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很難消減房地產泡沫危機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Daniel Lacalle撰文/原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沒有哪個經濟體能夠忽視房地產泡沫,抵消它所造成的影響,並且能夠繼續增長,用經濟的其它領域取代房地產業的崩潰。從冰島到西班牙,受到嚴格監管的經濟體未能遏制房地產業崩潰的負面影響,中共也不會是例外。

中國有三個房地產方面的問題:規模龐大的房地產業、過度的槓桿,以及普通家庭和散戶投資者手中的開發商債務。

牛津大學中國研究員喬治‧馬格努斯(George Magnus)在《衛報》上寫道:「中國的房地產市場被稱為世界經濟中最重要的行業,其價值約為55萬億美元,是美國的兩倍,是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四倍。」

加上建築和房地產服務業,該行業占中國GDP的25%以上。再看看其它房地產泡沫的例子,這個行業的平均規模約占一個國家GDP的15%到20%之間。而且,這些經濟體都沒有對房地產行業的過剩進行管理。

當然,房地產泡沫的問題始終是過度的槓桿。開發商背負了太多的債務,而房價的最小跌幅都會使他們的股價蒸發、以及償債能力比率的崩潰。

就中國而言,債務水平簡直令人震驚。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中國最大的19家地產開發商的淨債務與股本之比超過60%。恆大甚至不是負債最多的。有兩家開發商的淨負債率超過120%。中國十大負債最高的開發商遠遠超過了西班牙房地產業巨擘Martinsa-Fadesa破產時的資產負債率水平。

中國和外國的散戶投資者也大量投資房地產和建築市場。恆大是商業票據的最大發行企業,開發商的債務以不同的方式出售給小投資者。

成都西南財經大學和中國廣發銀行2018年的一份報告顯示,中國家庭約78%的財富與房地產有關,是美國的兩倍以上。據彭博社報道,中國還推出了9家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在短短一週內就從超額認購的市場上募集了超過50億美元的資金,市場規模可能達到3萬億美元。

這三個因素意味著,中國將不可能遏制一個已經破裂的泡沫。據《金融時報》報道,9月份,中國各大城市的新房價格出現自2015年4月以來的首次下跌。與8月份相比,70個城市中有一半以上的新房價格下跌。

由於高槓桿,物價漲幅遠遠高於實際GDP和實際工資水平,再加上中國人口嚴重依賴於房地產業,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將遠遠不止是金融領域。即使中國人民銀行試圖通過注入流動性、銀行直接和間接紓困來掩蓋財政影響,房地產泡沫也可能會打擊消費產業,包括在空蕩蕩的建築周圍建設基礎設施的水電業、服務業以及為建築業提供零部件的產業。

中共政權或許能遏制房地產對金融的影響,但無法抵消房地產業對實體經濟的影響。這意味著增長放緩、風險加大、消費水平下降、對中國投資的興趣降低。央行不能用流動性來解決償付能力問題。

以房地產泡沫驅動的增長總會導致債務驅動的停滯。

作者簡介:

丹尼爾·拉卡勒(Daniel Lacalle)博士是對沖基金Tressis的首席經濟學家,是《自由或平等》(Freedom or Equality)、《逃離央行陷阱》(Escape from the Central Bank Trap)和《金融市場的生活》(Life in the Financial Markets)的作者。

原文:China Can』t Offset Its Property Bubble Easil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