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鮑威爾染疫去世 生前對中共友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美國CNN援引前國務卿科林·鮑威爾(Colin Powell)的家人通過臉書發布的消息,稱鮑威爾當天早上因新冠肺炎(武漢肺炎中共病毒)併發症去世,享年84歲。家人並表示他已完全接種疫苗。

1937年出生的鮑威爾,是美國歷史上首位擔任美國國務卿的非裔美國人,他的父母都是牙買加移民。在其大學畢業後,他在美國軍隊服役超過35年,1989年晉升為四星上將。他經常被描述為自艾森豪威爾以來最受歡迎的美國將軍。

鮑威爾在1987年至1989年擔任國家安全顧問,1989年至1993年任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期間參與指揮了波斯灣戰爭。之後退役,並在2000年12月被時任美國總統小布什提名任國務卿,是知名的溫和派。小布什稱讚他是「一位美國英雄,一個美國榜樣和一個偉大的美國故事」。2005年他正式離任。

對中國,鮑威爾有著特殊的感情。2006年,鮑威爾訪問中國時,在清華大學的演講中表示,儘管自己已經不是國務卿,但是對中國一直非常關注,對中美關係也非常關注。他透露,早在尼克松訪華的第二年,即1973年,他就以美國軍官的身分來中國訪問。鮑威爾表示,那時美國軍人到中國各處參觀可是件非同尋常的事;而且,他在中國一呆就是幾個星期。

顯然,鮑威爾那時可以到處參觀,應該是獲得了中共最高層的特許,所到之處應該也是事先安排好的。因此,鮑威爾得出的好印象有多少是虛假的呢?

無疑,早年的印象對擔任國務卿的鮑威爾的對華政策也有著潛移默化的影響。2001年7月28日,鮑威爾對北京進行了正式訪問。在訪華期間,鮑威爾向中共領導人傳遞有意改變因撞機事件美國對華政策強硬的傾向,他表示美國願意同中國發展友好合作關係,而不是對抗關係。他說「美國並不認為中國是敵人」,他還稱讚中共領導人「勇於改革、不畏風險」。他亦主動表示,「加強美中高層往來是十分重要的。」

2003年2月,鮑威爾在在職期間第二次訪問中國時表示,國際形勢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美中兩國合作的領域不斷擴大,美方希望這種合作關係得到進一步的加強和深化。6月,鮑威爾在會見時任中共外長的李肇星時表示,當前美中關係發展令人滿意,雙方在諸多的重大國際問題上具有類似的看法,並進行了很好的合作。

鮑威爾還在一次美國外交政策的演講中如此說道:「不論在亞洲還是歐洲,你都不會看到發生重大戰爭的可能性。事實上,完全相反的是,我們和中國正建立起30年來最好的關係。」

2004年10月,67歲的鮑威爾再次到訪北京。他在接受中共鳳凰衛視和CNN採訪時都明確表示,「台灣並不是獨立的,它不享有作為一個國家擁有的主權。(堅持一個中國)仍是我們的政策,是我們堅定不移的政策。」此言論被視為是給北京政權的「厚禮」。

同年11月,鮑威爾在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有線電視頻道採訪時再次評價中美關係,他稱,目前美國與中國(中共)的關係良好,他認為這是兩國30多年來「最好的關係」。他表示,美國想做的是與中國(中共)進行接觸,目的是與中國共同前進,而不是「遏制」中國。

在2006年其卸任後的第一年,鮑威爾再度來到了北京,並接受中共黨媒人民日報的採訪。鮑威爾表示,「中國的發展是世界的機遇,而不是威脅」,美國不應該將中國視為「敵對者」。

如今回過頭來看,正是美國政府包括鮑威爾在內的「擁抱熊貓派」推行的縱容政策,正是他們沒有區分中共和中國,沒有看清中共的野心,才使得中共藉機發展,得以竊取美國高科技、軍事、網絡等各方面情報,並從各個方面滲透美國,影響美國,導致美國今日的混亂。

而即便後來意識到了中共的野心,鮑威爾雖然也表示出了些許擔憂,但仍並未改變其根本想法。2015年,他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表示,中國的發展對美國而言將會是一種「挑戰」,但美國不應該將中國(中共)視作一種「軍事威脅」,應該用合作的態度來代替衝突。

有意思的是,作為共和黨人和共和黨政府的高官,鮑威爾卻多次在公開場合力挺民主黨的奧巴馬,不僅在2008年總統選舉時將票投給了他,還在2012年公開支持其連任。2016年,當希拉里和川普選情膠著時,鮑威爾再次公開支持民主黨的希拉里,並在大選期間,公開指責同為共和黨人的川普為「國際社會的棄兒」,還一再表達自己的厭惡之情。

川普當選總統後,鮑威爾時常與之唱反調,包括在對中共的政策上。2018年10月7日,鮑威爾和另一位前國務卿奧爾布賴特在接受CNN採訪時,批評川普將中共視為頭號對手的外交政策。鮑威爾依舊稱,中國(中共)不是敵人,美國在處理雙邊關係時應當尊重中國(中共),不要和中國搞「冷戰」。

在2020年11月的美國總統大選中,鮑威爾又一次站出來直言,他計劃將票投給民主黨候選人喬·拜登,並稱「我和拜登在社會事務、政治事務上都非常親近。我和他一起共事了35-40年,如今他成為候選人,我將投票支持他」。他繼續批評川普,認為他「不是一名合格的總統」」。今年1月國會大廈事件之後,鮑威爾宣布自己「不再是共和黨人」。

有限的資料使我們無法得知鮑威爾為何一直主張對邪惡的中共採取溫和的政策,也不清楚他為何身為共和黨人卻多次倒戈支持民主黨人,但背後一定有鮮為人知的內情。

不過,鮑威爾在打完疫苗後依舊染疫身亡,顯而易見在告訴世人兩件事:一是說明疫情的擴散其實與是否打疫苗並無必然的聯繫,疫苗對變異病毒效用有限,即便打疫苗同樣會感染上,甚至會得上重症、死亡。二是正如大紀元特稿指出,病毒是針對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個人、團體、組織、政府和國家的,只有遠離中共才能遠離病毒,而一直對中共保持友好甚至存在某種密切關係的鮑威爾顯然以身應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