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許家印大出血?又一百強房企暴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27日訊】各位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Iris,陶明。大家好,我是秦鵬。今天是美東時間10月26日(週二),京港台時間10月27日(週三)。

今天焦點:黃明志流淚,正面回擊中共封殺:「很多人已覺醒」;傳許家印被逼用個人財富替恆大還債,中共要給美國政府一個交代?又一家百強房企當代置業爆雷。

Iris:今天我們來關注兩個最新話題。

歌曲《玻璃心》爆火之後,黃明志一直對歌曲的立意可以說是「裝傻充愣」,說那「明明只是一首情侶之間打情罵俏的歌曲而已」。不過,今天(10月26日),在看到一個網友轉述中共針對他的大外宣之後,黃明志終於忍不住直接正面回應,還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秦鵬:另外,彭博社今天獨家消息稱,恆大創始人許家印被中共要求用個人財富來償還美元債,同日大陸媒體稱,中共發改委約談房企摸底美元債情況,這是當局準備給美國一個交代嗎?不過,最新消息是,又一家百強房企的美元債又爆雷了!

Iris:喜歡我們節目的朋友,歡迎給我們留言。我們也會在直播的最後,與大家互動。

首度回應賺流量和辱華指控 黃明志:眼淚掉下來

首先來看到,熱度持續高漲的《玻璃心》一曲,迄今為止已經在YouTube上累積了一千七百萬的點擊量,勁頭不減,也引發了無數討論。然而,我們知道,操刀此歌的歌手黃明志,卻一直鮮少明確對歌曲的政治性發聲,與陳芳語呢,兩人是一直異口同聲:「這只是一首情歌啦。」

但就在今天(當地時間的昨天),黃明志在FB上發長文,首次地談及了自己作曲所面臨的現實壓力,並且對「鐵拳」直接喊話發聲。

秦鵬:是的。黃明志這次在Facebook上發文的初衷,是因為朋友寄了一則影片給他,說是中國人拍的。他本來以為又有人要罵他了,誰知道看著看著,就讓他眼淚掉了下來。這名叫做「三眼堂」的YouTuber,在影片中將黃明志比喻成現代卓別林,大讚他是一位勇者,在眾多藝人都選擇巴結中共的大環境下,選擇站起來挺身反抗,難能可貴。

Iris:是,黃明志看到了,非常多的中國人看懂了他這首歌的真正內涵和立意,自己的努力和意志被看到,讓他感嘆、真的感動。而在感動之餘,他也回應了許多爭議。

其實實不相瞞,就連我本人,在一開始看到這首歌爆紅的時候,或許出於一個新聞工作者的職業和思考習慣,首先就會提出質疑:這首歌背後是誰掏錢製作的?這個人是不是明知道這樣另闢蹊徑能走紅,所以故作把反共做賣點,以此賺大錢?

相信黃明志他本人也知道,人紅是非多,這樣的質疑聲少不了,從而乾脆袒露真實心機,竟然說自己其實「精神被折磨……」。

秦鵬:你等等,Iris,你剛才那段話是認真的嗎?為什麼我當時就沒有想到黃明志是因為有人掏錢要他拍這個視頻,而是立即想到了他抓起借給塔利班提8條建議諷刺中共被微博禁言呢?

當然,開玩笑了。可能不同人因為教育和生活經歷會有不同想法。但是不妨礙我們大家來看看黃明志是如何回應的:

黃明志首先談到錢的問題:「如果單純為了賺錢,我肯定會選人/錢相較多的地方。但對我來說,很多事情不是用錢來衡量的。如果要我放棄創作自由和理想,那等於違背自己身為創作人的初衷,那我寧可不要。」

而關於所謂的「賺大錢」的說法,他說,他賺的錢其實大都拿去捐給有需要的人,不然就是拿去打官司,或者拍攝作品,而至於本人,他說自己對物質的慾望並不強。

Iris:當然了,聽到這裡,可能很多人心裡都會叨咕一句,但黃明志,他也真的去講述自己所面臨的很現實的情況:一炮而紅背後的心酸。

他說:「說我靠炒話題騙流量賺錢的,我只能說他們不了解這一行的規矩……我運用創作的方式,對抗腐敗政權,對抗司法已經很多年了。每次被抓,被控告,被關進去。除了台面下要花非常多的錢,所有本來談好的廠商都會離我而去,很多工作都會失去。」

他還說:「加上人身自由被監管,精神被折磨,周圍的人都會敬而遠之……我並不是政治人物,做這些也不會吸引選票讓我當選,做這些不會對我的行業的前途有任何幫助,甚至還要失去所擁有的一切……」

秦鵬:這句話倒是實話。我們搜索一下互聯網就知道,黃明志這個人和很多歌手不一樣,他過去這些年經常運用創作的方式,去發出反對政府和強權的聲音,這讓他沒少吃虧,代價很大。

舉個具體例子。在2019年,他曝光演唱會主辦方內幕,被無警告單方面取消演唱會。雖然他後來以個人力量成功如期舉辦演出,還答應把演唱會盈利做慈善用途捐出去。但是,因為他之前拍影片對主辦方表達不滿,反過來被娛樂公司吿誹謗,被索取1,000萬馬來西亞令吉賠償金(大概240萬美元)。他當時表示說,他的錢都捐出去了,而且他把全副身家都賣掉也沒有這麼多錢。

其實,我很能理解這一點,因為到了海外的人就知道,很多美國名校的學生,有很多到非洲、到亞馬遜去研究動植物和部落文化的人,他們的家庭背景可能是非常有錢的。但是,他們選擇了那樣的生活方式。

所以,我想說的是,其實每一個人的價值觀不一樣,有不同的活法,不是所有人都把錢看得那麼重啦。

Iris:的確,再比如說去年,黃明志在專輯中致敬Beyond歌曲《海闊天空》,MV裡面出現黑衣示威者,被大陸質疑支持香港反送中。他的MV在微博被迅速下架,還被中國歌手馬上劃清界線。

要是換個在中國大陸響噹噹的知名歌手,別說明確的政治錯誤的事情了,但凡被揪出一點點蛛絲馬跡,比如張哲涵去日本神社旅遊拍照啦,再比如小S之前奧運說「台灣國手」啦,可以說消息一出,全部國內代言就涼涼了,就算找你代言的是國際大牌,也都為了不被小粉紅帶風向「抵制」,而紛紛馬上切割。

秦鵬:是。對了,黃明志這個臉書的PO文中提到了「這一行的規矩」,其實了解的人都知道,就是明星代言、帶貨,靠這些賺錢。

比如,我們知道的中國國內的YouTube第一網紅李子柒,一年產生22億的銷售額;10月20日晚,天貓雙十一預售開啟,激戰第一夜:淘寶服務器崩潰,李佳琦、薇婭直播帶貨189億元。

關於明星代言,也是黃金滾滾。拿個最新的例子,李雲迪。媒體報導,他被14家代言的廠商切割,光是賠償金,可能就2億元人民幣起跳。

直指中共政權 需要信念勇氣

可見黃明志所說的,他利用創作,對抗腐敗政權,除了解決各種問題需要花錢之外,一不小心被取消代言,工作也被封殺。這對一個靠著曝光度存活的職業來說,是輕則受挫,重則致命的。

所以這一次推出一首,句句直指中共政權的歌曲,是需要真正的信念勇氣的。如果他光靠著對金錢和流量的敏感度,肯定不敢做這種高危舉動,相反,會小心翼翼地待在舒適圈裡,儘可能迎合中共的「主旋律」才對。

Iris:是,黃明志這次是對中共的強權也直接喊話。他說,之前所經歷的強權打壓,無非目的是讓他屈服,以後乖乖聽話。

但是,他的回應正好相反。有些人或許賺到了錢和粉絲了,就開始安分守己,「冷漠看到一切」。「但我反而想著要如何運用粉絲效應去影響更多人來反抗鐵拳。因為我知道,當你對鐵拳默不吭聲,便等於在慫恿和助長,有一天,鐵拳遲早會打在你頭上,每個人都逃不掉……」

秦鵬:他還說,「《玻璃心》會受到如此大的關注,我覺得歌曲本身並沒有那麼厲害,而是很多人都已經覺醒了……我常說,歌曲雖然是我寫的,但寫出來之後,它不僅代表我一個人,它代表的是每一個喜愛它的聽眾心中的反射和共鳴。喜愛的人越多,代表共鳴的程度越大,那是大勢所趨……」

這其實是表明,他不完全為了自己在活,而是要對抗「鐵拳」,為其他人活得更自由開創一條路了。這讓我想到了莆田的歐金中,他的事件發生之後,全國有數十萬起農村土地糾紛,一夜之間得到了解決。

我看到很多網友看懂了他的話,有很多精采的評論:

比如,香港朋友提醒黃明志,如果來香港要考慮清楚,否則可能會被抓,沒判刑就已經不知道要坐幾年的牢了。

台灣網友說: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如果台灣也步香港的後塵,淪陷於中共赤色鐵拳之中……後果真得不堪設想……

更有大陸網友回應:

現在覺醒的人越來越多,所以歌曲才廣受關注。您唱出了大陸網友的心聲,要代表北京覺醒的人給您點贊。

《玻璃心》和卓別林的經典名作

Iris:而且,回到黃明志一開始說,看到感動落淚的影片上,我覺得影片中提到黃明志與卓別林的對應,特別耐人思考。甚至《玻璃心》和卓別林的經典名作,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在1940年,德國納粹占領法國,此時正是希特勒最為囂張得意的時候,卓別林卻創作了《大獨裁者》(The Great Dictator),大肆諷刺希特勒的統治,表現了猶太人被迫害的悲慘狀況。

我覺得非常相似的是,卓別林也是運用了幽默、諷刺的手法,用小鬍子造型和含糊不清的口音,演繹了一個國家的大獨裁者亨克爾,其實是直指希特勒啦。和《玻璃心》一樣,同樣是看似荒誕搞笑的情節,同樣不點名不道姓,但卻是對獨裁政權的重擊。

秦鵬:而且更相似的,是卓別林當時面臨的環境壓力。卓別林在他的自傳中說,製片方,以及德國外交人員,還有美國法西斯組織,都曾向他施壓,要他放棄此片的拍攝,宣稱片子永遠不會在英國或美國公演。

而且納粹更是把卓別林視為眼中釘,罵他是「一個小猶太雜耍藝人,既沉悶又噁心」。

當時,承受的壓力也是非常大的。

Iris:但最後,他在報紙上公開登出《大獨裁者》的故事梗概,直接向納粹發起挑戰。

而且除了政治壓力,還有錢的問題,但這都沒能阻止卓別林的決心。他最後自掏腰包投入兩百萬來製作影片。最終《大獨裁者》大獲成功,票房、口碑雙豐收,榮獲第13屆(1941)奧斯卡最佳電影、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編劇、最佳音樂5項提名。

而且更有趣的是,這部電影問世後,也真的讓希特勒陣腳大亂,甚至宣稱,一旦打到美國,頭一件事便是把卓別林送上絞架。

秦鵬:是,那是一部具有道德勇氣的偉大作品。而《玻璃心》的故事,黃明志的經歷,大家覺得,是不是也跟那個網友說的那樣,真的有點像當年頂著壓力,拍出了《大獨裁者》的卓別林呢?

中共要許家印替恆大還債 又一百強房企爆雷

Iris:美國財經新聞網「彭博社」,今天(10月26日)引述消息人士稱,中共當局告訴中國恆大集團董事局主席兼黨委書記許家印,要求他用個人財富來緩解恆大不斷加深的債務危機。

報導稱,在9月23日恆大錯過了支付美元債券票息的最初期限後,中共政府向許家印發出了上述指令。消息人士們說,中共地方政府正在監控恆大的銀行帳戶,以確保公司現金用於完成未完成的住房項目,而不是轉用於支付債權人。

秦鵬:彭博社分析,許家印的個人財富按照股票和股息計算,還有78億美元,而最高的時候是2017年,許家印登頂中國首富時,他的個人淨資產達到了420億美元。

不過,彭博社也無法確定許家印真實的財富到底多少,因為僅僅按照過去十年恆大支付的個人分紅計算,許家印就分了折合80億美元的財富,而且許家印還可能把這些錢拿去投資有更多獲利。

Iris:在9月23日,首次美元債違約之後,按照慣例,恆大獲得了1個月的寬限期,而上週,在這個延續的到期日10月23日之前,恆大向國際債券持有人支付了8,350萬美元的票息,這讓很多中國觀察人士感到驚訝。

秦鵬:我沒有感到驚訝。我們之前的節目中,我很多次談到了中共還是會救恆大,但是不會讓許家印舒服了。而且,美元債的償還問題,牽扯到中國企業和政府的國際信用,所以,中共會非常小心地應對這個問題。

Iris:是的。目前還不清楚這些資金的來源。另外,路透社報導稱,許家印同意將自己的錢投入到一個與債券掛鈎的中國住宅項目中,以確保項目的完成和債券持有人獲得付款。但是,路透社也並沒有直接的證據證明這些錢來自那個住宅項目。

不過,秦鵬老師剛剛談到中共當局很擔心美元債會影響到中國企業和中國政府自己後面的融資,看起來是有更多的證據,最新的消息,是中共發改委召集了多家房地產企業,於25日在北京開會。與會者以大量發行美元債的企業為主。

房地產界的人士認為,當局召集中小企業開會,除了釐清這些企業的境外債到期情況以及面臨的壓力,一定意義上也釋放出維穩信號。

秦鵬:是,無獨有偶,中國國內媒體《第一財經》週二(10月26日)也援引相關人士稱,國家外管局上海分局前一天召開會議,對房企境外債到期情況進行摸排,要求週三前提交本年度境外債到期情況,週五提交今年年底境外債的安排,含到期本金和利息,回購需求、自有資金安排等。

這表明,龐大的美元債規模,讓當局越來越擔憂違約後果。

布林肯首次就恆大事件發聲

Iris:10月6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首次就恆大事件發聲,督促北京以「負責任」的行動,處理恆大債務危機可能帶來的影響。

他當時說:「中國必須為自己做出主權經濟決策,但我們也知道,中國在經濟層面的一舉一動,將對全世界造成深遠影響,因為我們所有的經濟體都緊密地交織在一起。」

「因此,當然,當涉及到可能對中國經濟產生重大影響的事情時,我們期待中國採取負責任的行動,有效地應對任何挑戰。」

你當時說中共會對布林肯的講話做出回應,你認為現在中共要求許家印個人資產償還債務也好,還是現在找發行境外債的房企開會也好,和布林肯的講話有關嗎?

秦鵬:我認為毫無疑問是有關係的。這裡面有二個原因:

第一個是習近平為了連任,在氣候問題上和美國達成了共識甚至私下承諾,前一段時間的拉閘限電就有這個表演給美國看的因素,這是一出「苦肉計」,中共希望能夠獲得美國等左派的好感獲得支持,它並不像表面上對美國那麼強硬;

第二個因素,是中共希望華爾街繼續輸血,所以不希望房企繼續大面積爆雷,那樣的話,國家信用出現問題,就很難再借到錢了。

Iris:您說的這兩個理由,第一個我認為很有道理,因為就在昨天(25日),《華盛頓郵報》報導,美國總統氣候變化事務特使約翰‧克里(John Kerry)向總統拜登(Joe Biden)表示,除非美中關係得到改善,否則後者不會實現應對氣候變化這一政府的關鍵優先事項的目標。還有,顯然,這裡面是寄希望於中共對氣候問題做出承諾。

而白宮主管中國問題的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和克里的意見不一致,他認為氣候變化問題,是中共應該承擔的大國責任,他同時要求中共當局停止威脅台灣,停止鎮壓香港的自由,結束對新疆少數民族的大規模拘留和絕育運動,並解決美中就貿易和網絡安全有關的一系列其它不滿。

秦鵬:是。現在美國國內因此對中共的態度不一致,所以,中共也想再次通過氣候問題,以及對華爾街一部分利益集團輸送利益,來分化美國,換取它們的投桃報李,達到自己的目的。

其實這一點也是我一直很擔心的,西方社會左派可能會因為氣候問題對中共放水。因為中共很擅長搞統戰、分化對手,而氣候問題是左派非常看重的一個議題,雖然很多科學家並不認可所謂的全球變暖的說法,實際上這些年也是各地有的地方變暖,有的地方變冷,左派後來就不再提氣候變暖了,改用「氣候變化」這個詞。

Iris:您說的第二個因素,中共想通過推動房企還美元債來改善和華爾街關係,但是它能夠做到嗎?

當代置業美元債爆雷

因為我們今天看到,又一家百強房地產公司的美元債爆雷了。10月26日,總部位於北京的當代置業發布公告稱,公司於10月25日到期的12.85厘優先票據,未能按時償還票據本金及其應計但未付利息。這筆資金規模2.5億美元的票據,是目前當代置業5隻存續美元債中規模最大的。

而據興業證券統計,算上當代置業,今年中資美元債市場上出現違約事件的房企,已高達9家,包括泛海控股、花樣年、華夏幸福、陽光100中國、天房集團、泰禾集團、新力控股、藍光發展、當代置業,全部未償額280.73億美元。​

秦鵬:是,據不完全統計,今年的美元債違約已經達到15隻,合計約62億美元。11月到期的房地產企業有24家,預計越來越多的違約還在路上。

當然,中共還是會努力減少、減輕危機的爆發,但是我覺得一方面房企本身不會那麼老實,很多公司老闆恐怕是做好準備甩鍋給銀行跑路了,比如花樣年帳上趴著130億現金,卻還不上2.5億美元,這個結果就讓行業不解,乃至進一步造成了資本市場對房地產行業的信任危機;另一方面,現在購房者恐慌已經形成,加上現在房地產稅又開始更大面積試點,房地產市場接下去必然整體蕭條,會有更多公司繼續爆雷。

而且,現在雖然中共也安排了一些國企和有政府背景的公司去挽救恆大等,但是結果也肯定好不了,10月22日,萬科董事長郁亮在萬科業務交流會上被問到有否考慮「幫扶」恆大時就表示,行業冬天來了誰都冷,首先要保證自己的安全才能去救人。這其實已經表明態度了:很多房企已經自身難保了,誰還能夠救得了別人?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