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中共配合俄羅斯軍演 反被俄利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0月21日,美國總統拜登公開承諾將保衛台灣。與此同時,中共軍隊卻配合俄羅斯環繞日本進行軍演。中共應該在試圖拉俄羅斯對抗美國,實際卻在幫俄羅斯公然挑釁日本。俄羅斯利用了中共,馬上就稱不會與中共建立軍事同盟。中共尷尬之餘,只好稱中俄「不是盟友,勝似盟友」。

10月14日,中共黨媒新華社報導曾高調報導,《中俄「海上聯合-2021」聯合軍事演習正式開始》,稱中俄海軍將在俄羅斯彼得大帝灣附近海域進行聯合軍演,隨後中共軍網報導了演習情況,但10月16日第一階段演習結束後,第二階段卻隻字不提。

彼得大帝灣實際就是海參崴的烏蘇里灣,被中共正式割讓給俄羅斯,中共軍隊跑到中國的失地配合俄羅斯進行近海防禦演習,也自知是醜事,後續並未大力宣傳。從10月17日開始,中共軍艦跟隨俄羅斯軍艦的行動,中共忽然緘默不語,只當沒有發生一樣。

10月18日,日本防衛省宣布,5艘中共軍艦和5艘俄羅斯軍艦罕見穿過日本本島和北海道之間的津輕海峽。

雖然日本把狹窄的津輕海峽開放為國際航道,但中共與俄羅斯軍艦的穿越,仍然挑釁味道十足。此次演練應該是俄羅斯提出的計劃,中共此時急需俄羅斯扮演盟友、對抗美國,也不得不隨行,但中共媒體卻迴避了報導。

岸田文雄9月29日當選日本自民黨總裁,10月4日接任日本首相。中共恰恰在10月1日至4日出動了最大規模的軍機騷擾台海。中共此舉應主要針對美國,但無形中也相當於給岸田文雄一個下馬威。

10月8日,習近平與日本新任首相岸田文雄通話,屬於祝賀性的通話,中共急於修復與日本的關係,但雙方的聲明大相逕庭;岸田文雄還算相當克制,仍然保持了禮貌。如今,岸田文雄剛剛上任半個月,中共軍艦就忽然穿越津輕海峽,中共高層等於直接挑釁岸田文雄,似乎還嫌事少。不過,這很可能並非中共高層的本意,而是眼睜睜被俄羅斯拖下了水。

日本與俄羅斯是多年勁敵,雙方曾屢次對戰。中日甲午戰爭後,俄國反對日本占領東北,隨後自己卻占據了東北。1904年,日本進攻大連旅順的俄國軍隊,殲滅了太平洋艦隊,又打敗了趕來增援的俄國波羅的海艦隊。日本隨後攻占了俄國在大連旅順的要塞,遼東半島和東北從俄國手中轉到了日本手中,也是偽滿洲國的前身。同時,日本也趕走了在朝鮮的俄國軍隊,占領了朝鮮半島;日本還占領了庫頁島。

日軍全面侵華的同時,也試圖向北繼續進攻前蘇聯。日本在太平洋戰爭中失敗後,前蘇聯軍隊進入東北,打敗了老弱病殘的關東軍,大量俘虜被送往西伯利亞,包括中國末代皇帝溥儀。前蘇聯要足了條件後,把東北交給共產國際在中國的代理人——中共,成為中共發動內戰的最大資本。前蘇聯還趁機占領了日本北方四島,至今沒有歸還。

俄羅斯和日本相當於宿敵,至今無法真正改善關係。俄羅斯軍艦穿越津輕海峽,應該確實想給岸田文雄一個下馬威,並趁中共急於展示結盟之際,故意拉上了中共,實際在挑動中日關係和中美關係;俄羅斯可能也會藉機向美國要更多好處。中共明知上當,但確實沒有盟友,也只好被利用

中共本想拉俄羅斯對抗美國,反倒被俄羅斯利用來挑釁日本。中共軍隊真想對峙的是美軍,對台灣高喊「領土完整」,卻遠離南海、台海、東海,偏偏到中國的失地海參崴與俄羅斯演習,不但丟盡了人,還被俄羅斯狠狠地利用了一次。

10月20 日,日本防衛省再度公布,中俄艦隊已經繞行到日本本島南部的島嶼。中共軍艦此次出海,相當於繞日本本島一圈,對日本來說是十足的挑戰。岸田文雄與前任首相安培和菅義偉相比,實際應該要溫和些,但中共此舉恐怕沒法令岸田文雄再溫和了,日本大選在即,日本國民恐怕會更加支持增加軍備,對抗中共和俄羅斯的威脅。日本國民討厭中共的態度應該會更堅決,中共黨媒自然迴避報導。

俄羅斯利用完中共,卻一點面子也不給。10月21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俄羅斯塔斯社記者提問:昨天,俄羅斯總統普京表示,俄羅斯和中國不會建立封閉的軍事同盟或軍事集團,關於這方面的猜測是沒有根據的。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只好稱,「雙方始終堅持在『不結盟、不對抗、不針對第三國』的基礎上發展長期睦鄰友好和互利合作關係」。

俄羅斯急於表白不願與中共結盟,但中俄軍艦的演習顯然針對了第三國的日本。汪文斌不敢提及此事,只能假稱中俄「不是盟友,勝似盟友」。

路透社記者隨後提出美國總統拜登承諾協防台灣的問題。汪文斌重複了套話,但沒有扯上「勝似盟友」的俄羅斯。近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公開表示,中共不需要武力解決台灣,實際等於不支持中共在台海動武。

俄羅斯沒有在台海支持中共,卻拉著中共挑釁日本。中共深陷孤立之際,除了得到「勝似盟友」的自我宣傳話題外,也只能被俄羅斯利用。中共的舉動勢必導致中日關係繼續惡化,中共軍隊在海參崴還丟了人,美國同時明確了防衛台灣的承諾,中共這一輪應該又輸了個精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