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習缺席重大現場峰會 凸顯中共外交困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0月29日,一些國家的首腦相繼抵達意大利羅馬,準備參加G20峰會。同日,中共外交部才正式宣布,習近平將在北京以視頻方式參加這次會議。一年一度的G20峰會是世界主要國家的重要峰會,羅馬峰會也是疫情後第一次大多數主要國家元首都參與的重大峰會,中共領導人的缺席,凸顯中共外交困境。

今年,中共被排除在G7+4首腦會議之外,又被排除在美、日、印、澳四方機制之外,在國際事務上正在迅速失去發言權。G20峰會應是中共緩和國際關係的重要場合,中共領導人卻主動缺席,等於主動放棄參與廣泛國際事務的重要機會。

領導人峰會不只是照稿發言

新華社稱,習近平將在北京「以視頻方式出席」10月30日至31日舉行的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峰會並發表講話。​​「以視頻方式」參加會議,就是缺席,也只有中共黨媒才能謊稱「出席」。各國領導人一般都在G20峰會上發言,但若只是發言這麼簡單,各國領導人忙碌之際,何必還要長途跋涉出席會議?

領導人之間的互動、見面,首先是增加信任、友情和相互之間的了解,就如同人與人的交往一樣,朋友之間自然會多走動;做不了朋友、實在不投緣或矛盾較深的,才會老死不相往來。各國領導人參加峰會,也絕不是在會議上發言了事,同時還會安排一系列雙邊、多邊會晤,深入討論更多合作事宜。很多沒法公開的細節和敏感話題,也經常安排在私下磋商,這才是峰會的核心。

隨同領導人參加會議的部長們,還要參加相應的部長級工作層面會議,聚在一起能及時溝通、馬上決策、儘快落實。

2018年12月1日,在阿根廷的G20峰會上,習近平就單獨與美國前總統川普(特朗普)會面,當面承諾購買1.2萬億美國商品,希望美國暫緩徵稅,還表示希望達成談判協議。川普也答應了暫緩加征關稅90天,雙方回到談判桌。

2019年6月29日,在日本G20峰會上,習近平再度會面川普,又承諾大量購買美國商品,答應重啟陷入僵局的貿易談判,並希望美國政府放生華為。

習近平本人不可能不知道面對面會談的好處,何況中共領導人也清楚,在峰會上照本宣科式的黨文化發言,並不能引起各國的關注;各國領導人平起平坐,不是中共黨內拿著筆記本假裝聽訓話的各級官員們。各國領導人參加峰會,都希望達成與不同國家合作的具體成果,而不是去喊口號。

疫情後排除中共的國際格局

2020年的G20峰會,因為各國疫情嚴重,被迫改為線上進行,當時唯有中共宣稱抗疫「大國勝利」。2021年伊始,中共內部又傳出了「東升西降」,結果恰恰相反,美國和西方各國繼續加強合作,中共卻沒有了發言權。

3月12日,美、日、澳、印四國領導人視頻會談,印太地區的一系列緊密合作安排中,中共都沒法參與、被迫出局。9月24日,四國首腦又在白宮首次面對面會晤。

6月11日的G7峰會,除了美國、英國、法國、德國、加拿大、意大利和日本首腦外,還邀請了澳大利亞、印度、韓國和南非首腦,以及歐盟領導人和聯合國祕書長。中共被排除在更大範圍的國際事務之外。

6月29日,G20外長會議在意大利召開,各國外長共同磋商如何聯合應對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導致的大瘟疫,以及經濟恢復和氣候等問題。中共外長王毅放棄出席,僅通過視頻參加會議,凸顯了中共外交的窘境。

10月30日的G20峰會,是更多國家參與的一次重大峰會。G20國家中,既有七國集團(G7)的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意大利、日本、加拿大,也有金磚五國的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南非,還有七個重要經濟體的澳大利亞、韓國、墨西哥、阿根廷、土耳其、沙特、印度尼西亞,以及歐盟;按照慣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等也會列席。

如此盛會必將落實諸多國際合作事項,中共領導人放棄這一重要機會,等於自行拉開了與世界的距離,這不符合中華民族的利益,也不符合中國人民的願望。這再次證明,中共代表不了中國,也代表不了中國人民。

新華社明知無法自圓其說,於是煞有介事地總結了習近平參加歷次G20峰會的發言,並自稱「為完善全球經濟治理提供重要指引」;新華社無法解釋的是,如今連峰會都不出席,還如何「指引」?這些歷次的口號式發言,除了一再展示令人不解的黨文化和爭霸世界的野心外,並不能給世界帶來什麼「指引」;如今缺席峰會,更無法實現中華民族的「復興」。

在中共以疫謀霸的惡行和戰狼外交之下,中國正在失去國際信譽和國際地位,也正在被排除在世界經濟循環和諸多合作項目之外,中華民族正在被中共政權引向倒退。

中共難以自圓其說

中共領導人不出席G20峰會,也不出席隨後在英國舉辦的COP26氣候峰會。10月29日,習近平與英國首相約翰遜通話,想必試圖做出某些解釋。

英國政府的聲明僅稱,首相「了解到」(acknowledged)中共最新提出的氣候承諾。可見,英國並不真的相信中共會履行承諾,但英國的聲明卻明確提到「逐步淘汰煤炭」,中共很可能承諾了更多,目前卻沒有完全公開。

英國的聲明還稱「討論了更廣泛的國際安全問題,包括阿富汗局勢」;首相「提出了英國對香港民主和新疆人權受到侵蝕的擔憂」;雙方都認識到「雙邊關係中存在分歧和困難」。

可以想見,中共領導人若與各國領導人會面,可能有多麼尷尬。

中共的聲明再次略去了安全和人權內容,但習近平也承認,「妥善處理分歧是關鍵」。真是話不投機半句多。

G20峰會在即,目前沒有看到習近平與意大利總理的通話。意大利應該向各國發出了邀請,估計很想舉辦疫情之後的一次國際盛會,但中共領導人卻不給面子,不知會如何解釋。不過,這或許可以免除東道主的不少麻煩,估計沒有幾個國家的元首願意與中共領導人相鄰而坐;或許各國領導人之間的談話也不再需要有所顧忌,能更加暢所欲言。

代替習近平參加會議的中共外長王毅並沒有什麼決策權,各國外長都是內閣中的關鍵成員,王毅卻在中共政治局25名委員之外,排在楊潔篪之下,實際是各國外長中最蹩腳的一個。中共成事不足,但敗事有餘,估計還可能在G20峰會聲明的撰寫上搗亂,甚至再次扮演戰狼。

中共不會透露缺席G20峰會的真正原因,如內鬥、政治安全和避免尷尬等;相反,中共黨媒仍然會繼續包裝中共領導人的對外交往,迴避被國際孤立的現實,不斷幫助中共領導人虛構「元首外交」、「指引」世界;但中國卻正在遠離世界,中國的國際利益正在被中共政權嚴重損害,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在日常生活和周圍的變化中,應該都開始有所感受,只希望更多的中國人不會醒悟得太晚。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