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白宮不願承認的新冷戰還是來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一個多月前,美國總統拜登在聯合國大會上公開表示,不尋求與中共的新冷戰;一個多月後,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Mark Milley)卻忽稱「斯普特尼克時刻(Sputnik moment)」。美國貿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希望為美中關係「降溫」,但美國政府不願承認的新冷戰還是來了,習近平在G20峰會上的視頻講話也再次印證了這一點。

美國不情願面對新冷戰

9月22日,拜登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表演講,稱「不是在尋求新的冷戰」,指的當然是中共,並繼續他的「激烈競爭」概念,同時要避免衝突。他還說,「我的新政府將致力於幫助引領世界走向更和平、更繁榮的未來」。

當時,習近平的講話則公開挑戰美國的領導地位,稱「世界只有一個體係」,「只有一個秩序」,「只有一套規則」,都是以聯合為基礎;同時要「提升廣大發展中國家在國際事務中的代表性和發言權」。

拜登不承認新冷戰,習近平卻公開挑戰。拜登作為一個有經驗的政治老手,並非沒有意識到中美對抗的激烈程度和廣度,估計他還沒有準備好應對一場新冷戰,因此試圖降低對抗的強度,以盡量推遲處理這一最棘手的問題。

10月28日,美國貿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說,美中關係「感覺像一堆乾柴」,一個誤解「很可能引發一場熊熊大火,對我們所有人都產生巨大影響」;她的目標是「降低溫度」。

戴琪只是一個貿易代表,她需要做的應該是盡力維護美國人的經濟利益,如何全面處理美中關係是國務院的職責,並不需要貿易代表全面關注。她的話語實際透露了白宮主導的路線,即盡量不要再升高對抗中共的強度;為了達到這一目標,甚至可以在某些對華關稅上有所鬆動,力圖「降溫」,而不是繼續「升溫」。

美國財政部也在遵循這一路線。10月26日,美國財政部長耶倫(Janet Yellen)和中共副總理劉鶴視訊會談會議,雙方提及了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以及「取消加徵關稅和制裁」等內容。

按照彭博社的說法,美中正開始從前總統川普(特朗普)的外交漩渦中爬出來。

9月25日,美國司法部延遲對孟晚舟的起訴,孟晚舟回到了中國。白宮一系列的讓步或鬆動,應該在試圖緩和美中關係,或者說,盡量推遲新冷戰的全面展開。不過,美國政府無法在所有問題上都後退。

「斯普特尼克時刻」被推遲了2個月

10月1日至4日,中共軍機騷擾台海的架次創歷史新高,令美國政府沒法再退讓。隨後,美國情報機構關於中共高超音速武器試驗的信息被媒體公開。美國顯然早就掌握了中共在8月份的這次試驗,但2個月後才透露,應該在告訴美國民眾和世界各國,中共不僅直接威脅台灣,還直接威脅了美國。

10月27日,針對中共的高超音速武器試驗,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Mark Milley)稱其為「非常重大的事件」,並說「我不知道這是否已經算一個『斯普特尼克時刻』(Sputnik moment),但我認為已經非常接近。它引起我們的全面關注。」

米利以1957年前蘇聯發射的第一顆衛星「斯普特尼克」做比喻,表明他深刻意識到美國正在遭遇極大的威脅或挑戰,才以美蘇冷戰相提並論。米利2個月前就應該知道中共的這次試驗,但「斯普特尼克時刻」的表態遲了2個月。

米利還表示,中共的國防預算實際開支比它表面的數字要多得多,中共一些國營企業參與軍工生產和研發的費用都沒有計入軍費,如果把中美士兵的勞動力成本歸零比較,中共的國防開支跟美國相比,會比外界想像的更接近。

這等於在暗示,中共正在挑起與美國的軍備競賽,美國將不得不回應。美國國防部發言人柯比(John Kirby)也說,「我們已經清楚闡明我們對中國(中共)持續謀求軍事發展感到擔憂,這只會加劇本地區及其它地區緊張情勢,這也是我們將中國(中共)視為首要挑戰對象的原因之一。」

10月21日,拜登參加CNN組織的「市民大會」(town hall),稱「我們有承諾」(We have a commitment)保衛台灣,打破了以往的戰略模糊。隨後,美軍駐台或幫助台灣軍隊訓練的信息不斷發酵。

10月26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聲明,美國鼓勵所有聯合國成員與美國一起支持台灣參與聯合國事務。

美國政府雖然迴避新冷戰的說法,甚至不願意及時捅破「斯普特尼克時刻」的說法,但新冷戰還是來了,美國只能應戰,台灣成了中美新冷戰的前線之一。

美國似乎還沒有準備好應對新冷戰?

拜登對台灣問題的表態,一度成為外界討論的焦點,白宮還試圖為此降調。這表明,美國似乎尚未準備好應對一場全面的新冷戰。

曾經的美蘇冷戰可謂驚心動魄,雙方各自組建軍事同盟,在全世界展開激烈對抗,伴隨著核武器競賽、太空競賽、間諜戰和宣傳戰,以致於為了減緩核戰爭的風險,雙方都曾試圖緩和。最終,前蘇聯1991年解體,冷戰結束。

今天的美國人、西方人和大多數國家應該都不願意再次經歷類似的冷戰,這屬於正常社會的正常人思維;但面對不正常的中共政權,和中共領導人不正常的思維,一場新冷戰又無法避免,美國沒有準備好恐怕也不意外。更何況今天的新冷戰範圍更廣,對美國的威脅更大,目前中美供應鏈短缺造成的影響可能僅是開始,美國和盟友有多少資金在支持中共,有多少技術在幫助中共發展武器項目,美國有一些人寧願不知道;當然,還有人不想提及疫情追責的燙手話題。

近日,美國空軍和太空部隊前首席軟件官查蘭(Nicolas Chaillan)接受新唐人電視台專訪,他認為官僚主義、孤島狀態、自負心理正在拖美國的後腿。他還表示,在人工智能(AI)和網絡安全方面,中共正在取代美國,留給美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查蘭認為,中共毫無疑問是美國的敵手,而不是競爭對手。中共的價值觀與美國相悖,並大規模投資作戰能力,目的不僅僅是為了威脅。他認為美國面臨的下一個大問題是台灣,台灣是主要的芯片生產地,涉及到人工智能之戰,芯片尤為關鍵,中共也會因此針對台灣。

應該說,要不要正視新冷戰,美國各界還在掙扎之中。

10月28日,美國國會參議院一致通過《安全設備法案》(The Secure Equipment Act),以阻止華為和中興通訊等五家中國公司的設備進入美國電信網絡。

該法案由共和黨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民主黨參議員馬基(Edward Markey)共同提出。盧比奧說,「像華為和中興這樣的中國(中共)國有企業是眾所周知的國家安全威脅,在我們的電信網絡中沒有立足之地」,「拜登總統必須迅速將其簽署為法律,以便中國共產黨不能再利用這個危險的漏洞。」

美國政界已經認識到了中共的巨大危害,不少人試圖有所作為;新近組成的美、英、奧軍事聯盟AUKUS也是一個例子。但美國政府還沒有全面應對新冷戰的一整套策略,美國政府表現出的猶豫不定和被動,一再造成了中共領導人的錯覺,導致中共變本加厲,明知實力不濟,卻屢屢高調挑釁,美國已經無路可退。

中共挑起新冷戰的又一輪動作

圍繞習近平的連任,中共內部正在陷入一場激烈內鬥,表面上也在某種程度上要緩和中美關係,9月份就暗自提出了新的氣候承諾,但這並不意味著中共放棄了針對美國以攻為守的策略。

10月8日,習近平與日本新任首相岸田文雄通話,試圖緩和中日關係,以分化美日關係,但岸田文雄卻「坦率地提出了兩國之間的問題」。隨後,10月18日,5艘中共軍艦隨5艘俄羅斯軍艦罕見穿過日本本島和北海道之間的津輕海峽,中共軍艦繞行日本本島一圈。

中共對日本軟硬兼施,對歐洲也開啟了新一輪拉攏。

10月13日,習近平與即將卸任的德國總理默克爾通話。10月15日,習近平與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Charles Michel)通話。10月26日,習近平與法國總統馬克龍通話。中共一再稱「全面戰略夥伴」,只是沒能得到對方的正面回應。

10月29日,習近平與英國首相約翰遜通話,放棄了「戰略夥伴」的說法,但提出「妥善處理分歧是關鍵」。

中共並未放棄拉攏美國的盟友,針對的目標還是美國。10月30日,習近平在G20峰會上發表視頻講話,再次炫耀「向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提供超過16億劑疫苗」,仍然試圖通過疫苗外交,千方百計要壓過美國。

習近平還說,「應該維護以世界貿易組織為核心的多邊貿易體制」,「維護産業鏈供應鏈安全穩定」,還稱「中方倡議舉辦産業鏈供應鏈韌性與穩定國際論壇,歡迎二十國集團成員和相關國際組織積極參與」。

習近平沒有親自出席G20峰會,但中共仍然企圖和以往一樣,繼續不遵守貿易規則,並試圖在G20之外另起爐灶,還是準備與美國繼續分庭抗禮。習近平也再次推銷「一帶一路」、「數字經濟、互聯互通」,並反對「人為搞小圈子,甚至以意識形態劃線」,同樣明顯針對美國。

10月29日,中共外長王毅會見了意大利外長迪馬約,把中意關係升格為「優先合作夥伴」;只是意大利外長沒有正面應和,而是「強調了恢復兩國之間直航的重要性」,在阿富汗問題上「強調國際協調在捍衛人權、人道主義援助和反恐方面的重要性」;希望「中國重返人權對話」,並「特別強調了意大利對新疆和香港局勢的擔憂」;在台灣問題上,「希望對話、緩和能夠佔上風」。

G7國家中,中共這一輪連續接觸了5個,只差美國和加拿大。雖然中共並未達到目的,但還在企圖打破西方聯盟,繼續與美國全面對抗。

無論美國政府是否願意承認新冷戰,中共不斷挑起的新冷戰都越來越真實,白宮想不接戰也不行。美國不能再零敲碎打、被動應戰,制定和實施一整套主動的制勝策略迫在眉睫。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