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謎】失而復得的孩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大家好,我是扶搖,歡迎和我一起探索未解之謎

王瑤卿是近代京劇界大師,享有盛名。您也許不知道他,但肯定多少聽說過他指導過的弟子:梅蘭芳、尚小雲、程硯秋、荀慧生,這四個京劇大咖,王瑤卿根據四人嗓音外型與特長,分別指導,傳給他們不同劇目,使其成為其代表劇目。他本人則集青衣、刀馬旦的唱、念、做、打、舞於一身,可以說是近代京劇旦角藝術的奠基人。

王瑤卿之女轉世再回來

王瑤卿曾講述過發生在他親生女兒身上的一件奇事,令很多人嘖嘖稱奇。下面我們就來為大家介紹一下。

王瑤卿16歲成親,妻子的父親也是京劇著名花旦,「四喜班」的楊桂雲。婚後不久,小夫妻就有了第一個女兒。可是女兒在古稱「及笄」之齡,也就是15歲時,竟因感情問題得了抑鬱之症而死。

失去愛女,一家人十分悲痛,然而不久後的一天,她的媽媽就夢到女兒又回來了。隨後她又懷孕生了二女兒。二女兒到會說話的時候,就告訴父母說自己是姐姐轉世來的,還能指出姐姐生前所用的胭脂等化妝品所在之處,而且長相也和姐姐越來越像,有時和父母說話時提到姐姐都不說「姐姐」,而是說「我」怎麼怎麼。更令父母驚喜的是,從前的女兒善於刺繡,而二女兒也一樣,還將長女生前未完成的作品接著繡完了,連風格和技術都「宛出一手」。失去的女兒又轉生回來了,王瑤卿因此對她加倍的疼愛,宛若珍寶。

有一次,當時著名的文人也是篆刻家的侯疑始先生,偶然拜訪王瑤卿。倆人說話時,侯疑始犯了煙癮,在當時清末民初的環境下,有煙癮的人非常多。但王瑤卿唱戲要保護嗓子,因此從來不沾染此習。正覺得挺犯難時,二女兒竟然說:我從前所用過的煙具就在箱子裡放著呀,父親忘了嗎?原來長女病亡前為緩解痛苦曾抽過煙,有煙具。

父母在她死後不忍睹物思人,就把一些她用過的物品收起來了,時間一長都忘了。此刻二女兒說起前世的事情,王瑤卿早習慣了,見怪不怪,但可把來訪的客人驚呆了,仔細詢問起來,才知道事情始末,後來又將此奇事告訴了郭則沄先生。

王瑤卿的次女竟是已故長女轉世,此事件中涉及的王瑤卿、侯疑始、郭則沄都是民國時期的著名人物,不會編造出來此事。可以說是百分之百真實的。

溫妮轉生蘇珊:我回家來了

死去的孩子又轉生回來,並帶有前世特徵甚至記憶,東西方都有不少這樣的案例。美國也有。我們下面要說的這個案例,摘自史蒂文森教授的著作《記得前世的兒童》。

1961年,6歲的小女孩溫妮‧伊斯特蘭(Winnie Eastland)不幸死於車禍。全家人尤其是她的母親,悲痛欲絕。半年後,溫妮的姐姐莎朗夢見了她,她告訴姐姐說,她要回到家裡來。是真的嗎?對西方人來說,當時普遍對輪迴很陌生。

2年後,母親伊斯特蘭夫人再度懷孕,她也夢見溫妮回家了。她當時以為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1964年,她生了一個女兒,取名蘇珊(Susan Eastland)。在小女孩2歲左右時,一些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那時她剛會說話,每當別人問她多大,她總說自己6歲了,而這正是溫妮遇車禍去世時的年齡。

有一天,蘇珊在看到溫妮的兩張照片時,非常動情,說:「這是我呀。」她非要把其中一張掛在自己床邊,另一張隨身帶著,這個舉動持續有好幾個星期,蘇珊總說那是她的照片。

她還經常重複一句話:「在我上學的時候」,還講到在學校裡盪鞦韆的事。蘇珊那時還小,壓根就沒上過學,她最多只在自家後院蕩過鞦韆。倒是去世的溫妮,在去世前已經上學了,並且經常在學校盪鞦韆。

鑒於種種情形,伊斯特蘭夫人和丈夫不禁開始對輪迴產生了興趣。並且,她的丈夫還想起來,在產房等待蘇珊出世時,他覺得聽到溫妮的聲音清楚地說:「爸爸,我回來了!」

溫妮在世時,伊斯特蘭夫人有一個餅乾罐兒,蓋子上有隻貓。她常常和孩子們玩一種遊戲:孩子想拿餅乾時,她就假裝問貓咪這個孩子可以拿多少片。然後她學貓的聲音回答說:「喵,你可以拿一片」,或者「喵,你可以拿兩片」。餅乾的數目是媽媽估計孩子們是否真餓了而定的。

而女兒溫妮去世後,媽媽也是怕睹物思人,把這個罐子收起來,一放好多年不用。蘇珊四歲左右時,伊斯特蘭夫人又把它拿出來裝上餅乾。當蘇珊第一次要餅乾時,伊斯特蘭夫人沒意識到蘇珊不知道關於貓咪的遊戲,不加思索地問道:「好,小貓咪怎麼說?」而蘇珊的回答讓她又驚又喜,她學著媽媽的樣子用細細的聲音說:「喵,你可以拿一片。」

不僅如此,蘇珊還講了她不可能知道的事情。她講有一次和家人一起到海邊捉螃蟹,還講出當時在場的每個人的名字。而那正是溫妮去世前一年,他們全家去了華盛頓州的海邊玩耍的場景;蘇珊講說她和姐姐莎朗在牧場玩耍,她不怕馬,還從馬的身體下面穿過。而那時溫妮和莎朗確實是這樣玩的。

甚至在蘇珊5歲時,她堅持認為自己比哥哥理察大,而那時理察已經11歲了。去世的溫妮是比理察大3歲。

家人越來越相信她就是溫妮,有一次,媽媽問蘇珊是否記得住在街對面的小男孩格里戈里(Gregory)和喬治叔叔(Uncle Georgy)。其實她知道蘇珊從來沒見過他們,因為蘇珊出生在愛達荷州的另一小鎮。而這兩人是溫妮在世時他們居住的那個小鎮的人。

蘇珊怎麼說的呢?她:「我記得格里格(Greggy),我常常和他在一起。玩」「格里格」是小男孩格里戈里的呢稱,溫妮以前是這樣稱呼他的;而對於喬治叔叔,蘇珊也說她記得,還說:「我們去學校的時候經常停下來和他玩一會兒。」這是溫妮的習慣。事實上就在她車禍去世那天還在喬治叔叔家裡玩過。

蘇珊有一天還說起一件有趣的事。她說,有一次,她陪媽媽去打保齡球,媽媽把她留在不遠處賣食品的地旁,她就在那附近跑來跑去玩。有一個小男孩跑到她身旁,並吻了她,讓爸爸很生氣。伊斯特蘭夫人對這件事記憶猶新,不過她清楚地記得,這個事件的主角不是蘇珊,而是溫妮。

蘇珊和溫妮性格很相似,外向且隨和;另外蘇珊左臀上有一處胎記,這和溫妮被汽車撞倒的致命外傷位置一樣,這有醫院檢查報告的副本為證。

上述這兩例去世的女兒又轉生回來了,都讓她們的父母十分驚喜,失去孩子的悲痛心靈得到了安慰。

沃特,真的是你嗎?

有趣的是,不光是有去世的孩子轉生回來,還有去世的男友轉生為女友的兒子的,也算是另類的再續前緣。

這一案例也是發生在美國。1967年夏天,凱瑟琳(Catherine Wright)的男朋友,沃特‧米勒(Walter Miller)死於車禍,當時還不到18歲,開學時就要進入12年級畢業班。他和凱瑟琳相識近3年了,兩個年輕人彼此相愛,甚至準備宣布訂婚。那天晚上,沃特和朋友亨利‧蘇利范(Henrey Sullivan)去參加舞會,兩人都喝了酒,他昏昏沉沉駕車時,汽車衝出了馬路,他當場死亡,而他的朋友亨利則安全無恙。

凱瑟琳自然很悲痛,但她還是振作起來。一年後,與一名叫弗雷德里克‧萊特(Frederick Wright)的男子結婚,成為萊特夫人。在那段時間,她夢見了前男友沃特‧米勒。他還跟她說了話,說自己會再回來,會再為凱瑟琳畫畫。沃特生前已經展露出繪畫才能,已經是個業餘畫家了。

雖然對輪迴的概念很陌生,但凱瑟琳不禁好奇,她甚至突發奇想,沃特有個妹妹卡羅爾(Carole),也許沃特會投生到卡羅爾那裡。

她為什麼會這麼想呢?因為凱瑟琳在沃特去世後,一直與他的妹妹卡羅爾保持著聯繫。凱瑟琳夢到沃特時,卡羅爾已經結婚,而且正在懷孕期間。可是,卡羅爾的孩子出生後,並沒有任何跡象表明她是沃特。凱瑟琳和丈夫之後也有了一個女兒,但似乎也與沃特沒有關係。時間流逝,凱瑟琳漸漸就淡忘了此事。

然而,註定要回來的,一定會回來。1975年,也就是沃特去世8年後,凱瑟琳與丈夫又生了一個男孩,取名邁克‧萊特(Michael Wright)。邁克的出世及早期發育都很正常,儘管嬰兒時期呼吸上出過點問題,但很快就好了。

大約3歲時,不尋常的事情發生了。有一天,他突然說出「卡羅爾‧米勒」(Carole Miller),這是沃特妹妹的娘家名,但沃特去世後,他妹妹結婚已經成為卡羅爾‧戴維斯(Carole Davis)。小邁克只見過她兩次,除了她婚後的名字卡洛爾‧戴維斯,邁克對她一無所知。

邁克後面的敘述更讓媽媽凱瑟琳震驚了,他開始描述他上輩子車禍去世的細節。他對母親說:「我和一個朋友在一輛車裡,車子跑出了馬路邊緣,翻滾著。車門開了,我掉出去後就死了。」還說:「車窗玻璃撞碎了,我被抬到一座橋上。」他還提到,車禍發生前,他們還在高速公路的一個出口停過車,去了洗手間。他甚至說出了車禍前,他們參加的那個舞會所在的城鎮名。

凱瑟琳知道,兒子說的都是真的。因為當年那場車禍後,當地的報紙進行過描述並附上了撞毀的車禍現場照片,並講到沃特從車中被拋出,頸椎骨折後當場死亡,救護車停靠在現場附近的一座橋邊,將他的屍體運上車。

此外,凱瑟琳在和兒子的談話中,發現他還記得一些只有沃特才知道而邁克是絕對不可能知道的細節。邁克甚至還記得前世朋友,當年跟他一起參加舞會乘車回來的倖存者亨利的名字,知道他全名叫亨利‧蘇利范,甚至還講出了亨利的綽號。

由於事情太不尋常,萊特夫人想方設法打聽到了專門研究輪迴的著名教授史蒂文森,並提供了此案例。

看來輪迴之案例古今中外都有,已經不是個案,也有越來越多的人相信生命輪迴的存在。在今天的三個故事中,王瑤卿、伊斯特蘭夫人以及凱瑟琳都因為摯愛失而復得,而倍感幸運,倍加珍惜。其實,沒有前世記憶的我們,是不是也是應該這樣對待有緣相逢的人呢?因為他們曾經就是我心底最深的摯愛。

未解之謎,我是扶搖,我們下次見。

歡迎訂閱Youmaker頻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訂閱頻道Yout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訂閱未解之謎Telegram群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謎】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