麼樣的貨色。那還有一點時間我們再來談另外一個話題,那這個我想請吳建民先生來先來談一談。就是因為我們今天節目的後半時間再來看一下台海的局勢,這也是一個近期的一個持續大家關注的事情。

那麼中共當然它從10月開始到現在,它這種軍事的升級,讓很多的人就在關注台海是不是一個很緊張。然後在這中間所謂的國師金燦榮又出來發高論了,他說台灣問題如果解決對於大陸有十個益處。什麼益處呢?包括台積電就收歸國有,然後還有一個最可笑的他說這個,是徹底奠定了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內涵。不太懂他什麼意思,反正他這十條,請您很快點評一下,您怎麼看。

吳建民:這個金燦榮他講的這十點是向習近平諂媚,也就是說他要求習近平我們要攻打台灣,把台灣拿回來對中國有十大益處。他所謂的這個十大益處,他裡面其實列舉了很多。那麼重點是什麼?當然台基電,大家都知道是一個等於現實的利益了,因為中國的芯片製造是完全沒有任何能力。而因為這個芯片,美國和西方國家對中國這個限制,所以在芯片方面來講,中國它大量的需要芯片,無論是維穩、國防還是中國的科技。那麼台灣台積電的芯片是全球屬第一的,那麼從金燦榮的建議就是我們把台灣打下來,那台積電就歸我們嘛!因為這符合共產黨打土豪分田地,搶奪別人財產這個一貫的本性。也就是說你家有錢,我就把你搶過來,這是共產黨它建黨百年來沒有改變它的匪性,這是金燦榮的想法。

第二個金燦榮列舉了那麼多利益,他事實上就是說服習近平,你現在就把台灣打下來。台灣打下來以後,按照金燦榮講就說國際上也是一個江湖,你現在要當江湖老大你首先要有實力。他認為我們的實力已經很大了,我們現在是全球GDP第二。把台灣一打下來以後,我們就變成第一了。美國人就怕我們了,美國人也不過著嘴巴上嚷嚷,不會正式出兵的。那麼我們打下了以後,這樣的話我們就在全球就成了霸主地位,你習近平不就是千古大帝嗎?千古明君嗎?這是他討好習近平,給習近平上爛藥。

你說習近平敢不敢打,能不能打?我可以這樣講,習近平在二十大他自己連任之前,他是不會隨便發動對台灣的武統的。因為他要保證他自己能夠連續的連任,保證他的終身制。除非一種情況,就是習近平根本就看到了,他沒有可能連任了,也就是黨內所有的壓力擺在面前,他是因為沒有連任的可能了。那他可能會在二十大之前他動手,因為他畢竟還是中共最高領導人。他一動手把這個戰場一打開,現在是戰時經濟,他就可以去拖延二十大的布局了,甚至把二十大延遲召開。這樣他就是通過打仗來確定他的地位,這是我覺得習近平唯一打的可能。

正常情況下習近平如果是能夠在二十大能順利一點,獲得他的第三屆連任,並且能完成他的終身制,他不會現在打的。打只是他嘴巴上喊的一種口號,嚇唬嚇唬台灣人,然後鼓動鼓動小粉紅。同時讓美國人知道我們現在是可以對台灣動手的,你什麼東西你要跟我中國商量。這也就是習近平是通過打台臺灣的這個方式,去刺激全世界把它當作一個砝碼,把台灣當的一個棋子來安排,真正打它不會打的。而金燦榮很著急,他恨不得你今天就打。因為打贏了金燦榮作為國師他有功,打輸了金燦榮早跑到美國去了,他們這種人出賣國家不要比誰還快啊!

主持人:是,然後還請您解讀一下就是最近普京的一句點評,也讓很多人覺得好像比較罕見,他對台海問題直接發表看法,很多人解讀。他說什麼呢?他說中共無需武力統一台灣。他意思就說,你不是很有錢嗎?經濟上很好,你可以達到你的目標。但是很多人解讀他的意思是說,他不贊成中共武統台灣,您的解讀呢?

吳建民:我覺得是這樣的,普京講這個話他真的有兩面意思。第一個就是說中共未必要武統,你不需要通過武力去征服別人。那麼他講這個話就是反對你中共,用武力強佔的方式把台灣強佔過來,這個普京表達這個意思我覺得是肯定有的。第二個普京就說你中國已經很強大了,你要憑你的仁德來去讓台灣跟你形成統一。也就是說你中國那麼強大,GDP全球第一,你自己經濟發展的那麼好,你在全球都是屬於大家都想效仿你、想靠攏你。

那人家台灣靠攏你很正常,你就做到這一步嗎? 我覺得普京是這個意思。就是你要憑你自己,中國的強大憑你自己的仁德,憑你自己走得正走得光明。讓人家台灣自動覺得我只有靠著中國大陸,我台灣才能更好的發展。是用這種方式,人家自動願意跟你統一,而不是用武力強佔,用搶人家的土地、用強大的軍事威脅來把這個東西強行搶到。我覺得普京要表達是這個意思,就你中國有本事,憑自己的仁德讓人家台灣佩服你,沒有這個本事你別去強佔人家。

主持人:就他是敲打一下習近平,是這意思?

吳建民:我覺得是有這個意思。

主持人:好的,唐靖遠先生您怎麼看?也請您解讀一下普京這個講話。

唐靖遠:普京這個講話,首先第一點我認為他是非常明確了他的態度。就是他是不贊成使用這個武力來攻打台灣的,這點我比較贊同剛才吳先生的分析。只不過他這個話他說得比較技巧,他還捧了一下習近平。意思就是說根據這個什麼購買力啊、什麼一個的指標,根據這個指標,現在的中國這個中共你們的經濟已經是超過美國,你們是成為第一大經濟體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你不需要去使用武力。

那麼其實我們都知道就是作為政治人物,他講話他會是比較注重這種就是我們剛剛說的技巧嘛。他其實是在用這種話擠兌習近平。意思就是你在完全可以有這種可能性,或你也有這種能力,至少是有這種願景吧,你是可以通過和平的用你們經濟的強大的方式就來把台灣給統一了。那麼你為什麼還要去選擇進行這種武力統一呢?這個我覺得他的態度首先第一個是非常明確的,他只不過就是說得比較含蓄點一點而已。

第二個我覺得這個跟俄羅斯它本身的國家利益有關係。就是如果說中共它真的是使用武力的方式要是把台灣給攻佔了,那麼它會帶的一個最直接的後果,就是中共它基本上就可以完全控制整個南海。這個是幾乎沒有任何疑問的事情,但中共一旦完全控制整個南海,它會對俄羅斯的國家利益帶來一個重大的衝擊。因為我們都知道俄羅斯現在在南海,它其實也是有非常大的石油利益在的。俄羅斯一個國有資本的也是俄羅斯國有資本投入的一家這個石油公司一家石油企業,就在和越南進行密切的合作,在這個南海在採油。而且採油的那個地點就是位於這個九段線以內的,也就是處於爭議地帶的,它是這麼一個情況。

再加上我覺得還有第三個原因,就是說以普京他自己對共產主義的了解,我們看了他最近不是做了一個動作,把俄羅斯共產黨的總部進行了一個突擊,然後抓了很多的人。就是他對俄羅斯共產黨顯然是非常這個警戒的,非常的提防的。那麼以普京他自己這麼一個算他過來人,他是對共產主義是非常了解的。包括他在公開的這個講話,甚至還專門設立了一個共產主義受難者的紀念日等等。他對共產主義是非常了解的。也就是說以他的現在所處的這種處境,他絕對不會願意看到,像中共這麼一個共產主義的政權強大到能夠拿下台灣以後。

因為中共一旦拿下台灣,就意味著一件事情。中共在整個太平洋就可以和美國平起平坐,相當於大家對半分。換句話說用中共自己的話說,用剛才提到那個金燦榮他自己的話來說,只要拿下臺灣,中共就可以和美國實現中美共治全球這麼一個戰略格局。就整個全球的格局都會發生改變,就不再是美國單擊、一霸、一超、多強,就不是這麼一個格局了,而是兩超了。它是涉及到這個問題,我覺得這個絕對不是普京他願意看到的這麼一個結果。就是一個強大的共產國家居然和美國可以平起平坐的這麼一個國家,成為他自己的鄰居。所以我覺得這個是應該是他不會願意看到的。

主持人:對,但是普京過去對這個問題比較基本上很少發表看法,但是這一次說得稍微直接了點。有人覺得是不是中共最近做什麼事情,惹惱了普京了或者是什麼其他的原因?您怎麼看呢。

唐靖遠:我覺得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尤其從他這一次就是打擊俄羅斯共產黨的這個行為裡面看。因為俄羅斯共產黨,我們知道在剛剛蘇聯解體的時候,其實俄羅斯共產黨基本已經非常邊緣化了。幾乎就是已經是快要消失不見的這樣一種狀態了。但是現在隨著我們看見中共的這個經濟實力,近些年的這種膨脹以來造成了一個現象,俄羅斯共產黨越來越活躍。

這個它的確是在整體上面,它的確出現了一個接近於同步的這麼一種狀態。因為就算我們現在沒有證據說,中共有去直接的支持俄羅斯的共產黨,但是至少俄羅斯共產黨為什麼現在活躍呢?它會覺得中共的成功吧。就是中共經濟實力的膨脹是一種成功,這種成功給俄羅斯共產黨提供了巨大的合法性。或者說幫他們擴張了他們的聲勢。那麼在這種情況之下,普京他會認為俄羅斯共產黨其實對他來說,你的間接的影響力對我也已經都構成了威脅了,我覺得他是有這麼一個利害關係在裡面。

主持人:對,所以他覺得他還是要提防中共,提防共產主義這個陣營的這個人、這個傢伙。

唐靖遠:對,始終中俄之間我一直認為他們的關係就是貌合神離。大家都只是一種權宜之計,因為現在都受到了來自於美國的壓力,彼此暫時的相互利用一下而已。

主持人:好的,那非常感謝今天二位的精彩點評。我們今天節目很快又到了,那節目最後我們也提醒大家訂閱《方菲訪談》的頻道。頻道的鏈結在視頻下方,美東時間的下週二晚上,我們會在《方菲訪談》的頻道發布對程曉農博士的最新採訪,歡迎大家訂閱。好的,那非常感謝大家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訂閱優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關注YouTube:https://bit.ly/3li3tsK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