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第三個歷史決議或成中共催命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中央政治局10月18日召開會議,決定將在11月8日~11日召開十九屆六中全會,會議將審議《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觀察家們將這個即將通過的決議稱為中共歷史上的第三份決議。

中共建黨至今已逾百年,按照紅色專家對中共領導「核心」的解釋,分三重,即中共是領導國家和人民的核心力量,政治局常委是中共的核心領導層,核心領袖是政治局集體領導的核心人物。也就是說,確立核心領袖本質上是對中共政權的一種頂層加固的維護方式。

中共黨史及文件對中共核心領導人的認定基本是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和習近平。習近平是在2016年十八屆六中全會上確立了核心地位的。外界從黨魁的歷史地位和所處時代考量,還提出了毛、鄧、習等三分核心法,即毛澤東完成了建黨和建國,鄧小平改革開放撥亂反正,習近平位處兩個百年交叉的變局之際。

但從新華社的通稿上來看,10月18日的政治局會議上,關於「核心」領導人的表述有了微妙的變化,黨媒稿件將毛、鄧、江、胡四人和習近平進行了二分法。新華社是這樣表述的:

「以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同志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團結帶領全黨全國各族人民推動革命、建設、改革取得了重大成就、積累了寶貴經驗。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團結帶領全黨全國各族人民取得新的重大成就、積累了新的寶貴經驗」。

上述文字中,只有習近平冠以「核心」之稱,毛、鄧、江、胡僅冠以「主要代表」。這一表述絕非空穴來風,這或將為六中全會上習近平的歷史地位定下一個不同凡響的基調。這與習上台以來的「定於一尊」、謀求終身連任、東升西降、民族復興等政治訴求似乎有了一個隱約的對應。外界也一度猜測習在打造全面左轉的強人政治,企圖塑造比肩並超越毛鄧的歷史地位。

新華社文稿將毛、鄧、江、胡四人功績用了「取得了重大成就、積累了寶貴經驗」來表述,而將習近平一人的歷史功績用了「取得新的重大成就、積累了新的寶貴經驗」語句,這種以一蓋四的論述,無疑是將習的歷史地位定位於超越所有前任者的高度上。

習近平上台九年來,打出了六張牌:反腐廉政、全面脫貧、共同富裕、國家統一、民族復興、人類共同體,其目的是要在國內建立一個強大穩固的以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為核心價值鏈的威權政治體制,國際上通過偷盜科技、吸收資本、文化滲透、一帶一路、2025中國製造、武統台灣等等手段輸出紅色霸權,建立全球共產治理模式。

毛時代的強人政治突出表現在竊政建國上,但經濟上基本是一窮二白,國際地位上也只是夜郎自大,前三十年,毛建立的政權基本是在血雨腥風的政治運動中度過的,朝鮮戰爭、三反五反、大躍進、反右、文革幾乎每一項都是毛的政治負資產,以至於鄧小平在1981年拋出的第二個歷史決議《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中基本就將文革徹底否定掉了,但鄧小平的政治智慧表現在對毛進行了三七開,因為否定了毛就等於否定了中共的合法性。

而毛澤東在1945年主導制定的第一個歷史決議《關於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是對王明等左傾路線錯誤的否定,這種否定只能使中共向著更加極權和專制的方向發展,而根本不會對中共獨裁體制本身有何傷害。

我們從前兩個歷史決議中可以看到,中共在不同的歷史階段所謂的自我否定,其根本的目標仍舊是維護中共的專制統治,強化鬥爭經驗,在不同的歷史階段做出適應內外部環境要求的梳理和調整,而絕不是還政於民,建立真正的民主自由的政治體制。

在1945年七屆六中全會之前,中共所謂第一個歷史決議出台之前的24年,從AB團到延安整風,十多萬革命者被中共以莫須有的反黨罪名殘酷消滅,第一個歷史決議無外乎就是對這些內鬥殘殺經驗的總結和理論再建。鄧本人被毛三次彈壓,鄧最後的權力遊戲是借著華國鋒的手剪除了毛的妻子江青和四人幫,然後又在六中全會上逼迫華國鋒辭去黨主席職務。

所以,所謂的黨的歷史決議,名義上是對歷史經驗教訓和回顧和總結,實質就是黨進行自我脫罪的遊戲,罪錯是個別別有用心的人的,黨依舊光榮正確,實現了偉大的揚棄。

習近平的第三個歷史決議正處在百年之變的當口,習和政治局能夠否定毛澤東、否定鄧小平嗎?能去全面否定文革,為六四翻案嗎?大概率不會。否定了這些就等於否定了中共,否定了自己的核心地位和政治命運。

第三個歷史決議將會如何編織?筆者估計會體現出三方面特點:一是對中共的百年史進行報喜不報憂的梳理,低調錶述前兩個歷史決議中已經否定了的歷史事件,藉此遮掩黨的醜聞與穢史;二是對毛鄧江胡四人的歷史上功績進行淡化表述,重在將歷史功績戴冠在中共頭上,對文革的批判宜粗不宜細,對六四維持原判,對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或不提,對這些人權議題和政治負資產基本採取維持庫存的做法,不做增減法;三是,對十八大以來的歷史功績高調宣揚,對習本人全面肯定和讚揚,樹立其無與比肩的歷史地位與核心領導權,對第二個百年做極盡能事的美好展望。

然而,共產黨為禍人間一個世紀,罪惡罄竹難書。如今的中共內外交困,國內民怨沸騰、經濟疲軟,國際上四面樹敵,與美國爆發新冷戰,與國際社會漸行漸遠。習近平為了保黨和上位核心政治地位,和江曾等政治死敵或斗而不破,與各方政治派別的角力或打打停停,做出政治上的妥協與利益交換,然而這樣做只是把內鬥的火焰暫時控制在十九屆六中全會所需要的溫度上,離明年二十大還有一年的時間,江派和各方政治勢力料想會不斷繼續動用各種力量挑戰習核心,屆時習的核心地位名分只會增加政治死敵的妒忌和反攻力度,多方惡鬥不止,最後是魚死網破。這份給中共歌功頌德的第三個歷史決議或終成中共的催命符。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