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紛紛栽倒的背後 隱藏了大陰謀

作者:亡國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年下半年來,娛樂瓜突然多起來,中共國明星大腕紛紛崩塌,讓吃瓜群眾有點眼花繚亂。吳亦凡、趙薇、張哲瀚、霍尊、鄭爽、王珞丹連串式栽倒,10月中旬,又有許志安、蔡依林、周子瑜、羅志祥、柯震東、張哲瀚、高曉松等47名1376首歌被文化局要求下架。明星們有的被判刑有的被罰款有的被註銷公司有的被禁演,原因是被灌以「政治」、「經濟」、「違法亂紀」、「失德失范」等問題。特別是在21日,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又突然宣布國際鋼琴家李雲迪嫖娼被抓。

明星們的一輩子怎麼突然集中在一段時間裡倒血霉了?拿最近的李雲迪來說,網上分析各說紛紜,有的說是為轉移中共國瀋陽爆炸、歐金中殺鄰居等視線,有的說是被捧上天后找不到北了,有的說只知在名利場中摸爬滾打的人道德品質本來不高,有的說被中共利用完後成了廢棋棄鍵。這些可能都是明星坍塌原因,但絕不只是這些。

李雲迪是嫖娼還是被嫖娼我們不去說,但是普通人嫖娼不會被帶有價值導向性地大肆宣揚。李作為公知人物而不是公權人物,他的事件被各類大小黨媒一夜定性同時齊刷刷批鬥,有故意污名,抹黑的意味,這是侵犯個人隱私權的,是違法的,這樣來說,整他確實涉嫌有準備的政治戲碼。這不,黨的各級組織迅速地,動作整齊像有準備地對他進行了一系「整頓」,似乎也印證了這點:

中國音樂家協會第一時間取消李雲迪的會員資格;廣州下架其城市代言人;李雲迪微博上的重慶政協常委、全國青聯常委、香港青聯副主席等頭銜全都被刪除;其代言的一系列商品,廠商也都迅速刪除了他的照片;各城市有他畫像的全摘下扔進垃圾桶;中演協對其進行從業抵制;

四川音樂學院摘匾其工作室;整個音樂界、娛樂圈和商業界對他進行全面封殺;大陸綜藝節目也把涉及他的畫面儘可能「一剪沒」。

據知情人士透露,李是在北京機場下飛機被抓的,並非官宣的朝陽大媽舉報,他以往與這次談妥的嫖娼都是以微信與支付寶實名轉帳,警察每天在看著他的微信聊天記錄,算計著什麼時間抓最合乎黨的需要。目前六中全會要通過「歷史決議」、山西洪災中共救災不力等輿論壓力巨大,當局需要有人用人體替黨國排雷,因此有評論說,河南洪災了,吳亦凡必須要強姦了;恆大要蹋樓了,趙薇必須要偷稅洗錢了,那現在,選一個朗朗或雲迪之類的人,讓他們「朗」不起來「笛」不起來,不是很正常嗎?朗是瀋陽人,避瀋陽爆炸之嫌,迪不是很合適嗎?有網友因此評論說:成千上萬百姓的生命財產因此總是比拼不過那些大腕們腰部以下的破事。

迪很合適,因為他很愛黨,為黨分憂是理所當然的。他除了有多個黨官頭銜外,還經常在公開場合大唱紅歌給黨聽,他的個人微博上,太多關於歌功頌黨的溢美之詞,他的鋼琴鍵,不僅是黑白色,還是血紅色的,現在還染了黃色,可惜他一次染黃,讓他的事業與前途全黃了。

官方說他是被朝陽大媽舉報。這十多年來,明星敗在朝陽大媽手下因此聲毀名裂黃掉一生的真不少,被舉報吸毒和嫖娼行的包括陳羽凡、滿文軍、高明駿、莫少聰、薛蠻子、李代沫、黃海波、王全安、尹相傑、王學兵、傅藝偉、邊策及毛寧等等。

朝陽大媽怎麼這麼牛?這兒我們再來起底一下這個被稱為「世界第五大王牌情報組織」的神祕機構到底啥來頭。

別看這些買菜回來,或者跳跳廣場舞的大媽,很多都是文革時跳忠字舞,遊行造反出身的。黨媒「澎湃新聞」報道,2017年達19萬人,平均每月向警方提供2萬餘條情報,很多人月補貼最高500元人民幣。這些人布滿街頭:小賣鋪的店主、行色匆匆的路人、街頭修鞋、報亭小販、小區裡下棋的都可能在注意著你的一舉一動,盯梢、跟蹤、揭發、密報……無處不在但卻無名無姓,無疑是百萬「人肉監視器」監控全城,讓群眾監督群眾、讓群眾互相猜忌與提防。

在全國很多城市,都有這樣群眾特務組織,如上海有上海阿姨,重慶有老楊群工,杭州武林大媽,廣州有廣州街坊……還有西城大媽、西城大爹……每個地方上的組織人數十萬左右。現在很多城市還有網格人員,就是包區包樓監視民情民態的社區工作者,志願者,都是這類特務機構。

中共的特務組織在國內表現形式同樣非常多,像國安國保、政協委員人大代表、記者等都是,但像這樣「幽靈一樣看不見,但就是你身邊」的群眾情報組織,可能是古今中外少見。為什麼要養這麼多特務?因為共產黨一方面是深知百姓對它厭惡,是維穩需要。因此,網上有人說「防火防盜防大媽」,意思就是這群人長著「警察的眼睛,百姓的嘴巴」,讓人人缺少信任與關愛,活在不安中。有網友戲謔說:「每日都生活在電影裡,慶幸自己掌握別人隱私又要提防被別人探窺,告密與反告密,人人計算著算計別,想想這樣的生活真刺激,腎上激素都上升。」

而警察,對上報的線索,抓或不抓,用或不用,就分析著黨什麼時候需要,不然,那些在小區裡包了N奶的高官們,為什麼從來沒見被大媽舉報而抓的呢?共黨的道德標準永遠如手電筒一樣只照別人。中共最喜歡的就是群眾互相猜忌、內鬥的,這樣的人群最好控制。

李雲迪,5歲獲四川省「宏聲杯」少兒手風琴邀請賽第一名,10歲,獲全國少兒鋼琴比賽的冠軍。18歲,在波蘭獲得已經空缺了15年的第14屆肖邦國際鋼琴比賽,成為最年輕的獲此獎也是第一個中國人獲此獎的人,表面氣質儒雅。可以說,老天爺從小就賞他飯吃,按理,他找個好一點的對象,成一個幸福家庭真不困難,怎麼就把優質身體交給賣淫女了呢?被黨媒從雲端一腳踹落到「黃賭毒」這個最骯髒的泥潭中。

我們再來分析中共國那些倒八輩子晦氣霉的明星大腕們共同遭遇。

在中共國,由於無神論統治,明星大腕們也像普通人一樣,信仰迷失,精神空虛,名利物慾橫行,道德墮落,為私為己……對,這就是關鍵原因!那麼,從這點說,趙微也好,邊策也罷,還有雲迪,都是因為中共治下或為中共站台的原因而垮塌栽倒。不信,來看看最近網絡流行的受共黨打壓的歌手黃明志,他原還沒像雲迪有名,但一首《玻璃心》已突破1600萬人流量,名揚全球,在眾多國家紅得發紫。正反對比,瞎子也能看出端倪。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