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鑰】悍婦的妒嫉心 是怎樣治好的?

作者:泰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30日訊】唐初名相房玄齡的夫人的妒忌心怎會強到讓唐太宗生畏呢?清朝燕地一書生家的悍妻的嫉妒心是怎樣被馴服的呢?無限制放縱妒忌心,將做出多麼可怕的事情來呢?

許多人都知道這個故事:唐朝初年的名相房玄齡是唐太宗得力的左右手。在唐太宗為秦王時,房玄齡就是秦王府中的重要智囊。唐太宗貞觀三年二月,房玄齡拜為尚書左僕射。後來,房玄齡輔政三十餘年,官至司空,佐助唐太宗實現了貞觀之治的千秋萬代洪業。

唐太宗關懷房玄齡,要賜一個美女給房玄齡,然而,房玄齡一次又一次地推辭,不敢接受。太宗皇帝就令皇后召見房玄齡夫人,告訴她,官員取妾如今是有常規制度的,且司空年暮,皇上要頒賞他。但是房玄齡的夫人並沒有回心轉意。

唐太宗就問她說:你是選擇放下嫉妒而活下去呢,還是寧願因嫉妒而死呢?

房夫人回答說:「臣妾寧願因嫉妒而被皇上處死。」

唐太宗聽了以後,就令人給她一杯酒,並且說:「若是這樣,就把這杯毒酒喝下去吧!」

房玄齡夫人聽完話,拿起酒杯,毫不猶豫一仰而盡,沒有一點兒後悔的臉色。其實,唐太宗只是要試試她的心意,給的不是真的毒酒。

太宗一看她的表現,很是感慨地說:「這般嫉妒心的執著,我看了尚且害怕,何況是共處一家中的房玄齡呢?」

一個人為了一點妒嫉之氣活著,值得嗎?生命除了妒嫉的執著之外,就沒有任何更有意義的價值了嗎?

(資料來源:《隋唐嘉話》)

因寬容而愛,因愛而寬容。 (pixabay)

時間來到清朝。當時燕地有個胡姓書生,妻子牛氏以凶悍善忌出名。後來牛氏的嫉妒心被馴服了,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呢?

胡生耕讀過日子,雖然沒能在科舉考試中取得功名,但是溫飽自如,住在鄉間倒也算是個安逸快樂的人,只是胡生年過四十之後,有一事令他牽掛,就是子嗣。他和妻子到如今還沒有子嗣,為了傳宗接代曾經買過一個小妾,卻被妻子牛氏苦苦責打。小妾不堪忍受,嚇得逃走了,胡生也不敢把她追趕回來。

胡生的好友錢生聽說這件事以後,很是為胡生抱不平,便想尋找一個比牛氏還要強的女子,送給胡生為妾,好讓胡生能有兒子延續後嗣。

有句話說「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錢生恰好就撿到了這樣的機會。有個來自河間的女子,名喚周姬,跟隨著父親跑江湖賣藝,來到燕地。此女子有練武底子,能夠在頭上頂起二百斤重的旗杆,用腳蹬起一百二十八斤重的大瓮。因為她的父親年老病死在燕地,而弟弟年少體弱,家境貧寒的一家竟是不能將父親人殮,因此周姬就想出了下下之策,賣身為父親購置棺材,辦理喪事。

錢生出資一百貫替周姬的父親操辦了喪事,讓她的弟弟護送父親的靈柩返回故里。錢生告訴周姬:「我買下你,是為了我的好友胡生,他年過四十了還沒有子嗣。」周姬靜靜地點了點頭。

錢生接著說:「胡生的妻子牛氏非常凶悍,妒嫉心不得了,胡生以前有個小妾,被她牛氏打跑了。」周姬專注地聽著,沒有現出驚訝的神色。

錢生又說:「希望你施展你的功夫治一治牛氏,可以為我老友生個兒子,延續後嗣。」

周姬說:「小女子願意努力試試。」

周姬被領入胡家,以小妾之禮拜見了胡生夫婦。胡生感激錢生的盛情,這天夜裡就讓周姬留在身邊,但是心裡很是忐忑不安。

第二天早上,胡生起身出了門,而牛氏早已經手持棍棒掩在臥室門邊,等丈夫一出門,牛氏就陡地衝進寢室。

只見周姫還半掩著被子躺在床上。牛氏用棍子威嚇著周姬說道:「你的膽也太大了,竟然敢到我家來!你可知道我家的規矩嗎?凡是新到的媳婦,必須先挨一百棍!」周姬沒有答話,牛氏的棍子已經胡亂打在她身上,從後背到大腿,共打了一百多下。

這時周姬說:「該打的棍數已經足夠了,我也應該起床了,不要傷了您的手。」牛氏一時無話可說,退了出去。

周姬在胡家過起小妾的生活,其實是服侍一家子。她打掃屋子,生火做飯,洗衣燙衣,得空閒就繡鞋子,牛氏該做的事,周姬也都殷勤代做了。但牛氏還是不高興,常常橫暴無理地對待周姬,動不動就令周姬脫去衣服,趴在地上挨打。

胡生偶爾與周姬同房,可憐她無緣無故挨打,又疼愛她的柔順,流出憐惜的淚。周姬笑著說:「郎君不必為妾擔心。夫人的力氣,能夠有多大呢?妾身所忍受的就像是小孩玩的遊戲罷了。郎君看妾身上可有一點傷痕嗎?妾所擔憂的是不知什麼時候才能為郎君懷上子嗣。如果能生一個兒子,才不辜負錢先生的恩情。」

半年後,周姬果然懷了身孕。牛氏發覺以後,當丈夫一出門,就把周姬關在屋子裡,操起大棍,對她喝道:「我要審問你!」周姬按照向來的規矩,自己脫去衣裳,趴在地上聽候牛氏的處分。

牛氏微微冷笑著說:「你懷有身孕了,是真的還是假的?」周姬回答道:「是懷孕了,才一個多月。」

牛氏說:「聽說你是低賤的藝妓出身,究竟懷的是什麼人的野種,竟敢來亂我胡家的宗譜嗎?你必須用腹部來承受我的棍子,我替你將這個孽種打掉。如果再懷孕了,我才放心。你還敢用臀部來敷衍我嗎?」

這時周姫放聲大笑,站起身來,將牛氏摔倒在地,用一隻腳踏在她的背上,順手接過她的棍子,先打了她幾十下,教訓她道:「按照正妻小妾的禮節,我應該替你操持家務,來侍候郎君和夫人你。如果我有什麼過錯,受到杖責是應該的。如今我來到你家,已經半年多了,肚子裡也應該有孕了。你卻還用外心來懷疑我,只不過是想找藉口毀掉我腹中的胎兒。這種做法是甘心斷絕胡家的宗嗣,斬斷祖先的享祭,像你這樣的大罪人,人人都可以將你殺死!我今天要代替胡家的前輩伸張家法,你如果能洗心革面,改正錯誤,倒還可以原諒寬恕,否則的話,我就撕裂你的肌膚,擰斷你的骨頭,你可不要後悔。」

牛氏開始還高聲叫罵,接著就忍受不了棍打的痛苦,苦苦哀求周姫的饒恕,周姬才將她放了。牛氏披散著頭髮,一路奔回娘家哭訴。她家的兄弟叔侄都是鄉間愚蠢的人,聽了牛氏的話,便糾集了三十多個人,各自拿著器械,來到胡家尋釁挑戰。

周姬聽到門外人聲嘈雜,整理好頭髮和衣服,用布帶紮好腹部,便開了門,走了出來,問道:「你們都是夫人的親戚鄉黨嗎,如果有明白事理的人,請出來與我論個是非曲直;如果不講道理,想以武力取勝,也請施展你們的武藝吧。」

牛氏的族人非常憤怒,一窩蜂地擁上前來。周姬一躍就出了門,奪過一根棍子,在手中旋轉飛舞起來,與他們格鬥。攻擊她的人無不受傷摔倒在地,紛紛丟下手中的器械,抱頭逃竄而去。

周姬大笑著進了家門,丈夫也回來了,了解了事情的經過以後,說道:「目前倒是痛快,以後可怎麼辦呢?」周姬說:「郎君不必害怕,請你約好一幫秀才,準備打官司吧。趁著這個機會,一舉獲勝,未必不是長治久安的方法。」

牛氏的族人們大敗而歸,果然請了訟師,以周姬爭奪正室的罪名告上官府。縣官便將周姬傳來問訊。周姬自己投案,陳述事情經過,眾秀才都為她作證。

縣官認定周姬有理,於是判決道:「牛氏沒有兒子,產生妒忌心理,已經觸犯了七條休妻法條中的兩條,況且還依仗一幫愚蠢的同黨,想要殺妾滅口,欺騙丈夫,所犯罪行無處可匿,按照律令,將她休掉。其他助紂為虐的人,每個人罰八十杖,以為警戒。」

於是縣官令衙吏杖打牛家的親戚鄉黨,令胡生休了牛氏,而將周姬立為正妻。牛家人回去以後,因為在胡家、在官府都挨了打,也不再理睬牛氏。牛氏無所依靠,只能靠乞討活命。

到了第二年,周姬兒子的滿月宴上,前來祝賀的客人很多。一個乞婦挎著草筐來到胡家,手中拿著一根棍子,一見到周姬,就長跪在地,連連叩頭。周姬抱著兒子登上大廳,當著眾人問她情況,牛氏放聲大哭,表示願意痛改前非。

周姬說:「我替夫人暫且代理正室的位置,早就料到有今天了。夫人既然誠心悔改過錯,我請求以禮相讓。」牛氏當然不敢答應,而胡生也老大不高興。周姬卻己經替牛氏換了衣服,眾人都誇讚周姬的賢惠。錢生說:「請成全周姬的意願吧。」說完,就拉著胡生和牛氏進了屋子,眾人暢飲之後散去。

然而牛氏從此自怨自恨,竟然不再干預家事,另外打掃了一間屋子,常年吃齋念佛經,度過一生。@*#

資料來源:《客窗閒話》

─點閱【人生之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