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北京14候選人退選 專家:中共步蘇聯後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1月02日訊】  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11月1日(星期一),北京時間11月2日(星期二)。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北京14名獨立候選人宣布退出選舉,完美詮釋習近平的中國式「民主」真相;正在自掘墳墓?專家:中共正犯下蘇聯在冷戰中的錯誤。(秦鵬直播)

Sydney:北京時間11月1日,709律師家屬王俏嶺發布了14名獨立候選人退出選舉的聯合聲明,稱由於擔心「人身自由和生命安全」,決定退出北京市基層人大代表選舉。這個結果在意料之中,卻完美地詮釋了習近平的中國式「民主」的本質。

秦鵬:美國著名智庫企業研究所專家,日前發表文章,稱中共已犯下蘇聯在上世紀冷戰時期的錯誤。他認為,這將使北京在國際上更加孤立,陷入華府的戰略包圍。不過,為什麼習近平敢於挑戰美國,他依仗的力量到底在何方?也有很多人也擔心,拜登政府似乎在很多方面正對中共放水,美國還能戰勝中共嗎?

14獨立候選人退選 中共「全過程人民民主」成笑話

Sydney:二個星期前的週五(10月15日),被稱做「橡皮圖章」的中國2021年區縣人大代表換屆選舉開始了,14位北京市民,包括709維權律師大抓捕案的家屬王俏嶺、李文足,以及知名維權人士野靖環,宣布參加北京市區縣的代表選舉。她們提出的競選口號,是要做民眾能找得到、忠實代表民眾意願的人大代表。

關於競選初衷,她們說,是因為他們經歷了一系列的案件,共同依法維權的過程中,雖然經過無數辛酸苦楚的訴訟,但是她們的任何訴求都沒有得到解決。所以,她們開始找人大代表,但是根本找不到人大代表。這讓他們萌生了一種願望,就是自己要去當人大代表,「要讓社區的街坊四鄰,讓選民能隨時找到我們」,要替老百姓說話辦事。

秦鵬:很美好的願望和出發點。而10月15日她們參選的這個時間,正是習近平高調闡述中國式民主的話音剛落:10月13—14日,中共召開了首次中央人大工作會議,習近平說民主是全人類的共同價值,是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始終不渝堅持的重要理念。他還進一步強調,民主不是裝飾品,不是用來做擺設的,而是要用來解決人民需要解決的問題的。

可以說,她們的參選,是中國式民主的一塊很好的試金石。中共本來可以利用這些人上演一出民主的真人秀,讓世界看看中國式民主的魅力。

Sydney:不過,現實是,中共做的完全相反,黨媒說「全過程人民民主,習近平向世界講述民主的『中國敘事』」,這個動聽的故事,被北京市政府揭穿了。

11月11日,14名獨立候選人發出聯合聲明,說他們不僅競選活動無法正常進行,而且個人的人身自由也被限制、還遭到各種騷擾,10名候選人被警察死看死守,或者不讓離開居所小區,甚至不讓出門,或者被請到派出所喝茶,有人深夜被警察從家中帶走旅遊,有人直接遭鄉政府威脅,有些派出所對參選人發出警告。

秦鵬:聲明接著說:「我們萬萬沒想到,這第三次的獨立候選人參選行動,雖然不像2011年第一次被人民警察暴力鎮壓,也不像2016年被人民群眾暴力鎮壓,但是,這次卻讓我們感到了恐懼……在這樣的恐懼和壓力之下,為了我們14人的人身自由和生命安全,我們宣布停止獨立候選人的參選行動。」

14人參選 官方阻撓手段層出不窮

Sydney:我們來回顧一下,10月22日,他們參選第一天遇到的麻煩。

秦鵬:後來官方阻撓的手段更是層出不窮。這14個參選者,有的(周秀玲、張善根、郭樹梅)被警察強迫旅遊,錯過了選舉宣傳日,被迫宣布取消;有的(李海榮、郭起增)被威脅強拆房屋;李文足被強迫搬家,然後找人大代表也不讓進政府大院。

Sydney:後來,他們發現對王俏嶺和李文足這些709家屬硬的不行,又來軟的。對李文足,選舉辦公室上門宣讀外地駐京人員的參選有關規定,結果被發現理由居然是編造的,我們來看看這個滑稽的場面。

秦鵬:最後,那個上門念「紙」的,被李文足問問能把念的紙留下麼?回答:不可以……

Sydney:工作人員很明顯是底氣不足,結結巴巴的。後來網友發現,工作人員說的相關規定居然是假的,編造的。

秦鵬:我查了一下,還真是,《北京市區、鄉、民族鄉、鎮人民代表大會代表選舉實施細則》第三十一條根本沒有他說的什麼要原戶口所在地縣級以上人大常委會開具證明這一項,實際上只要當地派出所出具證明即可。

Sydney:所以,有網友說:可能是詐騙人員上門,建議報警。不過秦鵬,這個結果,你意外嗎?

秦鵬:說實話,結果不意外,但是,過程中當局的蠻橫無理,特別是一些花式干擾方法,挺讓我意外+驚喜的。

「你們用行動戳破了一個謊言」

Sydney:是,從推特網友評論看,他們也大多不意外,但同時,也認為王俏嶺、李文足她們這一次做的意義重大。王俏嶺推文下評論有的說:「全過程民主——全過程不許民做主」,有人說:「wow,好令人羨慕的全程式民主」。「你們是挑戰皇帝新裝的勇敢的小男孩!」

「很棒的嘗試!」「你們用行動戳破了一個謊言。」

秦鵬:這裡還有人說:「你們的行動讓全世界看到了皇帝的新裝,謝謝!致敬!」

這句話讓我想起地產大亨任志強的那個評論「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

還有人說:致敬十四位女勇士。歷史將銘記你們!

不過,我看裡面也有男士,比如,張善根,2016年就和野靖環等一共18人一起參加北京市區縣人大代表獨立選舉,也遭到打壓,當時《紐約時報》還有一篇評論:《中國「偽選舉」:沒有攪局者,只有莊嚴的投票》。

Sydney:中共前領導人趙紫陽的祕書鮑彤就總結道:「從公民宣布參選,到當局限制參選人行動並警告選舉人不得接近參選人,到參選人被迫宣布停止參選——這就是全過程,民主的全過程,中國的民主的全過程。」

不過,你覺得到底是誰干擾了他們合法參選?是中共的內部政策或命令,還是地方政府幹的?

你怎麼看?

秦鵬:他們的遭遇,是中共一個普遍性的做法,就是不讓他們正常參選,因為一旦口子一開,中共就控制不住局面了,那麼你也來競選、我也來競選,中共人大的橡皮圖章就不好用了,其它官員的假選舉也會徹底崩潰。所以,雖然直接作惡的是下面的警察和地方政府,但是這是中共的內部政策。就是要通過打壓任何敢冒頭的獨立候選人,殺雞駭猴,讓其他人不敢再出來。

「獨立參選人」被監管、被軟禁、被旅遊

作家高瑜,對獨立候選人的命運做過總結,她說,唯一成功的是1998年,姚立法以「自薦參選人」的身分成功當選當屆湖北省潛江市的人大代表。2006年之後「獨立參選人」參選沒有走得通的,被監管、被軟禁、被旅遊是共同的命運。外省市還發生過獨立參選人新余鋼鐵公司職工魏忠平拘押期間被群毆,造成三根肋骨和橫突骨骨折。

2011年,還有一個著名的例子,鄭州億萬富翁、著名作家曹天宣布個人出資1億元人民幣,作為獨立參選人競選鄭州市長,結果被失蹤、查稅、噤聲。

Sydney:是,中共不會允許這麼多不同聲音出現的。像著名的人大常青樹、舉手機器申紀蘭,2019年9月17日,被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簽署主席令,授予「共和國勳章」。這就是向世界赤裸裸地宣布:只有無原則、唯黨的命令是從的人,才是中共唯一喜歡的。

秦鵬:嗯,申紀蘭甚至可笑地對記者說出「我們這是民主選舉的,不和選民交流,你交流就不合適」。這段視頻也是被網絡當時傳瘋了。真實地暴露出中共的人民代表是什麼樣的角色。

Sydney:嗯,中共制定的所謂「憲法」說,「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是地方國家權力機關」,但同時又說「中國共產黨領導一切」,各級人大常委實際上都是黨委指派的,所以,人大代表就變成了黨的橡皮圖章。我們知道,真正的重大決定,都是政治局常委那幾個人小圈子做出來,然後讓黨代會和全國人大給他們背書。

秦鵬:現在的全國人大,早變成了億萬富翁俱樂部,與中共權貴階層勾兌的圈子了。代表們的每年的責任,就是二會期間穿著各種簡樸的或者花枝招展的民族服裝,載歌載舞扮演盛世歡歌,或提出各類雷人提案。(秦鵬直播)

Sydney:不過,申紀蘭去年去世了,官方說她是死於癌症,但是爆料人說,她是去年兩會期間感染了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死亡的。

秦鵬:新華社10月15日發布的習近平甚至一本正經地說「一個國家是否有民主,要看人民有沒有投票權,要看人民有沒有廣泛的參與權,要看人民在選舉過程中得到了什麼口頭許諾,要看選舉後這些承諾實現了多少」。

真是絕妙的諷刺。

專家:中共正犯下蘇聯在冷戰中的錯誤

Sydney:要聊的第二個話題,是美國智庫專家指出,中共已犯下蘇聯在上世紀冷戰時期的錯誤,北京會在國際上更加孤立,陷入華府的戰略包圍中。

最近,美中競爭日趨激烈,自由世界陣營再次對上了這個極權政府,許多分析人士都在討論,美中關係是否已進入了「新冷戰」時期。

一位在華府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AEI)的外交和國防專家哈爾‧布蘭茲(Hal Brands)撰文,說中共已經不再避免與美國敵對,越來越不掩飾對西方世界的敵意。但恰恰這麼做,可能會是自掘墳墓,步入蘇聯的後塵,他從兩個方面分析,我們會來談談。

秦鵬:儘管美國總統拜登在一個多月前,曾於聯合國大會表態,美國不尋求新冷戰。但這只是一個表面「政治正確」的說法,美國也不可能承認,實際上現在的國際布局,不管是印太地區絡繹不絕的聯合軍事演習,AUKUS軍事聯盟,還有芯片等下關鍵產業鏈轉移,都很明顯是自由世界在圍堵中共。

Sydney:是,美國也對中共的武器進展感到擔憂,例如美軍最高將領馬克‧米利(Mark Milley)上週說,北京的高超音速武器試驗已接近歷史上的「斯普特尼克時刻」(Sputnik moment)。

秦鵬:斯普特尼克危機由1957年10月4日蘇聯成功發射史普尼克1號開始,是冷戰的轉捩點。當時美國一直認為自己在導彈和航太領域上站於領導地位。美國曾經在史普尼克1號發射前嘗試過兩次試射人造衛星,但均告失敗。史普尼克1號的成功令美國芒刺在背,由此引發了激烈的冷戰高科技競爭。隨後,美國第一個登月成功,牢牢地樹立了太空優勢。

Sydney:所以一般來說,斯普特尼克時刻,講的就是人們認識到自己受到威脅和挑戰,必須加倍努力,迎頭趕上的時刻。

智庫專家布蘭茲說,儘管中共似乎很重視歷史,中共當局資助的研究也分析了蘇聯興衰的原因,但是,卻「沒有從美蘇競爭中,吸收到最重要教訓」。

1991年12月25日,世界成立最早、規模最大、實力最強的共產主義國家解體了。

布蘭茲引述了習近平對蘇聯解體的看法,習近平在2012年12月視察廣東時談到當年蘇聯亡國教訓時說,「最後戈爾巴喬夫輕輕一句話,宣布蘇聯共產黨解散,偌大一個黨就沒了。按照黨員比例,蘇共超過我們,但竟無一人是男兒,沒什麼人出來抗爭。」

秦鵬,習近平對於蘇聯解體的看法,說「竟無一人是男兒,沒什麼人出來抗爭」,你怎麼看?

秦鵬:習近平說的蘇聯解體時「竟無一人是男兒」,這句話出自五代後蜀國王孟昶的妃子花蕊夫人《口占答宋太祖述亡國詩》。全文是:「君王城上豎降旗,妾在深宮哪得知;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習近平竟然用後來被北宋滅亡的後蜀亡國之君妃子的詩詞來表達感情,看得出來他應該也不了解後蜀為什麼滅亡。

其實中共自己的專家和官方媒體CCTV都報導過,蘇聯共產黨解體的根本原因,是特權階層腐敗。再加上軍備競賽,第三還有內部戈爾巴喬夫搞新思維改革,最終解體了蘇聯和東歐社會主義陣營。因為失去了民心,所以它垮台之前,很多人就盼著它早死。

Sydney:是,但從習近平的這句話還有種種,智庫專家布蘭茲認為,中共在蘇聯解體和天安門事件之後,為了避免黨內分裂,開始「加強意識形態忠誠度,並在異議失控之前密切監督」。

他提到,蘇聯在解體之前曾犯下的兩項重要錯誤,北京正在重蹈覆徹。

第一,是陷入華盛頓的包圍網。

布蘭茲稱,美國學者杜如松(Rush Doshi)曾分析,中共早在1989年就將美國視為主要對手。然而,正因畏懼美國的力量,當時中共領導人鄧小平側重於培養與美國和其它主要國家的良好關係,以此來爭取時間,獲得全球貿易和先進技術。

布蘭茲表示,中共領導層現在認為已到了「東升西降」的時刻,說的言論和政策都有明顯的冷戰色彩。中共外交官公開指責美國官員的「戰狼」言論,也讓人想起冷戰期間的言語交鋒。

尤其北京的侵略行為,正引發日本、澳大利亞、印度、英國,以及亞洲和其它地區小國的反擊,並可能導致美國的政策更加強硬。

秦鵬,我覺得他這邊說的很突破盲點的地方是,是中共自己在搞冷戰,但外界總是說的好像是美國要搞冷戰,媒體逼問的是美國是不是要搞冷戰,要其它國家選邊站,但卻不去看真實背後原因。看來海外媒體也被中共一貫的「外來勢力欺負壓迫」等等言論給帶了風向。

秦鵬:你說得很對,中共自己違反世界規則,在搞冷戰、包括之前打貿易戰,後來逼著世界被迫反擊。

中共與美國進行軍備競賽

Sydney:智庫專家布蘭茲分析的第二個,中共步入蘇聯後塵犯的錯誤,是與美國進行軍備競賽。布蘭茲認為,「軍備競賽最後使蘇聯筋疲力盡,並發揮了美國的經濟優勢。」

他提到,過去,北京一直保持著低限度的核威懾力,但現在情勢已有所不同。中共認為現在可以利用經濟和軍事能力,在國際事務上得利。

他指出,中共正不斷新建核導彈發射場,推進高超音速武器研發,北京當局可能希望於2030年代中期,在核能力上與美國並駕齊驅。中共建設核能力,是為了與美國在常規戰力上爭鋒。

他說,中共不再迴避與美國敵對,因為中共領導人認為,美國對中共的敵意已持續了兩屆總統,已成定局,沒有必要減少挑釁。戰狼外交似乎是為了迎合國內民眾的期待。

他還說:「這似乎是樂觀主義和宿命論的不穩定組合。」他的意思是習近平過度樂觀到狂妄自大,膨脹了。但這會讓中共在國際上失利。

他舉例說,例如中國在先進半導體等技術方面還很仰賴外界,但習近平卻表現得像中國可以自給自足,這讓北京很容易受到像類似莫斯科的戰略包圍。

他說:「中國最終可能會後悔忘記它曾經從冷戰獲得的教訓。」

秦鵬,蘇聯當年那麼強大,當年的蘇聯和東歐社會主義陣營遠比中共今天龐大,但是最後也解體了,中共和習近平為什麼沒有吸取教訓,敢挑戰整個世界的秩序、人類普世價值?

因為中共和習近平認為自己吸取了蘇聯解體的教訓,而且今天的世界局勢和以前不同了。他們認為,當年的美國和自由社會實力強大,今天的美國已經在衰弱,而且中共通過經濟利益和恐嚇,讓歐洲一些國家如德國和法國等俯首帖耳,甚至美國政府和國會的很多人也受到了中共影響,它還成功地誘惑了華爾街幫助它遊說美國政府。這種情況下,中共就變得越來越狂妄。

獨裁政權 沒有一個人敢講真話

另外一點,獨裁政權到最後,沒有一個人敢講真話,聽到的都是「厲害了我的黨」之類的頌歌,所以,它們也不可能正確判斷世界局勢。

Sydney:你覺得中共可能避免重蹈蘇聯覆轍嗎?

秦鵬:比較蘇共解體的三個原因(腐敗、軍備競賽、內部人解體),我們會發現前兩者都一模一樣,腐敗的程度還遠遠超過當年的蘇共。而第三條很多人可能說沒有看到黨內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啊?別忘了,我們有加速師,成功地讓世界也在發生改變,特別是大瘟疫之後,世界在覺醒開始圍堵中共。

在中國國內,我們也看到了,習總書記的一波波政策,包括反腐、大力的國進民退和一個政策摧毀一個行業,也讓中共權貴階層和民心早就發生了很大變化,早就不是鐵板一塊了。不要被《長津湖》之類的電影播放之後的局面欺騙,很多觀眾走出劇院,很快就會被各種生活上的困難和各種鐵拳打醒。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