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中共難主導阿富汗問題 承認鄰國對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0月27日,中共外長王毅在阿富汗鄰國外長會上發言稱,「鄰國之間難免存在分歧,但僵持對立不是長久之策」。這句話透露了周邊各國在阿富汗問題上陷入了僵局,中共一時難以搞定阿富汗。

中共沒能掌握阿富汗問題主導權

8月30日,美國宣布從阿富汗撤軍完成,中共立刻準備填補真空。

9月8日,新華社報導,《阿富汗塔利班組建臨時政府,治國先過這些難關》。中共恨不得馬上就承認塔利班政權,但也知道周邊國家各持己見。當天,王毅參加阿富汗鄰國外長會議,稱「要引導敦促阿富汗塔利班」,「在臨時政府期間與阿各民族、各派別積極互動」。

王毅幾乎成了塔利班的外交部長。這次會議,中共拋開了俄羅斯,試圖單獨與伊朗、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土庫曼斯坦外長討論阿富汗問題。不過,會後的聯合聲明卻稱,「阿富汗有必要組建開放包容的政治架構」。

顯然,阿富汗周邊國家不願承認塔利班「臨時政府」。9月11日,塔利班原本準備進行所謂「臨時政府」就職典禮;但9月13日,中共黨媒主動披露「阿富汗塔利班表示臨時政府就職典禮已取消」,俄羅斯「不會以任何方式參加」。9月14日,新華社還主動報導,《伊朗外交部:現在談論承認阿富汗塔利班政權「為時尚早」 》。

俄羅斯變臉,伊朗不支持,中共被迫退讓。9月17日,由俄羅斯主持的阿富汗協調會議上,王毅再次試圖撐塔利班,不過仍然未獲各國承認,會後的聲明繼續稱「建立照顧到各民族利益的包容性政府」。眼看塔利班無法上位,中共僅承諾提供兩億元人民幣的物資,暫時不敢向塔利班下更大賭注,也不敢獨自公開承認塔利班政權。

9月17日,在上海合作組織和阿富汗問題聯合峰會上,習近平在視頻發言中建議,「推動阿富汗局勢盡快平穩過渡」,「引導推動阿富汗新的政權架構更加開放包容」,「大家是命運共同體,也是安全共同體,關鍵時刻應該共同發揮作用」。

習近平親自出面,變相支持塔利班政權在阿富汗「儘快平穩過渡」,同樣沒有被各國元首認可。9月18日,新華社公布了《上海合作組織二十周年杜尚別宣言》,僅稱「成員國認為,在阿富汗建立由阿富汗社會各民族、宗教和政治力量代表參與的包容性政府十分重要」。

周邊國家各懷心事,都準備在阿富汗扶植自己的勢力,中共支持的塔利班始終未能獲得各國認可,包括中共的「盟友」俄羅斯、巴基斯坦、伊朗,以及中共不斷撒錢的中亞各國。美軍撤離阿富汗已經快2個月,中共遲遲沒有承認塔利班政權,實際沒能掌握阿富汗問題的主導權。

伊朗主持會議 王毅過門不入

10月25日至26日,中共外交部稱,王毅在卡塔爾訪問,並在多哈會見塔利班代表團,包括阿富汗塔利班「臨時政府代理副總理巴拉達爾」和「代理外長穆塔基」。

王毅稱,阿富汗正處在「由亂轉治的關鍵階段」,「希望阿塔進一步展現開放包容,團結阿各民族、各派別……」。中共外交部稱,「阿方詳細介紹了阿富汗臨時政府奉行的內外政策,對中方和國際社會關心的有關問題做出了比以往更為積極的表態」;並替塔利班發聲說,「阿大局可控向好,各級政府逐步建立,政令暢通……未來還將吸收更多各民族優秀人才參與國家治理」。

王毅假稱中共「無意在阿構建什麼勢力范圍」,實際再次試圖公開力挺塔利班。這次會見實際為了準備10月27日在伊朗舉行的又一次周邊國家外長會議。

10月27日,伊朗在德黑蘭主持阿富汗問題會議,參加的有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土庫曼斯坦外長,俄羅斯外長和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通過視頻發言。王毅10月26日在卡塔爾會見塔利班代表,就在伊朗旁邊,10月27日卻過門不入,偏偏去了希臘訪問,在希臘以視頻方式參加這次會議。

王毅應該故意不參加伊朗主持的會議,或許不願意給伊朗面子,或許在賭氣。王毅仍然稱,「阿富汗正處在由亂及治的關鍵階段」,「要重視阿富汗臨時政府的適應性和可塑性,以理性務實態度同其對話交流,增進相互信任,施加正面影響」,「鄰國之間難免存在分歧,但僵持對立不是長久之策」。

王毅已經知道各國仍然不願承認塔利班政權,塔利班應該也曾試圖與各國溝通,但毫無結果。王毅在惱怒和無奈之下,被迫說了實話;各國「分歧」嚴重,陷入了「僵持對立」的態勢。中共拚命想扶塔利班上位,怎奈各國不認同,王毅怎能不氣惱。

阿富汗問題2021年難有眉目

伊朗主持的這次會議,仍然未能達成共識。中共外交部公布的聯合聲明繼續稱,「一個各民族和各黨派都參與、廣泛包容的政治架構是解決阿富汗問題的唯一途徑」。

由此可見,塔利班獲得各國認可仍然遙遙無期。

聲明還稱,「早日啟動第一次外長會聯合聲明中提及的阿富汗問題特使(特別代表)和駐阿富汗使館代表兩個定期會晤機制,就相關合作事宜定期展開協商,共同推進,取得更多實質成果」。

這樣的話語表明,好不容易組織的一次磋商沒有取得進展,各國定期磋商的機制甚至還沒有落實,更難有成果。聲明最後稱,「同意第三次會議將於2022年在中國舉辦」。

各國的下一次磋商至少被推到了2個月以後,塔利班在2021年很難被認可為阿富汗「臨時政府」。中共支持塔利班的實質動作也被迫放緩,目前僅稱「首批援助物資已運抵喀布爾,剩餘物資正陸續發運」。

此時,中共又想起了美國和西方。王毅稱,美國和西方國家需要「承擔起應盡的職責,儘快採取實際行動,切實幫助緩解可能出現的人道主義危機」。

中共一心要控制阿富汗,現在終於知道自己料理後院難上加難,所謂的「盟友」一點也不靠譜,又開始指望美國和西方各國幫助買單。

伊朗主持會議,也沒忘公開要錢,會後的聲明「呼籲國際社會和捐助國向阿富汗難民接收國,特別是伊朗和巴基斯坦等阿富汗鄰國提供持續、充分和相應的財政支持」。

中共及其「盟友」們大概開始懷念美國及其西方盟友在阿富汗的日子,不過這樣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如今,中共及其「盟友」都感到拎不動阿富汗這個大包袱,兩個月前拍手叫好、挖苦諷刺的心情應該蕩然無存了。

阿富汗的故事遠未結束,中共到底有多大實力,中共外交部到底有多大能耐,在阿富汗問題上算是揭開了一個蓋子,後面的戲仍然難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城市。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