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通脹來襲 如何影響我們生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19日訊】物價大漲,通脹真的來了?對人們生活影響有多大?中國最新經濟數據出台,隱現「滯漲」信號? | 熱點互動 方菲 10/18/2021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10月18號星期一。最近一段時間美國的物價大漲,從食品到房屋、汽車、家具等,幾乎全部漲價。加州油價近乎失控,有地方甚至超過8美元一加侖。美國9月份的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再次飆升,年增長率5.4%。不過有專家指出,通貨膨脹已是全球面臨的問題。那這背後的推手有哪些因素?對人們的生活有多大影響?

另外,中國第三季度的經濟數據出台,GDP同比增長4.9%,大大低於第一季的18.3%,和第二季的7.9%。而中共國家統計局14日公布,9月份的CPI同比上漲0.7%,PPI同比上漲10.7%。那麼如何解讀這些數據?中國沒有通貨膨脹嗎?今晚我們還是請來兩位嘉賓來討論這些熱點話題,兩位都在線上,一位是時事評論員Jason博士,Jason博士您好。

Jason:你好,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還有一位是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席教授謝田教授,謝田教授您好。

謝田:方菲你好,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我們先來談一談美國的通貨膨脹,我想先請Jason博士來解讀一下。Jason就是我覺得剛才我在開場白已經提到了,各個地方的物價上漲,CPI的消費指數上漲什麼的。所以通貨膨脹是不是真的來了?而且是不是並不像美聯儲年初說的那樣,是一個臨時性的、短暫的通貨膨脹。

Jason:來了是肯定的,今年就最近美國銀行爆出來一系列的數據,非常驚人。運輸的費用跟去年同期相比,漲了210%,房價漲了20%,然後其他的相應的費用,食品也漲了30%到50%。所以說美國這邊的話,美國銀行2021年是通脹震驚年。某種意義上講,整個這個通脹不是最近開始的,已經是有一段時間了。當然聯儲從年初的時候,很多人都在討論通脹的問題,聯儲當時就說,說通脹是短暫的過渡性。

但是這個短暫過渡性,看它在一個什麼樣的時間軌道、尺度上說的,你要是按人類幾千年的歷史,那可能幾百年都是短暫的。但是現在就很多人來說的話,這個通脹持續到明年是一定的。而且這個過程中,目前通脹雖然這個數字,剛才你談到了,前幾個月的通脹整體來說,已經到了比如5.4%,但是你要年劃到全年的話,是7.2%,已經是過去40年最高的。好多好多類似的數據,你毋庸質疑的,只要你去街上買東西,你都知道美國東西在漲價,而且這個狀態好像沒有緩下來的跡象。

主持人:對,對於民眾來講,一個是他注意到價格漲了。另外一個我覺得很多民眾注意到了,就是確實這個貨品有點缺乏,有的地方它連個照片顯示,貨架上確實是有的是空的。那當然這個特別是有一些跟節日相關的一些商品的貨架。我們知道說現在在有些港口,特別是加州,南加州像洛杉磯和它鄰近的港口,也有很多貨船壅堵在那邊。然後很多貨櫃要什麼9天以上才能卸貨什麼。就這些東西,它跟通脹有什麼關係?它又是怎麼回事呢?

Jason:通脹的原因有多種,其中一個原因是全球產業鏈,目前處於一個被衝擊震盪的一個狀態。這個衝擊震盪的話,其中包括你剛才談到的,比如說船從中國那邊運貨到美國這邊來,卸不下來。現在在洛杉磯港口之外,港口有好多船在卸貨,但是很多船排隊準備進港口的,現在比如大概有70多艘,前一段時間我看,這是歷史上最高。換句話說,巨大的這種運貨的輪船在海上飄蕩著進不了港口。

這是什麼原因呢?整個是多種原因,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整個港口的工人數量不夠,再一個就是卡車司機的數量不夠。這就牽扯到一個現在美國找不著人幹活,美國現在的勞動力的缺乏,是50年來最最高的。目前美國有工作的位子,空的位子大概有1千多萬。但是積極找工作的人大概只有800多萬人,整個就是說,空缺工作比找工作的人要多。當然現在美國的失業率最近已經降到了4.8%。

其實如果4%的話,你就可以說這個社會是完全就業,因為永遠也不可能是0%的失業率。總有這種找工作的人和目前的工作,因為技術,因為個人的興趣,它不匹配,所以總有人在找,然後總有空缺。所以說整體來說,目前來看的話,這種奇妙的現象就是,美國突然找不著人幹活了。當然有關這個方面的問題,有很多分析的文章,有多種因素,我們不在這細說。但是這也是個因素,就是造成了美國這邊幹活人不夠。

所以說美國這邊產業鏈,就是物資鏈不能及時的運作。同時的話,因為人員不夠,房子蓋的也不夠,其他的各種東西,也就是生產的產量也不夠,這些都是問題。在我看來的話,錢印得太多,然後全球供應鏈開始出現很多的這種卡殼的地方。美國這邊勞動力缺失等等好多因素聚集在一起,就產生現在一個表面我們每個人能夠看到的,就是好像是通脹,物價都在漲。貨物不足這個問題,至少在我當地看得不是那麼明顯。

但是我知道我當地的Costco,它對於比如衛生紙這樣的東西,它也允許,又變成了一家。

主持人:限量。

Jason:允許你買一大包,限量。這個某種意義上講,對於美國這種物資極大豐富的國家,這都是比較少見的現象。這從某個側面也能展現出供應鏈不是那個充足,不是那麼供得起大家可以買的這樣一個概念。

主持人:我看不少人就是把美國這個通脹,他認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政府的政策的問題。所以我想請您談一談,一個就是說你覺得現在這個通脹,在多大程度上和政府的這個政策有關?比如說你剛才提的印錢,然後在多大程度上,和人控制不了的其他的因素有關?

Jason:在我看來的話,比如說剛才我們談到了人力缺乏這個事情。人力缺乏這個事情早期很多人分析是有一個原因,就是聯邦政府在失業補助這個方面,發得額外的多,反向的抑制了大家願意進入勞動市場這樣的一個狀態。但是人待的時間長了,在家裡待的時間長了,很多人就退休了。所以說這個階段又出現了,大概整個疫情這一兩年,額外大概有200萬人,比預計的量要大多出200萬人選擇退休了,那麼這個又使得勞動力人口又再缺失。

再有就是說,你印錢印得多的話,大家某種意義上講,這種購買力好像莫名其妙就高起來。你比如說你發很多的這種失業補助,那麼生產的人很少,但是大家都有錢去消費,這個過程本身也會造成物資匱乏。再加上我們知道最近這段時間,很多地方又冒出來一個你不打疫苗,我開除你這樣的情況。本身人力就非常不足,再出現這種莫名其妙地要把人家趕回家。事實上這種事情還不是很普遍,但是這個現象已經開始冒出來了,有些地方已經出現這樣的情況。

所以說在我看來的話,人為的因素是非常多。但是當然你剛才談到了,也有一些客觀的,就比如說疫情造成的這個產業鏈的這種一張一弛這種衝擊,對於產鏈的衝擊。比如說去年全球從3月份開始,大家蹲在家裡頭,沒人開車、沒人出外,所以說整個你會發現能源、交通這方面,整個幾乎好多企業都關閉,甚至有的油田都封了,就不再生產油了。那麼這樣一個斷的,然後你再打開這個過程,打開就有個遲延度,包括汽車的芯片,當時也是覺得汽車沒人買了,所以我把汽車芯片的產能轉到其他方面。

結果很快一返回來,就發現這些東西能源現在不夠了,汽車芯片也不夠了。那直接就影響交通,這就是為什麼美國在交通方面,整個物價通脹了200%,就是整個物價上漲了210%。就是你可以看到就是說呢,確確實實任何一次整個社會的全方位的大的關停,然後呢再啟動,這個社會都會出現這種震盪,就是各種各樣的產業鏈都會有震盪,這個確確實實要花一段時間,才能把這個東西停止下來。就像是你一個皮球掉了個球,往上它就來回蹬的過程中,上上下下會有一段時間震動。這可能某種意義上講是一個客觀因素。但是呢,我剛才談到的目前我們遇見的一系列的這種極端延供的現象,他有很大的主觀惡化的這個因素在裡頭,就是說人的政策、政府的政策在惡化整個情況。這個是一個讓人非常痛心的情況。

主持人:那你剛才說印錢,美聯儲多印了多少錢呢?

Jason:我印象中好像就是說這個數字應該大概就是,因為美聯儲它實際上是不停地買債券,買很多,甚至有的人前段時間還買一些股票。整個這個數量可能有十萬億,上十萬億這樣的一個概念。就是說整個這個具體數字,我可能還要查一查。但是呢不管怎麼說的話呢,這是整個聯儲給這個社會灌的錢多到了,就是整個現在在投資領域,幾乎所有的東西都暴漲到了你沒辦法的程度。不管是美國的房價,還是股票價格,還是其他稀奇古怪的像比特幣這樣的價格,都漲到了就是讓你就是不可思議的狀態。他其實都是錢多,熱錢湧進來最後造成這樣的情況。

主持人:那還有一個剛才說到這個加州,比如說南加州港口的這個貨船擁堵啊,他以前可能就是什麼十幾艘,現在七十艘,甚至上百艘。這個為什麼跟全球供應鏈的相關呢?是因為比如說供應鏈紊亂,所以它同一時間來的船太多,就是它不均勻,還是因為什麼原因呢?

Jason:剛才我談到就是說呢,美國這個從三月份關閉以後的話呢,大概陸陸續續說從去年年底各方面就開始開放了,而且美國人當時掙了好多好多錢,就是整個疫情待在家裡,美國人沒有怎麼機會花錢,就會出現的話呢,一開放的話呢,又有錢,美國人就要花。所以說從去年九月份就出現了就是說呢,就是大量的中國那邊生產然後進口到美國這邊,美國這邊關稅其實已經沒有任何意義,因為美國這邊就是買,美中的這個貿易逆差屢創歷史新高的這種狀態,因為美國拼命地買,那全球的話呢可能就是能製造的國家,就少數中國這個主要的國家。所以說單向的從中國往美國這邊流的這個量是非常大的,大到這個什麼情況呢?

從中國到美國的貨櫃沒了,以至於貨運從中國到美國貨櫃原來一個貨櫃大概是一千到兩千美元,現在到高峰的時候,據說今年八月份甚至漲到一個貨櫃兩萬美元。這個之間漲了十倍。最近當然跌了一點。但是呢,這個就是一個衝擊,衝擊的過程的話呢,就會產生貨它不能順暢地來回走,它是等著然後聚一堆貨進來,那麼美國這邊的話呢,港口剛才我談了,因為人員的問題,因為其他的問題,吞吐量又不夠。所以說呢又把這個貨櫃累積到美國的港口,又回不到中國。整體來說的話呢,就出現這種哪都不順的這種感覺,整體這種就是原來就是很流暢的這種國際產業鏈,現在就變得這兒堵一塊,那兒塞一塊兒的感覺。

主持人:是,好的。那我請謝田教授來解讀一下,就謝田教授您怎麼看現在這個美國的通脹情況?就是它有多嚴重?然後它會不會繼續惡化?然後它會是一個比較長期的嗎?

謝田:現在應該說還不能用太惡化,只能說是通脹,就是通漲率比較高來說。因為我們看這個在川普總統最後幾個月,那個時候美國的通脹率都是1.4%,今年一月的時候只有1.4%。從這個今年四月份的時候開始這個通脹開始迅速地抬頭,四月份是4.2%然後呢,你現在已經連續五個月都是超過5%了,是吧,五月份開始就是5.0%,5.3%,5.4%。這個通脹呢,就是說你如果算起來的話呢,應該已經超過一個季度都是超過5%,你如果按這個美聯儲原來目標的那個通脹率,給他們一直在3%的話,希望維持在3%以下的話呢,你可以說已經快兩個季度都超過這個3%了,所以這個出現通脹,並且相當嚴重的通脹,是這個沒有問題的。

現在的問題就是說,它到底是不是這個是臨時的呢?還處於長期的?那當然美聯儲大概上兩個月呢,就一直在跟大家說,信誓旦旦的說呢,這個是臨時性的,他們不認為這個會持續進行下去。但是現在看來呢,就是說我們看到這個美國的CPI的一個主要的幾個部分,你比方說這個房租,住房相關的費用,這個佔CPI的組成40~50%的一半,然後呢,這個也上漲非常厲害。還有這個我們也看到這個美國各地食品,食品的價格上漲了很厲害,Transportation(交通)包括那個新車、舊車,還有汽油價格,都在上漲。所以這三項加起來就是中國老百姓講的衣食住行的那個食住行,這是構成了CPI的80%的都在這裡。而這三部分呢,你看不出來,除了房租可能會一點稍放緩的話,其他那個幾個都還因為沒有消停的跡象,所以這個通脹呢,肯定不會是臨時的。這點是肯定的。但是現在還沒有到讓這個美聯儲承認這個會是長期的持續下去。這個呢,我們還要看今年年底這幾個月怎麼情況。

主持人:那您覺得這個通脹和美聯儲這個超發貨幣多印鈔票有多大的關係?

謝田:當然有關係,現在美聯儲大概每個月它要購買國債大概1,200億美元。它已經購買了很久,所以它實際上持續在放水。但是我想這個是其中的一個原因,就是它要維持這個比較低的利率,它不希望就是說來阻礙這個美國經濟的發展,或是經濟的恢復,這是其中這個很大的原因。這是一個應該說是政策的原因。

另外一個政策的原因呢,實際上是政府的支出,我們知道美國拜登政府的支出,從最開始的1.9萬億的救助計畫,後來又到1.2萬億的一個計畫,現在又再談論3.5萬億的計畫,就是你的這個幾萬億美元這個三、四萬億美元就是要投入市場以後呢,馬上這個就造成了這個購買力的上升。所以這美國這個即使是在這個瘟疫期間,關閉期間,它實際上的購買力仍然是非常的強勁。雖然人們沒有出去逛街去買東西,但實際上他們在網上買東西。

並且很多那個在關閉期間催生了很多在網上工作學習呀,或其他相關的東西。所以美國市場這個需求非常強勁,這也造成了就是說中國的很多產品有非常大的那個吸引力。所以中國對美國的赤字,這半年來越來越高,越來越高,就在這裡。中國對美國的黑子,就是盈餘了,美國赤字了。就是說,中國的順差越來越高,所以這是一部分,還有一個呢,還有一點就是說,因為這個CPI的背後,就是消費者物價指數背後呢,事實上是這個PPI (Producer Price Index)。

我們知道在美國這個CPI現在是5.4左右。但事實上美國的那個PPI大概7.5%左右,那這個遠遠高於CPI兩個百分點。這個事實上是一個領先的一個經濟指數,就像中國一樣,那麼我們等會可以看中國的CPI、PPI的剪刀差問題。那這個PPI高達7%多,它一定會驅動CPI繼續增長,因為它這個生產者也好,製造者也好做,早晚會把他們這個價格壓力,或者他那個成本的壓力呢,轉嫁到消費者頭上。

所以我們認為那個下面一個季度的話,CPI可能還會繼續漲。就是說,你看這個生產者物價指數的那個趨勢來說,美國的通脹還是會進行的,這是第三個因素了。還有一個就是剛才Jason 也談到,整個國際供應鏈和整體運輸鏈的破滅。國際運輸鏈的破滅,包括國際海運,還有一個供應鏈重組,還有供應鏈的遷移,這些也造成了PPI的上升,因為海運的短缺,尤其是從亞洲,像美國這些,比如成本越來越高、越來越貴,很多貨櫃都積攢在這兒。對這些運輸商來說,他從中國、從亞洲,裝了一船東西過來,他回去沒什麼東西可裝,因為中國的進口仍然比較薄弱,亞洲的進口也比較薄弱。而美國的進口強勁,但是如果亞洲國家不購買大量美國的一些其他產品的話,他沒有這些集裝箱貨櫃需要運回去。

如果空船把這些集裝箱帶回去,這樣的話,又把運輸成本給推高了。所以你可以說有PPI的因素、有供應鏈的因素,這兩個當然都是跟瘟疫有關,這個可以說是不可控的外力造成的。但同時政策層面,一個是拜登政府的過度花費、過度支出,還有一個美聯儲這邊是按兵不動,這個也都對通貨膨脹有影響。

主持人:說到拜登政府的過度支出,我想知道對於民眾來講,這樣的一個通貨膨脹,對民眾的生活會造成多大的影響呢?是不是像您剛才所說的,反正政府很多支出也到民眾的口袋裡了,工資可能會提升,福利可能也會提升,所以物價上漲就上漲,對人的生活也不會造成太大影響,是這樣嗎?

謝田:會有影響,因為通貨膨脹,一個是物價上漲,我們叫通貨膨脹的原因,為什麼它叫inflation通貨膨脹呢?是因為最終跟政府過度的印鈔有關係。政府這樣印鈔的話,現在有些民眾可能中低層,底層的這些民眾,低收入的民眾,他可能暫時獲益,他可能會獲得比較多一點,甚至他拿到的錢,比如州政府的失業救濟,加上聯邦政府的補貼,他甚至超過了他原來上班能拿到的錢。即使拿不到那麼多,只要很接近的話,每個人都會算自己的小帳,如果我上班以後,每筆現金能拿的多多少,我何必費那個勁呢,還要考慮到上班的一些費用,開車的費用。

所以哪怕即使低於他原來的收入,很多人也不會去工作。這樣結果可能導致這一部分人不去工作,但是他有這個錢,他們也會花費,但是對大部分中產階級來說,他們可能拿不到這些錢,或者是拿的很少。他們拿著這些錢,也不足以讓他們停止工作。這些中產階級,這是對美國來說,這是一個最典型的中產階級的一個社會。他們就要承擔這個通貨膨脹帶來的負面影響。這個負擔,最終漲價這個負擔,一定會由這些中產階級,廣大中產階級來承擔。

因為對富有的上產階級來說,這一點點漲價,對他們也沒什麼影響,該怎麼樣就怎麼樣。所以最終實際上可能政府的一些福利計畫,發的這些補貼,可以讓部分的中下層階級暫時的獲益。但是他們因此可能會失去了一些工作的技能,離開了工作崗位,然後會發現以後,這些補貼沒有了以後,他們再回去職場的時候,他們可能已經缺乏競爭力了,所以把他們其實也給害了。這對他們來說,它是飲鴆止渴一樣的,傷害了他以後未來就業的能力,但是他現在至少還有錢可以花,但中產階級,大部分是中產階級,因為是上中產階級,他們就要承擔這個後果。

主持人:所以對於中產階級來講,他會有兩個擔心,一個是他的生活水準是不是實質上會越來越下降。另外一個,他如何保護他的資產,在這種inflation的情況下,你有什麼建議嗎?

謝田:當然生活一定下降,生活水準一定下降。因為購買力,因為現在美國的薪資還沒有上漲,現在幾乎不太可能。首先不管公司也好、政府也好,現在好像美國政府對那些失業的人,對那些拿Social Security的人,社會安全基金退休的人,對他們這些人的收入,可能做了跟通脹相關的調整,可能上漲了5%左右。但是對大部分薪資階層,現在薪資還沒有上漲。現在去跟這些公司談薪資上漲,也不太可能。政府支出,他也不太敢給這些政府雇員來漲工資。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食品上漲了20%,舊車價格上漲了40%,新車價格漲20、30%,對他們來說,就是直接的傷害,確實會造成生活水準的下降。

這個時候怎麼辦呢?但是現在一般人,可能還沒有太感覺到,剛剛開始感覺到這個痛楚,因為中產階級同時,也看到另外一點好處,他看到他們自己的房子漲價了,那些投在房子上資產漲價了,這個資產漲價。正好我們家外面院子想收拾一下,我發現我現在很難找到人,找到好幾個,他根本不理我,以前從來不是這麼一種情況,以前都是忙著過來給你估價,這回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

我一問他們行業,每一家都忙,每一家室外裝修,室內裝修公司都非常非常的忙,因為所有的人都看到房子在漲價,看到房子漲價,都想把房子趁機裡裡外外收拾一下,有的人可能要趁機賣房。有的人不趁機賣房,因為他覺得他那個房子iquity,淨資產增加的話,他心裡應該很踏實,他想把這房子弄好一點,準備出手。因為房子還是最大的一個資產,只要房子的資產沒有降,價格沒有降下來,然後401K現在還沒有馬上受到影響,股市還不錯,所以他現在會對通脹造成這種惡劣的、壞的影響,人們現在還可以忍受,但是我相信這個可能不會忍受太久了。如果這個一直持續到明年的話,美國老百姓就會不高興了。

主持人:是。Jason博士也請您很快談一下,如果繼續持續下去,有沒有可能進入這種滯脹的危險?經濟停滯不前,但是價格一直漲,而且對於人來講,他的資產保護。我覺得房子當然是一方面了,但是也有很多其他的,每個人有不同的情況,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他怎麼去保護他的資產?

Jason:滯脹,在美國好像已經開始了。美國的GDP最近好像預期的要低一些。通脹實現了,GDP增長沒有實現。所以基本上是進入滯脹的狀態了。在我看來,現在投資怎麼辦呢?很難。所有的資產都處在非常高的價位。所以現在進入股市、房市都是有很大的風險的。但是你不進入的話,又面臨著非常,就是通脹的壓力,你錢放在那兒,又是一個貶值的過程,所以現在美國人很惱火。

當然了,我們也看到了,隨著通脹數字在增長,拜登政府,特別是拜登的認可率不斷的下跌,這樣漲下去,大家還會對美國政府現在呈現很大的問題的。但是這個問題,我剛才談到了,因為現在通脹的問題是一個綜合因素促成的,我想拜登政府其實也沒有辦法。某種上講,美國人生活質量會下降,這是難以避免的一個現實。對於收入高的人應該感覺不到,但是特別是以前都沒有什麼存款,每個月基本上收入和支出,基本上是等同的,存不了什麼錢的,面臨著現在房價,特別是租賃房子的價格在不斷增長這樣的情況,很多人的生活壓力會非常大,這一點我可以預測到。

主持人:對,我覺得這個對於整體的特別是中產階級,像謝田教授剛才講的,其實真的並不是一個很樂觀的情況。

Jason:中產階級還好了。對,中產階級還好了。中產階級衣食應該無愁,我更擔心的是底層的那麼2、30%的人。他們原來就基本上沒有存款,那麼現在通脹來了以後的話,你就不知道…因為工資沒有上去,通脹上去、房租上去的話,你都不知道哪一個部分會讓他們整個生活產生斷鏈的情況。

主持人:對。好,那這樣我們再來談一下中國的情況。因為美國其實跟中國是相關的,美國的通脹也有人說你這是中國輸出的一部分。所以不管怎麼說,現在看中國最新的經濟數據,它一個是這個GDP 4.9是下降了,比第二季度下降很多。然後另外很有意思是CPI是0.7,然後PPI是10.7。所以你怎麼解讀這是中國沒有通脹嗎?還是怎麼樣?您怎麼解讀這些數據。

Jason:首先確確實最近剛出來的中國第三季度的GDP的增長速度,比預期要低,整體來說你就可以看到中國經濟現在是非常低迷。而且你說網上不管是跟人誰談起來,很多人都說上半年和下半年就是冰火兩重天。上半年大家還在搶房子,下半年房子就完全賣不出去了,就像一瞬間一樣就這麼逆轉了。那麼最近剛才你也談到了,中國這個CPI換句話說就是某種意義上講衡量消費者價格的增長數字,它官方報的數據只有0.9%。而它的PPI,也就是說生產廠商進貨的成本增長了10.7%。整個這個過程的話,這可能是過去一、二十年中國在原材料方面增長最高的年份。當然大家就是討論這個剪刀差的問題,就是中間差了生產材料的成本和他賣出去的消費者的價格差了10%,增長速度上減了10%。

這個的話在我看來就是兩方面,一方面最核心的問題就是疲軟。剛才我談到了中國經濟整體疲軟,更重要的是中國內需極端疲軟。中共在整個疫情階段,對於中國人的生計的衝擊事實上是非常大的,但是中共政府迄今印了很多很多錢,它不可能再像美國這邊印錢給老百姓發。所以說老百姓很多人,真的是已經進入了消費以外,不是降級的問題,就是消費在努力維持生計的這樣的問題。

中國現在這個消費價格就比如肉價,最近這段時間暴跌到原來我們知道就是將近20塊錢一斤,現在已經到5、6塊錢,有的地方。養豬的人已經虧得一塌糊塗了,就是每賣一頭豬只虧幾百塊錢那種感覺。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你可以清楚地感覺到,中國經濟它這一次CPI增長速度很低,它不是個好消息。它不是一個正常的整體社會沒有通脹的概念,是原材料的通脹已經不得了,但是企業因為整個消費疲軟不敢漲一點點價,但是企業這是維持不了的。這樣下去的話企業都得垮,你不可能說是進來的成本增加百分之十幾,出來不漲。

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要麼是未來報復性的通脹,就是在CPI這方面。要麼就是企業大量的倒閉,那麼企業大量倒閉,員工失業,那麼進一步消費降低,那就進入了一個惡性循環。所以說在我看來的話,中國低的CPI,低的消費者物價指數同樣是一個非常讓人恐怖的一個事情。

主持人:所以就是說它這幾個數據,特別是GDP這樣的下跌,是不是其實在某種程度上也是有一種滯脹的一種感覺,滯脹的信號呢?它只不過把的壓著沒有讓它爆出來,這個通貨膨脹。

Jason:對,其實你也可以談到中國的原材料、能源各方面價格都在漲,比如說煤價已經漲到了2600…

主持人:2800還是什麼的。

Jason:1800,所以說煤價造成了供電都不足了。那麼最近政府原來還跟煤電發電廠在那頂著不讓它漲價,最近完全放開了,各地政府都說隨著煤價,電價漲。那麼煤價漲電價漲,電價一漲所有的生產企業一定都是巨大的打擊,是個全方位深度的打擊,而且最近中國的油價也在漲。就是你可以看到這都是最上游的東西,這些東西它就像從上游沖下來一股水一樣,遲早老百姓會接著。而且這個過程中我談到了內需不足,整個人也沒有錢花,而且最可怕房地產,最近一下子低下來了。

中國一直房地產占中國GDP的29%,這是中國一個最大的一個推動的一個引擎。但是現在房地產也垮下去了,中國已經失去一切可增長的點了。當然了出口原來是它的一個引擎,因為現在全世界好像很多又都回到中國去生產,但是因為航運、因為電力又使得它這個出口又生產不出來、又運不出去。這些因素促到一塊的話,你可以看到一個完美的一個風暴,就是一個滯脹的一個風暴。

主持人:好的,那謝田教授也請您談一下。您怎麼看中國最新的這些數據,所表現出來的這個經濟的狀況?

謝田:首先中共這個數字絕對不可信,這個全都是假的,當然我們知道它造假它也是一個系統性的造假。系統性的造假的話,它自己也要製造一個內部有一個consistent,就是有一個連續性下來。那就是說它實際上原來那個高增長百分之十幾的高增長數字是假的,那時候可能沒有那麼高。現在降到4.9%的話,它也沒有這麼高,我認為很可能應該是負的,就是中國已經進入了經濟停滯、經濟下滑的問題。但是它這個系統性的造假能夠偷偷把之前到現在的這個數據一直給吻合上,但是它既然要吻合因為它是系統性的造假,所以它這個系統性的下滑這個趨勢它是一定掩蓋不了。所以這個中國現在問題經濟停滯、經濟下滑是肯定的。

那中國的通脹為什麼好像還看不出來?還沒有太大的完全爆發呢?這就跟中國那個什麼有關係,房地產的資金池有關係。它實際上是中共多印一些鈔票,它發行的天量的鈔票,很多被房地產給吸納了。把這個巨大資金持給吸納了,所以這些錢壓在這個房地產裡面。所以這個通脹的問題現在還不那麼嚴重,這也是為什麼中共現在特別害怕恆大或者這些中國房地產企業崩盤的問題。一旦這些崩盤的話,這個錢就會釋放出來,那個時候中國的通脹就會失控。這就是最大的問題,但是…

主持人:那您怎麼解讀那個剪刀差的問題?

謝田:你說那個剪刀差的問題,就說這個通脹現在你可以說它暫時把這個老虎關在了房地產這個籠子裡面,但是現在這個老虎也要往外衝了,因為這個籠子已經裝不下它了。回到剛才很重要的你剛才提到這個剪刀差的問題,就是它這個PPI實際上比CPI高出了將近10%,那美國的話將近是高出2%。那我們已經看到這個通貨膨脹的壓力了。

中國的高出10%為什麼這個產品價格還沒有上去?這個實際也跟中共的價格控制有關。這些製造商家他們被中共嚴格的命令,它不可以隨便漲價,中共的物價管理這些機構在壓制他們。就像那個電價的不給漲,其他很多產品也不敢輕易漲價。那不漲價,但是因為它PPI很高,因為它要進口一些不管從礦石、也好、鐵礦石也好,各種原材料、鐵、金屬包括能源、石油,所有的價格都在上漲。那這個價格上漲,那這個企業現在就面臨一個非常困難的問題。它這面中共不讓它對這個產品進行漲價,但它自己的那個成本一直在上漲,所以PPI這麼高。那如果PPI不能轉嫁到這個CPI上面的話,那這些企業就只能停產。那現在實際上很多企業確實也就只好停產,有的是中共限電一樣逼著停產,有的也不得不停產或者是破產。

所以這個事實上會對中國的問題的影響,就是會導致更多的企業,他自己知道是沒辦法賺錢。沒辦法賺錢,價格上漲的這麼厲害,以前中共還是用一些補貼的方式來補貼這些產品讓他們出口。但是你如果上漲太厲害,中共的補貼也跟不上的話,那這些工廠就只好倒閉,那就會出現真正的經濟的下滑的問題。所以中國現在第四季度下面的經濟走向,我認為中共會對這個房地產泡沫引發的金融危機會非常非常擔心。因為它會釋放出大量的流動性,會讓這個通脹失控,也會讓它那個金融機構破產。

主持人:是,所以中國經濟我相信對於這些企業來講,是非常非常不樂觀的。但是另外方面它也影響了全球,之前我們在談限電的時候,就是當然有一種陰謀論說中共限電是在下一盤大旗,是為了輸出通脹給美國等等。當然聽著好像陰謀論,中共官方也出來否認了。但是客觀上中共在不管是對於企業這個限電也好,還是其他的這個原因,導致企業關閉,甚至是停產也好。這個客觀上是不是確實就是導致了美國和全球其他地方的這種物價上漲呢?缺貨嘛!東西是不是就漲價啊,而且中國是世界工廠,它如果不製造東西了,你去哪裡製造低廉的東西呢?

謝田:像我們剛才談到美國的通脹的話,沒有中國產品的因素問題,所以它都不可能把它的那個通脹輸出給美國。美國的那個通脹,剛才我們提到了主要就這麼三點,對吧,跟中國那些事實上沒什麼關係。中共現在它限電也好,中共不可能把通脹輸出美國。因為中共輸出美國的就是它的這種廉價的產品,美國指望中共進口的都是這些廉價的產品、中低檔產品。而這中低檔產品中共也不敢漲價,它是不可能把這個通脹輸出給美國。因為它一漲價的話,美國這些採購商他們就會轉向其他國家,轉向越南、泰國、像印尼這些國家。

這些採購商是完全就是看這個國際價格、市場的價格波動來做,所以中共限電當然是屬於另外一個原因了。所以我當然另外寫了一篇文章談到這個限電的原因,我不認為這個完全是煤炭價格上漲的問題。因為現在看來中共已經加快了煤碳進口,煤碳價格也有所下滑。但是電力供應的緊張的問題仍然沒有解決,所以我不認為煤碳價格是主要的問題。

但是我這個文章裡也提到,有另外我認為其他的可能跟中共備戰、窮兵黷武和其他那個相關有關。因為限電的企業產業主要是集中在第三線內的企業,而不是在那個沿海那些個省份。那美國,中共怎麼樣去影響到全球的話?中共如果它現在因為這個經濟停滯的話,它進口的一些很多原材料減少,確實會導致加劇全球供應鏈的破裂。

主持人:是,而且供應鏈這個是在全球現在都有一個通脹的問題。好的,那非常感謝二位,今天沒有時間更多的去談這方面的話題了,以後機會再接著談。好的,那節目最後也提醒大家訂閱《方菲訪談》頻道。頻道連結在視頻的下方,在明天晚上也就是美東時間週二晚,我們會在《方菲訪談》頻道發布對於程曉農博士的最新採訪。歡迎大家訂閱、觀看和轉發。好的,感謝您收看本期節目,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嘉賓:

時事評論員:傑森
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訂閱優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關注YouTube:https://bit.ly/3li3tsK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