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大外宣揭610 故意透露哪些信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17日訊】 觀眾朋友們好,我是橫河,歡迎大家來到《橫河觀點》頻道,今天是10月16日,星期六。

今天焦點:多維連發多篇重磅揭610文章,故意透露了哪些信息,哪些結論是錯的;疫苗豁免的歷史背景和現實法律挑戰。

前所未有的接種令也受到前所未有的抵制和法律挑戰,美國的疫苗宗教哲學豁免是怎麼回事;大外宣多維為何連發6文談610高官倒台,如何區分故意釋放的和錯誤的信息,為何中共高層無法避免用「吏」的兩難。

美國疫苗宗教哲學豁免的歷史

從加拿大的魁北克,到波音員工,從堅定的紅州(德州、佛州、奧克拉巴馬州)到左派橫行的紐約和加州(逃脫了罷免的州長紐森也面臨問題,因為他的主要支持者之一的工會反對接種令),從州政府到普通人,都在抗議和抵制。

宗教豁免:美國有44個州加DC有宗教豁免,沒有宗教豁免的州有6個:加州、康州、緬因州、密西西比州、紐約州、西維吉尼亞州;哲學豁免的有15個州。所有的州都有醫學豁免。 加州是第一個也是到目前為止唯一一個要求學生必須接種疫苗的。

原來美國49個州有某種形式的宗教豁免,2015年加州迪斯尼樂園爆發麻疹,出現廢除宗教豁免的聲音,這幾個州基本上都是過去兩三年通過州立法廢除豁免的。

接種疫苗一般是指學生入學的必須條件。像這次要求全體聯邦僱員和軍隊,進而到聯邦承包商和公司、私人機構都強制接種,歷史上極為罕見。

前所未有的接種令和法律挑戰

全民接種的突發傳染病疫苗很少,因為過去製造疫苗周期很長,急性傳染病爆發流行時間很短,來不及開發,這就是為什麼以前沒有這種情況出現。

也許唯一的一次是1976年豬流感疫苗事件,從發現第一個病人到快速決策發展疫苗僅幾個月時間,當時是用雞蛋培養病毒做疫苗,和現在科興國藥差不多,最後在未發生大流行就普遍接種,那是一個失敗,最後發生格林-巴利綜合症,打了很久的官司,成立了專家委員會逐個案例鑑別。

我們上次介紹過,西密西根大學、紐約州、美聯航,都有法庭判決或發布臨時禁制令,這些目前都還是牽涉到宗教和哲學豁免的,其實即使不涉及到宗教豁免,這也不是聯邦政府的權限,這是另一類法律挑戰的問題了。

多維連發6篇文章揭610 為何犯基本事實錯誤

多維連續發表多篇關於政法系高管落馬審查的文章,尤其是反覆強調610,似乎是故意把公安系統和610系統拿出來說事,這是很不尋常的,值得分析。

這幾篇文章各有重點和特點,擇其要點:

10月15日,北京觀察欄目下「傅政華彭波均曾任職 610辦公室緣何成貪腐高發地」, 文章第一段就引用微信公眾號證實了雷洋案中案中縱容北京基層警察抵制處理涉案警察的是傅政華。

因為當時要求「公正公平處理」的是習近平,當然這就是主要罪狀之一,雖然不一定會說,這就是對抗習近平,當然要從重處理。

文章總結了歷任610的上級領導小組組長副組長、610歷任主任副主任,列舉了這幾級機構已經倒台的負責人,包括領導小組組長周永康、李東生、傅政華、孫力軍、彭波。

這裡有一些錯誤信息。作為總部在北京的多維,發這些文章應該是被授意的,並非自作主張,尤其現在媒體負面清單公布後,中國大陸範圍內不再有非喉舌的新聞機構了,無論實體還是網絡,怎麼會犯一些基本的錯誤:

國務院防範辦不是2009年掛牌,而是2000年9月掛牌,到2001年2月27日第一次在公眾面前露面,2000年9月成立的說法就是劉京在回答記者提問是說的,那是說的國務院掛牌時間,不是中央610成立時間。

成立時間是對的,1999年6-10. 就在那次記者會上,劉京拒絕承認610的存在,日本東京新聞記者問(國務院)反邪教問題辦公室和原來610辦公室有什麼關係?劉京回答「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對‘610’問題怎麼有這麼大的興趣。」

第二個錯誤是引用了海外的說法,「有說法稱,610辦公室從成立到裁撤,歷經的三位中國國務院總理朱鎔基、溫家寶、李克強,均未在其正副主任負責人的任免令上簽字。」

這個說法本身沒有錯,但從系統角度,610屬黨務,法律之外的,任命本來就不需要總理。中共系統中這種一個機構兩塊牌子的都歸黨管,只是為了對外交往方便或偽裝而在國務院掛牌而已。

另外,文章談到落馬的領導小組副組長,周本順和張越都不是,周本順是領導小組成員,張越級別不夠。

為什麼會犯這樣的錯誤?是不是因此降低了文章可信度,可能性最大的是上面只告訴他們需要披露的信息,其它內容他們需要自己補充,部分內容只能到網上搜索。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故意引用一些不準確的公開信息,以避免消息完全是中共有關部門交給他們的印象。(橫河觀點)

為什麼選多維發布這些消息?負面清單發布後,所有媒體都公開了喉舌身分,鳳凰衛視集團直接就把劉長樂趕走派黨官接管了,香港黨媒也是基本公開,現在連以第三者放風的都不好找了,多維可能是唯一面貌還沒有完全公開的。傳達某種信息最合適了。

中共高層為何面臨用「吏」的兩難

10月16日,就是今天,多維又發了一篇文章「從傅政華落馬看習時代如何用「吏」」,特別提到從傅政華案窺見習近平時代在司法系統內用人問題上的考慮和忌憚。這裡列舉的事實大概沒有什麼爭議,但分析和結論卻沒有觸及根本。

首先通過傅早期辦理的一些重大刑事案件及其被提拔來說明中共高層需要這樣的「狠角色」,案例包括「1996年運鈔車搶劫案」、「1997年白寶山案」、「門頭溝襲警案」、「黃光裕案」和「馬加爵案」,還有在北京端掉了「天上人間」等,中共高層也需要這樣既敢打敢沖、不徇私情,又能辦成事的傅政華們。

這是他被提拔的主因,但另一面,就是權力導致的危險,「「刀把子」不光保衛政權安全,也要保衛各級領導人的安全。其核心人物不但深度參與各種隱密事件(如傅政華曾負責調查周永康案),還部分掌握國家和領導人的核心機密,位置極為重要。」

這裡似乎不僅在談可能性,而是未來可能定罪的部分內容。這裡要解釋一下,上次有觀眾留言說中央警衛局歸中辦,這個沒有矛盾,長期以來序列編制在公安部,指揮權在中辦,歸中央軍委管,屬於軍隊,還掛牌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警衛局。

這就是為什麼當年抓四人幫必須拉汪東興入夥。汪東興不參加,誰都調不動8341部隊,這是有指揮鏈的。

但多維文章的解釋很牽強,說「傅正華這一類的「酷吏」能否分清分寸,就在他們觀念的一隙之間。同樣,中共對「酷吏」的用與不用,也在社會治理需要的一隙之間。」

按照多維說法,「在其位者如果能夠謹小慎微、忠於領袖、私德無虧,也能平穩降落。但如果在政治上首鼠兩端,在黨內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生活上貪污腐化,那麼落馬也是早晚之事。」似乎一種類似走鋼絲的平衡,只要小心謹慎還是可以做到的。

問題在於,這個系統,610系統,從建立到組織機構,人員提拔,都是按照作惡的需要,能被選中,能在位置上坐穩,就必須作惡,就必須以破壞憲法法律作為日常工作,這是無法平衡的,本來就是因為無法應用法律才成立法外機構610的,不可能要求工作就是違法的去遵守某種規則。

另外,領袖講話和實踐是不同的,往往是對立的,如何忠於領袖?比如習近平最近大談民主、選舉等等,現在出來一些包括709家屬在內的人大代表獨立候選人,怎麼處理?幾年前獨立候選人都被抓被關,像江西的劉萍被判刑6年半。

從610和政法高官看接班人是怎樣練成的

至於私德無虧,610系統選拔不就是要沒有私德的人嗎?劉京文革開始是北工大的學生,和譚力夫兩個人在8月12日貼了一張大字報「從對聯談起」,向毛澤東和中共中央建議,要把「血統論」「提煉成政策,成為將來的本本和條條的內容。」

這是8月12日的事情,北師大女附中打死卞仲耘是8月5日的事情,後來所謂「紅八月」當中打死1,772人;是劉京提出血統論的。之前,他是文革工作組所支持的斗教師、整教師的人。一路飛黃騰達,沒有受到任何衝擊,後來和俞正聲成為康華公司鄧樸方的左右手。

還有一個例子是最高法院院長蕭揚,他嶄露頭角是在文革中,一位在大紀元網上為母親退黨的女士梅嵐冰講她母親的故事,她母親趙志英是中共上海地下黨體系的,1970年在廣東被專案組人員打死了鞭屍遊街,到韶關鋼鐵場大門口的時候,被當地工人和農民攔住理論,這時候,在人群當中鑽出一個人來,自稱在大學學過法律,懂得驗屍,當時專案人員就命令他簽署死亡證書,死亡的原因是「畏罪自殺。」

這個簽名的人就是蕭揚。後來就專門為被批鬥打死的人出具自殺證明。共產主義接班人就是這樣煉成的。

其實真正的原因是,中共需要這些酷吏,因為中共與人民為敵,不可能用好人。

以上就是我們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我的節目,請別忘記點讚、訂閱,同時幫我們把這個頻道轉發出去,讓更多有緣人看到。由於youtube停止盈利功能,為了頻道經營長遠考量,下個月我會在youlucky會員網站上做節目,希望大家到時候訂閱支持。同時在YouTube上還會和大家每週見面一次,感謝您的幫助與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橫河觀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