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獨立參選沒有用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0月15日,北京市14名市民聯名在網路上發表聲明,宣布以獨立候選人身分,參加即將在11月舉行的北京市區、縣人大代表選舉。引人矚目的是,14名候選人中包括了著名的「709律師案」中的受害人家屬王峭嶺和李文足,也包括了長期參與維權運動的野靖環等人。他們身披「請投我一票」的競選服裝,公布了自己的手機號碼和所在的選區。在聯合聲明中他們表示,「我們深感普通百姓與政府、人大、法院、檢察院等等部門溝通的困難……,我們願意替老百姓說話,辦事。」他們還打出了競選口號:「人大代表人民選,選好代表為人民。」對於他們的行為,大部分網民給予積極的鼓勵,但是也有一些不同的聲音,比較有代表性的看法是:中共的選舉制度是假的,以獨立候選人身分參與這樣的選舉根本不可能當選,這種抗爭沒有用。對此,我有不同的看法。

表面上看,上述觀點符合事實。今天中國的所謂「選舉」當然是假的選舉,獨立候選人,尤其是有追求民主的政治傾向的候選人,幾乎肯定是不會當選的。別說當選,恐怕連候選人資格都不會被通過。但是,這並不代表王峭嶺、李文足等人的參選就沒有用。首先,在一個專制社會中追求民主,是不能用「有沒有用」來作為行動判斷的標準的。如果只有「有用」才去做,現在的狀況下「沒用」就不去做,這就是一種從功利的角度出發看問題的態度;而一個社會的進步,往往是在一定的理想主義的帶動下發生的,如果只有「有用」才去做,就永遠無法突破現實的困境。

其次,我們要仔細定義什麼是「有用」,什麼是「沒用」。從這個角度看,王峭嶺等人的參選,如果以最終是否能當選作為標準,那自然是「沒用」的。但參選與當選不是一回事。且不管是否能夠當選,參選本身就具有重要的意義。獨立參選的行動,可以向國際社會證明,儘管中共對社會採取嚴厲的控制措施,但是來自公民社會的反抗的聲音並沒有完全消失,中國人並不都是習慣了被壓迫的奴隸,很多的中國人心中對於民主和自由是嚮往的。這可以引發國際社會對於中國的人權、民主問題更多的關注、同情,並提高支持的意願。

獨立參選的行為本身,也是一個勇敢的行為。王峭嶺他們並不是不知道儘管他們參選,但最終不會當選;他們也不是不知道,僅僅是他們宣布參選這件事,就會使得他們更加被認定是「國家的敵人」,很有可能帶給他們更多的來自專政機關的打壓和迫害。他們知道這樣做的風險和後果,但仍然站了出來,這樣的勇氣不僅值得我們欽佩,更會鼓舞更多的人跟進。社會進步需要勇氣,而勇氣是需要有人帶頭示範的。只有少數人不計代價地勇敢站出來,才可能有更多的人克服自己心中的恐懼。這一點,已經被歷史上很多從威權轉型到民主的過程所證實。因此,他們的勇敢當然是「有用」的,只不過,這個「有用」不是以「當選」這樣的結果呈現出來而已。

在台灣的黨外運動時期,政治犯家屬站出來參選並當選,是一個具有里程碑的事件。台灣的反對運動開始獲得廣泛的支持,就是從這些其家人曾經受到政治迫害的家屬群體投入政治開始的。雖然當時台灣社會的狀況與今天的中國並不完全一樣,但王峭嶺等709律師群體的家屬們,以及野靖環等長期受到迫害的維權人士能夠站出來投入選舉這樣的政治活動,也必將被歷史證明不僅是有意義的,也是「有用」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