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恆大危機 傳中共要許家印個人出資解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28日訊】中國房產巨頭恆大集團債務危機蔓延。10月26號,又一房產商當代置業的美元債券也到期未付。而恆大仍有多筆債券到期未償還。有消息說,中共要求恆大創辦人許家印用個人財富來緩解公司的債務危機。

彭博社10月26號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在恆大錯過了9月23號支付美元債券票息的期限後,中共要求恆大創辦人許家印,用他的個人財富來緩解恆大不斷加深的債務危機

根據「界面新聞」10月22號報導,恆大在23號寬限期屆滿前,向國際債券持有人支付了8350萬美元的票據。但目前不清楚這些資金是否是個人財富。

恆大面臨的下一個考驗是10月29號到期的美元息票支付,屆時30天的寬限期將結束。2022年恆大還有約74億美元的在岸和離岸債券即將到期。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說,許家印是中共權貴階層的白手套。中共對恆大的處理態度,有內鬥和政治因素。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中共要許家印來償還,許家印有可能願意拿出來一部分,但是拿出來一部分,我很懷疑它究竟夠不夠來償還。同時我們知道,既然他作為白手套的話,他拿到這筆錢來恐怕也不全在他手裡,而是拿到他背後的那些權貴的手裡。」

許家印被指與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家族關係密切。近期習近平重手整頓與權貴勾兌的大型私企。9月恆大爆雷,負債高達3050億美元。

謝田說,如果從商業、經濟和法律角度看,讓許家印個人出資償還公司債務說不過去。

謝田:「因為恆大,比如說,可能還有十幾萬的員工。你現在是不是讓他們員工也得把自己的錢拿出來還公司債務呢?但是從另外角度講,我們也知道,在中國很多這些老闆,他和公司之間可能並沒有清楚的法律上的界限劃分。而這些人往往可能從公司中已經拿走了很多的財富。」

謝田說,這其中有中共監管的責任。

謝田:「但是實際上更加需要追究的首先是,他從公司裡面把這錢拿出來的時候,套現的時候,或者是變現的時候,或者多發了獎金和紅利的時候。你為什麼不管?你應該把非法的行為在那個時候就截斷,這才是應該做的事情。」

據彭博社估計,許家印的個人淨資產已從2017年的420億,縮減到約78億美元。但這一數字帶有相當大的不確定性。

目前,恆大危機持續蔓延,10月25號,總部在北京的當代置業公司發公告說,25號到期的2.5億美元,發生票據違約。

當代置業已成立21年,專注於開發綠色地產項目。

《華爾街日報》援引數據說,當代置業還有4種美元債券,約為11億美元,將在2022年至2024年到期。

另外,花樣年控股集團此前也發公告稱,有一筆2.05億美元的債務無法如期支付。

香港金融分析師蔣天明認為,中國房企走到這一步,跟中國經濟發展的模式有很大關係。

香港金融分析師蔣天明:「中國的很多的企業發展過程中,積累了太大的債務。它們靠自己的經營所帶來的現金不夠還債,它的債務太大槓桿率也非常高。這就導致它如果還債,它就得在市場上借錢,或者是發債,或者是通過銀行借錢。但是它如果在市場上借不到錢。它就沒有足夠的資金來去對付這些鋼性的債務。」

與其它許多房企一樣,恆大的生存也依賴信貸擴張。出於中共監管要求,銀行已經不敢借款給恆大。

謝田:「如果恆大的危機繼續,可能出現房地產市場的拋售,大面積的降價,那可能會有更多的公司陷入債務危機。所以現在這個確實只是冰山的一角。這個連鎖效應,連帶更多的房地產企業的違約,還有中共的銀行體系的問題,很快就要暴露出來了。」

自恆大爆雷以來,中國房企美元債違約不斷,國際評級機構持續下調中國房企信用評級。僅10月18~19號,穆迪對十幾家房企的評級進行下調。伴隨著批量房企評級下調,10月26號,房地產板塊收盤下跌1.35%,下跌企業多達104家。

採訪/編輯/李韻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