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軍事】AI競爭 美國是否會輸給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21日訊】今日社會,武器和軍隊作用,被賦予比殺戮更深的意義。強大的軍力,往往用作威懾,維持世界和平及人類安全。戰爭,雖然變得隱蔽,但從未停止。【時事軍事】帶您到最前面,看清正邪之爭的細節和真相。

今天人工智能正在對世界的經濟和安全產生變革性的影響,就像電腦和網絡在過去25年裡所產生的影響一樣。然而,在美國及其盟友全力打擊中共的大局勢下,人們擔心與毫無倫理道德可言的中共相比,美國會失去其原有的優勢。

10月10日,有消息說,曾擔任空軍首席軟件官的尼古拉·查蘭(Nicolas Chaillan)上個月卸任後,抨擊五角大樓未能跟上其競爭對手中共的步伐。他認為美國和中共在網絡能力、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等領域的競爭是一場失敗的戰鬥,使一種悲觀的情緒開始蔓延。那麼事實果真如此嗎?

的確,中共出於稱霸全球的野心和對內維護政權的需要,在人工智能的商業及應用方面,已經成為一個全方位的競爭者。中共認識到,對14億人實施專制統治是一個巨大的挑戰,而人工智能在其中扮演了關鍵角色。中共正在利用技術來完善獨裁統治。

谷歌前首席執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曾說過,「如果蘇聯能夠利用今天亞馬遜領導人所採用的那種複雜的數據觀察、收集和分析,它很可能已經贏得了冷戰。」

中共在大規模數據收集方面的優勢使其在過去十年中縮小了與美國同行的差距。從面部識別、無人機到5G,中共在某些情況下比如對社會大眾監控等方面的力度恐怕無人能比。

在2020年的面部識別國際競賽中,中共團隊包攬了前五名。中國公司如海康威視和大華技術,它們控制著世界上1/3的攝像機市場。

2017年,斯坦福大學的研究人員創造出一種人工智能算法,僅通過掃描一張照片就能以驚人的準確度檢測出個人的性取向,使西方人感到震驚,最近加州政府禁止了面部識別技術。不需要太多的想像力就能判斷中共政權將如何應用這項技術。中共四大面部識別公司已經獲得了超過14億張公民照片的數據庫。一位在這一領域消息靈通的風險投資家估計,中共的面部識別公司擁有的圖像是美國同行的一百萬倍。

在中共治理下的社會中,政府、法律和公眾對隱私的態度,都為中共的人工智能發展開了綠燈。中國15個人口超過1000萬的城市和100個人口超過100萬的城市,在公共交通系統中部署傳感器,在「銳眼」計劃中部署攝像頭,監視公共和私人財產,以及一系列類似的信息採集技術,打造所謂智慧城市。

西方文明社會的普世價值與中共的做法完全相悖。由於個人隱私問題、對這一技術的使用受到道德、法律和價值觀的約束,所以美國基本上已經放棄了在這個領域中與中共的競爭。

中共的人工智能技術在社會控制方面大力度投入所形成的能力,並不代表在軍事領域同樣擁有優勢,更不意味著中共一定有機會在這一技術領域全面超越美國。在美國認識到這一挑戰的情況下,可以制定並執行能夠輕鬆取勝的戰略。

今天,領先的信息技術公司包括臉書、亞馬遜、蘋果、Netflix和谷歌,以及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他們大部分都在美國。亞馬遜的貝索斯(Jeff Bezos)形容說:「我們正處於人工智能黃金時代的開端。」

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的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教授認為,雖然中共在掌握數據的數量和質量上占有優勢,但世界上一半的人工智能超級明星在美國公司工作,而且美國可以從世界範圍吸引人才。這使美國能夠在人工智能創造性發展上,如深度學習等方面占有不可撼動的優勢。這是中共嚴密控制下的社會所無法比擬的。

這種創造性在歷史上曾經顛覆了戰爭的形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德國就發現了潛艇的威力,因此它引領了當時潛艇的發展。1914年,比利時外海一艘德國U型潛艇發現了英國軍艦,在90分鐘內,它擊沉3艘排水量高達12000噸的英國裝甲巡洋艦。直到這時,英國的海軍將領們才意識到潛艇致命的攻擊效率。但一切都為時已晚,英國人已經把他們的財富投入到能力已經過時的水面艦隊的建設上。

今天的人工智能是否會使投入巨大資金建造的各種導彈、飛機和艦艇,就像當年英國的裝甲戰艦一樣過時了呢?最先知道答案的國家將是推動研發具有開拓性前沿裝備的國家。

五角大樓正在塑造未來的戰爭模式,讓美軍在先進的人工智能參與下,從確定攻擊目標,到選擇攻擊手段,到下達攻擊指令,再到實際發起攻擊,全部動作在幾秒鐘內完成。

美國陸軍有「聚合項目」(Project Convergence)、空軍有「先進戰鬥管理系統」(ABMS)、海軍有「超配項目」(Project Overmatch),這是三軍各自的人工智能自主網絡。

這些網絡可以相互交織。它打破了軍種的界限,使戰場上無論是戰鬥機、坦克、地面控制站、衛星還是水面艦艇,不僅可以作為獨立的作戰實體運作,還可以作為關鍵的監視和戰場信息節點運作,能夠實時收集、處理、組織和傳輸大規模部隊的時間敏感數據。

五角大樓的聯合人工智能中心(JAIC)正在將這些相對獨立又互相融合的網絡服務整合成一個協調、高效、高速的全能戰爭機器。人們稱之為聯合全域指揮與控制(JADC2)。這是一個多元網絡,它跨陸、海、空、太空和網絡空間等五個「域」,將美國和盟軍部隊連接起來。在這樣的系統中,互連的複雜性、海量的數據和機器毫秒級運算速度,是人腦難以達到的。指揮官們需要某種形式的人工智能,幫助其管理細節並對要採取的行動給出建議。

這個系統將成就所有軍種實現在極短時間內打擊敵人的目的。敵人的目標與周圍的地形、來襲的敵人火力、導航信息以及在具體情況下最優的攻擊方式,所有信息都可以在這個系統中交流並給出決策,使攻擊者可以更快地贏得戰鬥。

當然,要使這個龐大的網絡系統能夠有效地運作,前提是遠程、高分辨率傳感器和精確制導武器等硬件裝備能夠摧毀它們的目標。

全域指揮控制系統的職責就是接收所有戰場數據,經過人工智能分析後,將目標判斷和決策指令傳遞給前方作戰的武器裝備,如導彈、火箭、槍支、炸彈等其它武器,完成最後的攻擊。

以陸軍為例,可以從深入敵方陣地的無人機開始,將前方情報傳輸給人工智能系統,經過威脅等級和目標數據分析,將優化的決策方案提供給武器終端,實現最佳的攻擊。從無人機或衛星發現目標,到使用地面戰車、直升機或地面部隊摧毀敵人,整個過程可以從20分鐘減少到幾秒鐘。

致命性自主武器(或者稱武器化人工智能)是五角大樓關注的重點。那些來自於對手的致命自主武器系統,有可能不受倫理、道德或人類決策的限制。俄羅斯和中共這樣的專制政權對手就是五角大樓擔憂的對象,他們快速發展的自主機器人、無人機和其它武器系統,可能脫離人類的控制。

五角大樓聯合人工智能中心指揮官邁克爾·格倫(Michael Groen)中將表示,先進的武器開發者、科學家和國際盟友認為,在堅持道德的基礎上,仍然可以取得戰鬥的勝利。他說:「我們相信,通過從一開始就引入人工智能原則和道德,我們實際上已經獲得了節奏、速度和能力。我們並不孤單。根據五角大樓的記錄,我們目前已經與16個國家建立了人工智能防禦夥伴關係,所有接受同樣的道德原則的國家正在聯合起來,思考和研究如何在這種結構下真正發展人工智能。」

有趣的是,考慮到人工智能支持的系統需要進行從傳感器、火力控制、武器系統和數據分析等一系列處理過程,也有運行速度和系統效率的問題。有時,人類的決策速度並不亞於無人控制的自主系統。

問題的關鍵在於,需要在整個殺傷鏈的循環中,在決策的頂層保留一個人類決策者的位置,以此來規避道德風險。而這個決策機制不一定就影響整個殺傷鏈的運行效率。

撰文:夏洛山(《大紀元時報》記者,曾經歷過十幾年的軍隊生活,主要從事軍隊的教學和一些技術管理工作)
製作:時事軍事製作組
訂閱時事軍事: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3V8J3zzkEXK8SJFR7Vg-9H1Ct0NU8Ay9
訂閱《時事軍事-夏洛山》YouTube頻道:https://bit.ly/3EqiiTG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