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從莆田命案看中共維穩的惡循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莆田村民歐金中殺人案,不是第一起當代版逼上梁山,也絕不會是最後一起。

在這之前,明經國、張扣扣、揚佳、胡文海、姜文華、夏俊峰等許許多多懦弱膽小、老實巴交的底層平民,都被逼成了殺人犯。與這些殺人者不同的是,歐金中不僅是一個懦弱膽小、老實巴交的底層平民,而且是一個不求任何回報的見義勇為者,一個令人尊敬名副其實的好人。

福建當地媒體《海峽都市報》曾報道過歐金中救助兩隻海豚的新聞。

歐金中不僅救過海豚,還救過落水兒童。

30年前,歐金中還是個小伙子,卻默默無聞救了一個小男孩的生命。身在海邊,調皮搗蛋的小孩子背著大人偷偷去海邊玩耍,不久就被海浪捲走了。一群人上前營救都無可奈何,只有身高180多的歐金中,不顧自己的性命衝到深海里救出了孩子,救出來孩子已經不省人事了,好在老天有眼,經過搶救活過來了。後來歐金中自己因為救了這個孩子生了一場大病,連續輸液有一個多月,孩子的父母為了感謝多次送去營養費和營養品全部被推卻回來。

10月14日,一位自稱是「30年前被歐金中救起小孩」的中年男子開通微博並發視頻講述當年的獲救故事,他表示歐金中確實是村中「一個善良的有正義感的人」,對於如今的事態發展感到難過。

然而,就是這樣令人尊敬的好人卻因為窮盡了所有合法的維權途徑之後也無法保護自己的合法權利與尊嚴,最終被逼無奈揮起了屠刀。

不知諸位注意到沒有,不僅歐金中殺人案與以往的類似事件有所不同,這起命案發生後,網民的反應也與之前類似事件後有所不同——不僅同情的聲音多過以往,幾乎是全網同情,而且在同情的同時還出現了諸多「我也想殺人!」的聲音!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居住在事發地莆田一百公里之外的泉州商人楊柄輝在電話裡說,遇到這樣的事情他也會砍人的,「我們這裡的政府也是逼我,想拆我的房子,我不讓他拆,他們就抓我去關了八個月,無緣無故抓我們家裡五個人,我都想殺人了。主要是我們家裡經濟條件還不錯,為了兒孫我忍住了」。

家住福建龍巖的村民項錦鋒遇到的事情則與歐金中幾乎一摸一樣。項錦鋒在回復記者採訪時,毫不掩飾自己的憤怒,他說:「我也準備砍人了,雖然這是我不願意,也是不想發生的,不過有時候官府不作為,地方惡霸又欺人太甚,確實是非常氣憤。」

網友「廣州老狗」留言道:「不支持但理解其行凶行為。其實這種情況,我自己也曾經有過念頭,也是投訴無門,好在都過去了。可惜不是每個人都能挺過來。」

試想,連歐金中這樣一個令人尊嚴的好人最終都被逼成了殺人犯,廣大網民而且在他殺人後居然一邊倒的對其表示同情,更有甚者稱自己也想殺人的也大有人在,這一切說明了什麼?說明在中共的一黨專政之下,國人的合法權利與尊嚴已經被踐踏和剝奪到了何等地步,維繫正常生活的空間又逼仄到了何等地步,以至於越來越多的人不得不鋌而走險,更多的人則在鋌而走險的邊緣苦苦掙扎。正如一位網友感嘆的:「每一步都被堵死,走投無路,現實世界比電視劇更涼薄殘忍。」

而當一起起當代版逼上梁山發生後,中共從不從正面吸取教訓,既不因此減輕收斂對民眾的欺壓,也不嚴懲對導致殺人案負有直接責任的官員,甚至對民心民情也從沒表示過任何安撫,而是一味從反面吸取教訓,變本加厲的升級對民眾的打壓和防範。為何當代版逼上梁山層出不窮?同情支持殺人者的民眾越來越多?我想這就是根源所在。

層出不窮的逼上梁山與越來越多的同情支持者清楚的表明,當下中共的維穩已陷入了一種不可救藥的惡循環:對民眾合法權利與尊嚴的踐踏和剝奪導致民眾的被迫反抗,反抗被打壓後再進一步升級對民眾的防範和管控,接著又導致對民眾合法權利與尊嚴變本加厲的踐踏和剝奪,從而又引發民眾新一輪更多更強烈的反抗……。簡單的講就是:壓迫→反抗→新的更大的壓迫→新的更大的反抗……中共與人民為敵的本性註定了它不可能走出這個惡循環,只會越陷越深,直至在民眾風起雲湧的反抗中徹底滅亡。換一個角度說,陷入這樣的惡循環也說明中共的末日臨近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