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傳聞又起 黨媒忙亂 二十大新爭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圍繞中共內鬥的傳聞再起,韓正、馬雲、宋平都被捲入其中。習近平連任的阻力是否忽然變大尚未可知,但中共黨媒顯然坐不住了,一面連篇累牘地歌頌習近平,一面還試圖回應各方質疑。十九屆六中全會的日期剛剛確定,新一輪爭奪又上演了。

反習派再攪局?

日前傳出,中共內部討論房產稅時,政治局常委韓正提出了異議,還似乎代表了眾多權貴家族,因為中共官員都不只擁有一套房。在中國大陸,老百姓也普遍關心房產稅的實施,有房的人還要再掏一筆錢,自然誰都不情願。

關於韓正的這一傳聞,也很快與習近平的連任掛鈎,被認為是反習派的某種抵抗。無論韓正的抗上是否屬實,房產稅遭遇中共官員們的阻力應該不難想像。10月23日,中共人大常委會公布,部分地區將進行房地產稅徵收試點,待條件成熟後制定房產稅法律。各種阻力最終沒能擋住房產稅,但似乎阻止了快速推進,目前試點範圍和相關細節還未公布,爭奪還沒有結束。

馬雲忽然現身西班牙,身邊的人是保鏢還是監控者,也成了傳聞的焦點。馬雲仍然能出國,被解讀成習近平對江、曾派的某種讓步,或者雙方達成了某種妥協;也有的認為馬雲被逼迫出售海外資產;還有的認為,習近平暫時放過馬雲,在對外擺樣子,安撫眾多海外企業。

這些猜測,大概是各派根據自身需要放出的風聲,至少表明反習派還在試圖攪局。前中共元老宋平也被順勢提及,稱宋平告知習近平,三馬(馬雲、馬化騰、馬明)亂華,黨內外不少人都等著習近平出事。

這些傳聞真假難辨,但習陣營卻不敢怠慢。習陣營的《學習時報》和人民網發表文章,「毛澤東為什麼要給老戰友薦讀《黃瓊傳》《李固傳》」。這等於用東漢的宮廷戲碼,類比現今中共二十大的權力爭奪戰,習陣營很認真地在對待潛在政敵,中共黨媒也很快開足了馬力。

中共黨媒猛抬習近平

10月 24日,中共黨媒新華社置頂頭條報導,《新思想引領新征程·時代答卷丨再闖新路看西部 接續奮鬥開新局——習近平總書記謀劃推動西部大開發譜寫新篇章》。

這篇文章顯然在暗示習近平將「引領新征程」,試圖為十九屆六中全會的所謂「歷史決議」鋪路、定調。這篇文章僅涉及西部,範圍比較有限,新華社同時又發表文章《學習進行時丨這個「價值」,習近平為何反覆強調? 》

文章所說的「價值」,是指「習近平多次在不同場合提及全人類共同價值」。文章稱,「習近平的倡導也是全人類的共同心願」;「世界需要全人類共同價值,為全球發展錨定航向」;「時代需要全人類共同價值,為人類指引美好未來」。

新華社再次把習近平捧為世界領袖,大概認為連任就順理成章了。新華社仍嫌力度不夠,同時還報導,「習近平《論堅持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德文版出版發行」。

這三篇精心安排的文章,應該算是十九屆六中全會前為習近平確定連任發出的預告。不過,習陣營也自知阻力不小,不得不試圖公開回應種種質疑。

新華社為何「十問中國經濟」?

10月24日,新華社忽然拋出《新華社重磅文章:十問中國經濟》,主動提及了若干敏感的經濟問題,包括:如何看待當前經濟走勢?消費投資後勁怎樣?如何應對限電問題?全球供應鏈新一輪重構,如何掌握主動權?如何守牢金融防風險底線?

這些確實都是當前的棘手問題,習陣營面對黨內外的連番質疑,不得不試圖公開澄清、闢謠、擺脫責任。

文章稱,「三季度經濟增速放緩頗受關注」,「面對經濟下行挑戰,保持戰略定力」,「信心比黃金更珍貴」,「經濟長期向好的大勢不會改變」。

文章承認面臨經濟困境,但並未提出解決方案,只能用「信心」搪塞。文章同時也稱,「當前消費和投資增速雖有回落」,但「超大規模市場潛力無限」。這些簡單的口號式答案並不能令人安心,反倒會增加更多的憂慮,可見中共高層對這些問題確實無解。

文章還承認,「今年外貿『前高后低』走勢將成大概率事件」,但也只能「開展補鏈強鏈行動,增強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

文章沒敢提及供應鏈離開中國的原因,也不敢提及中共不斷陷入國際孤立的窘境,更不敢提及由此而產生的大批失業。新華社罕見公開了眾多經濟問題,卻都沒有解決之道,實際沒能幫習陣營解套,更像在套牢。

文章還稱「劍指煤炭價格非理性上漲,加快釋放煤炭產能」,但也只能「確保民生用熱用電供應穩定」,沒有保證工業企業用電。文章還稱,「個別房地產企業債務違約是個案風險,對金融行業的外溢性總體可控」,試圖淡化恆大地產等可能帶來的房地產崩盤和金融危機。

文章最後稱,「在短期波動中認清大勢,在壓力挑戰中發掘深層動力」,「置身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戰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以習近平為核心,「中國經濟航船一定能行穩致遠」。

新華社這篇「十問中國經濟」的文章,核心根本不是為了提出問題、解決問題,而是最後要落到習近平的連任上。習陣營應該自知,對於這些關鍵問題的解釋比較牽強,於是很快釋放了新的氣球。

中共公開對氣候變化的新承諾

10月24日,新華社還發表文章《端好能源的飯碗 走好綠色發展之路》,引用習近平的話說,「煤炭能源發展要轉化升級,走綠色低碳發展的道路」,並稱「實現碳達峰、碳中和,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重大戰略決策」,「當今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篇大文章,將引領我們從既有的『勝利』走向新的勝利」。

這篇文章似乎解釋了煤炭供應不足導致停電限電的問題,並上升到了「重大戰略決策」和「大文章」的高度。那麼是什麼樣的「大文章」呢?

10月24日,新華社報導,《(受權發布)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見》 。這份標註9月22日就通過的文件稱,「到2025年……單位國內生產總值能耗比2020年下降13.5%;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20年下降18%」,「到2030年……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達到25%左右……二氧化碳排放量達到峰值並實現穩中有降」。

這應該是中共對外的最新具體承諾,中共高層或許準備以此作為中美關係和國際關係的突破口,因此被稱為「大文章」。這些目標能否實現沒人知道,但文件中確實提到,「出台煤電、石化、煤化工等產能控制政策」,「嚴格控制能耗和二氧化碳排放強度」,「嚴控煤電裝機規模」,「對未完成目標任務的地區、部門……通報批評和約談問責」。

這份9月22日通過的文件,恰恰與9月底各地忽然大面積限電停電的做法吻合。看來,中共高層對氣候問題做出了新承諾,各地都需要服從這篇「大文章」。這篇「大文章」應該也是習陣營用來支撐連任的一大題目,也公開了停電限電的內在原因之一。

為了習近平連任,中共黨媒可謂相當賣力;習陣營全力控制輿論的同時,也沒忘做最壞打算。

隨時可以軍管、動武?

10月23日,中共人大常委會宣布了幾項決定,房產稅試點最受關注;另一項決定也相當敏感,即「關於深化國防動員體制改革期間暫時調整適用相關法律規定的決定」,稱「深化國防動員體制改革期間,暫時調整適用《國防動員法》、《人民防空法》、《國防交通法》、《國防教育法》中有關國防動員以及人民武裝動員、經濟動員、人民防空、交通戰備、國防教育的領導管理體制、軍地職能配置、工作機構設置和國防動員資源指揮運用的規定。具體辦法按照黨中央的有關決定、國務院和中央軍事委員會的有關規定執行。改革措施成熟後,及時修改完善有關法律。本決定自2021年10月24日起施行。」

雖然沒有更多細節透露,但這應該意味著,中共軍委可以按照自己的規定,隨時進行國防動員的相關運作。換句話說,習陣營可以隨時對外開戰,也可根據需要隨時對內實施軍管,更多針對的恐怕是反習派。可見在十九屆六中全會前,習陣營為了防患於未然,要求中共人大無限授權,能更方便地對政敵動武,或防止政變。你死我活的政治鬥爭果真進入了白熱化,這很可能也是對反習派公開發出的決鬥信號。

十九屆六中全會前的準備似乎不少,但疫情卻突如其來,不但16省疫情難控,連北京也沒保住;各地還不斷出現爆炸、殺人等惡性事件。數百人的中央委員和更多的隨從們,將在兩個星期內從各地聚集到北京,給早已風聲鶴唳的六中全會又平添了凶險。

人算不如天算,這些政治算計真能如願,還是可能產生算計以外的結果,漩渦之內的人恐怕誰都沒譜。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