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亂世一清流 太監改一字救千人

文/洪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28日訊】唐朝末年,宦官干政禍國。他們驕橫跋扈,擅權亂政,挾持天子猶如控制嬰兒一樣,致使王室衰敗,社稷動盪。然而並不是所有的太監都是大奸大惡之徒。在五代亂世中,張居翰堪稱亂世清流。他因改一字救千人,在青史上留下賢德的美名。

張居翰,字德卿,河北清河縣人,與《水滸傳》中的武松、南北朝第一謀主崔浩、「海內名士」張祜等人是同鄉。

說起張居翰的原生家庭,已經難以考證。根據《舊五代史》記載,他是唐朝掖廷令張從玫的養子。「掖庭」這一名稱沿襲於漢朝,也就是宮女、因罪沒入宮庭為奴的婦人所住的地方。掌掖庭事務的長官稱為掖庭令,由太監擔任,在唐朝時官階為從七品。張居翰做了張從玫的養子,後來也成了宮廷裡的太監。

乾符二年(875年),王仙芝、黃巢興兵反唐。廣明元年(880年)十二月,黃巢軍攻克長安,唐僖宗只得出逃避難,巡幸西蜀。僖宗在位十五年,卻有八年不在京師長安。儘管僖宗昏庸,張居翰卻不失臣子本分,在避難途中他儘心竭力侍奉天子。中和三年(883年),張居翰遷任樞密承旨、內府令,被賜予緋色官服。唐朝時,四品官員穿深緋色,五品官員穿淺緋色。

唐朝末期,內有宦官黨爭,外有藩鎮勢力割據。晚唐幾代皇帝都想根除這兩股勢力,但都沒有成功。到了唐昭宗時,為了節制各地節度使,昭宗派出大批宦官進駐各藩鎮做監軍。張居翰被派到了幽州。擔任監軍時,他待人友善,和節度使劉仁恭相處得也很融洽,二人談話也很投機。甚至監軍期滿後,劉仁恭上表天子,請求留下張居翰協助藩鎮事務。劉的奏章獲得了天子的准許。

光化三年(900年)十一月,以劉季述為首的宦官發起宮廷政變,軟禁了唐昭宗。宰相崔胤救駕成功,誅殺劉季述黨羽二十多人,擁立昭宗復位。然而次年,也就是天復元年(901年),昭宗被宦官韓全誨劫持到鳳翔。鳳翔是節度使李茂貞的割據地。為救昭宗,宰相崔胤請節度使朱溫出兵。

朱溫出兵鳳翔,討伐韓全誨、李茂貞。鳳翔被朱溫圍困了一年多。李茂貞糧草用盡,連唐昭宗每天都不得不忍飢挨餓。實在沒辦法再撐下去了,李茂貞和昭宗商量後,就把韓全誨為首的二十多名太監全都殺了,並把昭宗交給了朱溫。朱溫才帶著昭宗撤兵離開。但剛回到長安,朱溫就命他的部下大肆屠殺幾百名太監。在這波屠殺太監的劫難中,張居翰幸得節度使劉仁恭的保護,躲過了一劫。但昭宗剛出虎口,又入狼穴,此後昭宗受到朱溫監控,只能任其擺布。

後來朱溫進一步設計殺了唐昭宗,又逼著昭宗的兒子唐哀帝禪讓帝位。開平元年(907年),朱溫稱帝,建立了後梁。天祐三年(906年),朱溫進攻劉仁恭。劉仁恭向河東節度使李克用求援。李克用派出援兵有一個條件,他要劉仁恭派兵到河東,同時攻打被朱溫控制的昭義。於是,劉仁恭派張居翰和馬郁帶領三萬兵士前往河東,攻打昭義。

昭義一鎮,大概是唐代的邢州(今河北邢台)、洺州(今河北永年東南)、磁州(今河北磁縣)、澤州(今山西晉城)、潞州(今山西長治)五州,首府為潞州。

昭義一戰結束後,李克用見張居翰雖是宦官但很有才能,於是從劉的手下挪走了張居翰為己所用。李克用占領昭義後,派養侄李嗣昭鎮守,由張居翰做監軍。並且讓他可以親自統領三千軍士做自己的部屬,張居翰處理軍務也有聲有色。

後來朱溫再發兵圍攻潞州。張居翰協助李嗣昭守城,一直守到李存勖(李克用之子)的援兵抵達,解除了後梁軍隊的圍攻為止。從此,李嗣昭每次離開昭義陪李存勖出征時,都由張居翰負責留守諸事。他的個性平和沉靜,每年春天,張居翰教百姓種植樹木,栽種蔬菜,注重農事,時人都讚美他有仁者之心。

後來李存勗稱帝,成為五代時期後唐的開國皇帝,史稱後唐莊宗。他重任張居翰、郭崇韜為樞密使。張居翰歷事三朝天子,在後唐他位高權重,見多識廣,但他為人謹慎,在其位不謀其政,不喜歡捲入朝廷黨爭。

同光三年(925年)九月,莊宗命太子李繼岌等人率兵出征,攻打後蜀。蜀主王衍自知難以抵擋,於是上表乞降。李繼岌接管成都城,王衍作為亡國之君,身穿白衣,銜璧牽羊,以草繩繫頸,迎降道左表示臣服後唐。莊宗也賜詔,召請王衍等人去洛陽一見。

同光四年(926年)四月,以王衍為首的上千後蜀遺老遺臣行至秦川驛時(陝西、甘肅渭水平原一帶),不料魏州發生了叛亂,李嗣源在屬下的挾裹下,相應叛亂。太子李繼岌率領的伐蜀大軍,正在返回的路上。救援一時難以抵達,莊宗李存勗只得御駕東征。大軍將要出發時,伶人景進獻計說:「如今太子繼岌遠在成都沒有回來,陛下跨河東征,國內必然空虛。王衍勢力不小,一旦伺機作亂,局勢將不可控制,不如將王衍一行人殺掉,以免除後患。」

為解除後顧之憂,莊宗當下派出宦官下敕準備誅殺王衍,詔文曰:「王衍一行,並宜殺戮。」張居翰在複審詔書時,一看「王衍一行」,一行二字範圍太廣,規模太大。而且王衍既然已經乞降,現在又出爾反爾全部屠殺,實在不合天理人情。於是張居翰就著朝堂的殿柱子,將「行」字改為「家」字。因此,只有王衍一家被殺,而隨行的近千人全都得以活命。

說起王衍之死,也是他的劫數。據《堯山堂外紀》卷四十記載,王建建立後蜀之初,有一個僧人常常拿著一把大掃帚,不論看到達官顯貴,還是平民百姓,亦或僧人和道士,只要遇到,就會揮手亂掃一通。所以蜀人稱他為「掃地和尚」。王建末年,這名掃地和尚在很多地方都寫了六個字:「水行仙,怕秦川。」但是人們都不理解那是什麼意思。直到王衍率國歸降,反而在秦川驛被殺,人們方才領悟「水行仙」就是「衍」字,而王衍終究難逃死劫。

此後不久,莊宗在御駕東征期間,兵敗被殺。李嗣源繼承帝位,是為後唐明宗。

此時,張居翰年近七十了,他已經看盡了亂世風雲,中原板蕩。在保下千人性命後,他請求告老還鄉,於二年後病逝。

同時代的史學家薛居正評價他:「居翰改一字於詔書,救千人之濫死,可不謂之仁人矣乎!」

宋朝歐陽修評價他:「居翰更一字以活千人,君子之於人也,苟有替焉,無所不取。」

身處亂世,五代十國兵征不斷,黎民塗炭,命如草芥。張居翰仍能在亂世下,保有仁心。尤其在太監擅權干政,藩鎮割據的年代,張居翰作為一個太監,在亂世留一世清名,樹立百代豐碑。

參考資料:
《資治通鑑》卷263
《舊五代史》卷72/卷135
《新五代史》卷38@*#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