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洪災涉及7省 中共維穩刻意切割處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18日訊】10月以來,中國山西省遭遇罕見洪災,損失慘重。旅德水利專家王維洛對美媒分析了洪災形成原因,並指責中共政府消極救災。他還指出,這次洪災涉及7個省,當局故意將各地災情分開處理,以「降低」災害規模。

10月15日,山西政府終止省級防汛Ⅳ級應急響應,顯示這場2日開始的大洪災已告一段落,轉入災後重建。

官方公布,山西有將近176萬人受災,15人死亡,農作物受災面積350多萬畝,1.7萬間房屋倒塌,直接經濟損失大約50億元人民幣。烏馬河、象峪河、汾河、磁窯河等沿岸地區出現決堤、倒灌。

王維洛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這輪降雨並不是只降在山西,範圍很大,從河北、河南、山西、陝西到甘肅,包括四川、湖北,都遭遇洪災,這是一片雨區。但是中共的應急部門故意把這個大雨區的洪水災害切割開來,一個省一個省地講,因為如果把這幾個省的遭災人數加起來,就是一次重大災害。

山西洪災的同時,其它6個省也都有洪災報導,包括河北公交車被衝到河裡、甘肅滑坡掩埋村莊、陝西渭南縣洪水,還有所謂三門峽水庫「最大洪水」、丹江口水庫「最高水位」、漢江「最大的洪水水流」、嘉陵江的3號洪水等等。

這次山西洪災,中共官方也依照慣例,將其歸咎於所謂「史上最強降雨」。但王維洛指出,這次山西降雨,並非什麼「千年一遇」、「歷史最大洪水」。它只是10月份這個時間段裡的歷史最高值,而不是說山西在歷史上沒有過這麼大的降雨。

王維洛總結了山西洪災的4個原因。第一,中共從2013年改變防洪政策,用「海綿城市」取代以前的水庫,把錢都投入城市,古人留下的年年修理河堤的傳統防洪措施被擱置。

第二,過去的河堤只能抵禦一般的洪水,抵禦不了水庫泄洪的高速水流的衝擊。

第三,中共的防洪機制沒有系統地組織起來,只能依靠各地老百姓自發防洪。但是老百姓缺乏統一指揮,沒有裝備,也不知道怎麼幹,不懂什麼時候該堵,什麼時候該撤,一片混亂,一個小洪水就能釀成大災。

第四,最重要的一點是,防洪需要對河流上游的情況有很清晰的了解。這方面一個是靠政府內部指令,一個是靠新聞報導。但是山西洪水發生時,沒有看到官媒報導,民間消息也不是很多,比較凌亂。

山西10月2日爆發洪災,中共官媒直到9日才開始報導。王維洛指出,究其原因,是因為官媒報導和中共領導人重視程度緊密相關。他舉例說,1998年長江洪水「很大」,是因為時任黨魁江澤民到了一線。但第二年,即1999年,武漢水位同樣到達了歷史高位,但幾乎沒人知道。

王維洛指出,中共官媒在這次洪災中宣傳「保護文物」,一個主要原因是山西「紅色資源」很多,當局很在意。

王維洛說,關於山西洪災,他現在最在意的是中共如何解決175萬災民的生活。官方只撥款不到1億元人民幣,平攤到災民身上每人只有幾十元。北方10月已經很冷,這麼「救災」是要凍死人的。

他說,「中國(中共)政府再窮,你也不能救災款上就這麼摳(吝嗇)。」

(責任編輯:鄭鼓笙)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