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外監禁酷刑折磨 親歷者揭「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黑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北京時間2021年10月21日訊】總部設在西班牙馬德里的人權組織「保護衛士」,本月初發布中文報告《囚禁:在中國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祕密監獄內》,引來廣泛關注。目前已到法國定居的中國人權工作者陳堃,加入其最新證言,揭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受害者遭受的種種不人道折磨。他接受本台專訪時,對七年前的這段經歷仍心有餘悸。

去年已移居法國的中國人權工作者陳堃,本月初看到「保護衛士」的報告後,決定把自己七年前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residential surveillance at a designation location, RSDL)的痛苦經歷,詳細紀錄發布。七年前的這個時候,他正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中,不見天日。

七年前的夢魘  至今猶有餘悸

「就這麼仔細地去想它,再把它寫下來的時候,好像身體仍然會發抖。」回憶起這段經歷,陳堃受訪時猶有餘悸。

陳堃說: 「我不知道是害怕,還是很激動,還是怎麼樣,就是身體上反應很明顯。報告裡提到的很多事情我也都經歷過,包括戴著黑頭套被抓,被關起來之後,前邊幾天時間不讓睡覺,甚至不給飯吃,等等這些。當你去回想這些的時候,真的是非常痛苦的。」

長近4000字的證言,字字泣血,詳述他和當時的女朋友(現在的妻子)如何在2014年相繼被捕,再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陳堃一共被關了81天,至今不知自己被關押的地點所在,只知道是一個住滿武警的軍事基地,24小時被兩名武警看管,只有上廁所、洗澡或審訊時才可以離開房間。如果不配合,就會遭受酷刑和威脅。

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是「柔性懲罰」?

他曾經被審訊人員用濕毛巾把手腕綁起,再用繩子綁在濕毛巾外面,然後吊在窗戶欄杆上,只有腳尖著地;兩隻手腕承受著整個身體的重量,再被審訊人員以電棍在身上到處戳。

陳堃在證言中這樣形容:「在許多普通人的認知裡,僅從名字上看,『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是一種頗為柔性的懲罰方式,遠比什麼刑事拘留、關押在看守所輕鬆得多。可是大家怎麼想得到,溫情脈脈的名字背後,卻是最恐怖的非法監禁和酷刑折磨。」

除了陳堃本人和他的妻子,他的弟弟陳玫去年同樣因「端點星」案而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家人接連為兩兄弟到處奔走,為全家帶來陰影。

陳堃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跟在看守所不一樣的就是,它都是單獨關押,而且你隨時都會面臨被各種形式酷刑的一個威脅。單獨關押的一個問題就是完全沒有人跟你說話,那種恐慌就是非常可怕。就是被逼,在一個完全被監視的情況下,而且隨時會被以各種形式折磨的情況下單獨關押。直到現在心理上,仍然會有很多創傷。」

中國近八年來祕密囚禁近六萬人

啟發陳堃以文字紀錄這段經歷的,是總部設於西班牙馬德里的人權組織「保護衛士」,於本月初發布的中文報告《囚禁:在中國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祕密監獄內》。報告圖文並茂,詳細曝光中國「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制度的非法監禁和酷刑折磨問題,並收錄了包括香港銅鑼灣書店前店長林榮基、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等人的經歷。報告披露,中國自2013年至今,以此方式祕密囚禁近六萬人。

在法外之地 「人間蒸發」

「保護衛士」主任彼得‧達林(Peter Dahlin),2016年曾在中國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他表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受害者的經歷有不少共通點,包括被關押在滿是軟墊、嚴防自殺的房間,被密集式審訊、被24小時監視等。他形容「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場所,如同「法外之地」,被關押的人如同「人間蒸發」。

彼得‧達林說:「這是他們在正式拘捕你以前,特設的一個專門系統,可以關押你六個月。這必須在正常司法系統以外的地方進行,這些都是由警察和安全部門營運的祕密專門場地,可以把你關半年。你沒有權利和家人溝通或接受法律諮詢,基本上你就是人間蒸發了。」

他表示已向聯合國相關部門提交報告,並與相關人士開會作詳細討論。據他了解,聯合國已向中國提出相關事件,嚴辭譴責相關行為,並準備根據最新證據作進一步行動。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責任編輯:竺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