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猛烈抨擊左派在摧毀西方 照抄馬克思教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23日訊】俄羅斯總統普京週四(10月21日)在一次演講中猛烈抨擊極左意識形態在整個西方世界造成的社會弊病。他警告說,這與俄羅斯在1917年列寧革命期間所發生的情況沒有什麼不同。

普京在索契(Sochi)舉行的瓦爾代國際辯論俱樂部(Valdai International Discussion Club)第18屆年度全會上發表了以下言論,會議的主題為「21世紀的全球震盪」。

普京的講話由口譯員翻譯,該視頻被上傳到俄羅斯政府網站。

「我們困惑地看到,在那些習慣將自己視為進步旗幟的國家正在發生癱瘓」,普京在活動上談到,「西方某些國家正在發生社會和文化衝擊。有些人積極地抹去自己的歷史頁面,為少數民族的利益採取『平權行動』 ,以及要求放棄對母親、父親、家庭和性別區分等基本價值觀的傳統價值觀·····」

普京說,西方國家有權做他們想做的事,但「俄羅斯社會的絕大多數」拒絕左派的思維方式。

「所謂的社會進步的人士相信,他們能給人帶來新的良知、新的意識,是更正確的事情。但有一件事我想說,他們想出的食譜並不新鮮。」

普京說,「這是我們在俄羅斯曾經看到的景象。在1917年革命之後,(列寧領導的)布爾什維克黨(Bolshevik Party)遵循了馬克思(Karl Marx)和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的教條。他們還宣布將改變傳統的生活方式、政治、經濟生活方式,以及道德觀念,(而)這是一個健康社會的基本原則。」

「他們(布爾什維克黨)試圖摧毀時代和世紀的價值觀,重新審視人民之間的關係,他們鼓勵對自己的愛人和家庭進行告密。當時這被譽為進步的征程,並且在全世界非常受歡迎,得到了許多人的支持。(但)正如我們現在看到的正在發生的情況。」

「順便說一句,布爾什維克黨絕對不能容忍與他們不同的其它意見。」普京說。

「我認為這應該能提醒你們一些正在發生的事情。我們看到西方國家正在發生的事,是帶著不解的心情看到俄羅斯過去的做法,爭取平等和反對歧視的鬥爭變成了在荒謬邊緣的侵略性教條主義,當以往的偉大作家,如:莎士比亞的經典(作品)不再是學校和大學的教授教材時,是因為左派宣告這些歷史上的偉大人物不瞭解性別或種族的重要性。」

普京舉例說:「好萊塢的一些清單提醒你應該在電影中有什麼平衡,比如在電影中,你應該有多少人物和演員,有什麼性別的演員,什麼樣的膚色,有時甚至比蘇共中央宣傳部做的還要嚴密嚴格。」

「而反對種族主義的鬥爭成為了一個崇高的目標,變成了一種新的文化,取消文化,變成了逆向歧視,逆向的種族主義。它使人與人之間產生隔閡,而真正的公民權利鬥士則正試圖消除這些差異。」

「馬丁·路德·金曾經說過這句話,他說,『我有一個夢想,我的四個小孩子有一天會生活在一個國家,在那裡,人們不會以膚色來判斷他們,而是以他們的性格內容來判斷他們。』那是一種真正的價值觀。」

普京繼續說:「布爾什維克說的不僅僅是財產國有化,也談論將婦女國有化。這種左翼新意識形態的支持者甚至想要消除整個男人和女人的概念,那些敢於說男人和女人存在(差異)並且這是生物學事實的人,他們幾乎都被排擠了。一號父母,二號父母,或者生過孩子的父母,或者將母乳說成是人奶。你這麼說,那些不確定自己是男是女的人才會高興。」

「我想說這不是什麼新鮮事,20世紀和1920年代,蘇聯的泰戈爾就提出了諸如此類的包裝:『新意識形態』,他們認為由此他們正在建立一種新的意識並提出新的價值觀,而且它們走得太遠,以至於我們直到現在都能感受到這些後果。」

普京總結說:「現在正在發生著一些可怕的事情,孩子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被教導男孩可以很容易變成女孩,把這種選擇強加給他們,並把父母推到一邊,讓孩子做出可能會毀掉他們一生的決定。如果我們直言不諱,就會被那些打著進步旗號的人說成是反人類罪,而有些人是有意要這樣做的。」

(記者陳北晨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林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