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因恐懼而鎮壓信仰和宗教

大紀元專欄作家James Gorrie撰文/雲川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為什麼中國共產黨(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CP)要不遺餘力地迫害和消滅基督教信徒和法輪功修煉者

中共「勇敢的、無所不知的、傑出的」領導人在懼怕什麼?

誰會害怕溫良平和的人?

說到在中國發生的宗教迫害,中共的心裡到底在想什麼?

青天白日底下,習近平在害怕什麼?

當然,黨的領導人並不害怕溫順的基督教徒,因為耶穌告訴他的追隨者們要 「愛你的敵人 」和 「(有人打你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

那麼,修心向善的法輪功修煉者也絕不可能讓黨有理由產生任何恐懼。在公園裡舒緩的煉功和打坐怎麼可能威脅到中共呢?

按理說,中共用高壓強權控制了人們生活的各個方面,根本不可能被這些手無寸鐵和反對暴力的群體所威脅。

然而,這兩個群體正是中共和其領導者最害怕的。

為什麼會這樣呢?

恐懼之黨

首先,需要了解的重要一點就是中共依賴製造恐懼來實行專制。這種恐懼表現在關鍵和基本的行為上,也表現在決策上,比如把消費者儲蓄率提高到34% 和大幅減少人口。當人們對未來感到恐懼時,他們就不敢消費或生育後代。

更重要的是,中共本身就體現了恐懼,並在恐懼中治國。這聽起來可能很矛盾,但實際上確實如此。每個黨員都非常害怕說錯話,甚至害怕被指責想錯事。整個中共內部無論男女,都害怕觸怒高層領導。

最後,中共領導層也瀰漫著恐懼。對這種不同尋常的焦慮最好的解釋就是偏執狂,所有的非法政權都無一例外地體現出這種特徵。

合法政權的領導人是可以容忍反對黨或反對意見的,不需要或動用祕密警察或發動全國性恐怖活動來維持權力。然而,在中共的整個統治期間,其獨裁者和領導人從來都聽不得反對意見,也從來都是依靠暴力和製造恐怖才能生存。恐懼暴君的算計很簡單:國家的領導層越不合法,暴君就越害怕被政治對手甚至是人民廢黜。

政治清洗和社會信用體系

此外,就像過去毛澤東的清洗運動一樣(斯大林也是如此),習近平利用政治清洗來排除來自革命、國家或其領導層的真正和假想的敵人,這些絕不是巧合。

當然,這些官方行動是在「根除腐敗」的名義下進行的,這只是一種委婉的藉口。現實情況是,整個中國的經濟和政治結構都建立在裙帶關係、竊取和欺騙的基礎上。習清洗的真正目的不是為了消除腐敗,而是為了清除政治對手。當然,同時也能達到殺雞儆猴的額外效果。

中國的社會信用體系也有類似的目的,同時適用於整個社會。它也涉及識別那些可能以「錯誤的方式」說、寫、讀或想的人。然後它會導致某種形式的糾正措施,如失去工作或交通特權,甚至將違法者從社會中徹底清除。可以合理地斷言,整個中國社會的人們都生活在恐懼之中。

恐懼方程式的另一半

儘管這種恐懼是全面的,也只是等式的一半。中共還懼怕宗教、精神信仰和修行。中共政權對維吾爾族穆斯林的殘酷迫害令人髮指,包括強迫勞役、再教育營改造和對穆斯林婦女的性虐待,這清楚地證明了北京對維族人的憎惡。

再讓我們回到了基督教和法輪功的問題上。

北京對精神信仰和宗教的仇視與迫害是廣泛而深入的。比起黨內的其他成員,中共更懼怕法輪功和法輪功修煉者,以及基督教和基督徒。原因很簡單:建立在唯物主義意識形態基礎上的共產主義,根本無法像超越世俗的精神信仰那樣豐富人的精神和思想。

害怕向上帝祈禱的人

因此,對那些向中共堅持認為不存在的上帝祈禱的人,中共感到非常害怕。然而,基督教正在 「像野火一樣 」在中國傳播開來。而且,對肉體的迫害和物質的剝奪並不能壓制基督教信仰,反而加強了它。情況越糟,信徒的人數就越多。重溫羅馬帝國迫害基督教的歷史,北京也許能從中得到教訓。

事實上,北京試圖虛報中國的基督徒人數,官方統計約為4400萬。但實際上,2020年中國大陸約有1.16億基督教新教教徒,其中大部分是在地下教會。

2021年4月4日,天主教信徒在北京附近一個村莊的天主教堂參加復活節週日早晨的彌撒。(Jade Gao/AFP via Getty Images)

更令中共擔憂的是,到2030年中國的基督教新教教徒人數將居世界首位。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中共領導人非常擔心基督教在中國的興起,因此用自己的習思想取代了上帝的十誡命,讓人們頂禮膜拜。

馬克思主義敵不過古老的智慧

對於那些數百萬法輪功修煉者來說,他們也獲得了精神的愉悅和身體的健康,這是從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中無法得到的。以「真、善、忍」為修煉原則的法輪功,包含佛道兩家修煉傳統,其價值觀、智慧和準則領先和超越中共暴政幾千年。

然而中共對待法輪功修煉者卻是各種迫害,包括在勞教所監禁和活體強摘器官。但是,與基督教一樣,這些嚴厲的措施未能阻止法輪功在中國和世界其它地區的傳播和修煉。

中共及其暴政最終將會解體,那些參與迫害和奴役的人將同時接受人和神的審判。如果中共明智的話(這是不可能的),它就會懼怕這些,特別是神的審判,並停止對人類的迫害。它還會意識到,對我們所有人來說,我們在這個地球上只是短暫的停留,隨後的一切才是永恆的。

作者簡介:

詹姆斯‧戈裡(James R. Gorrie)是《中國危機》(The China Crisis, Wiley, 2013)的作者,並在其博客TheBananaRepublican.com上發表文章。他居住在南加州。

原文:Fear and Loathing in Beijing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