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謝倫伯格:氣候災難被嚴重誇大

(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秋生翻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21日訊】「關於即將到來的氣候災難的報導被嚴重誇大了」謝倫伯格說。

「但是如果你讓你的圖表足夠高,然後可以任意挑選一個特定的時間段,你可以讓任何事情看起來很可怕。這是他們沒有給你展示的東西。」

從熱浪到森林大火,再到海平面上升問題,什麼是今天的記者通常不會告訴我們的?謝倫伯格說:「氣候危言聳聽者試圖做的是,他們試圖欺騙你,讓你認為氣溫上升如同是一場災難。」

我們應該如何看待「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IPCC)最近的報告?為了找到答案,我採訪了資深環保人士邁克爾·謝倫伯格(Michael Shellenberger)。

他是非營利組織「環境進步」(Environmental Progress)的創始人和總裁,著有《永遠沒有天啟:為什麼環境危言聳聽會傷害我們所有人》(Apocalypse Never: Why Environmental Alarmism Hurts Us All)一書。

謝倫伯格說:「基本上是陷入一種宗教狂熱,相信世界末日即將來臨,然後他們在這個思維框架內解釋他們周圍的事件。」

楊傑凱: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ept.ms/3fgTKSv
———————————-

楊傑凱:邁克爾·謝倫伯格,歡迎你再次做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謝倫伯格:楊,謝謝你再次邀請我。

世界正在變暖 但是朝正常方向

楊傑凱:邁克爾,外面有很多關於氣候變化和氣溫上升的新信息和新消息。幾週前,我在《今日美國》上讀到一篇文章,講的是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的調查結果,說7月基本上是有記錄以來最熱的月份,這預示著某種厄運。你有什麼想法?

謝倫伯格:是的,氣候變化是真實的。世界正在變暖。與前工業化時期相比,它已經上升了大約1攝氏度,但是從許多其它環境指標來看,事情正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

例如,最嚴重的熱浪發生在20世紀30年代。那是一個炎熱的十年,而20世紀30年代(至今)依舊是熱浪規模最大的時期。對於一般人來說,死於極端天氣事件的機率已經下降了99%以上。自然災害造成的死亡人數總體下降了90%。

我們生產的糧食比所需的多25%。估計沒有食物耗盡的情況。我們已經很好地適應了海平面的上升,我們還會繼續很好地適應。

荷蘭是一個很多地方都低於海平面7米的國家。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剛剛發布了一份報告,對海平面上升的估計中值約為半米。

所以我反對把人描繪成脆弱或超級脆弱的。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有生命力,更安全,至少在身體上是這樣的,儘管我們看到焦慮和抑鬱的水平在上升,尤其是在年輕人中,可能是由於社交媒體。

人們需要聽到的、但是卻沒有聽到的信息是:絕大多數環境趨勢正在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包括氣候變化。

人類處於氣候災難邊緣?實際比以往更安全

楊傑凱:這是很有趣。當然,當新的IPCC報告發布時,我們看到了很多頭條新聞。我立刻就想到了你,因為英國《金融時報》的一篇報導顯示了一幅溫度急劇上升的圖表。我在這裡引用一句:「人類正處於災難的邊緣,但是憑藉創造性思維和集體意志,我們或許還有時間避免這場災難。」這是一種非常非常不同的語言和信息,事實上,這與你所暗示的信息截然相反。

謝倫伯格:的確如此,來自聯合國的訊息是不負責任的。他們在IPCC的報告發表的當天發出的口號是「沒有人是安全的」。從技術上講,我想這是真的。我們都會在某個時刻死去,但是這話是非常誤導人的,因為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安全。

沒有人不同意這一點。今天,死於極端天氣事件的機率比過去低了99%。自然災害造成的死亡人數下降了90%以上。看看我們周圍吧,我們有建好的基礎設施。上YouTube看看1800年或1900年的生活是什麼樣子的,那時候我們更容易受到天氣事件的影響。

英國《金融時報》通過圖形藝術的魔法創造了一幅可怕的圖表。如果你能讓你的圖表足夠高,然後可以任意挑選一個特定的時間段,你可以讓任何事情看起來很可怕。這是他們沒有展示給你的東西。他們沒有向你展示糧食過剩的大幅增加,也沒有展示我們有的這些不可思議的洪水管理系統。

在某種程度上,世界上有些地方,比如在歐洲,有更多人容易受到洪水的影響。與此同時,死於洪水的人數大大減少了,因為他們有非常好的洪水管理系統。在某種程度上,歐洲有更多的人經歷過洪水,這是因為更多的人生活在歷史上發生過洪水的地區,即河岸,而不是因為降雨多了一點。

進步運動更像是一種病態的利他主義

如今,那些自稱進步主義者的人,以及這場進步運動,真正關注的是受害者,專注於拯救受害者、並扮演受害者,在很多情況下都是病態的。它決心救人,這是願望。在某些方面,這是一種權力之旅。

你得堅持認為別人比你弱,這樣你才能拯救他們。有些事讓人毛骨悚然。這是對傳統左翼進步政治崇尚人類的力量的詛咒,所以我現在不是一個進步主義者了。

進步主義已經變得更像是一種病態的利他主義,而不是一種賦權框架。我不在乎我們可以得到的任何標籤,但是人們明白我指的是什麼。我想按照人們慶賀戰勝壓迫的傳統來描述自己,從摩西到馬丁·路德·金,再到英勇抵抗中共統治的台灣人民,還有香港人民,以及抵制種族隔離的人民。

這些是我支持、重視的人們和運動。我不認為孟加拉人面對海平面上升半米的問題感到束手無策。這是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也是一種侮辱,它反映了一種相當神經質和歇斯底里的情緒。

楊傑凱:這是價值觀的根本轉變,真的。它的核心,是供奉受害者。你是這個意思嗎?

謝倫伯格:是的,就是那麼蠢。我希望我能說這背後有更聰明的東西,但它真是那麼蠢,認為受害者比其他人更有道德,認為我們可以把人分為受害者和壓迫者。我們知道人們是受害者,人們受了傷,人們被另一些人壓迫,但是這並不是故事的結局。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ept.ms/3fgTKSv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