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電力緊張 中共當局依然強推「能耗雙控」

【獨家】文件泄福建泉州能耗雙控具體措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26日訊】近期中國大規模的拉閘限電不但迫使北方民眾面臨寒冬的威脅,亦給中國和全球經濟復甦的黯淡前景潑了一盆冷水。而大紀元近期獲得的福建省內部文件揭示了另一個嚴峻的現實:中共當局明知電力緊張,依然強推「能耗雙控」。

泉州文件披露能耗雙控成為領導考核標準

2021年9月份,中共福建省泉州市政府向轄下各縣市印發了一份考核黨政領導生態環境保護的《評分細則》徵求意見稿。

福建省泉州市政府2021年9月印發的,考核黨政領導生態保護的《評分細則》徵求意見稿截圖(大紀元)

該文件顯示,當下中共考核地方黨政領導環保政績的最優先指標,就是能耗雙控。其中,第一考核指標是「能源消耗降低」,第二指標是「二氧化碳排放降低」。

評分細則規定,用中共「十四五」能耗目標進行考核。

例如針對能源消耗降低,規上工業企業單位增加值能耗降低率的完成進度達到「十四五」能耗強度降低目標進度要求,得25%分值;未達到的,不得分。

針對二氧化碳排放降低,按照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強度年度降低目標的完成情況,予以評分。

所謂規上企業(規模以上企業),是中共的統計術語,目前指年主營業務收入2000萬元人民幣及以上的工業法人企業。

「十四五」規劃,是中共制訂的從2021年至2025年的國家規劃。其中提出完善能源消費總量和強度雙控(能耗雙控)的制度,要求2025年單位的GDP能耗和碳排放比2020年分別降低13.5%、18%。

中共在2015年的十八屆五中全會中提出能耗雙控政策,並在「十三五」時期建立了能耗雙控制度,將能耗雙控目標分解到各地區,進行考核。

《2021年上半年各地區能耗雙控目標完成情況晴雨表》(來源:中共國家發改委)

2021年8月12日,中共國家發改委印發了《2021年上半年各地區能耗雙控目標完成情況晴雨表》;福建省的能源消耗和碳排放降低完成情況同時被列入一級預警、標記為雙紅,表示形勢十分嚴峻。

福建開啟「限電」模式 專家不看好

與此同時,福建省的電力供應同樣形勢嚴峻。

就在中國東北地區9月24日無預警大停電的3天後,福建省泉州市政府於2021年9月28日發出「錯峰用電、節約用電」的倡議書。

倡議書稱,9月以來,泉州用電繼續保持高速增長,而發電機組出力嚴重受限,並且泉州已對工業企業實施了較大規模的有序用電。

2021年9月28日,泉州市政府倡議:錯峰用電 節約用電。(中共泉州市政府官網截圖)

泉州市的部分企業告訴大紀元記者,每五到十天就會停一次電,但名詞不叫限電、而叫「有序用電」,儘管這種用電安排是政府臨時通知的。

在泉州市做生意的私企老闆David Wang也表示自己生活的城鎮目前沒有限電,「就是當地企業被要求在晚上才能開工,叫做錯峰用電,晚上的電價也會便宜點」。

他說,當地尚未遭遇拉閘限電,「我從網上看到東北有拉閘,那肯定是政府行為,因為中國的電力都是政府計劃的。大規模停電嚴重影響老百姓生活。政府不同意的話,是不可能斷電的」。

福建省擁有相對豐富的水電、風電和核電資源,至少在2021年之前,電力供應並沒有像廣東、浙江這些鄰居省份那麼緊張。

根據福建省國企中閩能源數據(2020年年度報告鏈接 ),2020年福建省的用電量沒有超出電力供應量,當年福建省發電量2636.5億千瓦時,其中火電發電占比58.8%,水電風電占比15.7%;全省用電量為2483億千瓦時。

火力發電因為碳排放的問題,一直被歐美發達國家要求減少甚至淘汰。十多年前中共就加入了減碳的行列,並於2020年至少在口頭上突然加快了步伐。

然而,大力發展清潔能源的福建省在2021年不得不吞下清潔能源「靠天吃飯」的苦果。

據福建省政府旗下東南網消息,2021年福建省發電能力受限嚴重,由於主要水庫來水比常年減少35%,水電有效發電能力僅為裝機容量的1/3;風電占比甚至不足風機容量的4%。截至2020年底,福建省清潔能源裝機在全省發電裝機中占比高達55.87%。

清潔能源的高比重令福建省在2021年面臨不小的用電缺口。截至發稿前,該省年內用電負荷已經七次創歷史新高。

北京《國情內參》首席研究員鞏勝利認為,泉州市政府考核黨政領導的能耗雙控政績只是「第二步」,「政府降低能耗主要是針對發電廠以外的生產性企業,高耗能的企業要降低用電量,減少碳排放。」

他認為碳排放是個遙遠的故事,現在先要解決電力不足的問題,「這是第一步,就是開足馬力來發電」。

鞏勝利表示,中共這一次的拉閘限電是電力結構出了問題,算是一個預演。「因為火電在中國占了72%,火電一出問題,全國就電荒。」他說,英美加等國的火電比例都在降低,只有中國的火電沒有發生結構性變化,所以早晚要出問題。

對於中國各地限電的後續影響,鞏勝利認為,「電要漲價,對產業鏈也會有影響,物價會上漲。而且GDP肯定也要受影響,今年下半年會掉下來。」

David Wang則更關注私營企業的處境,「企業未來會不好過」。

他說本地很多企業都倒閉,很多人失業,只有電子類工廠的情況好一些。「不但市場在萎縮,政府也加強了各種檢查和罰款,不僅僅是能耗的檢查,還有倒查十多年的稅收和罰款,大大加重了企業的負債」。

Wang說,他相信政府是想透過各種形式回歸計劃經濟,還想讓老闆們吐出積累的財富。「我一個朋友做房企,現在政府既不讓他降價賣房,也不讓公司破產,想讓老闆們把自己個人的錢,包括轉移到海外的資產都拿回來還債」。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泉州文件暴露了中共當局罔顧民生的老問題,「政府一邊承認發電量不足,一邊還搞能耗雙控的考核,相當於把套在民企脖子上的電力枷鎖越勒越緊」。

不過,他說沒想到泉州市的民企老闆把問題看得如此透徹,「中國人已經看清了中共能耗雙控等各種監管運動背後的實質。中共確實是在利用各種政策、運動和標準,逐步壓縮民營企業的生存空間。其目的之一就是加強對全社會的控制」。

據中共國家統計局和國家電網數據,福建省是2020年中國用電最多的10個省份之一;其中泉州市是福建省內的第一大工業城市,以及能耗最大的城市。

在中國大陸,特大型中央企業「國家電網」負責運營全國的電力。

福建省的電力運營隸屬國家電網旗下的「華東電網」。華東電網覆蓋上海、江蘇、浙江、安徽、福建四省一市,所在地區是中國經濟、人口和電力負荷最集中的區域,2020年常住人口約占全國1/5,用電量約占全國1/4。

中共政府自2001年起啟動了名為「西電東送」的工程,將煤炭、水能資源豐富的西部省區的能源轉化成電力資源後,輸送到電力緊缺的東部地區。其中,備受爭議的三峽大壩和四川、雲南的水電,通過中部通道送至華東電網。

即使是在中共的「十四五」(2021-2025)規劃中,「西電東送」仍然是能源發展的重點,只是重心從火電、水電等傳統電源,轉向了風電、太陽能發電、水電等清潔電源和儲能設施。

中國拉閘限電的背景

在中國東北大規模拉閘限電嚴重擾亂甚至危及民眾基本生活後,當局的「能耗雙控」政策引發國內外輿論關注,被視為是地方政府強行實施有序用電(限電)的重要推手。

2020年9月22日習近平在聯合國大會上出人意料地宣布了2030年碳達峰、2060年碳中和的目標,並在今年加強了對地方政府在減碳上的考核。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費國和碳排放國,二氧化碳排放量占全球總量的1/3,煤炭發電約占中國發電總量的60%,發電廠燃燒的煤炭約90%是在國內開採的。

不過,中共官媒《中國新聞週刊》10月初引述專家的話稱,東北限電其實與「能耗雙控」無關,主要是電力供應不足,是燃「煤」之急。該文特別指出,在東北,因為軍工等重要電力用戶的緣故,「可執行有序用電的客戶,僅占最大需要限電負荷的20%」。

值得注意的是,當局發布的數據和政策顯示,中國的燃煤之急與中共施政直接相關。

1. 政府管制電價,致使煤、電價格倒掛嚴重。

中共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21年1-8月份規上工業企業主要財務指標數據顯示,煤炭燃料加工業利潤暴漲2471%,而供電供熱業利潤下降15%。對於中國的發電廠而言,最主要的成本支出就是燃煤成本,煤電價格倒掛讓發電廠賠錢發電。

在停電危機的倒逼下,中共國家發改委10月12日發布通知,自2021年10月15日起有序放開全部燃煤發電電量上網電價。同日發改委開會,要求加快釋放煤炭先進產能。

2. 限制澳洲煤炭進口。

2020年中共對國內煤炭最大產地內蒙古展開了煤炭領域專項整治,對涉煤腐敗倒查20年,近千人落網。不過副作用之一是煤炭產量大幅下降。

2021年的電力短缺迫使中國從更遙遠的國家進口煤炭,從而推高了全球動力煤的價格以及國內的發電成本。

儘管進口煤炭通常只占中國煤炭消費總量的10%,但進口燃煤確實能解中國當前缺電的燃眉之急。

然而中共因為澳洲政府呼籲獨立調查新冠病毒(COVID)疫情,自2020年9月起就實際禁止了進口澳洲的煤炭。澳洲是中國最大的煤炭供應國。此舉加劇了中國動力煤供應緊張的狀況。

除了上述因素,知名旅美學者程曉農10月初向大紀元表示,中共大規模限制用電的背後暗藏討好美國的因素。程曉農認為,習近平當局不惜拉閘限電,強推能耗雙控,目的是與美國政府就氣候政策做交易。

(記者駱亞、顧曉華對本文有貢獻)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