縮減校外培訓機構 評:中共恐慌心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26日訊】中共教育部日前發布「雙減」工作典型案例情況,其中,北京和上海都大幅減少校外培訓機構的比例。對此,原北京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表示,中共打壓校外培訓機構是出於一種恐慌心態。

10月25號,中共教育部發布「雙減」工作試點地區典型案例。其中,北京把校外各類培訓機構減少了60%,上海把義務教育學科類培訓機構減少了21.7%,鄭州則排查了校外培訓機構五千多個,下發停辦通知書兩千多份。

此外,上海和鄭州建立校外培訓機構所謂「黑白名單」制度,北京也建立預付費資金監管機制,強調要從嚴從快大力整頓校外培訓營銷現象。

原北京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表示,中共對中國人口負增長有恐慌心態,它把這個原因推給校外培訓機構,因而進行打壓。

原北京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中共這一個措施是恐慌式的措施,它是驚慌失措,前提是人口縮減超出想像,(人口)負增長這個數值太大,它就簡單歸因說大家不敢生孩子是因為教育,這課外輔導是不是給孩子壓力太大,簡單的把它歸為這個是課外輔導機構這種商業利益的趨使,使得這些孩子受到摧殘,或者家長跟風,我覺得它這個歸因不對。」

李元華指出,在中共治下,家長送孩子到校外培訓機構是一種被迫的選擇。

李元華:「中共的教育發展極不平衡,在任何城市都有重點學校和非重點學校,在一般的學校裡還有重點班和非重點班。一旦這個孩子沒有特權,他想得到優質的教育資源,他只能靠家長的繼續投入,選擇一些高質量的校外培訓機構來提升這孩子的教育水平,這是他被迫的一種選擇。」

李元華表示,中國越底層民眾越想通過孩子的教育來提升社會階層。

李元華:「越底層的百姓越想改變生活現狀,去把注意力或者精力或者錢財花在自己子女的教育上,甚至他想通過孩子的教育讓他有一個社會階層的提升,以至於整個家庭生活狀況的改變。這是大家願意這麼大量的精力、金錢去投入課外輔導的主因。」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近日也對大紀元表示,官方說「雙減」的目地是去產業化,中共打擊校外培訓機構是為了確保中共紅色意識形態占據絕對壟斷地位。

新唐人記者李珊珊、陳潔、周天採訪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