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觀察】610辦公室為何貪腐高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23日訊】「他們所遭遇的悲慘的經歷。就比如說像建三江(事件)這種事情,真的是讓人,怎麼說呢?難以用語言去表達出這樣的一種悲憤。」

維權律師吳紹平談到「建三江事件」時說,「法輪功學員被抓到這個所謂的法制學習班,然後律師去營救就被(公安)毆打,有的律師肋骨被打斷了幾根。」

建三江事件」起因是黑龍江農墾總局下屬的建三江農墾局在青龍山農場設立的所謂「法制教育基地」非法關押了數十名法輪功學員。2014年3月20日,維權律師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和部分被關押者的親屬,前往建三江要求放人。21日上午,所有人被農墾當局的派出所拘留並遭到酷刑。隨後一批又一批的維權律師和捍衛人權的公民前往建三江聲援,又有律師被非法綁架和遭毆打,15位公民被拘留並受到酷刑。

事件中,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等四位律師,累計被打折24根肋骨或胸骨。

現居美國、曾經在中國大陸做過多年維權律師的吳紹平,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中共)他們不遵守自己制定的法律,違反法律去設法制學習班,非法剝奪法輪功學員的人身自由,這是非常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當然我還聽說了,蘇家屯等等地方存在活摘人體器官這樣的一種事情。」

吳紹平還表示,中國所有涉及到宗教信仰自由的案件,實際上都跟610辦公室有關係。

神秘的610辦公室

610辦公室,全稱是中共中央防範和處理X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原是正部級中央直屬機構。其成立之初全稱為「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

610從一開始是個神秘代號,它的來由以及與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關係,其領導層的構成和機構的運作等,一直以來是不公開的。

法國國防部下屬的軍事學院戰略研究所(IRSEM)2021年9月20日公布的報告「中國(中共)影響力行動」,闡述了610辦公室的來龍去脈。

報告提到:「610辦公室於1999年成立,當時江澤民決定於6月7日召開其黨的政治局特別會議,針對法輪功人數在中國社會強大發展採取措施。這種精神修煉暨健身活動吸引了包括中共高層在內的數千萬追隨者。江澤民從中感到了對其黨的某種危險,因為黨不會容忍一個超出其控制的社會群體的存在。會議結束後,據指示成立了一個隸屬於黨中央委員會的領導小組,由政治局常委李嵐清負責,解決法輪功問題。6月10日,610辦公室成立,以執行領導小組的命令。」

「在黨做出決定後的幾個月裡,610辦公室在黨國架構的各級開設了分支機構,以構成在(中國)境內嚴密的管控網。」報告說。

華盛頓DC法輪大法學會發言人林曉旭博士對大紀元表示,江澤民專門在中共中央成立的610辦公室,是在法外成立的一個鎮壓機器,「它調用了中共政法系統的骨幹,也就是中共核心的一些打手,填充到這個610辦公室,同時賦予它法外之權。因為中國沒有任何一條法律能夠支持中共鎮壓法輪功。」

林曉旭說:「這個辦公室成立的起點,本身就是邪惡的,就是針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

維權律師吳紹平說:「中共最高層賦予這個辦公室很多的權力,可以隨意去抓捕和鎮壓宗教信仰團體。」

中共的「防範辦」和「610辦」兩個名稱時常混用。比如:2015年5月26日中共人民網一篇報導標題是:「劉金國不再擔任610辦公室主任」,內文則寫著:「劉金國現任中央紀委副書記,不再擔任中央防範和處理X教問題領導小組副組長、辦公室主任,國務院防範和處理X教問題辦公室主任。」

610辦公室的直接上級決策機構——中央610領導小組,除第一任李嵐清外,組長皆為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2012年前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任),包括李嵐清、羅干、周永康、孟建柱。2017年中共十九大孟建柱退位後,官方信息卻再未顯示誰來擔任上述職位。

610辦公室成立後共有六任主任,包括王茂林、劉京、李東生、劉金國、傅政華、黃明。但在2018年3月黃明離任之後,官方信息也未顯示誰是接替者。

2018年3月中共搞機構改革,宣布610辦公室職能並入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和公安部。不過,政府文件及網路公開訊息顯示,中央以下的省市縣級別的610辦公室依然存續。

從李東生到傅政華 610高層接連倒臺

2021年10月2日,曾於2015年至2018年間擔任中央610辦主任的傅政華被通報受查。

從2013年時任中央610辦主任李東生落馬開始,610系統高層接連被查,包括2014年7月落馬的中央610領導小組前組長周永康,2020年4月落馬的中央610辦原副主任孫力軍,2021年3月13日落馬的中央610辦原副主任彭波等。除了傅政華罪名未公開,上述官員均被通報涉貪。

近年來610系統被查官員眾多。大紀元記者蒐集到的部分名單如下:

中共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公安部26局「反X教局」原局長張越,河南省司法廳原廳長、原610辦公室主任王文海,中共山東省委政法委副書記、原610辦公室副主任惠從冰,江蘇省常州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原無錫市610辦公室主任杜榮良,山西省副省長、省公安廳廳長、原淄博市610辦公室副主任劉新雲,廣東省陽江市610辦公室副主任羅健,山東省萊蕪市610辦公室副主任韓克鋒,江蘇省連雲港市610辦公室原主任公方才,原河北省委610辦主任馬玉蟬,等等。

610辦為何貪腐高發?

在中國時曾為法輪功學員做過無罪辯護的維權律師吳紹平,對大紀元分析610辦的腐敗內幕:

「因為它(610)存在目的就為了維護它的政權,就不斷的去製造各種問題。比如說不存在宗教矛盾,他們就故意製造宗教矛盾;比如說法輪功信仰群體不存在的問題,他們刻意的去製造出來。為什麼呢?因為他們需要向上面邀功請賞,需要上面撥款給他們運轉。他們就去製造這種事情,甚至會去製造各種冤假錯案出來。那上面當然就會源源不斷的給他們提供資金,這大量的資金哪裡去了?」

「本身並沒有他們講的所謂的宗教問題、×教問題。那這些錢當然是以各種各樣的名義、維穩的名義,防範×教的名義給貪腐走了。」

吳紹平介紹610系統的利益驅動情況:「無非就兩種,一種就是用金錢。你抓了多少人,多少案件,我就給你多少錢,給你多少獎勵。另外一種就是權力,給你陞官。有了這樣的利益驅動以後,下面的人自然而然就會去迎合上意,去做出更多的這種事情。比如說公安部門會制定破案的指標,就會製造這樣的案件出來。」

一位不便具名的前中國人權律師也對大紀元表示,610在操控中共公檢法司各個系統和機構實施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人權律師在給法輪功學員辯護的時候,法官在自知理虧,又不得不判的情況下,往往讓律師去找政法委610。法庭只是通過判決給迫害披上一個合法的外衣。法庭只是一個道具,610辦公室才是真正的幕後黑手。」

專家:祕密經費涉及活摘器官產業鏈

華盛頓DC法輪大法學會發言人林曉旭博士披露,610辦涉及軍方系統活摘器官的罪惡。

國際上有關中共活摘器官的指控,是指中共政法委和軍方等部門被獨立調查者指控大規模系統性活體摘取良心犯的器官,供商業性移植給中國人或外國人謀利,被害者因此死亡。活摘主要對象是遭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以及部分其他宗教及少數民族團體成員,這些人士被關押在監獄等場地。

林曉旭說:「610是最重要的一個協調的機構。雖然一開始是軍方系統在做對法輪功的活摘器官,但是沒有經過610的協調,這些人員怎麼能夠憑空消失掉?它起到作用就是整個公檢法系統配合起來,一起在秘密的軍方醫院做這個活摘器官。」

「610通過各地的辦公室可以隨時決定哪些人被關押,哪些人配型,跟他們的秘密數據系統是匹配的。然後怎麼樣把它輸送到這個(移植)中心,或者是再去細化這一系列運作。沒有610的這個法外之權的話,很多事情還不能夠這麼秘密的進行下去。所以610絕對是活摘器官的積極參與者,主要策劃協調,軍方是執行者。」

「等到後來大規模的擴展到各地的非軍方的這個醫院系統,那更是610必須在集中協調。因為大部分受害的很明確就是法輪功群體,到後來才擴大到了新疆這些少數民族,其他被關押的政治犯、良心犯等等,這種做法是從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做起來的。這裡面牽扯到從上到下每個層級,怎麼樣能夠讓活摘變成一個大規模的產業化的盈利體系,同時要把這個信息,特別是器官的信息保密。沒有法外的610機構從中參與控制,各地是很難做到這麼密切配合的。」

林曉旭認為,整個活摘器官的產業鏈上,每一個環節610辦都會從中分到巨大的利益,而醫院從中獲利這是最表面的。

「這裡面巨大的利益肯定是回歸到610的。當然各地的財政、中央財政本身也會撥一大部分(資金)去支持610的運作,比如說各地抓捕法輪功學員,或者進行截訪,本身就要調動相當大的資源。各級政府又為了配合610辦公室的要求長期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監控騷擾、關押或者是搞轉化班等等,這一系列的費用,當然每一層級的610辦公室都瓜分一部分。所以這本身是一個黑化的鎮壓機器。」

汪志遠是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負責人,長期蒐集和研究中共活摘器官罪證。他對大紀元表示,中共用這個大國的利益,對政治各方面的影響,迫使很多國家在利益面前,對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沉默。隨著世界越來越認識中共的邪惡本質、對他們自身的危險看清楚的時候,中共活摘器官問題就必然會擺到議事日程之上。

汪志遠說,「國際上這麼多年來,對活摘器官的調查,已經可以說是掌握了如山一樣多、如鐵一樣的證據。」

中共對法輪功迫害變本加厲

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一直沒有停歇。近來,法輪功學員遭到抓捕的頻率增加,各種非法庭審正快速推進,甚至很多地區突破底線、拿老齡學員開刀。

據明慧網報導統計,2020年,至少有615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88人被迫害致死。綁架6659人,騷擾8576人,關洗腦班537人,流離所失122人,抄家3588人。1188名65歲以上老年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和騷擾,90歲以上17人,年齡最長者94歲。

2021年僅1至9月,就有至少930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其中9月份,25名65歲以上的老年法輪功學員被冤判,包括:80歲∼90歲10人、70歲∼80歲14人、65歲∼70歲1人。

在前中央610辦主任傅政華落馬後,10月4日,國際知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認為,這些人的落馬是政治鬥爭的結果,不意味著中共會在迫害法輪功方面改弦更張。

麥塔斯說,「(血債幫的)每個人,至少在黨內的高層都在為仕途做準備,每個人都想步步高陞。他們中的許多人都以迫害法輪功作為提升黨內地位的手段,包括薄熙來,包括周永康。(但)這並不意味反對他們的人,也反對迫害。」

旅美中國維權律師吳紹平則說,中共迫害信仰群體,已從法輪功擴大到很多宗教團體。

吳紹平說:「在過去,特別是從2001年到2013年、2014年這期間,主要是針對法輪功的案件。但是在2014年、2015年之後就開始轉向了全方位(迫害),包括家庭教會,基督教,很多的宗教團體,只要中共認為是不受他們所控制和約束的,都會把它列為打擊的對象。」

(大紀元記者駱亞、易如對本文亦有貢獻)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