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維健:中共戰狼逼迫美國出戰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國提名新任駐中國大使伯恩斯(Nicolas Burns)對中國作出強硬表態,稱美中關係已經發生「根本性的變化」。他說,如果人事案獲得確認,他有信心美國能證明中國宣稱的「東升西降」說法是錯誤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新疆的種族滅絕、在西藏的侵權、對香港自治與自由的窒息和對台灣的霸凌是不公正的,必須停止」。他還表示中國違背所做的每一個承諾。顯然不能相信會遵守對台的承諾。

一個還未上任的大使對一個即將就任的國家作出如此強烈的抨擊,在國際外交史上是很不尋常。但是我們看看剛剛上任不久的中共駐美大使秦剛在歡迎他履新的會上,是如何對美氣勢洶洶:「希望美方特別要在涉台、涉港、涉疆、涉藏、南海等問題上謹言慎行,尊重中國的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停止干涉中國內政,不要觸碰和挑戰中方的紅線。」那麼我們可以說伯恩斯的強硬表態是對秦剛的回應,是被中共戰狼逼迫成戰虎。

伯恩斯的講話的要點,是不相信中國的承諾。這個立場是基於美國與中共四十餘年,將中共接納到國際社會中來所得到的教訓,以及最近中共在香港對「中英聯合公報」的背棄。伯因斯說他已與大部分歷任駐中國大使有過談話,都認為中美關係已不可能回到過去,將迎來一個新的不同時代。

我們知道國與國之間的關係最重要的是信任,那怕是交戰的敵國也要有信任,如果沒有信任外交關係也不復存在了。談判的時候可以寸步不讓,一當談下來簽訂了條約就得遵守。但中國卻屢屢破壞了國與國之間的基本準則,違反條約,廢棄協定。實際上中共在簽訂條約的時候就沒有想到要遵守,朱容基對世留談判官員龍永圖指示,不管什麼條件,先應承下來再說。可以說最為精典。

伯因斯不信任中國的承諾。應該是當今美國對中國的基本態度。但是我們仍然看到美國還是積極地與中國舉行各種談判,仍然是「衣帶漸寬總不悔」。遠的不說說近的,2020年中國總理劉鶴與川普簽訂的貿易協議,中方一半都沒有履行。戴琪又與劉鶴進行會談,還表示會談有了良好的開端。仍然沒有接受開端總是良好的,結果卻是惡劣的現實。拜登還派出特使克里到中國會談氣候問題。中共連人權問題都置之不顧,難道還會把氣候放在心上嗎?日前,白宮又表示已經安排了拜登與習近平的線上會談。在中共軍機大規模擾台時拜登還說他與習主席已經有過遵守的協議。如果不信任中國的承諾,那麼與中共的這些會談應該是多餘的,談了也是白談,如果一定要談,也不應該主動,必須在中國再三提出之下,並作明確保證再談,顯然美國並沒有這樣。拜登政府對中共的整體策略,依然是「對抗合作」那麼伯恩斯的強硬立場就得不到有力支撐。

伯恩斯講話後,中國媒體《環視》稱他「系統性地攻擊中國,這顯然不是正常情況下一位即將赴任中國的美國大使該做的事情」, 並說中國人根本沒必要隨著他的話語節奏費神揣摩華盛頓「到底怎麼想」。經過這九個月,拜登政府準備如何同中國打交道,我們已經看得足夠清楚了,不需要這位即將來北京的大使顛過來倒過去宣示、找補。並認為伯恩斯是資深的外交官僚,是美國對華政策的執行者,不太可能有個人突破力。從《環時》社論來看,顯然中共沒有將伯恩斯的話放在眼裡。不把伯恩斯的話放在眼裡實際是不把拜登的對華政策放在眼裡。

伯恩斯此去前途艱險,他要在拜登的「對抗與合作」中處理中美關係,同時體現自己不信任中共承諾的立場,對這位資深的外交家是新的考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