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擔心內部生亂 中南海將要高度集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0月22日,人民網官方帳號人民資訊轉載了題為「西漢賈誼的《治安策》」一文,該文幾日前刊發在中共中央黨校機關刊物《學習時報》。由於中共慣於選取古代或過去歷史,曲筆隱喻當下不好明說的人物和事,因此《學習時報》出現這樣的文章也不奇怪,其在過去幾年中也曾刊登過。比如2016年7月刊發的《政治變色龍康生的三次投機》和2013年刊登的胡耀邦支持揭露康生的講話的文章,就是借歷史諷刺江派類似的人物曾慶紅。因此,在中共高層分歧表面化、博弈白熱化的當下,支持習近平的《學習時報》發文應是有深意的。

通讀這篇斷章取義的文章,筆者感覺其一大關鍵點是折射了中南海高層對當下局勢的擔憂,尤為擔憂有人反叛引發天下大亂。不妨結合文章來分析。

文章首先點出賈誼因心念朝政,居安思危,多次上疏陳奏政事,並將這些疏奏以「如何長治久安」為主題集中起來,形成了西漢第一雄文《治安策》。隨即指《治安策》開篇就直言當今天下情況緊急危險,已經到了「抱火厝之積薪之下而寢其上」(筆者註:有人抱著火种放在堆積的木柴之下,自己睡在這堆木柴之上)的地步,「本末舛逆,首尾衡決,國制搶攘」(筆者註:社會本末顛倒,首尾衝突,國制混亂,不合理的現象嚴重),如不加緊治理,馬上就會天下大亂。

在賈誼看來,導致天下大亂的最大隱患在於諸侯。天子與諸侯的矛盾,自周以來就有。諸侯王不僅占有廣土眾民,握有強兵重器,盡收一地之財賦,且擁有完善的官僚體系,而且諸侯王積極在朝中安插親信、賄賂大臣,窺伺中央,刺探情報,中央對諸侯國的控制極其有限,一旦諸侯王決定舉兵反叛,很快就會出現內亂甚至大分裂。漢高祖至漢文帝時不乏這樣的例子。

無疑,中南海高層面對的內憂外患的時局也與此類似。在國際上,由於中共在香港、新疆、台海等方面的惡行,以及任由病毒從中國擴散到全球,其惡行、無賴嘴臉和「戰狼式」外交已引起了世界各國政府和民眾的厭惡,歐美與其漸行漸遠,甚至在某些方面逐漸走向脫鉤,「反共」聯盟也正在集結。中共在國際上的名聲更加臭不可聞。

在國內,經濟下行,失業率高漲,物價持續走高,各種災禍數不勝數,社會戾氣嚴重。雖然中共當下並沒有堪比西漢時期的諸侯王,但黨內、軍隊掌握各種權力的高官,也都擁有自己的團伙和圈子,對抗中央的行為屢屢發生,針對習近平的刺殺也並不鮮見。近一年多被拿下和移送司法的孫力軍、王立科、龔道安、鄧恢林等團伙,就曾組織過暗殺習的行動,而這無疑等同於反叛。這也是為何最讓中南海高層憂心忡忡的是中共黨內分裂,而這樣的分裂很可能導致社會動亂,天下大亂。

如何避免大亂呢?對此,賈誼認為這是「君弱臣強的顛倒關係」造成的,如何解決這一問題?那就是要削弱諸侯的勢力,「確立起中央對地方的絕對優勢才能保證絕對權威」,即令海內之勢,如身之使臂,臂之使指,莫不制從。簡言之,一切權力歸於中央。

結合當下的中國看,文章借賈誼之論其實在為中南海高層近幾年不斷要求的「四個意識」、「兩個維護」作解釋,為進一步集權做鋪墊,那就是為了防止黨內分裂造成的動亂,一切權力要收歸最高層,而習近平十八大以來也在試圖將諸多權力掌握在自己手中。不過,目標顯然還沒有完全達到,而即將在11月初召開的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或許會進一步加碼。

文章還通過進一步為賈誼辯護,認為一切權力歸於中央,或者說歸於中南海最高層,是符合中國實際需要的。而且文章認為「尾大不掉必養虎成患,旁枝過盛則主枝不生,必須及早剪除」,這或許暗含著對於心懷異心的高官必須及早剪除之意。從目前習近平針對政法系和江曾政治經濟文化馬仔的整肅,以及政法系「大老虎」呼之欲出看,習近平若想真正掌控權力,一定要出重手。

文章在第三部分指出《治安策》在提出削弱諸侯的主張外,還仔細分析了當時的社會問題及解決辦法。其認為黃老之學無為而治,「短期內能刺激經濟的快速增長,但增長的後果則是犧牲了社會秩序與道德風氣」,從而導致「富者愈富,貧者愈貧」,富者還逐漸「形成一股幾乎不受政府控制的強大力量,企圖與官府分庭抗禮」,並「以其強大的財力威脅經濟穩定,構成挑戰國家權威的隱患」。而「貧富懸殊,自然會激發強烈的社會矛盾與對抗,而這種憤懣不滿,如不能得到有效的化解,則容易危及來之不易的社會穩定」。

不僅如此,世風日下成為「無為」政治帶來的第二個弊病。「世風日下,甚至到了為了利益不惜殺害父兄的地步。」

如何解決呢?對此,文章稱執政者必須以「有為」政治強力整頓,依靠法律保證道德下限,依靠教化提升道德境界,「以國家的核心理念凝聚民心,打造社會共識,以共同的價值觀念塑造溝通的共同話語」。

不知作者是認為不會有人去讀《治安策》的原文,還是以為作古的賈誼對其無可奈何,作者的第三部分基本是在斷章取義,基本背離了原文之意,而是按照當下的政治需要夾帶私貨,炮製一番說辭。

賈誼原文並未指無為而治在刺激經濟增長同時犧牲了社會秩序與道德風氣,也沒有「富者愈富,貧者愈貧」,富者威脅政權、導致社會不穩定之說,其核心觀點是點出秦朝滅亡的根本原因是「仁義不施」,漢朝要汲取教訓,推崇仁義,並指出了「禮」、「法」之別,禮法並行,但「禮」要重於「法」,即推崇「禮治」的儒家思想要比「法治」更為重要。

然而,到了夾帶私貨的文章中,卻將罪責推到黃老之學上,還炮製了貧富差距導致社會不穩定、導致世風日下的謬論等。如此明顯赤裸裸影射當下更說明本文出爐並不簡單,更說明最高層的「共同富裕」言論和出台的一個個割韭菜措施,與富者威脅政權密切相關,同樣也是在為最高層全面集權、獲得絕對領導地位做鋪墊。

可以說,在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即將召開前,中共推出這樣意有所指的文章,甚至通過歪曲原文的意思嵌入私貨,最大可能是在為會議上通過新的歷史決議造勢,而這個決議外界傳將提升習近平的歷史地位。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