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辛傳】之九:催眠狀態下 精神對人體的影響

文/章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20日訊】蘇共祕密警察的首腦人物是由強悍的警衛隊守護著。這些警衛意志堅強,心思機敏,對外界的警覺性很高。一個沒有通行證的人,休想越雷池一步。梅辛使用催眠術,輕而易舉地「攻破」了警衛防線。在催眠狀態下,人的精神會對物質身體產生哪些影響?對催眠術的認知,帶給人不一樣的思路,不一樣的思維方法。

在《關於我自己》第四章「我還能做什麼?催眠」一篇中,梅辛介紹了他對催眠術的運用。

他說:「我對催眠術的掌握遠遠超出了人們的想像,這意味著我沒有權利不談論它。」在他的認知中,催眠術的起源非常古老。甚至在古埃及,就已經使用催眠術。

用催眠術「攻破」了警衛隊的防線

在此前的章節中,我們曾經介紹過,梅辛曾經使用催眠術,讓荷槍實彈的德國士兵交出了監獄鑰匙。士兵聽從他的指令自動進入牢房,安靜地坐在地上,沒有做出任何攻擊行為。在催眠狀態下,他們也沒有能力去做。梅辛就這樣成功地穿過了三道納粹哨崗,安全脫離虎口。

在莫斯科,梅辛見斯大林之前,蘇共祕密警察頭子帕夫洛維奇·貝里亞(1899年—1953年)曾於凌晨二點叫梅辛去吃「宵夜」。貝里亞被斯大林稱為「他是我們的希姆萊」,他是斯大林大清洗計劃的主要執行者之一。因他殘害了許多人,當時很多人都非常痛恨、懼怕他。在當時,貝里亞是僅次於斯大林的第二號人物。

他的警衛隊軍官意志堅定,訓練有素。為了測試梅辛,貝里亞出了一道題,讓他用催眠術指揮紀律嚴明的軍官們跳舞。通常情況下,在重要的國家領導人面前,軍官們不敢擅自造次。梅辛用催眠術,輕而易舉地「攻破」了軍人的意志。他們卸下所有的心防,當著貝里亞的面,毫無顧忌地跳起了華爾茲。

軍官畢竟不是舞蹈家,在催眠狀態下,「他們真的跳得很笨拙,很有大熊的風度」。突然,貝里亞大喊一聲:「夠了!」

梅辛即刻停止了催眠,用他的話說立即「解除了咒語」。那些軍官也隨即停止了跳舞,彼此面面相覷,他們的臉上掛著迷惑的表情:怎麼回事?為什麼彼此站得這麼糟糕,不是軍人的正確姿勢?

貝里亞作為僅次於斯大林的國家領導者,自然對他的安保工作也非常嚴密。當時那些世上的統治者相信,只要加派足夠的警衛隊守衛官邸,如果沒有通行證,任憑誰也無法進入銅牆鐵壁的「堡壘」。

貝里亞讓梅辛空手走出去,沒有通行證,然後再走回來。所有的警衛隊成員都很機警,反擊敵手的實力也足夠強悍。但是梅辛站起來,徑直走出去,穿過走廊,穿過了庭院,一直走到街上。那些訓練有素的警衛,對他似乎都不敢冒犯,甚至還帶著幾分敬畏。沒有一名警衛要求梅辛停下來,檢查他的通行證。

長久以來,警衛隊成員的實力一直讓蘇共官員引以為傲。然而,梅辛手無寸鐵,不需要任何槍彈武械,輕而易舉地「攻破」了防線。後來貝里亞問他:「你是怎麼做到的?」

原來梅辛走出去的時候,對見到的每個警衛發出催眠指令:「我是貝里亞。」當然,誰也不敢檢查首腦的證件。

這是梅辛運用催眠術的事例。在學界,對催眠術也早有研究。1850年,英國生理學教授梅奧研究催眠術,他發現,「被催眠的人失去了觸覺、味覺或嗅覺的能力,觸覺、嗅覺和味覺都被催眠了。」

催眠狀態下 精神對物質的影響

「在催眠狀態下,一個人的精神和物質身體都會受到催眠師的影響。多數情況下,在某種客觀力量的作用下,被測試的人都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

在波蘭,梅辛曾經見過一個不人道的例子。比如,這原本是一支普通的鉛筆,某位催眠師下達指令,說「那是一根燃燒的棍子,它會灼傷你的身體」。被催眠者,他的手觸碰到這樣的鉛筆後,會因「燒傷」而導致潰瘍。在催眠狀態下,人的精神會導致自己「灼傷」。

梅辛觀察催眠術,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對酒鬼進行催眠,讓他厭惡伏特加(俄羅斯一種烈酒)。我在X光機屏幕上看到了他的胃。儘管胃裡面什麼都沒有,它仍以最明顯的方式縮小了,急切地想把體內的『毒藥』趕走。」對酒精飲品上癮的人,人體自身有調解能力,在正確觀念的引導下,可以擺脫不良癮好。梅辛曾建議,嗜酒的人不妨嘗試一下,給自己的胃下令,讓它動起來。把酒精這味「毒藥」趕出去。

在催眠狀態下,人對冷熱的認知,也顛覆了人的觀念。比如某人面前放著一盆水,溫度是45℃。梅辛對她發出催眠指令:「您的面前放著一盆加著冰塊的水,請您把手放進去。」

受試者在催眠狀態下,立即會感到雙手異常冰冷,幾乎難以忍受,而且雙手會「凍」得瑟瑟發抖,血管也會急劇地收縮。在不損害身體健康的前提下,梅辛曾經建議,每個人可以嘗試一下,給自己的血管下令,讓它自行擴張或收縮。

在催眠狀態下,人們熟知的冷熱感受,更像是幻覺。催眠師打破了物質本身的真實溫度,讓受試者感受到完全相反的溫差,完全不一樣的冷熱狀態。

從催眠的結果看,人的精神對物質身體的影響和感知,或能帶來正面的良效,或會產生負面的創傷。

現代科學探索 催眠的使用領域

隨著科學的探索,從現代媒體報導看,催眠術已被用於治療和探索領域。在催眠師的指令下,受試者可以回溯前世今生。1967年,凱爾塞(Denys Kelsey)和其妻格蘭特(Joan Grant)合著了一部著作《多生多世》(Many Lifetimes),此後催眠回歸(Hypnotic Regression)方法正式被學者廣泛用於輪迴研究。

在現代實例中,通過催眠治療慢性消化不良和大腸激躁症,甚至,還可代替麻藥抑制疼痛。《Medical News Today》曾報導,專業催眠師艾力克斯‧藍奇(Alex Lenkei)在不使用麻醉劑的情況下,他通過自我催眠不感知疼痛,讓西薩西克斯郡(West Sussex)的醫生順利地為他完成了外科手術。為了以防萬一,手術過程中,還有專業的麻醉醫師在場。但在催眠的作用下,藍奇完全抑制了疼痛。

愛荷華大學的科學家也曾嘗試在手術中用催眠取代鎮靜劑,同樣收到良好效果。他們在2003年2月6日《愛荷華大學新聞稿》(校訊,University of Iowa News Release)報導了這項研究。

對於催眠術,梅辛強調一點,無論實施者,還是受試者,「都不能做出違背道德信仰和良心的事」。

參考資料:
Мессинг Вольф,《О самом себе》,P23,P26.
Мессинг Вольф,《Я – пророк без Отечества. Личный дневник телепата Сталина》,P35-P36,P39.

點閱【章閣:梅辛傳】相關文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